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32章 禹玄,你给我等着 - 天骄战纪

第1832章 禹玄,你给我等着

除了那老妪,还有帝族金天氏的一位帝境坐镇此船上,这让渡空也心存一定的顾忌。 没有查清楚状况前,一旦肆意行动,反倒会引起这些“同辈”的警觉和抵触,说不准就会产生什么变故。 最关键的是,万一被他们也知道那异端的身份…… 那注定会掀起一场大波澜! 毕竟,那异端手中,可掌握着一场来自昆仑墟的和“成帝成祖”有关的无上造化! …… 迎客山山腰处,飞瀑流泉,翠竹掩映间,坐落着一座简朴雅致的庭院。 庭院前。 一名身穿布袍的老者,正拎着一壶酒自饮自酌。 在他身边,立着一群来自帝族金天氏的贵胄子弟,一个个锦衣华服,男俊女靓,卓尔不凡。 在外人眼中,他们便是天上星辰,只能仰望的存在,尊贵无比。 可此时,这些年轻男女一个个毕恭毕敬,大气都不敢出,将身上的骄傲和锋芒全都内敛。 原因就在于,那布袍老者,乃是他们的老祖,一位活了不知多少岁月的帝境存在! 在整个白帝星域,乃至星空古道上,布袍老者也是一尊鼎鼎大名的人物。 其名金天泓,世人称其“扶风剑帝”! “这里不是金天大世界,也不是白帝星域,你们最好都收敛一些,莫要惹是生非。” 布袍老者随口道,“你们这些小东西,一个个什么德性,我心中一清二楚,若是被人宰了,也是咎由自取,就是死光了,我也不心疼。” “可你们毕竟姓金天,体内流淌着金天氏的血液,你们若死了,我可以帮你们报仇,但别想让我出手相救。” 一番话,声音平淡,却毫不客气,言辞中更透露出一种无情、淡漠之意。 一众男女面面相觑。 “老祖,一艘扶摇船而已,难道还有我们惹不起的角色?” 有人忍不住道。 布袍老者瞥了此人一眼,吓得后者脸色煞白,差点跪倒在地,浑身都被冷汗浸透。 布袍老者收回目光,饮了一杯酒,道:“我们金天氏,就因为有这太多和你们一样的酒囊饭桶,才会变得一代不如一代。” 说到这,他又笑起来:“还好,老天垂青,让我金天氏在这一代多出了数个和玄月这丫头一样的绝世之才。” 声音中,尽是欣慰。 在场一众男女皆不禁心生妒忌。 金天玄月! 一个让他们妒忌而又忌惮的同辈族人,一个修行一百八十载,便跻身“诸天圣王榜”第四十九位的天之骄女! 就是族中那些老辈人物,在她面前都只能低头,自叹弗如! “去吧话,惹是生非可以,被人杀了也别怪谁,我能做的,仅仅只是帮你们报仇。” 布袍老者挥手,驱散众人。 这些金天氏小辈,并不都是不堪之辈,相反,好几个都已踏足绝巅圣王境。 可他们性情却极其不堪,有的跋扈骄纵,有的轻佻狂傲,有的更是心术不正,无恶不作。 对于这种后辈,布袍老者心里只有鄙夷和嫌弃。 唯有金天玄月等寥寥数人,才入得了布袍老者法眼。 故而这次听闻金天玄月要前往鸿蒙大世界,参加由六大道庭一起发起的“论道盛会”,他才会亲自陪同相送。 “地藏界、老妪……这小小扶摇船上,看来不简单啊……” 布袍老者思忖时,又饮了一杯酒。 …… 天音阁大殿。 梁川神色罕见地凝重。 他望着大殿内的一众天音阁大人物,沉声道:“帝族金天氏的贵客乘船远渡,是我们天音阁的荣幸,可也是一个极大的压力,自今日起,无论这些贵客有任何要求,我天音阁能满足的,统统满足,决不能有任何怠慢和得罪!” “听清楚了吗?” 大殿众人齐齐点头。 前阵子,洪荒道庭的一众强者才被杀害,这时候,谁还敢再去得罪帝族金天氏这样的庞然大物? 梁川这才点头,心中暗松一口气。 这次前往鸿蒙大世界的行程,竟会发生如此多波折,这让梁川都感到极大的压力。 无论是帝族金天氏,还是那少年小九身边的老妪,以及洪荒道庭强者的死,就如一座座大山般,压在梁川心头。 让他这样的准帝境人物,都不免有心惊肉跳之感。 “多事之秋啊……” 梁川心中喟叹。 …… “少主,地藏界、帝族金天氏可都在船上,你不是喜欢看热闹吗,不出意外,用不了多久,肯定会发生一些乱子。” 庭院中,老妪笑眯眯开口。 麻衣少年正躺在摇椅中无精打采地发呆,闻言噌地起身,两眼发光,兴奋道:“地藏界?