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25章 波澜惊 - 天骄战纪

第1825章 波澜惊

夜色下,灯火辉煌的扶摇船上,陷入一场混乱动荡之中,此起彼伏的尖叫声时不时会响起。 惊慌、不安、骇然的情绪如若发酵似的,弥漫在扶摇船每个修道者心头。 一群群来自天音阁的强者驾驭绚烂的遁光,出现在炼武道场、饮雪楼、满庭芳等等场所。 而后,有一则则消息如若惊雷般,在这灯火如龙,混乱动荡的扶摇船上传遍—— “炼武道场,死七人,一位绝巅圣王,六位圣人王境!死者身份皆是洪荒道庭强者!” “丙字三号房,血腥浓稠!据传炼武道场负责人老汤,下落不明。” …… “饮雪楼,来自洪荒道庭的六位大人物离奇失踪,就像人间蒸发了一般,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据传,饮雪楼二层当时被禁制靠近,可却发生如此诡异之事,酒楼掌柜已被擒下,进行审讯。” …… “满庭芳,天字号甲等贵宾阁,洪荒道庭传人淮子寅消失,现场只留下一地衣衫,以及数十位陷入昏厥的青楼姑娘。” “一位洪荒道庭杰出传人,却如此荒淫无度,这可是天大的丑事,如今这些消息都已被天音阁封锁。” …… “丹鼎行,洪荒道庭外门长老芮崆,头颅被摘走。” “碧草铺子,洪荒道庭外门执事屈甫,神魂被抹除。” ……每一则消息,都堪称是一场风暴,而当这一连串的消息都在一起传出时,扶摇船上,彻底陷入一场动荡中。 船上乘客,无论来自哪个顶尖势力,也无论是什么骄子、贵胄、仙子一流的人物,皆都被惊到,惶惶不安。 扶摇船,这可是天音阁的界船,却在今夜发生如此血腥的事情,任谁能不惊? 最渗人的是,那些或被杀,或离奇失踪的,皆来自洪荒道庭! 这可是星空古道六大道庭之一,门下随便一名弟子走出,在其他世界中,都能被当做最上等的贵宾对待。 像天音阁,乃紫蘅星域第一道统,可是和洪荒道庭一比,也是天差地别,远远不如。 而现在,一群来自洪荒道庭的强者,无论身份高低,全都死了! 这简直就是一场大地震,所产生的风波和影响,足以令扶摇船上任何一位修道者都胆寒。 “凶手是谁?” 这是所有人最关心的。 “天音阁……遇到大麻烦了!” 也有许多人推测出,随着这些洪荒道庭强者死在扶摇船上,天音阁注定将遭受到波及。 …… 一座金碧辉煌的大殿中。 天音阁太上长老华典神色阴沉,端坐在那一语不发,他须发如墨,一袭宽袖儒袍,眼瞳幽深如漩涡,泛着可怖的神芒。 四位绝巅圣王,一众圣人王,以及午芸莲等一众天音阁传人,此刻都伫足在那,噤若寒蝉。 每一个神色间皆难掩惊疑、骇然、不安、愤怒等等情绪。 气氛压抑得让人快要喘不过气。 “启禀长老,已统计过,来自洪荒道庭的强者,共计十九人,全都……全都不见了。” 一道颤抖的声音在大殿外响起,打破了寂静。 轰! 众人只觉如遭雷击,心都剧烈抽搐了一下。 “那些离奇失踪的人呢,难道真人间蒸发了不成?这可是扶摇船,是在星空中,只要活着,根本不可能离开扶摇船!” 午芸莲喝斥。 大殿外,那颤抖的声音继续响起:遍了扶摇船的各个角落,都没有发现他们的踪迹……” “废物!” 午芸莲怒骂。 便在此时,坐在上首的华典深吸一口气,道:“只有死人,才会被无声无息地抹除于世。” 一句话,让在场众人的心一沉。 孔煜派来的一众洪荒道庭传人,却死在了他们天音阁的扶摇船上,此事哪怕不是他们做的,也必将遭受牵累! 一想到这,所有人都惊怒难当。 “凶手呢,还没有查出来吗?” 华典声音低沉,带着一股刺骨的寒意,他内心积攒的愤怒已濒临爆发的边缘。 大殿外,那名前来禀报的天音阁长老噗通一声,跪倒在地,声音苦涩道: “那凶手没有留下任何痕迹,行凶时也没有引起任何人注意,如今,我们还在排查中。” 午芸莲忽然道:“会不会是那禹玄?” 她今日才吩咐展炳,要借助洪荒道庭强者之手,除掉禹玄,可就在今日,却竟发生了这些的血腥事情! 并且,午芸莲已得到消息,这一场血腥事情发生之前,禹玄曾离开起居之地,进入扶摇船闹事。 