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19章 美人如玉 宛如初见 - 天骄战纪

第1819章 美人如玉 宛如初见

林寻收回目光,道:“前辈,走吧。” 禹碧空点头。 路上,他将一枚玉简递给林寻:“小友,这是帮你安排的新身份。” 林寻拿过一看,上边写着:禹玄,禹氏第十六代后裔,修道八百一十九年,圣人王境初期修为,修炼【九鼎镇世经】,性情沉凝,战力卓绝…… 在玉简内,还有着一道禹玄的身影烙印,一袭青衣,黑发披散,眉宇疏阔,五官棱角分明。 随意立着,犹如一块沉凝的磐石。 “小友,禹玄乃是禹氏旁系族人,按照辈分,是我的族弟,早些年,他已闭关,百年之内,断不会出关,你以禹玄的身份行事,谁也不会怀疑到你的头上。” 禹碧空传音。 林寻心中感慨,他知道,这肯定是禹青阳的安排。 悄无声息地,林寻施展大无相术,自身容貌和身材也随之一变,化作禹玄的模样。 禹碧空一怔,啧啧称奇,以他的眼力,都根本看不出林寻的伪装,恍惚间,都差点以为眼前的就是真正的族弟禹玄。 “小友,这是九鼎镇世经传承,是青阳老祖让我亲自交给你的,说以后战斗,尽可能不要暴露你自身的传承。” 禹碧空说着,神色郑重地将一尊拳头大小,通体剔透晶莹的青铜小鼎递给林寻。 林寻动容。 九鼎镇世经! 这可是帝族禹氏的祖传道经,是一部真正的帝道宝经,这等传承,可是不传之秘,根本不是任何价值能够衡量。 可如今,仅仅只是为了帮自己更好的藏匿身份,禹青阳竟将此等帝经传给自己,这让林寻焉能不吃惊? 有了九鼎镇世经,又有禹玄的身份,以后行事时再低调一些,这世上怕是极少有人能认出他身份! 毕竟,谁都清楚,九鼎镇世经传承,是绝不外传的。 深呼一口气,林寻认真道:“替我多谢青阳前辈,此等大恩,林某定不敢忘。” 禹碧空含笑道:““小友,从此刻起,你可不能再以‘林某’自称了。” 远处天穹轰鸣,那巨大犹如漂浮陆地的“扶摇船”缓缓悬浮在半空中,流转道光。 “小友,这次禹某为你安排的身份是由‘天音阁’聘请的一位护卫,代表的是禹氏,地位并不低,你尽可以随心所欲行事。” 禹碧空传音提醒。 说话时,那扶摇船上,凭空浮现出一名身穿紫色裙裳的绝色美妇人。 她肌肤如羊脂,杏眼琼鼻,身段曼妙修长,举止端庄淑静,风韵卓然。 “碧空兄,咱们可又见面了。” 紫裳美妇含笑打招呼,显然跟禹碧空很熟络。 禹碧空大笑,上前寒暄了一番,这才指着林寻:“这便是我族弟禹玄。” “见过道友。” 经过介绍,林寻已经知道,这紫裳美妇乃“天音阁”中一位长老,名叫庄韵致,一位货真价实的绝巅圣王! 紫裳美妇庄韵致微微颔首,俏脸含笑:“都不是外人,禹玄道友无须客气。” 没有耽搁多少时间,庄韵致带着林寻一起,登上扶摇船,挥手和禹碧空辞别。 伴随轰鸣,巨大宛如陆地的扶摇船,破空而去。 …… 一天后。 茫茫星空中,扶摇船沿着固定的航道挪移着。 其中一座环境清幽素雅的庭院中,灵木葳蕤,小桥流水。 林寻坐在一株古树下,正在琢磨和参悟“九鼎镇世经”。 从登船之后,他就被庄韵致带着,住进了这一座庭院中,并将一些关于扶摇船上的情况,告之林寻。 扶摇船看似只是一艘“界船”,实则就和一座城池没什么区别,上边有四通八达的街道,鳞次栉比的建筑,出售各种奇珍、丹药、宝物的商铺…… 除此,还有诸如“修炼道场”“角斗场”“拍卖行”等等场所,这些皆都是天音阁麾下的产业。 扶摇船,并不禁止外人登船,只不过想乘船时,皆需要交纳一笔极其昂贵的费用。 十万道晶! 若想要租住一些灵气氤氲的房屋,费用只会更高。 据庄韵致介绍,但凡登船的客人,几乎都来自紫蘅星域各大世界中的顶尖势力,形形色色,但无一不是非富即贵之辈。 也只有这种客人,才能付得起如此昂贵的费用。 在林寻第一天登船时,曾路过一些街道,到处都是熙熙攘攘,热闹无比的景象。 粗略估计,扶摇船上,起码乘载了近万修道者! 如此推算,仅仅是在乘船费用上,汇总在一起就是一个足以令人瞠目结舌的天文数字。 