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20章 劝君莫管他人事 - 天骄战纪

第1820章 劝君莫管他人事

柳清嫣! 在林寻还只是一个刚进入紫曜帝国的十四岁少年时,柳清嫣已经是名扬帝国的天下第一艺修。 她眉目如画,空灵明净,一手音律之道堪称出神入化。 当年,林寻在帝国紫禁城崛起后,受帝后接见时,柳清嫣谱奏一首天骄之曲为林寻庆贺。 只是后来,柳清嫣便离开紫曜帝国,杳无音讯,传闻她当年已前往古荒域修行。 在以后岁月中,无论是林寻在古荒域修行那些年,还是在以后重返帝国,他都再也没听说过关于柳清嫣的消息。 林寻也根本没想到,竟会在这星空古道上,在属于天音阁的扶摇船中,再次见到对方! 一时间,以林寻之心性,都不禁怔然。 与此同时,对面白衣素净,青丝盘髻的柳清嫣微微皱了皱眉,眼前这男子的眼神未免也太大胆了一些。 “道友,她便是我徒儿柳清嫣,在抵达鸿蒙大世界前的这一段时间里,就有劳道友相护了。” 庄韵致笑着开口,她注意到了林寻神色的异样,不过心中也理解,任谁见到她这个灵秀绝俗的徒儿,都难免会恍神。 整个紫蘅星域中,谁人不知天音阁柳清嫣之名? “好。” 林寻稳了稳心神,点头应允。 他已冷静下来,哪怕故人近在咫尺,可此时此刻,他的身份是帝族禹氏的禹玄,自不能去相认。 “晚辈柳清嫣,见过前辈。” 柳清嫣行礼,声音若天籁般悦耳清脆,美人如画,气韵如兰。 “无须客气。” 林寻心中一阵异样,若她知道自己的真正身份,又会作何反应? “嫣儿,你且去邻院休憩。” 庄韵致叮嘱。 柳清嫣点头,转身离开。 直至她背影消失,庄韵致这才轻声一叹,道:“道友,你是否很奇怪,我天音阁真传弟子,却为何要请你来相护?” 林寻挑眉:“的确不知,还望道友告之。” 庄韵致深吸一口气,沉吟道,“道友并非外人,事到如今,也不能瞒你……” 很快,庄韵致说出其中原因。 天音阁作为紫蘅星域第一道统,门中有着诸多惊采绝艳的真传弟子,一个个皆宛如人中龙凤,才情超凡。 柳清嫣便是其中一个。 她是五年前进入天音阁修行,仅用三年时间,便在一众同门中大放异彩,脱颖而出,被身为宗门长老的庄韵致选中,收为真传弟子。 尤其是近两年,柳清嫣在音律一道上的进境,可谓是一日千里,突飞猛进,一举成为真传弟子中最耀眼的一个。 可也正因她表现太过耀眼,以至于遭受到了同门之间诸多的竞争和排挤。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这很正常。 若仅仅如此,以庄韵致在天音阁中的威势,足可以庇佑柳清嫣不会遭受到太大的风波。 可偏偏地,前不久出现了一场变故。 一个名叫孔煜的“洪荒道庭”传人,在天音阁做客时,看中了柳清嫣,并直接进行追求,希冀虏获美人芳心。 柳清嫣并未接受,拒绝了孔煜追求,可此人不死心,兀自对柳清嫣百般纠缠。 不胜其烦的柳清嫣,打算外出避一避风头,谁曾想,在外出的路途上,又碰到了孔煜。 并且,在又一次被柳清嫣拒绝后,孔煜恼羞成怒,竟直接动手,要将柳清嫣掳走。 若不是柳清嫣见机得快,以秘法逃遁,差点就被对方得逞。 发生如此变故,整个天音阁都被惊动,柳清嫣本以为,宗门会为自己出头,去严惩孔煜。 可最终的结果却是,让柳清嫣低头隐忍,并向孔煜道歉认错! 说到这,庄韵致眉宇间都泛起一抹无奈和愧疚,“就因为这孔煜是洪荒道庭传人,发生这等事情后,我这当师尊的,却只能迫于宗门压力,帮不上什么忙,让嫣儿遭受这等委屈,我心中也憋闷难当。” 林寻黑眸幽邃,道:“后来呢。” 庄韵致苦涩一笑,道:“还能怎么办,由我这当师尊的亲自出面,带着嫣儿给孔煜赔礼道歉。” 林寻眉头皱起,心中颇有些不舒服,一个洪荒道庭的传人罢了,却竟让紫蘅星域第一道统选择这种处理方式,何其荒谬! 柳清嫣遭受到这等事情,可想而知其心中会何等失望和委屈。 “这一次外出,前往鸿蒙大世界,我本想着带嫣儿一起散散心,却没想到……” 庄韵致说到这,眸子中泛起一抹寒意,“宗门之中,竟有人暗中勾结孔煜,纠集了一些力量,对嫣儿进行监视,欲对她不利!” “竟有此事?” 