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27章 少年小九 - 天骄战纪

第1827章 少年小九

天音阁的一众强者吓得魂不附体。 麻衣少年忽然感觉一阵意兴阑珊,很无聊,很索然,很没意思,他叹了口气,转身走进了庭院,再没有理会那些怂货。 确实太怂了,让他完全都提不起兴趣,反倒让他愈发感觉无聊了。 他抚摸着下巴,自言自语:“蝼蚁?嘿嘿,终于明白那些大佬为何会发出如此感慨了,确实很没趣。” “少主,大道之下,众生皆蝼蚁。” 老妪提醒了一句,免得让少年太自视甚高。 麻衣少年懒洋洋躺在摇椅中,笑嘻嘻道:“对,在婆婆眼中,在我爹心里,我这种小角色,也和蝼蚁没什么区别。” 旋即,他想起什么,捶胸顿足,痛心疾首道:“小爷我突然发现,好像替那家伙背了一口黑锅!” 老妪翻了个白眼,你这臭小子现在才明白过来? 不过,当她开口时,则换了一种口吻,声音淡然、平静,犹如一位神祗在轻语:“少主,老太婆我可不是吃素的。” 嬉皮笑脸的麻衣少年忽然神色一肃,认真道:“婆婆,我不怕麻烦,您可千万别开戒吃荤。” 老妪浑浊的眸子里泛起柔和之色,点了点头。 麻衣少年这才如释重负似的,又吊儿郎当地笑起来。 只是他心中清楚,自己虽然无法无天了一些,可是和婆婆一比,自己完全就是一个人畜无害的乖宝宝。 若婆婆发飙,那可是能把天都捅破! …… 庭院外。 一众天音阁强者死里逃生,带着难掩的惊恐匆匆离开。 成温长老,一尊圣人王境存在,可都没来得及反应,就被那麻衣少年抹杀了! 当那些人返回,将消息说出,天音阁一众高层皆哗然,为之震怒。 “什么?成温长老被杀了?” “简直是胆大包天!” “这可是我们天音阁的扶摇船,那该死的东西难道就不知道什么叫敬畏?” “那杀死洪荒道庭强者的凶手,肯定就是此人!” 愤怒的声音在大殿中响起。 坐在上首的太上长老华典眉头紧锁,神色阴沉可怕,猛地暴喝出声:“闭嘴!” 声如炸雷,令众人皆噤若寒蝉。 华典这才深吸一口气,道:“说一说那年轻人的身份和来历。” “启禀太上长老,登船账簿上记载,那麻衣少年名叫‘小九’,身边有着一名老妪充当扈从。” 一名长老连忙开口。 小九? 在场众人瞬间就知道,这肯定是个假名字! “来历呢?” 华典问,“能够住在迎客山庭院福地的,可都不是一般人。” 那位长老额头直冒冷汗,颤声道:“那少年小九他们是花费了三百万道晶,才住进迎客山的。” 众人皆错愕,这可是一笔天价,一般人可根本就拿不出来。 并且仅仅只是用来租住一座庭院,给人的感觉就像是在糟蹋钱…… 这时候,午芸莲忽然道:“宁可花费三百万道晶,也不愿将自己真正身份暴露出来,并且一出手就能杀死圣人王境存在,这嫌疑可就大了!” 众人瞳孔一凝。 华典霍然起身,眸子中神芒爆射,杀机腾腾道:“老夫倒要看看,这小九究竟是何方神圣!” …… 迎客山,清幽庭院中。 一曲罢,余音袅袅,林寻的思绪也从恍惚中拉回。 他抬起眼,就见柳清嫣也正好将目光看来,一对清澈的眸比天上星辰都明亮。 “前辈,您似乎想起了一些心事?” 柳清嫣轻声问,她最擅长的便是音律之道,而音律千变万化,最契合心境情绪的变化。 她甚至可以凭借一首曲子,窥伺到聆听者心中的一切秘密! 不过在刚才,她并没有这么做,那样就等于是冒犯了。 可即便如此,她还是敏锐察觉到,眼前的禹玄前辈情绪的起伏似乎有些过于强烈了一些。 林寻点了点头道:“我能看一看这古律灵埙吗?” 柳清嫣笑着将此物递过去。 林寻拿在手中,十指很自然地按在了古律灵埙上的孔洞上,轻轻地摩挲着。 柳清嫣道:“说起这件乐器,倒是让我记起一位朋友。” 林寻一怔,抬眼看过去,却见柳清嫣似陷入追忆中似的,唇角泛起一抹笑意。 她继续道:“很早之前,我在一个距离星空古道极其遥远的地方游历,也是在那里,才在无意间接触到了古律灵埙这种无比独特的乐器,一眼就喜欢上了它。” “可我手中那个古律灵埙却是残损眼严重,于是便一直寻觅能够帮我修复乐器的人。” “也是机缘巧合,让我碰到了那个朋友。” 