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30章 白帝后裔 - 天骄战纪

1830章 白帝后裔

金天大世界有一座名扬天下的白帝城,名扬天下,被列入“星空古道六大古城”之一。 白帝城修建在云端之上,通体以一种只在太古时期才有的“冰魄雪石”建筑而成,此石雪白光滑,烟雾缭绕,能够呈现出“冰云流转,大雪飞扬”的奇观。 此城屹立天空云端之上,沐浴晨光星辉之下,历经岁月变幻延存至今,极其之雄伟古老。 在金天大世界凡夫俗子眼中,白帝城完全可以称作是一座“仙城”,是传说中神仙才能前往的地方。 而在修道者眼中,白帝城则宛如“朝圣之地”,是天下最为繁华、富庶、鼎盛的一座修道之城。 汇聚八方奇珍,囊括四海瑰宝! 林寻和柳清嫣便打算前往此城看一看,见识一下这座闻名天下的古老城池。 谁曾想,刚打开庭院大门,就见一群天音阁强者堵在那。 为首的是一个名叫于峻的绝巅圣王境长老,其他尚有三位圣人王和一群绝巅大圣境弟子。 其中就有那个曾视林寻为怂货的展炳,当初曾上门挑衅,不料林寻却不上当,没有理会他。 “清嫣师妹命令,不允许你私自前往金天大世界,这三天内,就只能委屈你呆在庭院了。” 说话的是展炳,他皮笑容不笑,直接无视了林寻。 “连我外出都不允许了吗……这是谁人的命令?” 柳清嫣黛眉皱起,玉容泛起一丝愠怒。 “问这么多干什么,你只需知道,因为你的缘故,于峻师伯和大家都只能留守在此,盯着你一人的动静,你觉得我们不想去金天大世界走一遭?” 展炳不耐烦道。 柳清嫣目光一扫于峻等人,见他们神色冷漠,心中不禁一阵寒冷,这就是她的同门和长辈! “唔,还有你这个废物,最好识趣一些,乖乖地陪清嫣师妹留在院子里,否则,可别怪我们天音阁不念禹氏旧情。” 展炳目光不屑地瞥了林寻一眼,发出警告。 啪! 林寻冷不丁出手,一巴掌抽在展炳脸上,打得后者一个踉跄,噗通一声跌落在地。他发出惨叫,口鼻喷血,整个脸膛都红肿起来, 众人皆错愕,始料不及,都没想到,林寻这个被他们视作无足轻重的角色,却竟敢动手! 尤其是于峻,脸色都阴沉下来,一个圣人王竟当着他的面,去欺负自己宗门的传人,这简直就是十足的挑衅。 柳清嫣都睁大眸子,有些诧异。 在她印象中,这位禹玄前辈一向隐忍低调,怎会忽然就发飙了? 便在此时,林寻冷冷开口:“废物?我帝族禹氏之人,岂是你一个小辈可以肆意羞辱的?尔等有种便杀了我,我倒要看看,你们天音阁该如何向我禹氏宗族交代!” 一句话,让原本正欲动手擒下林寻的于峻神色一滞,神色阴晴不定。 若真撕破脸,于峻倒也不怕。 他唯一担心的是,前些天,太上长老梁川才说过,不允许内斗。 若是对禹玄动手,梁川肯定会认定,他们这是在针对柳清嫣,就是内讧! “你竟敢打我?” 展炳爬起身来,一脸的愤怒和难以置信。 啪! 林寻又是一巴掌抽过去,耳光脆亮,展炳发出嗷呜一声惨叫,摔在地上直挺挺晕厥了过去。 这展炳可是一位绝巅大圣,可竟被抽晕了过去,可想而知,林寻手上力道何等之大。 “你找死!” 于峻彻底怒了,耳光虽然打在展炳脸上,可却让他也感到颜面有损,宛如被当面挑衅。 可他正要动手,猛地就注意到,不知何时起,梁川长老出现在了不远处,宛如少年般的脸庞上带着一抹冰冷和厌憎。 “我说的话不算数?” 梁川漠然开口。 于峻躯体发僵,解释道:“师伯,您大概也看到了,这禹玄出手伤人,我怎能坐视不管?” “我就问,我说的话算数吗?” 梁川眉宇间的厌憎愈发浓郁,他醉心修道,最厌憎的就是处理这种琐屑龌龊的事情。 于峻脸色一阵变幻,半响才低头道:“师伯教训的是。” “哼!若有下次,别怪我不客气。” 梁川转身而去。 自始至终,都没有理会柳清嫣和林寻。 这也证明,他此来,仅仅只是捍卫自己所下达的命令和意志,而非是替二人主持公道。 林寻一直冷眼旁观,将梁川的态度尽收眼底。 “罢了。” 深呼吸一口气,于峻长叹道,“刚才梁川师伯教训的对,清嫣,你和禹玄若想去金天大世界,尽可以去便是,我等不会再有任何阻拦。” 说罢,他带着众人和昏迷中的展炳转身离开。 “这扶摇船对你而言,已等若是一个牢笼,眼下就是一个展翅高飞的机会,要不要离开?” 林寻目光看向柳清嫣。 若柳清嫣决心离开,他绝对会帮她一把。 出人意料的是,柳清嫣却摇了摇头,转身走进了庭院,“前辈,我们若真去了金天大世界,你相不相信,他们绝对会第一时间出手,将我擒下,而前辈您……恐怕会被他们杀害了。” 林寻笑了笑,不再多说。 …… 迎客山下。 等待许久也不见林寻和柳清嫣身影,这让于峻不禁皱眉,脸庞都阴沉下来。 那小贱人竟没有上当! 正如柳清嫣推测,于峻根本不可能那般好心,会眼睁睁看着他们离开扶摇船。 这么做的唯一目的,就是想趁机在金天大世界杀了林寻,将柳清嫣擒下。 “师叔,就这般算了?” 展炳已经醒来,只是脸庞红肿如猪头,面目全非。 “还能怎么办,你要去试一试梁川太上长老的手段?” 于峻撂下一句话,便转身而去。 展炳顿时慌了,连忙追了上去。 没有于峻坐镇,他可没底气去和“禹玄”这位圣人王叫板。 “这些蠢货,也算是命好,若真让那哥们去了金天大世界,这些蠢货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一直趴在墙头上看热闹的麻衣少年暗自嘀咕了一声。 旋即,他又长吁短叹起来。 “可惜可惜,白帝城啊,太古白帝的证道之地,传闻其城墙上,烙印着三十六幅‘白帝行剑斩道图’,内藏剑道至高奥秘,也不知是真是假……” 老妪立在庭院中,笑眯眯看着麻衣少年,心中也想起了白帝城。 只是,她和麻衣少年的想法不一样。 太古白帝,的确是一位了不得的无上人物,可无垠岁月以来,帝族金天氏中,却再没有走出一个可以和太古白帝比肩的耀眼人物。 尤其是帝族金天氏当代这一批年轻人,只寥寥几个堪称大才罢了。 至于那座白帝城…… 也已经很久没有再出现过一位能够像白帝一样,被天下人敬重的“城主”了。 当然,这是老妪的看法。 在白帝星域,乃至于整个星空古道中,帝族金天氏依旧是一个不容小觑的庞然大物。 …… 没能前往白帝城,林寻心中也有一丝遗憾。 太古时期,堪称是修道的黄金大世,那时候,诞生了诸多足以震烁万古的帝境存在。 白帝便是其中之一。 白帝城,被视作星空六大古城之一,又是白帝亲手所缔造,那等地方该是何等超凡? 三天后。 前往金天大世界的修道者,无论是进行贸易的,还是纯粹游玩的,皆陆续返回。 与此同时,扶摇船上又多了一批客人,要乘船前往鸿蒙大世界。 直至当天扶摇船离开金天大世界,驶入茫茫星空中时,有消息传出—— 帝族金天氏年轻一辈的一些顶尖人物,也出现在扶摇船上,借此前往鸿蒙大世界! 一时间,扶摇船上所有强者皆震动。 帝族金天氏,那可是太古白帝的后裔! 据说,天音阁为了招待这些来自帝族金天氏的尊贵客人,特意将迎客山上的一批庭院腾了出来。 据说,金天氏这些贵客中,有着一位名叫金天玄月的绝世佳人,修道一百八十载,便已踏足绝巅圣王境,名列“诸天圣王榜”第四十九位。 其人风姿神秀,仙肌玉骨,宛若天之骄女。 据说,金天氏这些贵客,是要前往鸿蒙大世界,参加由六大道庭一起联手发起的一场“论道盛会”。 据说…… 各种关于帝族金天氏这些贵客的消息,在这一晚如若雨后春笋般冒出,引起无数议论和惊叹声。 除了这些帝族金天氏贵客,此次登船的还有其他一些修道者,只是相对帝族金天氏的贵宾而言,并未引起多少注意。 可唯独林寻却发现了一些异常。 那些修道者中,有着一群头戴斗笠,身披粗布麻衣,赤足而行的僧人! 这些僧人身上的气息,让林寻隐约嗅到了一些不同寻常的味道。 那是属于三大黑暗巨头之一“地藏界”传人的气息! 哪怕他们没有穿戴黑色僧衣,哪怕他们自称来自一个名叫“玉禅寺”的佛修道统,可依旧瞒不过林寻。 他对地藏界传人的气息,实在太熟悉了,本身便修炼大藏寂经的他,能够清晰地捕捉到这种独特的气息。 “难道这些地藏界的秃驴已经察觉到了自己的踪迹?” 林寻坐在庭院中陷入沉思,眼神愈发的幽邃和深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