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34章 接踵而来 - 天骄战纪

第1834章 接踵而来

叮叮当当一阵声音响起。 地上掉落零零散散的一些圣宝和储物宝贝,流光溢彩。 包括于峻在内的一众天音阁大人物,全都化作了灰烬,彻底消弭于世。 目睹这一幕幕,柳清嫣怔在那半响,才猛地抬头,一对水润的清眸中写满震惊。 她说道:“前辈,你究竟是谁?” 林寻知道,柳清嫣肯定起疑心了,顿时一阵头疼,道:“清嫣姑娘,禹某只是从不曾打算暴露实力而已。” 柳清嫣摇头:“我师尊说过,来自帝族禹氏的禹玄前辈只是圣人王境修为,断不可能像您这般,杀绝巅圣王也易如反掌……” 说到这,她似想起什么,忍不住道:“前些天那些被杀的洪荒道庭强者,该不会就是……” 不等说完,林寻便坦然道:“不错,正是禹某做的。” 柳清嫣眼神恍惚,道:“若您真的是禹玄,焉可能有胆子去杀洪荒道庭的强者……更何况,真正的禹玄怕也不会为了我柳清嫣,就干出这等惊世骇俗的事情……” 她声音呢喃,明显在努力让自己冷静,可却因为遭受到的震惊太大,迟迟无法让情绪平静。 “清嫣姑娘,你只要知道,我断不会害你便是。” 林寻心中轻叹。 他隐约已察觉到,柳清嫣应该已猜出了一些真相了。 “嗯。” 许久,柳清嫣才点头,凝视林寻,一对眸子明亮清澈,“前辈,我信得过你。” 林寻暗松一口气,笑道:“那就好。” 想起刚才一幕幕,柳清嫣忧心忡忡道:“前辈,你杀了这么多天音阁的人,接下来该怎么办?”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林寻淡然道。 反正已撕破脸,无非就是放手一搏而已。 远处墙头上,麻衣少年啧啧感慨道:“见过送死的,没见过如此着急送死的。” 他似早已猜测到结局! 旋即,麻衣少年又不禁幸灾乐祸一样笑起来:“唔,这一下,哥们你可暴露了,这岂不是意味着,好戏才刚开始?” …… 时间推移。 翠云阁中的气氛愈来愈压抑。 于峻离开后,久久没有音讯传来,让金天奇等一众金天氏族人的脸色都渐渐阴沉下来。 这天音阁,就是这般招待客人的? 过分! 午芸莲则如热锅上的蚂蚁,坐卧不安,心中暗自埋怨,只是对付一个圣人王而已,都需要耗费这么长时间? 眼见金天奇等人神色越来越难看,午芸莲都不免紧张起来。 “午师姐,不好了,于峻师伯他们进入清嫣师妹的庭院后,就再没出来!” 蓦地,一名天音阁传人匆匆而来,满头大汗,神色慌张,“我怀疑……他们很可能遭遇什么变故了!” “什么?” 午芸莲噌地起身,神色阴晴不定。 啪! 一名金天氏族人摔烂了手中酒杯,神色阴沉冷笑,“好一个柳清嫣,我等欲见其一面,竟还闹出如此多波折,这分明是瞧不起我等啊!” 午芸莲等天音阁传人都不禁慌了,纷纷起身。 “各位,我……” 午芸莲刚要说什么,就被金天奇打断,他神色冰冷道,“我家老祖今日才说过,让我等莫要惹事生非,故而,我也懒得和你们计较,可那柳清嫣,必须给我交出来!” “对,这贱人竟给脸不要脸,若不好好收拾她一番,我们金天氏族人的颜面往哪里搁?” 当即,就有其他金天氏族人纷纷阴沉着脸出声。 在金天大世界里,谁敢对他们不敬?又有哪个有胆子怠慢他们? 可现在倒好,一个天音阁的传人,都敢不给面子! 其实,最核心的还在于,今日他们的心情本就不好,无非是借机宣泄情绪罢了。 “那柳清嫣在哪里,她不来,我们亲自去见一见她如何?” 金天奇目光冰冷,盯着午芸莲。 午芸莲俏脸煞白,只觉浑身发寒,若让柳清嫣落入金天奇他们手中,那下场绝对不会好了。 尽管,午芸莲巴不得柳清嫣死,可她更清楚,柳清嫣一旦死了,孔煜那一关,谁也过不了! 她深吸一口气,低声解释道:“公子,这柳清嫣身份不简单,她乃是洪荒道庭孔煜的意中人,若万一有什么闪失……” 这一番话不说还好,一说出来,让金天奇他们全都炸毛了,一个个脸色奇差无比。 “你什么意思,拿孔煜来压我们?” 金天奇脸色铁青。 洪荒道庭孔煜,一个帝族孔氏的嫡系后裔,他们当然也知道,可他们金天氏族人又哪可能怕了? 