柳清嫣说到这,唇角笑意愈发浓了一些,“也是他告诉我,世上乐律,大抵分不开,宫、商、角、徵、羽五音,唯独古律灵埙,可奏出九种不同的音律。” “到最后,也是他帮我修缮了这件乐器,让我在音律一道上的求索再有突破……” 林寻默默听着。 “他”当然就是他自己! 当年在紫曜帝国时,他便是因为古律灵埙,而和柳清嫣这位天下第一艺修结识。 柳清嫣说到这,一对星眸都变得明亮起来:“后来,我俩就成了朋友,他是一个极其有魄力的人,行事每每出人意料,做出了许多轰动天下的大事!” 旋即,柳清嫣眼神中泛起怅然之色:“可后来,随着我离开紫曜帝国,直至如今,便不曾再见过他。” “你很想念这位……朋友?”林寻问。 柳清嫣摇头,幽幽轻叹:“大概是六年前时候,我终于听说了一些关于他的消息,可却并非什么好消息,我现在反倒最不愿在这星空古道上见到他。” 林寻忍不住问:“这是为何?” 柳清嫣将一对清眸抬起,凝视着林寻,道:“因为这星空古道虽浩瀚广袤,可却已经容不下他。” 林寻心中一震,终于确定,柳清嫣应该也是听说了六年前,发生在昆仑墟的事情,也得知自己如今正在被全天下通缉! “前辈你说,这星空诸天都容不下他一个人立足,他若出现了,岂不是会很危险?” 柳清嫣声音低沉,“所以,我宁可不再见到他,也不想让他出现在这星空古道上。” 林寻心中触动,涌起万千感慨。 原来,在自己从不知道的时候,这世上竟还有人在牵挂着自己的安危! “有清嫣姑娘这样的朋友如此挂念,这人何其之幸?” 林寻笑说道。 柳清嫣展颜一笑,道:“朋友嘛,本当就如此,您觉得前辈?” 林寻深以为然。 就在此时,他眉头一皱,长身而起,道:“外边好像有什么事情发生,清嫣姑娘你呆在这里别动,我去看看。” 说着,他已走向庭院外。 “是他吗……” 看着他的背影渐渐消失,柳清嫣怔然不语,从第一眼相见时,这位禹玄前辈便给她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可却很迷惑,一直无法辨认和确定。 …… 林寻走出庭院,一眼就看到,山道灯火通明,一众天音阁的大人物们,竟会汇聚一起,堵在了一座庭院道门前。 在迎客山每一座庭院中居住的强者,皆都和林寻一样被惊动,正在关注这一切。 “怎么去找那家伙了……” 林寻一怔,认出那一座被堵住的庭院,正是那个麻衣少年所居住的地方。 林寻露出异色,伫足在那,静观其变。 庭院大门开启,麻衣少年懒洋洋走出,有气无力道:“我就知道,这口黑锅算是扣小爷头上了,奶奶的,刚才就不该手贱,这不是自己给自己找麻烦嘛。” 庭院外,气氛肃杀。 那一群天音阁大人物,正是被太上长老华典带着前来,有绝巅圣王、有圣人王,密密麻麻一大群。 加上华典这位准帝境存在,一起伫足在那,仅仅身上散发出的恐怖气息,都足以让世人胆寒。 就像此时,扶摇船上不知有多少强者的神念都在关注这里,每一个都显得无比小心,为之感到压抑。 毕竟,这等阵容着实太强大了。 可麻衣少年孤身一人而已,大摇大摆走出庭院不说,还一副对华典等人视若无睹的姿态,这让不少人都无比惊诧。 这年轻人又是何方神圣,哪里来的底气? “就是你杀的成温?” 华典神色阴沉,漠然开口,强忍着内心杀机,没有立刻出手。 对方太镇定了,并且来历极其神秘,一般人可绝对没有胆子敢去杀死洪荒道庭的传人。 并且不是杀一个,而是杀了一群! “你说刚才那个威胁我的老废物?” 麻衣少年笑嘻嘻问道。 一句话,让在场众人大怒,这问题该怎么回答?说是吧,就像在承认成温是老废物,可又不能说不是。 “小东西,死到临头还牙尖嘴利!再不老实信不信现在就将你擒下,抽筋扒皮?” 一名绝巅圣王境长老喝斥,神威凛凛。 麻衣少年嗤地一声笑起来,斜睨着眼睛,指着自己鼻子,挑衅味道十足:“说好的抽筋扒皮啊,待会你若办不到,小爷我非抽死你丫的!” —— 晚上8点,金鱼微信公众号“xiaojinyu233”上,准时发出现金红包,童鞋们,拼手速的时间来了!

下一篇   第1828章 降心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