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28章 降心之路 - 天骄战纪

第1828章 降心之路

麻衣少年的挑衅,让开口的那位绝巅圣王暴怒,正准备出手,却被华典阻拦。 华典声音冰冷:“年轻人,老夫再问你一句,洪荒道庭那些人……是否也是被你所杀?” “我……” 麻衣少年刚欲开口,一股沛然无匹的恐怖威压从华典身上压迫而来,令他躯体猛地僵硬,如承受十万大山镇压。 与此同时,华典淡漠开口:“记住,机会只有一次,再信口开河,小命难保。” 院落中,老妪无声无息地出现。 麻衣少年额头青筋爆绽,原本轻佻嬉笑的神色被一抹罕见的平静和锋芒取代。 而在其眸子深处,隐隐有疯狂之意汇聚。 可最终,他却深吸一口气,按捺住内心的杀机,张口喊道:“哥们,你真忍心看着我背黑锅?他们可都要动手杀人了。” 一句话,让华典所有人的目光,齐齐都投向了远处,看到了立足在一座庭院前的林寻。 “禹玄?” 有人认出林寻,怫然不悦,“就这废物,哪可能是杀害洪荒道庭强者的凶手?” 其他人也都冷笑,收回目光。 禹玄,帝族禹氏中的一位圣人王,底细早已被他们摸清楚,根本就不相信他有能耐做出这等事情。 “小东西,敢做不敢认?” “乱咬人可不好!” “禹玄有几斤几两,我们一清二楚,你不觉得说出这种蠢话很可笑?” 他们看向麻衣少年的目光皆变得愈发不善。 林寻皱了皱眉,被骂做废物,他心中当然很不爽,不过当看到麻衣少年的表情时,他心中不禁乐了。 就见麻衣少年一副吃了死苍蝇的难受模样,以手扶额,痛苦道:“小爷我是多不幸,不止替人背黑锅,还碰到一群有眼无珠的东西来兴师问罪,婆婆,我不想活了。” 华典脸色阴沉,这小子到现在还一副泼皮无赖的模样,他是真不知道死是怎么写的? 他刚欲做什么,忽然瞳孔一缩,浑身都颤粟了一下,脸色大变,看向麻衣少年身后的庭院。 庭院中,老妪神色慈祥,慢吞吞走来:“少主,好死不如赖活着,您的命可比他们尊贵多了。” 声音带着无比的宠溺。 在场不少人皱眉,这才注意到老妪的存在。 一个圣人王忍不住怒道:“老太婆,你……” 砰! 话音刚说到一半,这人躯体忽然爆碎,血肉扑簌簌坠落一地,一股浓稠的血腥随之弥漫。 天音阁一众大人物心中骇然,齐齐色变,这才意识到,这貌不起眼,老态龙钟的老妪,竟是一个深藏不露的恐怖存在。 即便是林寻,瞳孔都是一凝,那老妪……不简单啊! 在场唯独麻衣少年一脸生无可恋的模样,叹息道:“说好不开戒吃荤的。” 老妪眼神慈和:“蝼蚁而已,算不上开戒。” 麻衣少年哈哈大笑起来,目无余子! “天音阁华典,见过前辈。” 便在此时,原本一脸阴沉,杀机萦绕的华典,忽然深深躬身,语带恭顺,“之前若有得罪之处,还望您见谅。” 肉眼可见,华典背后衣襟都被冷汗浸透! 全场错愕,而后震惊,鸦雀无声。 华典可是准帝境老怪物,可此时,却尊称对方为前辈,并低头请求原谅! 这简直就像一记惊雷,让原本来兴师问罪的天音阁众人全都懵了。 这老妪难道是…… 一尊帝境存在? 想到这,所有人头皮发麻。 老妪走来,立在麻衣少年身后,没有理会一直低头躬身在那里的华典,而是声音慈祥地问那麻衣少年:“少主,您说怎么办?若您心中委屈,就全杀了。” 众人愈发惊悚,神色骇然。 老妪都如此恐怖,那她身边这位少主的来历……岂不是更吓人? “前辈!” 这一刻,华典噗通跪倒在那,“是我等有眼无珠,还望您宽宏大量,饶恕我等一次!” 一尊准帝,竟在众目睽睽之下,不顾尊严地跪下了。 所有在暗中关注这一幕的强者,无不倒吸凉气,这华典可是天音阁的太上长老,令人仰望的准帝境存在,可就这般跪地乞求起来。 这等一幕,带来的震撼冲击别提有多大了。 林寻心中都一阵凛然,他也隐约猜测出,老妪是何等存在了。 场中寂静。 老妪依旧没有理会跪地的华典,只是将目光看着麻衣少年。 麻衣少年神色阴晴不定,有老妪撑腰之后,他却一改之前的嚣张和跋扈,似遇到了极大难题。 许久,他才喟叹:“婆婆,您不是说此次出行,不允许我惹麻烦吗。” 