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23章 闹市杀人中 - 天骄战纪

第1823章 闹市杀人中

当林寻走出庭院那一刻,神色间的笑容已全部敛去。 “五个人,圣人王境。” 瞬间,他识海中就清晰捕捉到了潜藏在不同区域的一道道强者气息。 他没有理会,信步朝前行去。 扶摇船极其之大,犹如一座漂浮的陆地,其上街道纵横,建筑众多,鳞次栉比,犹如一个城池似的。 像林寻所住的庭院,则在城池之外的一座山上,这座山是天音阁专门为招待贵宾而设,庭院众多。 “哥们,看起来你处境很不妙啊。” 在林寻路过一座庭院时,墙头上忽然出现一道身影,趴在那,仪态惫懒,笑嘻嘻地盯着林寻。 “哦,你怎么知道的。” 林寻瞥了此人一眼,对方模样若少年,一袭麻衣,头发如蓬乱的野草,一张脸庞倒是颇为俊秀,笑起来时露出一口雪白的牙齿。 这麻衣少年翻了个白眼,道:“瞎子都能看出来,还用问吗,哥们,让我猜猜,你这是不是打算去拼命?” “拼命?不至于。” 林寻说着,已大步而去,这麻衣少年能够住在此山上,身份注定很不寻常,不过林寻已懒得理会。 “啧啧,心有激雷而面如平湖,身上杀气虽内敛到极尽,可还是被小爷我嗅出味道了。” 麻衣少年趴在墙头,望着林寻离开的地方,笑得很欢快。 “少主,您可不能多管闲事,你父亲交代过,这一路上绝不能让您惹事,否则,可饶不了我这老婆子。” 内院墙下,立着一个老态龙钟的老妪,笑眯眯地看着趴在墙头上的麻衣少年,浑浊的眼神中尽是慈祥。 “婆婆,若您以真正模样对着我笑,我肯定开心得不得了,可您这副鬼样子,我可快要吃不消了。” 麻衣少年回头,吐出舌头,做了个呕吐的模样。 老妪笑得眼睛都眯起来:“臭小子,和你父亲年轻时候一个德性,臭不正经,臭不要脸,臭不可闻!” 麻衣少年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得意洋洋地笑起来。 只是,当望向林寻离开的方向时,他眼神深处闪过一抹异色,心中自语:“这家伙,分明就是一个扮猪吃虎的狠茬啊,谁惹谁倒霉。” “婆婆,要不要去看看热闹?那家伙很有意思的。” 麻衣少年忽然问。 “不行。” 老妪断然拒绝。 麻衣少年顿时成了苦瓜脸,唉声叹气不已。 …… 走下山时,不远处便是热闹繁华的街巷,游人如织,车水马龙。 林寻宛如闲庭信步,走进了街巷。 一路上所见,几乎都是来自名门大派的传人,有男有女,成群结队出没,身边还有众多扈从相随。 也有独来独往的散修,但并不多。 毕竟,可不是谁都有钱乘坐扶摇船横渡星空的。 在这里,根本见不到下五境修士,长生劫境王者也只是跑腿打杂的小角色。 圣人、大圣之流的强者反倒是屡见不鲜。 也不乏一些圣人王,但都是一些顶尖势力、豪门古族子弟的长辈,充当着护法般的角色。 这就是扶摇船上的景象。 偌大紫蘅星域,亿万万芸芸众生,可有资格有底蕴登上扶摇船的,也只是当世最顶尖的一小撮人罢了。 行走街巷上,林寻就像一个游客般,流连穿梭在形形色色、各式各样的商行中。 当从一个个商行走出时,林寻身上则多了许许多多来自天南海北的奇珍异宝,丹药神料。 连林寻都不得不承认,这些商行很独特,所兜售的物品,无不是星空古道各大星域、各大世界中独有的稀罕宝贝,让林寻都不禁大开眼界。 当然,林寻身上的道晶也如流水般哗啦啦流了出去。 足足一炷香后。 林寻进了一座“炼武道场”,缴纳了三千道晶,换来了一座修炼所需的静室,租赁时间是三个时辰。 说是修炼静室,实则和一个小洞天福地没什么区别,其内灵气充沛无比,且覆盖禁阵,不虞被外界打扰。 三个时辰便花费三千道晶,可想而知,这等开销何等之大,一般人也根本享受不起。 在林寻进入修炼静室后不久,一群强者也来到了这“炼武道场”。 为首的是一个身穿鲜红袍子,腰缠白玉带的青年,一对眸子狭长如刀锋。 一名早已等候在那的灰袍老者迎了上去,他是天音阁一位圣人王境长老,同时也是“炼武道场”的管事。 熟悉的人,皆称呼他“老汤”。 “这是令牌,目标进了丙字三号修炼静室。” 老汤上前,恭恭敬敬地将一块令牌交给了红袍青年。 “好。” 红袍青年点了点头,便带着一行人走向丙字三号修炼静室所在位置。 “这来自禹氏的碍眼家伙,还真是找死。” 老汤目送红袍青年他们离去,不禁露出一抹冷意。 一名天音阁传人走来,忧心忡忡道:“长老,咱们私自将开启修炼静室的令牌交出,此事万一被庄韵致长老知道……” 老汤打断道:“庄韵致长老眼下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无须理会,更何况,这姓禹的就是死了,也和咱们天音阁无关。好了,你去做事吧,这里由我盯着就可以了。” …… 丙字三号修炼静室。 嗡~ 伴随着一阵禁制波动,静室门户被从外边开启。 红袍男子一行人以最快速度冲入,并第一时间将静室门户关闭,重新被禁制力量覆盖。 做完这一切时,他们却怔然发现,此次的目标并未流露出任何的意外惊慌之色。 他坐在一方木桌前,拎起一个青皮葫芦在饮酒,仪态悠闲,仿似早已在等候他们到来。 “禹玄?” 红袍男子出声,狭长如刀的眸泛起慑人的神芒。 “此地隔绝外界,又可承受住绝巅圣王境的力量破坏,堪称是杀人埋骨的最佳场所,各位觉得,禹某为你们选的这块墓地如何?” 林寻起身,淡然出声,他黑眸幽邃,古井不波。 红袍男子脸色一沉,其他人也都一脸难以置信,这帝族禹氏的家伙脑袋进水了吧? 一个圣人王而已,口气却这般大! “你知道我们要对付你?” 红袍男子挑眉。 “我只知道,今日无论谁来了,都只能埋骨于此。” 林寻说着,身影凭空消失。 “动手!” 红袍男子瞳孔一凝,躯体散发出属于绝巅圣王境的恐怖气息,毫不犹豫一掌拍出。 掌力苍茫,犹如洪荒大势降临世间,破杀十方。 “死!” 轻飘飘一个字从林寻口中说出时,就见他身影出现在红袍男子前,同样一掌按出。 轻描淡写,不含一丝烟火气息。 可在这一掌下,红袍男子那强横的掌力如泥牛入海似的,无声无息地被吞噬,而他整个人如坠深渊,眼前黑暗,全身如被禁锢,根本无法挣扎。 当这一掌落下。 砰! 红袍男子整个人被拍成一团肉泥,血水刚迸溅出来,就被抹除在虚空之中。 唯有他那一身大道力量,则被完全吞噬掠夺。 一掌,灭一尊绝巅圣王! 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发生的太快,也太恐怖,令其他刚准备动手的强者先是一呆,而后毛骨悚然,魂儿都差点冒出来。 这……是一个圣人王境能够拥有的力量? 气氛死寂,每个人都神色大变。 那红袍男子可是洪荒道庭传人,地位和身份虽远远不如孔煜,可一身战力毋庸置疑的强大。 能够踏足绝巅圣王境,便是最好的证明。 可现在,他一掌就被拍死,像拍死一只苍蝇一样…… 林寻眼神幽幽,淡然道:“各位,我需要问一些问题,你们若乖乖配合,便可以死得痛快一些,否则,就只能生不如死了。” 说话时,他已毫不犹豫动手。 …… “怎么还不出来?” 老汤的眉头渐渐皱起。 炼武道场,随着时间推移,红袍男子一行人却久久不曾从丙字三号房走出,这让老汤心中有些不踏实了。 “只是杀一个圣人王而已,何须耗费这么久时间,莫非真出了一些状况?” 老汤神色明灭不定。 就在他打算,要不要去亲眼看一看时,忽然看见,一道身影从丙字三号房中走出。 只是老汤却如遭雷击般,眼珠子猛地瞪大,一副活见鬼的模样。 怎么……怎么是他? 就见那人一袭青衣,眉宇疏阔,长发披肩,赫然是被老汤认为必死无疑的禹玄! “意不意外,惊不惊喜?” 林寻身影凭空挪移而至,目光幽邃若渊,看着老汤。 老汤额头豆大的汗水流淌而下,艰难地露出一个僵硬的笑容:“道友说的什么话,我……我怎么听不懂。” “听不懂不要紧,等会我会再来找你的。” 林寻说着,一只手搭在了老汤肩膀上,后者只觉一股恐怖力量压迫而至,根本不容挣扎,便将他全身力量禁锢。 而后,他整个人如小鸡似的被林寻拎起来,塞进了大道无终塔内。 下一刻,林寻身影一闪,便飘然离开这“炼武道场”,自始至终,除了老汤之外,再没人注意到他的踪迹。 因为从动手那一刻,他已运转狻猊气,将身影和气机完全遮蔽,整个人宛如虚无! —— (晚上出门,明天童鞋结婚,去帮忙布置婚房,2连更。)

上一篇   第1822章 风波险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