第1817章 斩准帝 - 天骄战纪

第1817章 斩准帝

一拳,宛如神人擂日! 这是准帝境的真正力量,拳劲迸发时,天旋地转,道音如惊雷,仿似天宇一轮大日,被这一拳轰碎。 林寻肌体发僵,在强烈的危机感刺激下,毫不犹豫施展杀手锏。 唰! 晦涩、炽盛的光,从他本源灵脉中迸发而出。 一瞬,天地宛如静止,时间凝固,崔浮隔空杀来的一拳,也都像定格的画面,诡异地一滞。 本源神通—— 禁逝! 几乎同时,林寻身影凭空消失,下一刻已出现在崔浮身前,掌中一口大道无量瓶,对准崔浮的头颅。 嗡! 一道剑气掠出。 其锋无匹,无可拘囿,内蕴诸般奥妙。 无殃战帝毕生之绝学—— 有去无回! 当崔浮才从那“禁逝”的状态中醒来时,视野中已被一片绚烂的剑光充斥。 不好! 他瞳孔骤然收缩,在这十万火急的时刻,根本就已来不及闪避,只能硬撼。 轰~~ 震耳欲聋的碰撞声中,崔浮身影被无尽剑气淹没,被狠狠劈飞出去,凄厉的惨叫也随之响彻,惊动四野。 “师伯!” 远处的李鄱大惊失色,亡魂大冒,一瞬而已,怎会突兀地发生这样的事情? 之前,他完全就没有防备,这太突然! 以李鄱的境界,也根本就不可能知道,禁逝这等神通是何等之禁忌和恐怖,牵扯到至高时间规则的运用,纵然就是帝境人物,大多究其一生也都无法参悟。 更遑论,李鄱只是一个圣人王境角色。 可让林寻意外的是,遭受到这等一击,崔浮竟活了下来! 剑气弥漫中,他身影褴褛,披头散发,浑身肌肉都被斑驳的剑痕撕裂,鲜血淋漓,尤其是胸膛位置,被劈开一道豁口,皮开肉绽,深可见骨,內腑都遭受到重创。 可即便如此,他还是活了下来! 这就是准帝境的强大? 林寻心中很不平静,这一击,他以禁逝神通为封印,近乎拼尽周身一半的力量,而后以大道无量瓶为引,释放“有去无回”一招,那等威力,都足可以轻松灭杀世间任何一位绝巅圣王。 可在对付准帝时,却仅仅只是将其重创,这让林寻立刻意识到,自己还是低估了准帝境的可怕。 准帝! 凌驾于众圣之上,无限接近帝境,掌控的大道力量,也已趋于帝境规则,的确非圣道之辈可比。 “小杂碎,本座定要让你求死不能!” 愤怒怨毒的嘶吼声中,崔浮暴冲杀来,他神态狰狞,彻底暴怒,犹如一位嗜血魔尊,气息暴虐无匹。 他堂堂准帝,何曾遭受到过这等重创?并且还是被一个小辈偷袭得手,这简直就是奇耻大辱。 唰! 林寻毫不犹豫闪避,身影消失原地。 此刻的崔浮,已彻底失态,呈现出一种暴躁狂怒的状态,纵然负伤严重,可若拼死搏杀,那后果也不堪设想。 轰! 大地龟裂,虚空紊乱,林寻原先所伫足之地,被硬生生轰成一口巨大的沟壑,毁灭气息流窜。 “逃?不可能!” 崔浮大吼,声震云霄,他披头散发,挪移虚空,对林寻进行追杀。 仅仅须臾间。 林寻处境就变得岌岌可危,准帝力量覆盖之下,令他挪移闪避时,如陷入狂风暴雨中,压迫之力惊人。 “杀了他,一定要杀了他啊……” 极远处,李鄱攥紧双拳,林寻展现出的战力和潜能太过可怕,竟能重创一尊准帝,这让他感到一种说不出的寒冷,如此妖孽一旦活着离开,失败会成为心腹大患! 轰! 伴随轰鸣,林寻闪避时,被滚滚浩瀚的雷霆扫中,肩头骨骼血肉都碎裂开,一片焦糊。 他唇中咳血,只是神色依旧波澜不惊。 准帝? 真的不过如此! 林寻这一生,历经不知多少的血腥杀伐,见惯生死磨难,眼下这种困境,根本无法影响他的心境波动。 “死!” 怒吼震天响,势若疯狂的崔浮杀来,狰狞暴戾,杀气滔天,大手笼罩之处,雷霆如山,闪电如瀑。 这一击,崔浮势在必得! 他看似暴怒,实则很清楚重伤之下,若不速速解决林寻,一旦等自己支撑不住,那么这一场“成帝成祖”的造化,就将彻底错失。 这是他绝对无法容忍的。 而与此同时,林寻身影凭空一顿,再度施展禁逝神通。 熟悉的一幕出现,世间宛如陷入绝对静止中。 而林寻暴冲上前,将断刃狠狠插入崔浮的脖颈。 噗! 鲜血迸溅,这拼尽林寻所有力量的一击,何等恐怖,就见崔浮的脖颈、头颅一瞬就被轰碎。 他那无头身体都遭受断刃锋芒的侵袭,一寸寸炸开,如瀑血雨飞洒。 