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24章 事了拂衣去 - 天骄战纪

第1824章 事了拂衣去

街巷上,热闹喧嚣。 扶摇船属于天音阁,乘客身份纵然再尊贵,一般情况下,也不敢在船上闹事。 毕竟,天音阁两位准帝境大人物的存在,就起到了极大的震慑作用。 只是没有人知道,一场杀戮,早已发生在炼武道场一座隔绝外界的静室中。 饮雪楼。 二层,一座雅室内。 一群人正在饮酒,每一个皆器宇轩昂,仪表不凡。 酒楼掌柜早已被叮嘱过,这群人身份尊贵无比,须以最好的酒,最上乘的菜肴款待。 并且,没有一般事情,不得让任何人惊扰这些客人。 林寻出现在了饮雪楼,酒楼内生意火爆,人声鼎沸,不乏一些实力精湛的老辈修士。 可自始至终,却无一人察觉到他的存在。 狻猊气覆盖下,除非是掌控特殊天赋的强者,亦或者是修为远高于林寻的恐怖人物,否则,根本无人可窥伺到林寻的存在。 这就是劫龙九变和大道洪炉经融合后,产生的奇妙蜕变。 龙,大可遨游周虚,小则隐匿于微末,无人知也! 林寻信步走上了早已被掌柜禁止外人靠近的酒楼二层,伫足在那一间静室片刻,挥手布下了一重禁制。 而后,他这才轻轻叩击了一下房门。 “谁?不是说过吗,我等聚会,不得干扰?” 房间内传出一道带着不悦的声音。 “炼武道场的事情有结果了。” 林寻淡然道。 一句话,静室中热闹的气氛一静。 而后,房门被打开,露出一个虬髯男子的身影,他略带疑惑地看了林寻一眼,道:“是谁吩咐你来的?” “血未冷。” 林寻报出一个名字。 这个名字属于那红袍男子,可惜他已经死了。 纵然感觉林寻反应有些奇怪,虬髯男子神色还是缓和不少,道:“进来吧,说说这件事,结果如何了?” 林寻走进静室,目光一扫在座五人,道:“血未冷说,他在地下等你们一起团聚。” “嗯?” 虬髯男子脸色一变。 只是不等他反应,脖颈就被林寻的大手一把攥住。 几乎同时,一片似炉非炉、似渊非渊的道之领域从林寻身上扩散,将整个静室覆盖其中。 一阵沉闷无比的轰鸣响起,很快就又消弭沉寂。 当林寻撤去“道之领域”时,原本在静室内谈笑风生的六位来自洪荒道庭的强者,皆被击毙。 其中,一位绝巅圣王,两位圣人王,三位绝巅大圣,皆是孔煜身边的拥趸。 可无一例外,皆死得一干二净,尸骨无存。 餐桌上,美味佳肴还热腾腾的,芬香四溢的酒水也刚斟满,只是已没有了享用的人。 林寻拎出自己的青皮葫芦,仰头饮了一口,便转身走出这间静室,然后撤掉覆盖四周的禁阵,飘然而去。 酒楼中,依旧热闹喧嚣,人声鼎沸。 …… 走在繁华的街道上,林寻朝下一个目标走去。 之前在修炼静室中,在击杀那红袍男子一行人前,林寻曾用尽酷刑,将那些人的神魂一一抽取,进行百般折磨,终于得到了想要的消息。 比如,此次被孔煜派来的强者数目,以及他们的战力、名字、模样、位置等等。 片刻后。 林寻走进了一座名叫“满庭芳”的青楼。 天字号甲等贵宾房中,十多个仪态不一,气质迥然的美丽女子,穿着轻薄纱裙,在房间中曼妙起舞,诱人的肌体曲线若隐若现。 这些美丽女子,皆来自不同的小世界,属于不同的族群,所展现出的美丽和诱惑也各不相同。 一名袒露上身,仪态狂狷的紫袍男子,正抱着一名女子饮酒作乐,一对手不老实地在女子傲人的娇躯上逡巡。 无论是那些女子,还是紫袍男子,浑然都没有察觉到,一道身影早已伫足在房间中,冷眼旁观。 “淮子寅?” 林寻没有浪费时间,叫出一个名字。 “谁!” 正在寻欢作乐的紫袍男子浑身一僵。 唰! 一瞬间,房间内如被永夜般漆黑的大渊覆盖。 当林寻离开时,房间中瘫软了一地昏厥过去的美女女子,唯独不见了那紫袍男子。 …… 一盏茶时间后。 林寻走进了一家专门兜售丹药的商行。 一座炼丹室内,一名须发皆白,威仪不凡的老者,正在操纵一尊火红丹鼎,炼制一味丹药。 并且,已经到了紧要关头。 “童儿,快将最后一味神材给我拿来!” 老者神色凝重,目光死死盯着那轰鸣不断的丹鼎。 炼丹室房门开启,一道身影走了进来,看了一眼那汹汹燃烧的丹鼎,忽然道:“这一炉丹药要毁了。” 老者躯体一僵,霍然抬头,露出震怒之色:“你是何人,竟敢惊扰老夫炼丹!” 林寻笑道:“你看,丹毁了。” 