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21章 上门挑衅 - 天骄战纪

第1821章 上门挑衅

“你先下去,我有话和禹玄前辈说。” 柳清嫣走了出来,直至目送侍女秋葵离开后,她这才将一对清眸看向林寻,“前辈,是不是有麻烦找上来了?” 林寻想了想,没有隐瞒,但也没有说什么,只点了点头。 柳清嫣黛眉蹙起,幽叹了一声。 林寻请对方坐下,为她斟了一杯茶水,这才问道:“能否跟我说说如今这扶摇船上,是谁欲对你不利?” 柳清嫣沉默片刻,道:“前辈问起,我自不应隐瞒,只是这其中事情,牵扯天音阁的内斗……” 林寻笑着打断:“你就当聊天就好,若无必要,我自不会做出一些力所不及的事情。” 柳清嫣点了点头。 此次扶摇船上,天音阁共有两位准帝、七位绝巅圣王和数十位圣人王境长老一起坐镇。 除此,还有其他一些真传弟子、护法、扈从一流的角色。 在针对柳清嫣这件事上,两位准帝境中,一个旗帜鲜明,早已表露出对柳清嫣的不满。 此人名华典,天音阁太上长老。 而七位绝巅圣王中,有四位是华典的铁杆麾下,属于同一阵营。 柳清嫣的师尊庄韵致,和另外一个名叫萧云空的绝巅圣王,则站在柳清嫣这边,算是一个阵营。 了解了这些,林寻飞快思忖道:“也就是说,对方是一位准帝、四位绝巅圣王,而你这边,仅仅只有你师尊和萧云空两位绝巅圣王?” 柳清嫣点头。 林寻继续问:“那其他一位准帝和最后一位绝巅圣王呢?他们是什么态度?” 柳清嫣轻叹道:“应该算是置身事外,袖手旁观吧。” 这两人,一个名叫梁川,准帝境存在,一个名叫步飞羽步飞羽,绝巅圣王。 属于中立人物。 至此,林寻彻底明白,这种局势可对柳清嫣极其之不利。 就凭对方有一尊准帝坐镇,都能给柳清嫣以及其师尊庄韵致带来无尽压力! 思忖片刻,林寻黑眸闪动,传音道:“清嫣姑娘,我斗胆问一句,若是事态变得恶劣,到最后连你师尊都没有力量庇佑你时,你会怎么做?” 柳清嫣一愣,绝美的玉容变幻不定,道:“无论如何,我不会让师尊为难的。” 声音平静,却令林寻心中咯噔一声,知道若真发生冲突,柳清嫣极可能会牺牲自己,保全其师尊! 柳清嫣神色认真道:“前辈,这些事情你知道便好,可不能掺合进来,他们为了帮孔煜迫使我屈服,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 她都已是这等处境,还想着“禹玄”这个外人的安危,令林寻都一阵感慨。 他点了点头:“我懂。” 柳清嫣起身告辞,返回房间。 林寻独自坐在庭院石桌前,沉思了很久。 他不惧准帝,哪怕就是不暴露身份,也有手段能够将对方杀死。 只是,对方一旦死了,势必会引起风波。 林寻考虑的是,该如何在最坏的情况下,也不会让对方怀疑到自己头上。 “想要低调一些,还真是有些难啊……” 许久,林寻也忍不住一阵苦笑。 “罢了,清嫣姑娘好歹也是我林某人故友,焉能看她被人欺负了,若真被逼急了,也别怪我不客气!” 林寻黑眸中冷芒一闪。 明面上,这看似只是一场天音阁内部的争斗,可林寻清楚,在这扶摇船上,洪荒道庭传人孔煜虽不在,但他却派了一群强者混了进来。 这可同样是一个威胁! “洪荒道庭……” 林寻忽然就笑了。 当年在昆仑墟中,他杀了包括鲲九临在内的不知多少传人,哪可能会畏惧一个孔煜? “希望你别惹到我头上。” 林寻的确打算隐藏身份,低调行事,最好能不引起任何人注意。 可低调和隐忍是有底线的! 就如当年他初次抵达古荒域时,可谓是八方皆敌,可最后还不是被他硬生生杀出一条血路? 隐忍,并不是一定要让自己变得窝囊! 若如此,还修什么道? …… 从这天开始,在修炼【九鼎镇世经】,锤炼五脏之神的空余时间,林寻则开始炼制一些阵旗、阵盘、阵符一类的布阵宝物。 扶摇船是一艘巨型界船,通体内外,覆盖着繁密森严的道纹阵图,在星空古道上挪移时,一天都要耗掉近五十万颗道晶。 不过,也正因覆盖有诸多道纹禁阵,让扶摇船无比之坚固,在星空中挪移时,能够化解诸多不可预测的凶险。 而按照林寻的观察,此船上覆盖的禁阵力量,差不多能够承受住准帝境的攻伐。 