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18章 天音阁 扶摇船 - 天骄战纪

第1818章 天音阁 扶摇船

李鄱浑身一阵不自在,看了看禹青阳,又看了看林寻,仿似明白过来般,失声道:“你们……” 砰! 禹青阳袖袍一挥,李鄱躯体炸开,被抹除当场,轻易的像捏死一只蝼蚁。 目睹此幕,想起刚才和崔浮之间的搏杀,林寻心中不禁感慨,准帝和帝境之间,果然是完全不一样的。 “小友,在崔浮出手前,我已经来了。” 禹青阳开口,他目光扫视林寻,带着一抹赞叹的味道,“只是,我却没想到,你竟都不给我出手相助的机会。” 林寻忍不住苦笑。 他若早知道禹青阳来了,在对付崔浮时,怕是不会如此拼命。 不过林寻也清楚,禹青阳不出手,等若是在给自己掠阵,为自己提供一个绝佳的磨炼机会。 毕竟,和一尊准帝交手,这等宝贵经验,足够林寻以后受益无穷。 “走吧,先离开这里。” 禹青阳开口。 很快,禹青阳带着林寻,前往禹帝神宫,将禹云河三人也接走,一起离开了大禹秘境。 …… 这天,大禹界中诡异的寂静,毫无消息传出。 “呵呵,作茧自缚,星璇剑阁封锁消息的手段倒是不俗啊。” 林寻早已和禹青阳一起,返回禹氏宗族内,当得知这些状况时,禹青阳不禁哂笑。 林寻斩杀九界大人物,灭准帝崔浮的事情何等惊世,可却没有消息传出。 只能证明,连早先封锁消息的星璇剑阁,如今都还蒙在鼓里。 “如此也好,此事神不知鬼不觉,无人得知真相,纵然以后传出去,怕是谁都无法相信,那些九界圣王,会是被林寻此子所杀……” 禹青阳若有所思。 包括此次他带着林寻返回宗族,都没有惊动任何人,为的就是不泄露林寻的消息。 “老祖。” 南秋端着一杯茶水走来,带着笑意开口,“原来,您早就有了安排。” 禹青阳哑然,道:“你这丫头。” 果然不出禹青阳所料,足足在三天后,发生在大禹秘境的血腥事情才传出来。 一时间,大禹界震动,掀起轩然大波。 此战,不止是赤灵子、水碧云等人伏诛,连来自九大世界的一众圣人王境存在,都暴毙其中,这无疑太可怕。 尤其当得知,星璇剑阁的一位准帝境太上长老都陨落,整个天下都为之震颤起来。 “究竟是谁做的,好大的胆子!” 星璇剑阁震怒,全力查探此事,可最后却寻觅不到任何线索,他们是有苦说不出。 因为在这一场血腥战斗爆发之前,一切消息都是被他们自己封锁,连他们都不知道,那战斗中的具体情况。 “会不会是那名叫林道渊的年轻人做的?” 有人猜测。 可很快就遭受到无数驳斥的声音。 “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一个年轻小辈,哪可能是一众圣王的对手? “别忘了,还有一尊准帝也死了!他林道渊再逆天,还能是准帝的对手不成?” 总之,在这一场轰动天下的事件中,反倒没人怀疑,这件事就是林寻干的。 这个结果,正是禹青阳所希望看到的。 同样,在这一场风波中,也没人怀疑他们禹氏,原因很简单,从一开始,他们就已宣告天下,帝族禹氏和林道渊没有任何干系! 并且,大禹秘境中,也根本没有帝族禹氏的强者出没,任谁也不可能将这一切怀疑到禹氏头上。 “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 禹青阳轻声感慨。 …… 半个月后。 林寻从打坐中醒来,周身伤势愈合,体力也恢复至巅峰状态,整个人精神奕奕,气机圆润。 这一段时间中,他一边疗伤恢复,一边炼化那些吞噬夺来的“大道力量”,不止修为愈发稳固雄厚,对“道之领域”的理解也更上一层楼。 尤其是炼化那风如雪、赤袍男子、华袍女子这三位绝巅圣王的大道力量时,令林寻感悟到了他们的“道之领域”的本质奥秘,令林寻也大受裨益,深受启发。 触类旁通,举一反三,概莫如是。 还有一些属于“圣人王境”的大道力量,被林寻封印起来,炼化为“大道源玉”,打算以后送人或者出售。 因为这些大道力量,对他而言,已起不到什么作用。 “我的修为在短时间内,已很难再有突破,接下来就该考虑如何提升战力了……” 林寻沉思。 在绝巅圣王境初期,想要提升战力,无非三种途径。 