此次天音阁这艘扶摇船,将从紫蘅星域出发,前往中央星域“鸿蒙大世界”,一路上,将横跨诸多星域和世界,路途极其漫长。 并且在中途,扶摇船会停泊在一些“渡口”,或是采购补充物资,或是向其他世界兜售一些货物。 须知,星空古道上,每个世界皆有着属于自己的修行特产,这些特产若贩运出去,足可以获得十倍百倍的利润。 按照庄韵致推算,一路上哪怕是顺风顺水,当抵达中央星域时,起码也要半年之久。 半年! 以扶摇船的航行时间和速度来推算,就能知道“星空古道”是何其之浩瀚和广袤。 林寻打算,在这半年里,一是尽快掌控“九鼎镇世经”中能够被自己参悟的奥秘。 一是锤炼出“五脏之神”。 至于沿途是否会遇到什么风波,林寻并不怎么担心。 紫蘅星域是星空古道上九大星域之一,其内拥有诸多大世界,而天音阁可是名列紫蘅星域第一势力,底蕴无比强大。 与之对比,帝族禹氏的势力,都远远不如天音阁。 像这艘扶摇船上,便由来自“天音阁”数十位圣人王坐镇,其中还有包括庄韵致在内的七位“绝巅圣王”,以及两位准帝境强者。 这等阵容,一起守护一艘界船,一路上纵然遭受到一些风浪,相信也一定可以轻易化解。 “前辈,请用膳。” 两个侍女提着盛放膳食的篮子,从远处走来,皆穿着淡蓝色轻纱裙,模样清秀可人,美丽温婉。 一个名叫秋葵,一个名叫冬叶。 林寻点了点头,秋葵和冬叶便手脚利落地将膳食一一呈出,摆放在石桌上。 菜品皆由罕见珍贵的神材烹饪而成,有荤有素,也有瓜果珍馐、陈年佳酿,堪称修行界一等一的珍馐美味。 光是这一顿膳食,都得花费上千道晶,圣人之下的修道者,怕是根本没钱享用。 不过对林寻而言,无论是住宿的这座清幽庭院,还是每日享用的膳食,全都免费。 在林寻用膳时,秋葵和冬叶便挽起袖子,露出欺霜赛雪似的皓腕,十指纤纤如青葱白玉,帮他斟酒倒茶,解剖瓜果,恭顺温婉,美丽娇俏。 这些年里,林寻要么是闭关修炼,要么是在世间征伐闯荡,已经很久都没享受过这等待遇。 这难得的放松和休憩,令他也颇有些感慨,以后抵达鸿蒙大世界,怕是再不可能享受如此清福了。 在服侍林寻用膳时,秋葵和冬叶也在偷偷打量林寻,这座庭院并不对外,一般只有被天音阁视作极其尊贵的客人,才能在此住宿。 在之前,秋葵和冬叶就被特意叮嘱过,要好生照顾这位客人的起居,但凡有任何要求,只要是扶摇船上能提供的,皆可以满足。 这让两女面对林寻时,都不禁带着惴惴和恭顺的情绪,唯恐哪一点做的不对,怠慢了林寻。 哪怕林寻就是提出一些过分的要求,比如让她们一起侍寝,或者做一些很怪癖的变态事情,她们也只能硬着头皮答应,不敢违逆。 须知,修行界的强者,可都不是清心寡欲之辈,性格不同,什么人都有。 两女就曾听说,以前登船的一些贵客,曾拿侍女来修炼采阴补阳之术,也有的好色如狂,喜好玩弄一些变态的手段,往往会把侍女折磨得苦不堪言。 还好,令她们稍稍心安的是,这位来自帝族禹氏的前辈,看起来还算正常,并且很好相处,自登船以来就一个人静默呆着,就是对待她们这些侍女时,态度也显得很平和。 林寻用过膳后,秋葵和冬叶就一起收拾了一番离开。 没多久,庄韵致便带着一名白衣女子前来拜访,林寻起身相迎。 他早有准备,毕竟此次他是一名护卫的角色,哪怕身份再非凡,也得干一些和护卫有关的事情。 显然,庄韵致此次带来的那白衣女子,便是他要护卫的对象。 可当看到对方的第一眼,林寻便怔住,心湖如坠石块,泛起一阵涟漪,很久以前的一些回忆如走马观花般浮现脑海。 怎么是她? 就见那白衣女子,眉目如画,冰肌玉骨,一头乌黑的青丝随意盘髻,仪态卓然,亭亭玉立。 就宛如一朵摇曳生姿的青莲,灵秀明净,谈不上惊艳,却有美玉般的空灵温润之韵,白衣如素,风华独特。 而在林寻脑海中,却浮现出一个女扮男装,明净嫣然的身影,声音清脆若潺潺流淌的溪水,天籁似的叮咚悦耳。 初次相见时,她眨了眨眼睛,笑问:“公子,这世上还有第二个柳清嫣吗?” —— (开启新剧情,思绪有些卡,第二更稍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