午芸莲如遭雷击,暗呼要糟。 “给你一个机会,带我们去见柳清嫣。” 金天奇下达命令,不容置疑。 …… 夜色如墨,街市喧嚣。 午芸莲带着一群怒气冲冲的金天氏族人,前往迎客山,这一幕根本就隐瞒不住,被不知多少目光注意到。 “听说了吗,天音阁传人柳清嫣拒绝和金天氏族人相见,彻底激怒了对方!” “这下怕是要发生大事。” “这天音阁也太倒霉了,前不久,洪荒道庭强者才刚死,连华典这位准帝都只能跪地求饶,现在竟又惹到了帝族金天氏头上。” “柳清嫣?这可是名闻紫蘅星域的仙子,听说就因为她得罪了洪荒道庭的孔煜,才会被天音阁冷落和打压。” 扶摇船上,许多议论声响起。 其中一条街道上,摆着一个摊位,摊主是一个肌肤黝黑,宛如庄稼汉般的中年男子。 摊位上,摆着各式各样的种子,以及一把锈迹斑驳的锄头。 一名华袍男子路过,好奇地蹲在摊位前打量了一番,指着其中一颗拇指大小,黑润如珠的种子说道:“这颗小玩意多少道晶?” 宛如庄稼汉似的黝黑中年抬起眼皮,露出一个憨厚笑容:“不贵,八十万道晶。” 华袍男子一呆,惊愕道:“多少?” 黝黑中年认真道:“八十万道晶。” “还不贵……你以为我是白痴?” 华袍男子恶狠狠呸了一口,拂袖而去。 黝黑中年笑了笑,也不介意。 这可是一颗‘道元真果’的种子,别说八十万道晶,就是八百万道晶,都有无数修道者抢着要! 可惜,这世上识货的人终究太少。 想到这,黝黑中年目光望向远处的迎客山,心中喃喃道:“那山上,又有几个识货之人?” …… 当金天奇等人在午芸莲的带领下,走上迎客山时。 盘膝坐在庭院前的渡空老僧唇角泛起一丝笑意,这样的局势,的确需要一些搅局者出现。 或许这样,才能引出那异端吧? 半山腰,微眯着眼睛,躺在木椅中假寐的布袍老者鼻孔中发出一声不易察觉的冷哼。 这群不成器的东西! 趴在墙头的麻衣少年看见这一幕,顿时乐了,挥手道:“明知山有虎,偏往虎山行,哥几个,走好!” 金天奇等人眉头一皱,纷纷冷哼,心中颇有些恼火。 可最终他们还是忍住。 他们已听说,天音阁的一位准帝境长老,曾跪倒在这庭院前。 而居住在这庭院中的麻衣少年和老妪,极可能是属于那种不能招惹的存在。 这也正是金天奇他们隐忍的原因,否则换做寻常,他们早一巴掌将那乌鸦嘴一样聒噪的麻衣少年拍死了! 见此,午芸莲也暗松口气,她可真担心金天奇他们发飙,直接和麻衣少年起冲突。 那样的话,就是神仙打架,凡人遭殃,天音阁也必受牵累! 想一想,午芸莲就感到一阵心酸,在紫蘅星域,他们天音阁乃是第一道统,作为传人,他们哪个遭受到过这等委屈? 可离开紫蘅星域后,午芸莲才发现,星空古道何其之浩瀚,这世上不能招惹的庞然大物,又何其之多! “这下终于要热闹了……” 麻衣少年舔了舔嘴巴,内心激动,帝族金天氏、洪荒道庭、天音阁……这么多势力,那哥们又敢得罪几个? “你这臭小子,唯恐天下不乱。” 老妪笑骂了一句,旋即就郑重道,“我可警告你,那人惹出的事情,由他自己承受,是死是活,皆与你无关,我同样也不会掺合。” 麻衣少年无奈道:“知道了,知道了,看热闹总归是可以的吧?” 老妪点头:“当然。” 而此时,金天奇他们已经来到林寻他们所在的庭院前。 “就这里?” 金天奇打量了一番。 “对。” 午芸莲点头。 她心中苦涩,唯一的希望就是,梁川、华典两位太上长老在得知消息后,能够第一时间前来。 否则,此地肯定要出大乱子! “柳清嫣可在?” 金天奇沉声开口。 他内心积攒着怒火无处宣泄,今日先是被老祖训斥,又被柳清嫣这样一个小小的天音阁传人拒绝,让他哪能咽下这口气? “何事?” 林寻的声音在庭院中响起, 与此同时,林寻也不禁皱眉,这次来的,竟不是天音阁的强者。 “何事?” 金天奇彻底恼了,冷冷道,“那柳清嫣不想见见见她行不行?” 林寻挑眉,他已猜出对方身份,心中也不禁一阵无语。 这麻烦还真是接踵而来,想清静一下都不行。

上一篇   第1833章 忍无可忍

下一篇   第1835章 不再隐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