原本,在午芸莲看来,这家伙注定就将是个死人。 可谁曾想,禹玄却竟活着返回,反倒是那些洪荒道庭的强者全都遭难了! “不可能!” “那家伙一个圣人王而已,他若真能办到这一步,让我抹脖子自杀都可以。” “禹玄?那就是个只会认怂的废物!” 顿时,大殿中许多人都摇头。 惨死在扶摇船上的洪荒道庭强者,不乏绝巅圣王境存在,且成群结队出没,哪可能是一个圣人王能杀死的? 在众人看来,能够无声无息,在不惊动任何人情况下,便能办到这一步的,起码得是一位准帝境存在! 甚至,凶手极可能不是一个人,因为此次死在扶摇船上的洪荒道庭强者,可分布在不同的场所中。 午芸莲想了想,也感觉自己这个推测太荒谬,经不起推敲,顿时摇头,在脑海中将“禹玄”剔除了。 她深吸一口气,咬牙切齿道:“纵然不是禹玄干的,也必然和柳清嫣有关!” 一句话,令众人心中一动。 的确,那些洪荒道庭强者此来,不就是为了柳清嫣? 眼下,庄韵致已被禁足,一个禹玄也和怂包般没有威胁,不出意外,今日就能趁机逼迫柳清嫣低头屈从。 可偏偏在这节骨眼,发生了这样一场血腥事情,这未免也太巧合了一些。 “派人去‘迎客山’查一查,近期是否有人和柳清嫣、禹玄二人接触过。” 华典做出决断,“另外,封锁消息,派出力量安抚扶摇船上的修道者,不能再让这等恐慌情绪蔓延。” 众人皆点头。 在抵达鸿蒙大世界前,还有半年左右的时间,在此期间,只要能抓住凶手,便能化解这一场血腥事情所产生的不利影响。 “华典!” 蓦地,一道愤怒的大喝在大殿外响起,“我家公子身边的精锐力量,却全都死在了这扶摇船上,你不该给我一个交代吗?” 这是一名玉袍男子,神色铁青,目眦欲裂。 他态度也无比蛮横,根本不惧在座任何一位天音阁大人物,就差指着华典的鼻子骂了。 可尽管如此,无论是华典,还是在场其他人,皆一副忍气吞声的样子。 原因就在于,这玉袍男子,乃是孔煜的贴身扈从,名叫孔霖,虽非洪荒道庭传人,可却无人敢怠慢。 更关键的是,孔霖乃帝族孔氏的一位后裔。 帝族孔氏,那可是和帝族虚氏、帝族鲲氏一样的太古帝族,其先祖独天妖圣,乃“太古七妖帝”之首! 这等人物,天音阁哪敢得罪? “小友息怒,此事发生太过突然,一时还无法锁定凶手是谁,但小友放心,有我华典在,必会将这凶手揪出来!” 华典起身,声音铿锵保证。 其他人也都点头。 可孔霖却不领情,兀自气势汹汹冷笑:“只抓住凶手便可以了吗?我家公子身边的精锐力量,可全都死了!这件事,我看你们天音阁该如何解释!” 说罢,他转身而去。 那蛮横无礼的姿态,气得华典一张老脸都阴沉下来,其他人也都面面相觑。 无论是洪荒道庭,还是帝族孔氏,皆都是星空古道上的庞然大物,远远不是他们天音阁敢去得罪。 以至于,孔霖态度再恶劣,他们也只能捏鼻子认了,再憋屈也只能隐忍。 “还愣着做什么,去查!” 华典怒吼。 这一刻,他也无法控制内心积攒的情绪,暴怒如狮,声如惊雷,激荡大殿。 …… 闻弦阁。 庄韵致心情大好。 她已得知了今晚发生的一系列事情,刚听说时,心中也震惊不已。 可很快就意识到,这场血腥事情发生后,所产生的影响,反倒对她和徒儿柳清嫣皆很有利! 起码,凶手没抓到之前,天音阁怕是根本分不出精力再去对付他们师徒俩。 “多行不义必自毙,这就是报应啊。” 庄韵致悠悠开口。 对面,萧云空和欧阳沛的脸色皆有些难看,他们心中也波澜起伏,意识到此事发生后,将会对天音阁造成严重的影响。 至于庄韵致的态度,他们都已没心思理会。 …… “这竟是真的……” 柳清嫣怔怔立在那,她白衣素洁,身影绰约,一张明净灵秀的绝美脸庞上泛起震惊之色。 纵然如此,她人依旧清丽如画,犹如仙子临尘。 半响后,柳清嫣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忍不住看了一眼远处。 那里,林寻正在修炼,神色古井不波,仿似对外界发生的那一场惊天动地的大事浑然不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