一者,是提升宝物的威能,如提升断刃的品相。 二者,是进一步凝练和完善“道之领域”,这关乎林寻一身道行的御用,若道之领域彻底成形,所发挥出的力量,绝对会产生质的蜕变。 不过林寻清楚,完善道之领域急不得,也容不得出现一丝纰漏,欲求极尽道,自当付出极尽之心血。 像他如今的“道之领域”,才只是雏形而已,便已能够镇压风如雪这等绝巅圣王,剥夺和吞噬他们的“大道力量”,这等威能已堪称逆天! 三者,是修炼道法。 臻至绝巅圣王境,战斗方式和战斗手段也已和以往不一样。 像大道洪炉经,就需要进一步进行完善,让此道法和“道之领域”的力量进行融合。 其他诸如“太玄剑经”“大无尽吞噬经”“大藏寂经”“有去无回”等传承,同样要进行重新的磨炼。 想到这,林寻心中一动,第一时间决定,接下来的主心骨,放在“大道黄庭经”的修炼上。 只要修出“五脏之神”,就等若拥有了“五德道躯”,可以分化出五尊大道分身! 每一尊分身,皆有鬼神莫测之威能,战力不弱于本尊。 想一想,加上本尊一起,整整六个自己一起出手,那等场景该是何等惊人? 就是去和准帝崔浮这等角色厮杀,都会平添获胜的把握! 不过在此之前,林寻已决定离开大禹界。 如今的大禹界风云动荡,已不适合他再呆下去。 连那李鄱都能通过一些细节推测出他的身份,万一再有其他人注意到这些事情,注定会惹出不少麻烦。 “前辈。” 林寻走出修炼之地,见到了禹青阳。 “打算要离开了?” 禹青阳仿似早已猜出林寻心思。 林寻点头。 他要前往中央星域“鸿蒙大世界”,也只有抵达那里,才能让他找到许多事情的答案。 比如前往真龙之界的路径,比如拜见帝族姜氏的姜星雀,比如前往神机道宗打探“古荒战盟”的事情等等。 “小友,且不提从这紫蘅星域前往中央星域时,一路上所将经历的波折,就说那鸿蒙大世界,六大道庭、十大战族中的诸多庞然大物,可都在满天下通缉你。” 禹青阳提醒道,“纵然你再小心谨慎,可这世上从不缺神通广大之辈,迟早会看破你的身份,到那时,你怕是会举世皆敌。” 林寻黑眸微眯,道:“这些我都明白,不过该去还是得去,无非是以后我尽量低调一些,改换一个全新的身份便是。” 顿了顿,他继续道:“若真有身份暴露的那一天,退无可退……那就去黑暗世界走一遭好了,您不是说过么,退无可退之事,黑暗世界便是唯一的活路?” 说到最后,他自己都忍不住笑起来。 黑暗世界? 那鬼地方能不去还是不去为好。 见此,禹青阳不再多言,以林寻如今的心境和智慧,肯定会很清楚那鸿蒙大世界的风波会何等之大。 “我已帮你打探过,过不了多久,将有一艘路过大禹界,而后横跨星空,前往中央星域。” 禹青阳说道,“这艘界船,乃紫蘅星域第一大势力‘天音阁’所拥有,我当年和天音阁一位老祖关系莫逆,到时候,我会安排禹氏族人出面,帮你安排一下,跟随天音阁的传人一起行动,这样路途上即便遭遇一些风波,也会有一个照应。” 说到这,禹青阳想了想,开玩笑道:“到时候,你不如就乔装打扮一番,充当天音阁的一名护卫也好。” 林寻也笑了,心中涌起暖流,原来,禹青阳前辈早已为自己安排好了离开的事宜。 “小友,此去鸿蒙大世界,务必要保重己身。” 禹青阳就如一位慈和长辈,对林寻叮嘱。 这天,他们一老一少一边饮酒,一边交谈,聊了很久。 …… 数天后。 九华神山远处天穹上,忽然降下一片阴影,遮蔽天光,仔细看,那赫然是一艘巨大无比的界船。 简直如若一片悬浮的陆地世界似的,其上竟还有一排排建筑,一条条四通八达的街道,鳞次栉比,煞是壮观! 这便是紫蘅星域第一道统“天音阁”的界船,名唤“扶摇船”,取扶摇直上之意。 “小友,走吧,我已经跟天音阁交代过一切事宜。” 这次送林寻离开的,是禹氏族长禹碧空,如今面对林寻时,他这位一族之长的神色间,也带着一抹尊重。 他已经知道,林寻是一个能跨境斩准帝的存在!心中早已不敢将林寻当做小辈看待。 林寻回头,看向九华神山。 “去吧。” 九华神山之巅,禹青阳含笑挥手。 旁边,南秋眼眶泛红,泫然欲滴。 8)

上一篇   第1817章 斩准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