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22章 风波险恶 - 天骄战纪

第1822章 风波险恶

“哼,什么禹氏强者,不过是一个窝囊废!” 蓝袍男子低声骂了一句,便转身而去。 庭院房门后,林寻黑眸幽邃,刚才打开庭院大门的一瞬,凭借他的神识,一瞬就捕捉到,附近区域中,起码蛰伏着五道强横气息。 清一色都是圣人王境强者。 至于蓝袍男子,根本算不上什么,一个绝巅大圣罢了。 只是若真出手,不可避免会引出这五个圣人王,到那时候,对方极可能会借机,将他假扮的这个“禹玄”擒下。 哪怕最终,他可以镇压对方,可因此一事,注定会暴露一些实力,引起对方警惕。 那么下一次,对方极可能会改变更为阴狠的手段来对付他。 此刻,林寻大致能判断出,这蓝袍男子的目的,要么是为了试探自己,要么是为了激怒自己。 否则,断不会表现得那般狂妄和不知死活。 “前辈,让您受委屈了。” 柳清嫣走来,带着歉意,刚才林寻和蓝袍男子的对话,都被她一清二楚地听在耳中。 林寻认怂的举动,让她松口气之余,又不禁有些失望,果然,从帝族禹氏请来的这位前辈,也仅仅只是一个护卫角色罢了。 “一只小狗乱吠而已,还不至于让我委屈。” 林寻笑道。 他是真不在意这些,若不是碍于时机不对,蓝袍男子早就如蝼蚁般被他捏死了。 “他是谁?”林寻问道。 柳清嫣道:“展炳,天音阁真传弟子,其师尊是绝巅圣王境长老欧阳沛,一直敌对我。” “那个午芸莲呢?” 林寻继续问。 柳清嫣眉头皱了皱,泛起一抹厌憎,“她是太上长老华典的外孙女,在天音阁同辈人物中,也是由她出头,联合其他一些同门,处处排挤和敌视我。” 林寻顿时了然。 …… 宝珍斋。 位于扶摇船上的一座神秀山峰上,这里是独属于天音阁的区域,外人没有邀请,不得靠近。 此时,在宝珍斋一层大殿,天音阁一众真传弟子汇聚在一起,有男有女,皆器宇不凡。 坐在上首位置的,是一个身穿华袍,姿容明艳出众的女子,肌肤雪白,仪态优雅,眉宇间带着一抹仿似与生俱来的孤傲之意。 午芸莲! 准帝境太上长老华典的外孙女,在天音阁真传弟子中,地位颇为尊贵和超然。 “哈哈哈,我还当帝族禹氏的族人何等了不起,谁曾想,居然是个草包。” “聪明人啊,宁肯忍气吞声,也不敢和我们作对,显然,他也意识到,若是站在柳清嫣那边,肯定会死的很惨!” 当蓝袍男子展炳返回,将刚才发生的一幕幕说出来时,大殿中顿时响起一阵哄笑声。 禹玄! 一个来自帝族禹氏的圣人王境存在,被展炳这样一位绝巅大圣羞辱时,却也只能忍气吞声,这让众人都不禁很不屑。 有人悠悠开口:“咱们的庄韵致师叔,这次怕是要失望透顶了。” 众人又是一阵哄笑。 坐在上首位置的午芸莲轻叹道:“可惜,我本打算让你激怒禹玄,趁机将他擒下,如此一来,柳清嫣这小贱人身边,就再无看护之人,随便找个机会,便能迫使她低头。” 众人笑容敛去。 “午师姐,这禹玄只是一个圣人王境强者,若真动手,他哪可能保护得了柳清嫣?” 有人说道。 午芸莲皱眉道:“我外公说了,禹玄终归是帝族禹氏族人,身份不一样,让我们尽量不要得罪得太狠,若非如此,早在他踏上扶摇船的第一天,就已没命了。” 有人忍不住问:“午师姐,那您说我们该怎么办?” 午芸莲沉吟许久,眸子中冷芒一闪:“我们无法坐得太过分,但不代表别人不可以!” 众人皆目光闪烁。 午芸莲做出决断:“展炳,你去见一见孔煜公子派来的那些强者,告诉他们,若能除了这禹玄,擒下柳清嫣也如探囊取物般轻而易举。” 展炳点头,领命而去。 有人问道:“午师姐,此事若是被庄韵致师叔知道……” 午芸莲忽然露出一抹冷峭笑容:“庄韵致师叔?她如今怕是已经快要自顾不暇了。” “此话怎讲?” 众人精神一振。 午芸莲悠悠开口:“我外公已亲自出面,跟萧云空师叔长谈了一番,相信会有一个好结果的。” 萧云空,一位绝巅圣王境长老,是扶摇船上唯一一个站在庄韵致身边的天音阁大人物。 若他也不再支持庄韵致……可想而知,庄韵致的处境会变得何等窘迫! 一想到这,在座众人都不禁笑起来。 