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33章 忍无可忍 - 天骄战纪

第1833章 忍无可忍

翠云阁。 金碧辉煌,人影幢幢。 午芸莲等一众天音阁年轻一辈强者,皆毕恭毕敬陪坐在那,和来自帝族金天氏的一众贵客饮酒作乐。 阁楼中,丝竹声响起,妙音若天籁,另有美丽歌姬翩跹起舞。 午芸莲唇角带着得意的笑容。 刚才,在宴请这些金天氏贵宾时,她故意提了一句,说天音阁年轻一辈,有一位名叫柳清嫣的传人,生得绝美如诗,风姿如画。 难得的是在音律一道上造诣精湛,堪称是他们天音阁年轻一辈仙子般的人物。 这自然引起了那些金天氏贵宾的兴趣。 于是午芸莲趁热打铁,当即拍板,邀请柳清嫣前来。 “这贱人这次总该拒绝不了了,若她出现,想要离开可就没那般容易了……” 午芸莲心中悠悠想着。 她嫉妒柳清嫣,无论是容颜、气质、道行,皆在她之上。 最让她无法容忍的是,孔煜这位洪荒道庭的传人,原本被她视作完美的道侣。 可谁曾想,孔煜却偏偏喜欢上了柳清嫣! 这让午芸莲心中的妒火愈发旺盛,恨不得毁了柳清嫣。 “那位清嫣姑娘怎么还没来?” 蓦地,一个银袍男子开口,眉头微皱。 场中热闹的气氛顿时出现一丝停滞。 不少人都将目光看向午芸莲。 午芸莲心中也是一颤,连忙道:“公子稍安勿躁,我这便派人去催一下。” 这银袍男子名金天奇,金天氏纯血后裔,身份极其尊贵,他身边那些金天氏男女,皆以他马首是瞻。 似这等贵客,午芸莲可不敢有任何怠慢。 只是不等她催促,就见于峻神色阴沉,一个人返回来。 “师叔,柳清嫣师妹呢?” 午芸莲问。 于峻咬牙道:“被那姓禹的挡住了。” “这禹玄好大的胆子!” 午芸莲拍案而起,眸泛寒芒,“师叔,您为何不动手?” 大殿气氛都是一静。 银袍男子金天奇等人皆眉头一皱,一个天音阁的传人,竟敢拒绝与他们相见? 于峻神色阴晴不定:“那座庭院被布置了一重禁阵,连我也无法窥破深浅,所以没有立刻动手。” 午芸莲一张俏脸都布满寒霜:“这可是我们的扶摇船,他禹玄竟敢擅自这么做,简直岂有此理。” “我不管什么禹玄,就问你们一句,是不是我们金天氏族人的面子不够大,请不动这位清嫣姑娘?” 金天奇不悦出声,有些心烦。 就在今天,他们这些金天氏族人,才被他们的老祖“扶风剑帝”训斥了一番,心中都很不是滋味。 这才会相聚在这翠云阁,借酒浇愁。 谁曾想,现在却碰到这样的事情,令他们心中都很不悦。 老祖训斥他们倒也罢了,一个天音阁传人,竟也敢拒绝和他们相见,这分明就是没把他们放在眼中啊! 闻言,午芸莲浑身一个激灵,连忙道:“于峻师叔,麻烦您走一趟,无论用什么手段,一定要将清嫣师妹给我‘请’过来!” 一个请字,被她咬得极重。 于峻也看出,金天奇这些金天氏贵宾很不高兴,登时不敢怠慢,匆匆而去。 午芸莲端起一个酒杯,露出一个妩媚笑容:“来,我先敬诸位一杯,还望诸位消消气,莫要跟清嫣师妹一般见识。” 金天奇神色漠然:“那柳清嫣不来,这酒不喝也罢。” 气氛,顿时变得压抑起来。 午芸莲神色尴尬,躯体僵硬,心中则暴怒到极尽,柳清嫣你这个贱人,待会来了,有你吃不了的苦头! …… 迎客山。 于峻带着一群人气势汹汹而来,一路上,引起了不知多少目光的注意。 麻衣少年兴奋地爬上墙头,嘴中嘀咕:“好戏开锣喽。” 老妪笑眯眯的,没有理会。 另一处地方,布袍老者饮了一杯酒,似浑然不觉。 山脚庭院前,渡空眼眸闭合,自始至终岿然不动。 “老杜,将这座庭院的灵气禁阵撤了。” 当抵达林寻他们的庭院前,于峻立刻下命令。 扶摇船上,覆盖着重重禁阵,包括这迎客山上的每一座庭院,皆有补充灵气的禁制力量。 老杜,就是负管理这些禁制的天音阁长老。 老杜身影枯瘦入竹,拿出一个龟甲状的阵盘,轻轻一挥。 嗡~ 伴随着轰鸣声,覆盖林寻他们庭院的禁制被撤掉,只剩下林寻所布置的“众星禁阵”在运转。 于峻沉声开口:“禹玄,没有了灵力支持,你这座禁阵又能运转到几时?你若现在就乖乖配合,我可饶你不死,否则等我闯进去时,便是你的死期!” 声音森然,杀机四溢。 