林寻眉头皱得愈发厉害。 庄韵致轻叹,“早在宗门时,嫣儿就因为表现太过出众,遭受到了诸多排挤和打压,不少人都视她为眼中钉,只是我却没想到,他们竟会不顾同门之谊,选择和孔煜合作。” 林寻道:“这孔煜也在扶摇船上?” 庄韵致摇头:“没有,但据我得到的消息,孔煜派出了一群强者,已经混入这扶摇船上。” 她幽幽一叹,继续道:“我如今已信不过宗门中的一些人,而道友来自帝族禹氏,青阳老祖和我天音阁中一位太上元老关系莫逆,将嫣儿安排你身边,相对反倒会更安全一些。” 至此,林寻总算明白过来,心中都不禁一阵无语。 他此来,本是藏匿身份,打算低调前往鸿蒙大世界,不曾想,却竟因为禹玄这个身份,又碰到这样一场风波。 若不因为对方是柳清嫣,林寻绝不会将这件事往自己上揽。 倒并非是忌惮和畏惧,而是不想惹出什么风波,万一被人识破身份,那就麻烦了。 “不过道友放心,若真出现什么风波,我庄韵致也不是吃素的,到那时候,自由我来处理便是,决不会让道友身陷危境。” 庄韵致美丽成熟的容颜上浮现一抹决然。 “好。” 林寻点头。 他敏锐注意到,在庄韵致这个绝巅圣王眼中,根本不是看重自己的战力,而是看重“禹玄”这个身份罢了。 想一想也是,真正的禹玄,只是一个圣人王罢了,连绝巅道途都没踏上,哪可能会被庄韵致寄予厚望? 她想要的,仅仅只是一个可以信得过的人,去看护柳清嫣,仅此而已。 “那就多谢道友了,自今日起,我会安排嫣儿住过来。” 庄韵致又和林寻聊了片刻,便告辞离开。 果然,庄韵致离开没多久,一袭白衣,眉目如画的柳清嫣,便再度前来。 她绝美的脸庞上,有着一抹无法挥去的抑郁之气。 四下无人,林寻好几次都想揭开身份,和对方相认,可最终还是忍住。 “自今日起,有我在,你尽管安心住下便是。” 林寻声音温和,带着一股令人信服的力量。 柳清嫣一怔,抬起明亮如星辰似的清眸看了看林寻,似有些意外,旋即便地下螓首,轻声说道:“麻烦前辈了。” 林寻笑了笑,道:“不麻烦,小事一桩。” 柳清嫣轻轻一叹,没有再多言。 从这天起,柳清嫣便在这处庭院住下。 她经常是一副沉默寡言的样子,偶尔会抚琴,琴声也是低沉萧瑟,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怆然之意。 林寻也清楚,以自己现在的身份,若显得过于关切,反倒会惹对方多想。 柳清嫣不愿多聊,他也没有惊扰对方。 也只在用膳的时候,两人会进行短暂的寒暄和交谈,但更多的时候,柳清嫣显得很沉默,幽静如兰。 这让林寻心中都一阵怜惜。 当年的柳清嫣,笑语嫣然,明媚灵秀,哪像现在这般,一副怅然独幽,抑郁沉默的样子。 时间如流水,匆匆已是十多天过去。 柳清嫣也熟悉和适应了林寻的存在,只是心中一直视林寻为前辈,根本就没有意识到,她眼中这位“禹玄前辈”,便是当年她最欣赏的一位故友。 这些天里,林寻也没闲着,潜心钻研九鼎镇世经中的奥秘,以他如今的境界,参悟道经时,自然进境神速。 如今,已将九鼎镇世经中记载的数种道法掌握,尤其是其中一门名为“九鼎战印”的道法,极其之神妙,令林寻都感到很惊艳。 除了这些,九鼎镇世经中还记载着一些修行上的玄妙,涉及炼气、炼体、炼神三道,令林寻在参悟时,也深受启发,常有醍醐灌顶之感,让得他的修为也都精进了不少。 这天,柳清嫣独自坐在窗前,谱曲抚琴,神色恬静空灵,琴音如若空谷天籁,缥缈清婉。 林寻则在琢磨“大道黄庭经”,气氛祥和静谧。 这时候,侍女秋葵忽然匆匆而来,神色忐忑地将一张纸条递给林寻,道:“前辈,有人要让转交给您的。” 林寻打开纸条一看,上边以鲜红如血的墨汁写着一句话: “劝君莫管他人事,以免引火上身!” 字字肆意,笔画如锋利之刃,殷红渗人,一股森然杀意透纸而出,扑面而来。 林寻黑眸微眯,神色不动,纸张倏然化作灰烬在指间消失。 他问道:“这是何人带来?” 秋葵摇头,神色紧张,惴惴不安。 林寻目光看向远处,独自坐在窗台前的柳清嫣,也在此时将目光看了过来。 8)

下一篇   第1821章 上门挑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