有华典太上长老出面,萧云空师叔他能抗住这等压力吗? 很难! …… 闻弦阁。 庄韵致的起居之地,只是此刻气氛却沉闷无比。 庄韵致神色冷漠,眸子中带着毫不掩饰的失落和怒意,坐在那一言不发。 她在努力控制自己的情绪。 “师妹,从今日起,你便在此闭关吧。” 对面一张座椅上,一名墨袍男子轻叹,目光不敢去看庄韵致。 此人,便是天音阁绝巅大圣境长老萧云空,是唯一一个站在庄韵致身边的强者。 只是从今日起,萧云空的态度已发生逆转。 “萧云空,你让我很失望。” 庄韵致一字一顿,眉宇间难掩怅然,连她最亲近的师兄,如今都背叛了她,这让她心如刀割。 “师妹,大势所趋,我也是身不由己,更何况,就凭我们二人的力量,焉可能去和华典师伯掰手腕?” 萧云空苦涩开口。 “你可以不帮我,哪怕就是袖手旁观,我也不会怨你,可你现在却帮他们监视我,让我不得离开此地,你萧云空未免也太无耻!” 庄韵致声音冰冷。 另一侧,一直坐着不发一语的白发老者笑着开口:“师妹,萧师弟也是为你好,清嫣这孩子天赋很不错,可却很不识时务,她若是真为你这个师尊好,就该乖乖低头,跟着孔煜公子离开,而不是像现在这般,让你也遭受牵累。” 他便是展炳的师尊,欧阳沛,一位绝巅圣王境长老。 此次,由他和萧云空一起,坐镇在此,监视庄韵致,不允许她再擅自外出。 简而言之,眼下的庄韵致,等若被禁足了! “放屁!” 庄韵致气得浑身发抖,“连我的徒儿都保护不了,我这当师尊的还有何颜面在世上立足?” 白发老者欧阳沛脸色一沉:“师妹,不怕告诉你,你若在此时乱来,不止我和萧师弟会出手阻止,连华典师伯也不会袖手旁观!” 庄韵致好几次都生出杀出去的冲动,可最终还是强自按捺住,她神色怔怔,心绪挣扎。 许久,才颓然叹了口气:“人生第一次,我对宗门如此失望……” 萧云空于心不忍,可最终只是摇了摇头。 欧阳沛则笑了,庄韵致已成笼中雀,再难从此走出! 而眼下,好像就差踢走那个来自帝族禹氏的碍眼东西了…… …… 庭院中。 柳清嫣忽然找到正在修炼的林寻,道:“前辈,我想去见一见师尊。” “怎么了?” 林寻一眼看出,柳清嫣情绪有些不对劲。 柳清嫣低声道:“师尊和我相约,每隔十天,便会来与我相见一次,可如今,已过去十多天了,我担心她出什么意外。” 林寻皱眉,想一想,从第一次庄韵致将柳清嫣带来,到现在的这些天里,庄韵致确实没有再出现过。 沉默片刻,林寻道:“清嫣姑娘,我们以最坏的结果考虑,眼下就是你师尊真发生了一些意外,你去了,怕也无法帮上什么忙,反倒会被对方趁机动手。” 柳清嫣一张绝美的俏脸微微泛白,怔然道:“我若是死了,师尊她……应该就不会再遭受牵累了吧?” 林寻心中一紧,凝视对方片刻,道:“清嫣姑娘,给我一点时间,我去帮你打探消息,等确定具体事宜,再做决定如何?” 柳清嫣颇有些意外,道:“前辈,您若外出,怕是会遭遇不测,更何况,若让您也牵连进来,那我心中肯定会过意不去。” 林寻心中泛起怜惜,道:“给你一个机会,也给我一个机会,试一试又如何?总归是一个希望,不是吗?” 说着,他朝外行去,道:“你便留在此地,有大阵庇护,绝巅圣王也闯不进来,还有,若真发生意外,一定要及时捏碎我给你那块玉符。” 声音温和而淡然,目送林寻身影离开,柳清嫣怔怔半响,她忽然感觉,自己好像从来都没有看透过这位“禹玄”前辈。 展炳口出恶言,羞辱于他时,他最终还是隐忍下来,显得有些窝囊,也让自己心中有些失望。 可现在,他却就这般随意地做出决定,要帮自己…… 他难道不知道,这么做极可能会遭遇不测? 想到这,柳清嫣心中发紧,刚要追出去劝阻,却发现庭院中早没了林寻的影子。 唯有一缕缕清冽的星辰银辉,在庭院中氤氲升起,如梦似幻,美丽圣洁。 这是“众星禁阵”的力量。 柳清嫣心中忽然想到,禹玄前辈是不是从一开始就推测到,有朝一日会发生一些意外,才会布置下此阵,并驱散了那两名侍女?”

上一篇   第1821章 上门挑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