话音刚落,轰的一声,那丹鼎内气流震荡,发出嗡嗡震颤之声,紧跟着便有滚滚带着焦糊味道的白眼冒出。 老者暴怒:“老夫诛了你这贼子!” 噗! 同样也是声音刚落,一抹断刃掠出,将老者的咽喉切断,头颅抛空而起,被林寻一把抓在了手中。 …… 接下来的时间中,林寻的身影,陆续出现在不同的场所,宛如无声无息的杀神,收割一条又一条性命。 直至返回住处的路上,林寻掐指一算,从此次出发到开始返回,前后花费了约莫半个时辰。 这让他有些皱眉,还是不够快啊…… 不过,效果还是很不错的。 该杀的,都已经杀了,也算一次颇为圆满的行动。 走上山道,林寻敏锐注意到,藏匿在暗中的一些天音阁强者,都似有些沉不住气了,气息出现一些极其细微的波动。 大概,他们是没想到,自己还能活着返回吧? 林寻摇了摇头,继续上前。 “哥们,你竟还能活着回来,厉害。” 路过那一处庭院时,麻衣少年那蓬乱如草的脑袋,又从墙头探了出来,看着林寻啧啧称奇。 “这可是天音阁的扶摇船,谁敢对我不利?” 林寻随口道。 他忽然一顿足,看着那麻衣少年,道:“好奇心可会害死人的,看你年纪轻轻,还是安分一些比较好。” 说罢,他扬长而去。 麻衣少年呸了一口吐沫,哼唧道:“老气横秋,明明年龄没那么大,偏偏要装深沉,一点都不讨喜。” 他眼珠滴溜溜一转,道:“婆婆,这家伙身上的血腥味可新鲜的很,我怀疑,这次扶摇船上,应该死了不少人,哈哈,这下怕是有热闹看了。” 庭院中,那位老妪一脸无奈:“少主,看热闹归看热闹,您可不能插手,您可知道,刚才你和那人交谈,已经被别人看在眼中,万一那人真做了一些见不得人的血腥事情,别人只怕还会怀疑到你头上。” 麻衣少年满不在乎道:“怀疑就怀疑呗,反正有婆婆您在,天塌了我也不怕。” 老妪瞪了少年一眼,旋即又忍不住笑了,眼神中尽是宠溺:“你这臭小子,这辈子是赖上我了。” 麻衣少年笑嘻嘻道:“对对对,就赖你一辈子,我爹以后若让我独立门户,我什么都不要,什么也不抢,就只有婆婆跟着我就好,我爹若不允许,我就是一哭二闹三上吊,也绝对不退让半步!” 老妪笑得前俯后仰,最后才略带感慨似的说道:“总算没白疼你这臭小子。” …… 在另一座庭院中,当看到林寻返回,一直等候在院落里的柳清嫣如释重负般,长舒了口气。 “前辈,您可打探出消息?” 柳清嫣还在担心其师尊的安危。 林寻自然不会忘了此事,说道:“你师尊如今在闻弦阁闭关,身边有萧云空、欧阳沛二人看护,没有性命危险。” “看护?” 柳清嫣心中颤抖,俏脸都泛白,道,“他们分明是将师尊给禁足了!” 林寻眼神平和,温声道:“你可知道我回来路上,发生了什么事情?” 柳清嫣一怔,勉强控制住心绪,道:“前辈,您觉得我现在还有心思理会其他事情吗?” 林寻一阵无奈,道:“此事和你也有关。” 柳清嫣露出意外之色:“我?” “对,听人说,那些进入这扶摇船的洪荒道庭强者,皆发生了一些不测,具体如何,我也没能打听清楚,不过相信很快就会有消息传出。” 林寻说的很含糊。 柳清嫣娇躯微僵,而后睁大清眸:“前辈,您可不要安慰我,这扶摇船本就是天音阁的,谁吃了熊心豹子胆,敢对洪荒道庭不利?” 林寻笑道:“信与不信,等待消息就是。” 柳清嫣看了看林寻,最终还是压下心中疑惑,点了点头。 当晚。 炼武道场丙字三号修炼静室,一个侍女打开静室房门,打算整理房间时,突然发出一声惊恐尖叫。 而后,整个炼武道场都被惊动,此事太过血腥,根本就瞒不住。 很快便有消息传出—— 洪荒道庭传人血未冷等人,惨死其中! 坐镇在扶摇船上的天音阁一众大人物第一时间被惊动,纷纷抛下手中事情,匆匆前往查探。 这一晚注定将不平静,在炼武道场血腥事件发生没多久,扶摇船其他区域的不同场所,皆有惊人的事情发生! —— 感谢黄连坪、tj浩达7等童鞋的打赏捧场。 昨天金鱼在公众号发布了一篇文章,其中有一副符合“柳清嫣”气质的肖像画,感兴趣的童鞋打开微/信,搜索微/信公/众/号“xiaojinyu233”添加关注,查看历史记录便可以看到。 还有,这周末,金鱼会在公/众/号上发一个现金大红包,以补偿上次欠一些童鞋的纵横币。

下一篇   第1825章 波澜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