不得不说,准帝境存在却是强大得惊人,遭受到这等打击,崔浮的一缕残魂竟是挣扎而出。 他一脸的惊恐,似意识到什么:“这……这原来是时……” 轰隆! 不等说完,崔浮这一缕残魂,也被林寻施展出的道之领域覆盖,硬生生将其磨灭。 一代准帝,星璇剑阁太上长老崔浮,死! 那血腥的一幕,带着震撼般的冲击力,令远处的李鄱彻底呆滞在那,失魂落魄,失声喃喃: “怎么就被杀了……师伯他可是准帝啊……不……这不是真的……” 天地间,烟硝弥漫,血腥扑鼻。 一尊准帝陨落,其鲜血和气息,将这方圆三千里之地,皆化作废墟般的血腥死地,生机全无。 凛冽的风如刀般呼啸,呜呜咽咽,如泣如诉。 这时候,若有修道者前来,必会被眼前这一幕震慑,为之惊颤和恐惧! 噗通一声,林寻从虚空中跌坐在地。 他大口喘息着,脸色苍白若透明,衣衫破碎,唇角染着血渍,整个人的气息衰弱到极尽。 禁逝神通虽逆天,可每一次施展,就如燃烧自身本源般,会耗掉一半的力量。 如今两次施展,已彻底将林寻周身力量抽空,躯体陷入一种无比的虚弱状态。 “准帝,如此而已!” 相较于躯体的疲弱无力,林寻心中则有着一股激荡的情绪发酵。 三天前,他破境而上,筑绝巅圣王之境。 三天后的今日,他杀群王,杀同境,杀准帝,这就是他如今拥有的战力。 当拼到极尽,可诛准帝! “林寻,我要杀了你,为师伯报仇!” 远处,李鄱掠来,神色冰冷,瞳孔泛红,神色间尽是铁青之色。 林寻哦了一声,道:“你倒是尊师敬道,可目的怕不是为了复仇,而是要抢机缘吧。” 李鄱眸光闪烁寒芒:“一举两得,有何不可?” 他一步步靠近,浑身气息催发到极尽,好歹也是一尊圆满境圣人王,自有一股震天威势。 只是,此刻面对已经虚弱无比的林寻时,李鄱却显得格外警惕和小心,一副如临大敌的姿态。 之前,来自九大世界的一众圣道王者,皆被林寻屠戮,连准帝崔浮也都陨落,这样的战绩,足以令世间任何人胆寒。 李鄱作为亲眼目睹这一切的见证者,心神实则早已被震慑,埋下忌惮和恐惧的种子。 故而哪怕就是确定林寻已近乎油尽灯枯,他也不敢有丝毫的怠慢和大意。 林寻坐在地上,看着一步步走来的李鄱,不禁露出一抹嘲弄的笑容,道: “老家伙,你觉得我若以玉石俱焚之法和你拼命,你是否能挡住?” 李鄱眼角跳动,步伐也是一顿,旋即就声音阴冷道:“死到临头,还吓唬本座,不知死活。” 唰! 他蓦地袖袍一挥,祭出一口明晃晃的道剑,隔空斩向远处的林寻。 这个距离最合适出手,哪怕林寻拼命,他也有把握能及时挪移闪避。 若林寻挡不住这一剑,那无疑是最好的结果。 可惜,林寻自始至终都没有任何动作,就那般静静看着,神色间的嘲弄味道愈发浓郁了。 就仿佛,看着一只不知死活的可怜虫。 这让李鄱很不舒服,内心恼怒,可下一刻,他就呆住。 被他斩出的那一口道剑,凭空被一只大手捏住,就像捏住一片叶子般随意。 咔嚓!咔嚓! 清脆的爆碎声响起,这一口堪称珍品的道剑,犹如纸糊般被那大手抓碎,化作光雨扑簌簌从指缝中洒落。 “这……” 李鄱如遭雷击,他瞳孔扩张,这才看见不知何时起,场中已多出一位身穿道袍,身影虚幻伟岸的老者。 仅仅一眼,李鄱只觉道心都差点崩裂,产生一种大恐怖,躯体如坠冰窟,快要窒息。 “你……你是谁?竟敢阻挡我星璇剑阁杀敌?” 李鄱结结巴巴,大脑都空白。 “世人皆称我青阳刀帝。” 道袍老者神色淡漠,瞥了他一眼。 李鄱一下子就崩溃了。 青阳刀帝! 这可是一位早已名震星空的传奇人物,在整个紫蘅星域中,都是首屈一指的帝境巨擘! 只是,李鄱打破脑袋也想不到,早就离奇消失了无数年的青阳刀帝,怎么就会出现在此地? 李鄱忽然心中一动,恭恭敬敬行了一个大礼,道:“前辈,您也是为此子身上的造化而来?既如此,晚辈必不敢再有染指之心,这就告退。” 林寻和禹青阳齐齐忍不住笑了,眼神中带着怜悯,这家伙,看来还是没明白过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