这不是黑暗三大巨头之一吗,早听说他们行踪诡秘,手段无情,也不知是真是假。” 他摩拳擦掌,吐沫横飞,“还有那帝族金天氏,呵呵,那可都是太古白帝后裔,我老早就想领教一下,他们祖传的‘乱剑扶摇经’是否真如传说中那般厉害。” 老妪笑容顿时凝固,不得不提醒:“少主,看热闹可以,若您去掺合热闹,我可不答应。” 一句话,宛如一盆冷水似的,让麻衣少年登时像失去所有力气,像条死鱼般瘫在摇椅中。 他唉声叹气:“大道修行,降心之路,不去磨炼一下,哪可能有所成就啊……婆婆,您就当可怜可怜我,给我一个机会呗?” 可无论他如何哀求,老妪就是不答应。 麻衣少年急的抓耳挠腮,可最终也是无可奈何。 …… “清嫣姑娘,如今这扶摇船上,暗流涌动,局势诡谲,我担心会有麻烦找上门。” 林寻沉吟,他很怀疑,那些地藏界传人是为他而来,故而不得不提醒柳清嫣。 “麻烦?” 柳清嫣一对水润的眸子睁大。 林寻点头:“对,不过也只是我的感觉,究竟会否发生,也说不准,不管如何,你这最好有个心理准备。” 柳清嫣嗯了一声。 让林寻和柳清嫣都没想到的是,就在当晚,麻烦就找上门了。 夜色如墨。 天音阁绝巅圣王于峻,亲自登门。 “清嫣,帝族金天氏的贵客听闻,你在音律一道上造诣神妙,欲请你前往‘云翠阁’一见。” 一句话,令林寻和柳清嫣眉头皆皱起。 帝族金天氏的人,哪可能听说过柳清嫣之名,这肯定是有人故意提起了柳清嫣,才引起了帝族金天氏这些贵客的兴趣。 “抱歉,清嫣姑娘正在闭关,最近不打算外出。” 林寻一口回绝了。 于峻脸色一沉:“姓禹的,你只是一个护卫般的角色,有什么资格替我天音阁传人做决定?” 林寻口气生硬:“清嫣姑娘说了,我的主意就是她的主意。” 于峻眸子中都流露出杀机:“禹玄,你可真是活得不耐烦了,不怕告诉你,若清嫣不去云翠阁,这次就是杀了你,梁川太上长老也不会管!” 这时候,柳清嫣走出房间,道:“师伯,你若再这般逼迫,我立刻死给你看!” 于峻神色一滞,柳清嫣若死了,拿什么去跟洪荒道庭的孔煜交代? 他连忙道:“清嫣,这次请你过去,我们可绝无其他心思,那些金天氏的贵客,咱们天音阁可得罪不起,连梁川太上长老都说了,决不能让咱们怠慢和得罪这些贵客。” 柳清嫣露出厌憎之色:“为了不得罪他们,就要逼迫我去云翠阁与他们相见?” 于峻叹息:“清嫣,因为你,洪荒道庭的强者都遭难了不少,让我们天音阁也遭受牵连,现在若再因为你,而得罪了帝族金天氏,那后果……就是你师尊庄韵致,也承受不住!” 柳清嫣玉容变幻,她不在乎其他,却不得不在乎师尊庄韵致。 “清嫣姑娘,听我的,此去必生事端,不如留守于此。” 林寻断然出声。 “禹玄,你可真找死啊!” 于峻彻底怒了,上次前来时,因为林寻当着他的面掌掴展炳的事情,便让他耿耿于怀。 现在,林寻又这般进行阻挠,让他内心的怒和恨直接爆发了。 一个帝族禹氏的圣人王,却敢这般和他作对,简直就是活得不耐烦了! 可当他刚要出手。 哗啦~ 林寻直接启动了“众星禁阵”,将于峻阻挡在庭院之外。 很快,庭院外就响起于峻惊怒的咆哮:“禹玄!!快撤掉大阵,否则我必将你碎尸万段,挫骨扬灰!” 他气急败坏,这扶摇船可是他们天音阁的地盘,可现在倒好,一个帝族禹氏的圣人王而已,却敢这般跟他作对! 林寻直接无视了这一切,优哉游哉坐在庭院大树下,拎起青皮酒葫芦畅饮起来。 “禹玄,你给我等着!” 许久,于峻才撂下一句狠话,愤然而去。 这时候,林寻才将目光看向柳清嫣,道:“清嫣姑娘,你害怕吗?” 柳清嫣摇头:“我……只是有些担心师尊。” 林寻道:“放心,你师尊可是一位绝巅圣王,天音阁不敢对她怎么样的,反倒是我们……” 柳清嫣心中一紧,道:“前辈,这次怕是又连累了你,这可怎么办是好。” 声音中尽是抑制不住的担忧。 林寻笑了笑,云淡风轻。 如今,有了青木道体,纵然遇到麻烦,他也已经不忌讳暴露一些实力! —— (感谢书友27034377和其他童鞋的打赏捧场~)

下一篇   第1833章 忍无可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