可惜的是,扶摇船终归只是一艘界船,而非是一座完整的禁阵。 否则的话,只要控制住这艘界船的禁阵力量,便等若能够将船上所有强者的性命捏在了手中。 林寻已不奢求控制扶摇船,只要看好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已经足够了。 接下来数天,林寻变得忙碌起来,动手在这一座清幽僻静的庭院中进行布阵。 柳清嫣都对此感到一阵惊奇,大概是没想到,这位禹玄前辈竟还是一个精通布阵的道纹师。 直至七天后。 林寻这才收手,露出一抹满意的笑容。 庭院中,被他布置了一座兼顾防御、捆缚的大型道纹禁阵,名唤“众星禁阵”。 运转时,还能够沟通星空中的星辰之力,就是绝巅圣王被困其中,一时半刻也无法脱困。 而林寻付出的,则是一笔价值约莫上百万道晶的神材和神料! 这代价已堪称惊人,搁在以前,林寻根本就拿不出。 也是在大禹秘境时,来自九大界的大人物被他杀得一干二净,因此发了一笔堪称天文数字的横财。 光是他身上如今拥有的道晶,都有九百万颗! 这还不包括那些堆积如山的神材、丹药、奇珍一类的宝物。 可以说,林寻如今也算家底不菲,富得流油,很长一段时间内都不必再为道晶发愁。 “清嫣姑娘,你将此玉符收好。” 林寻找到柳清嫣,将一块专门炼制的玉符递了过去,叮嘱道,“若遇到什么危急事情,捏碎此符,我便可第一时间知晓。” “多谢前辈。” 柳清嫣露出感激之色。 她之前并未将禹玄看得太重,只将对方当做一个长辈,也从不抱希望对方能真正给予她帮助和保护。 可通过这一段时间接触,她却发现,这位禹玄前辈起码在充当“护卫”一事上,是很用心的。 当然,也仅仅如此。 柳清嫣清楚,一旦真发生危险,她所能依仗的也只有师尊庄韵致,毕竟,对手的势力太强了。 强大到让柳清嫣根本就不敢对“禹玄”抱有任何一丝希望。 甚至,她都担心自己师尊是否能撑得住了…… 林寻自然看出,柳清嫣和其师尊一样,也仅仅只是将自己当做了一个寻常的护卫。 不过他也不可能去解释什么,笑了笑便转身离开。 就在当天,林寻将秋葵和冬叶叫来,告之她们,以后不需要她们再侍奉。 虽不明白缘由,可两女还是乖顺应是,很快便离开。 当天傍晚时候,一名蓝袍男子前来,站在庭院外朗声开口:“柳师妹,午芸莲师姐吩咐,请您前往宝珍斋做客。” 午芸莲? 正在房间中抚琴的柳清嫣星眸一凝,怎么是她? 不等她回复,庭院中的林寻已开口:“清嫣姑娘正在闭关,近段时间怕是无法外出,请回吧。” 庭院外,蓝袍男子皱眉:“你便是那位来自帝族禹氏的禹玄?我和柳师妹说话,你最好还是莫要插嘴!” 连柳清嫣都得称林寻所扮的“禹玄”一声前辈,可这蓝袍男子竟直呼其名,言辞还毫不客气。 林寻挑了挑眉,想起前些天收到的那一张纸条,莫非对方以为,自己被警告威胁后,就只能隐忍? 他直接起身,朝庭院外行去。 “前辈……” 柳清嫣心中一紧,刚要劝阻提醒,就见林寻挥手,笑了笑,传音告诉对方,交给自己处理便可。 “年轻人,你家长辈没有教过你,什么叫尊敬长者?” 林寻打开庭院大门,便淡然出声。 蓝袍男子一愣,指着自己鼻子:“你这是在教训我?” 林寻双臂环抱胸前,身影靠在门前,上下打量着蓝袍男子,哂笑道:“小东西,说话没大没小,口气还这般冲,搁在外界,本座早将你宰了,现在,你最好给我消失。” 蓝袍男子大怒:“禹玄,你还真把自己当一号人物看待了?” 林寻叹了口气,目光望向四周,似是自言自语,道:“一个小辈,都敢欺负到我禹玄头上了,若传回去,禹家列祖列宗非骂我是窝囊废不可……” 蓝袍男子嗤笑:“禹玄,这可是扶摇船,是我天音阁地盘,让你呆在这里,已经给足了面子,你若不识趣,可要小心引火上身!” 声音中,透着浓浓的威胁。 林寻并不清楚,究竟是谁给蓝袍男子的勇气,竟敢如此跋扈。 “现在若揍你,肯定会被认为我以大欺小,罢了,就饶你一次,暂且不与你计较。” 砰! 说完,林寻直接关上了庭院大门。 蓝袍男子一呆,这禹玄竟就这般认怂了?

下一篇   第1822章 风波险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