只是,庭院中却无人回应。 林寻在饮酒。 柳清嫣则在发怔。 这让于峻脸色愈发难看,他深吸一口气,挥手道:“动手,给我破了这禁阵!” 轰! 跟着于峻一起前来的七八位天音阁圣人王境强者,毫不犹豫都展开了攻势。 可一切攻击,皆如泥牛入海,被禁阵力量化解消散。 这让于峻瞳孔一缩,这才意识到,这座禁阵并不像他想象中那般简单。 “继续,全力出手!” 他大喝出声。 若不尽快将柳清嫣带往翠云阁,那些金天氏贵客一旦发火,谁能承担得起? 轰!轰!轰! 各种宝光、道法如潮水般轰击,产生震耳欲聋的轰鸣。 动静之大,早惊动了居住在迎客山不同地方的客人,纷纷将神识朝这边感应过来。 “哈哈,那禁阵兼具防御和捆缚之妙,就是准帝来了,短时间内也无法破开,这些蠢货确实太蠢了。” 趴在墙头上观看的麻衣少年乐呵呵地笑起来。 与此同时,柳清嫣忍不住担忧道:“前辈,这样下去,引起的动静太大,可等于彻底把天音阁得罪了。” 林寻想了想,道:“这倒也是。” 他长身而起,袖袍挥动,“众星禁阵”出现了一个明显的“破绽”。 做完这一切,林寻拍了拍手,笑道:“先请君入瓮,而后关门打狗,动静就不会那么大了。” “开了!” 庭院外,有人惊喜出声。 于峻一挥手,杀机腾腾:“冲进去,诛了禹玄这混账!” “走!” 那些天音阁圣人王境强者,全都一股脑冲进去。 当看见立足在庭院中的林寻时,于峻脸上浮现出一抹狞笑,道: “你们带清嫣去翠收拾这混账!” 说话时,于峻已毫不犹豫动手。 他这次实在是被气坏了,恨到癫狂,一个圣人王而已,却敢屡次和他作对,真以为有了帝族禹氏当靠山,就敢无法无天? 天真! 幼稚! 可笑! 这次,就让他见识一下,什么叫碎尸万段,什么叫挫骨扬灰! 轰—— 于峻大手拍出,如重重大山压迫,道音隆隆,神辉激荡。 他们浑然都没发现,原本被他们视作破开的“众星禁阵”又重新恢复如初…… 与此同时,其他圣人王走向柳清嫣,一副你若敢抵抗,就别怪我们不客气的架势。 只是,在这危险状况下,柳清嫣却似浑然不觉,心神全都被林寻那边的状况牵引。 当看到于峻出手,她紧张得呼吸都一窒。 于峻长老,可是一位名副其实的绝巅圣王,禹玄前辈拿什么和对方斗? 可下一刻,不可思议的一幕就出现了。 就见林寻蓦地探手,凭空一抓,于峻的掌力不止被破除,化作光雨飘洒。 他整个人更是如小鸡似的,被一把攥住! 这猝不及防的一幕,让那些圣人王都被惊到,停顿脚步,露出难以置信之色。 “你你你……” 于峻懵了,脑海空白,心中只有一个想法,这是一个圣人王能够拥有的力量? “我已经够容忍了,可你们偏偏一而再再而三地招惹我,就这么着急送死?” 林寻轻叹。 一句话,带着一种无奈。 “你干什么,快放了于峻长老!这可是扶摇船,是天音阁的地盘!”有人大叫。 砰! 于峻也想说话,可不等他开口,林寻掌指发力,恐怖的力量如山崩海啸,将于峻躯体生机掠夺。 肉眼可见,他躯体如干瘪枯萎似的,很快就化作灰烬飘洒。 青木道体,枯荣生死之力! 一位绝巅圣王,就这般被轻描淡写之间抹除。 “你……” 其他圣人王都惊恐,吓得脸色煞白。 禹玄,从登船时就被他们视作不值一哂的废物,谁也没想到,他那圣人王境的修为下,竟隐藏着如此恐怖的力量! 他……究竟是谁? 柳清嫣也都愣住。 “各位,我禹玄自问,从登船之后,一向老实本分,可你们为何要一味地小觑和针对我呢?” 林寻看向那些圣人王,眼神幽幽,若深不可测的渊。 “快逃!” 那些圣人王一个激灵,毫不犹豫就要逃遁。 他们确实被吓坏了,于峻可是绝巅圣王,可转瞬就被杀了,这何其可怕? 林寻哪可能再让他们逃了,他身影闪烁,动起手来轻描淡写,不带一丝烟火气息。 可仅仅只几个眨眼的功夫,这七八位天音阁圣人王境长老,全都被镇杀当场。 每一个的生机皆被剥夺,化作枯萎的灰烬飘洒,映衬得林寻宛如执掌生死枯荣的神祗! —— (2连更,在金鱼结婚之前的这段时间,不出意外,更新全都在晚上7点发出!)

下一篇   第1834章 接踵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