老妪认真道:“不惹麻烦,但不代表我们就怕麻烦,更何况,这次少主您只是遭受无妄之灾罢了。” 麻衣少年深吸一口气,道:“这次出门,我爹说我心性如猿马,要我什么时候降服己心,什么时候才能回家,可如今看来,这条‘降心’之路并不那般好走。” 他自嘲一笑:“换做以前,我早杀了他们,可如今就为了‘降心’,却让我浑身难受。” 老妪眸子中泛起一抹怜惜,道:“这才刚开始,不必着急的。” 麻衣少年嗯了一声。 此刻,华典等人都已如等待审判的囚徒,一个个惊惧难安,内心被大恐怖充斥。 麻衣少年猛地一脚踹在华典身上,踹得这位准帝境太上长老一个后仰,滚落地上,狼狈不堪。 他根本不敢反抗,甚至主动撤去了身上的防御力量,唯恐反震到那麻衣少年。 麻衣少年见此,心头没来由一阵厌憎,指着华典大骂:“堂堂一位准帝,却没皮没脸,毫无风骨,怪不得一大把年龄,也没能证道成帝,就你这种货色,这辈子也别想了!” 他似犹自不解气,冲上去又狠狠踹了华典几脚,其中一脚还踹在了华典脸庞上,一张老脸都红肿起来,可兀自还是低着头,陪着笑。 “老废物!” 麻衣少年狠狠骂了一声,心中却没来由一阵怅然,准帝啊,为了苟且偷生,尊严和风骨也都可以抛掉不要? “滚吧。” 他挥了挥手。 华典如蒙大赫,感激叩首,目光却看向那位老妪。 老妪道:“怎么,还打算留下来当一只磕头虫?” 华典这才慌张起身,带着天音阁众人就忙不迭要离开,这地方他是一辈子也不想再呆了。 “慢着。” 麻衣少年的声音响起,让华典躯体猛地一僵,心都悬起来,这位小爷是要反悔? 麻衣少年平静道:“说好的抽筋扒皮呢?” 一句话,如惊天霹雳般,让华典身边那位绝巅圣王魂儿都差点冒出来,噗通跪地,哀声求饶。 就见老妪隔空一抓,瞬间,这位绝巅圣王的一身皮囊都被扒下来,一条条筋络被一寸寸抽出,整个人都因痛苦、恐惧扭曲抽搐起来,发出凄厉无比的痛苦尖叫。 可自始至终都无力挣扎! 那血淋淋的残忍一幕,让华典等人脸色都煞白,哆嗦着嘴皮子,却无人敢站出来求情。 最终,这位绝巅圣王虽活下来,却元气大损,被华典等人带走,匆匆离开。 老妪发出一道轻哼,而后—— 暗中关注这一切景象的强者,只觉神魂如遭锤砸,眼前发黑,难过得差点咳血,再不敢朝那边再看一眼。 做完这一切时,老妪看了一眼远处的林寻,眼神平淡,可林寻这一瞬却浑身紧绷,宛如渺小蝼蚁被一尊神祗盯上。 虽然仅仅一瞬,老妪就收回目光,可林寻知道,这是一场无声的警告! 而此时,麻衣少年忽然跳上墙头,恶狠狠道:“哥们,你这口黑锅,我帮你背了一次,这可是天大的人情,以后你必须还我。” 林寻微微一笑:“我虽然很想感激你,可归根到底,我可从没有求着你背锅,这人情……我不欠。” “你——!” 麻衣少年气得瞪眼,“婆婆,我觉得是不是该让这家伙也尝一尝抽筋扒皮的滋味?” 老妪笑眯眯的,道:“成啊。” 麻衣少年自己反倒吓了一跳,连忙道:“算了,算了,咱别跟他这种不开眼的家伙见识。” 林寻笑了笑,转身走进庭院。 目送他离开,麻衣少年神色平静道:“婆婆,之前我还疑惑,这世上的风骨和尊严,还值几个钱,现在才发现,我想错了,起码那哥们就不一样,有那么一丢丢的风骨和尊严。” 老妪神色慈祥,静静听着。 “不错,不错,怪不得第一眼看到他,就感觉这家伙跟别人不一样。” 麻衣少年露出一个灿烂笑容。 老妪依旧笑眯眯地听着。 她没有告诉身边的少年,那人或许是有风骨和尊严,可同样也有着不同其他人的底气! 自始至终,那人根本没有产生过一丝畏惧,平静如磐石。 这只能证明,对方并不畏惧她这个老太婆。 想一想也是,敢这般灭杀洪荒道庭的角色,哪可能是寻常之辈? 与之相比,少主虽天生聪慧,才情万古无一,可在世事磨炼中,终究还是欠缺一些火候。 不过老妪相信,少主只要能够在此次远游中降服己心,以后的成就,注定要在那人之上!

上一篇   第1827章 少年小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