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35章 不再隐忍 - 天骄战纪

第1835章 不再隐忍

柳清嫣不想见就来见她了,行不行? 这话所蕴含的怒气之重,傻子都能听得出。 午芸莲心都揪住,若柳清嫣真的低头,出来相见,肯定会被这些帝族金天氏的纨绔狠狠炮制一顿。 是否能活着都还很难说。 午芸莲不在意柳清嫣的生死,她在意的是柳清嫣若死了,孔煜那边该如何交代。 可出乎所有人意料,面对气势汹汹前来兴师问罪的金天奇等人,这庭院大门兀自紧闭着。 只有林寻那淡然的声音响起:“不行。” 寥寥两字,让金天奇他们神色一滞,眸子中怒火如燃烧似的。 他们都已亲自来了,结果竟又吃了一个闭门羹! “说话这人是谁?” 金天奇声音冰冷刺骨。 午芸莲慌忙道:“帝族禹氏的强者禹玄,一个圣人王境存在,如今侍奉在清嫣师妹身边担任护卫。” “帝族禹氏?” 金天奇嗤地笑出来,“一个上古帝族罢了,竟也敢跟我们过不去?简直活得不耐烦了!” 其他人也都冷笑。 帝族,分作太古帝族、上古帝族、当世帝族。 而他们金天氏,则为太古帝族! 在他们这些金天氏族人眼中,自然有蔑视和瞧不起帝族禹氏的底气。 “一群不长脑子的纨绔,但凡成为帝族的势力,岂能依照存世时间之长短来衡量强弱?” 远处看热闹的麻衣少年心中一阵叹息。 就仅仅是他知道的,当世帝族中,就有几个庞然大物,完全不逊色一些太古帝族! 也就是说,一方势力,底蕴是否悠久,并不代表所拥有的势力就一定更强。 “不过也对,帝族金天氏毕竟是老牌太古帝族,确实不是帝族禹氏可以对抗,就是这些蠢货太没眼力劲了……” 麻衣少年一阵嘀咕。 “禹玄!” 蓦地,金天奇暴喝,“给你三个呼吸时间考虑……” 不等说完。 那紧闭的庭院大门开启,林寻从中走出。 金天奇他们先是一怔,旋即都不禁笑了,眼神中尽是蔑视。 瞧瞧,帝族禹氏的强者,不也乖乖认怂了? “你倒是识趣,先跪地在此等着,等我们见了柳清嫣之后,再来跟你算账!” 一名模样娇媚艳丽的女子冷冷开口,颐指气使。 却见林寻似置若罔闻,他神色淡然,目光地一扫众人,道:“杀了小的,老的肯定坐不住,既如此,教训一顿总该没问题吧?” “你还敢还嘴?” 娇媚女子抬起巴掌,就朝林寻抽去。 啪! 脆亮的耳光声响起。 可被扇耳光的,却是那娇媚女子,就见她俏脸红肿,口鼻喷血,整个人都被抡飞出去,狠狠砸落地上。 而自始至终,根本就没人看清林寻是如何动手的! 金天奇他们都微微一怔,露出难以置信之色,这家伙……竟敢当着他们的面动手? “喏,你们也看到了,我不止敢还嘴,还敢还手。” 林寻眼神幽冷。 “杀!杀了他!” 那娇媚女子发出愤怒的尖叫,披头散发,神色扭曲。 轰! 一名躯体健硕的青年动手,祭出一柄黑色重剑,剑意如山,压塌虚空,涌现出恐怖的法则力量。 林寻心中一叹,不再迟疑。 也不见他动作,就听啪的一声。 那躯体健硕的青年如遭神山撞击,被一巴掌扇飞,唇中发出如杀猪般的惨叫。 他比那娇媚女子更惨,脸都塌陷,牙齿飞出,脑袋嗡嗡震荡,眼前直冒金星,差点就晕厥过去。 众人都不禁倒吸凉气,脸色骤变。 健硕青年可是一位绝巅圣王,虽然才刚刚迈入此境,可一身战力绝不容小觑。 可现在,都来不及闪避,就像苍蝇似的被拍飞! “你不是说,他是圣人王境修为吗?” 金天奇脸色阴沉,眸光闪烁。 午芸莲也难以置信,旋即就失声道,“于峻师叔他们……该不会是被你击败了吧?” 林寻淡淡道:“还不算太蠢。” “这……”午芸莲呆住,这在以前她可完全不知道。 “你们呢,是知难而退,还是一个个挨一巴掌清醒之后再谈?” 林寻黑眸幽邃,看向金天奇等人。 金天奇等人神色变幻,气得肺都快炸了。 老祖训斥他们,柳清嫣拒绝他们邀请,现在连一个护卫般的角色,竟也敢对他们作威作福了! 搁在以往,他们哪遭受过这等待遇? 没有! “一起动手,杀了这混账!” 金天奇咆哮。 啪! 话音刚落,他脸上就遭受一记重掌,整个面庞都血肉模糊,塌陷出一个血淋淋的五指掌印。 “啊——”金天奇发出惨叫,身躯滚落出去。 连他,也非林寻一合之敌! 啪!啪!啪! 接下来时间里,就听脆亮的巴掌声此起彼伏响起,一个又一个帝族金天氏族人皆被打飞。 他们也试图抵抗,全力出击,可在林寻面前,简直如一群不堪一击的土鸡瓦狗似的,被一个个镇压。 到了最后,这庭院大门前,凄厉惨叫不断,划破夜空。 而在地上,横七竖八的帝族金天氏族人,一个个脸如猪头,披头散发,嘴中淌血,凄惨之极。 而这一切,仅仅在须臾间就落幕! 场中,只剩午芸莲伫足在那,脸庞煞白,惊得脑海空白,整个人都呆滞在那。 这可是帝族金天氏的贵客啊! 却在扶摇船上,被人给打了…… 一想到这,午芸莲眼前都一阵发黑,想死的心都有了。 林寻走上前,轻声道:“还有一件事忘了告诉你,于峻他们……都死了。” 午芸莲如遭雷击似的,瞳孔骤然扩张,急怒攻心之下,让她猛地咳出一口血来。 “你……你怎么敢……” 她无法相信,快疯掉。 林寻抬头看了看天色,又看了看四周,叹道,“没办法,低调也好,隐忍也罢,可却毫无用处,反倒被你们视作怯懦可欺,姑娘,你觉得眼下局势,还能容我再隐忍吗?” 午芸莲怔怔,神色惘然。 她听不懂。 但林寻已自顾自答道:“不能,只要清嫣姑娘还在这艘船上,就注定会有越来越多麻烦,而我又不能眼睁睁看着她受委屈,所以……只好先下手为强了。” 午芸莲下意识问道:“你难道不怕报复?” 林寻露出一抹讥诮的笑意:“你觉得呢?” 午芸莲浑身莫名地涌起一股彻骨的寒冷,仿似眼前站着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杀神,让她感到无比的恐惧。 他…… 究竟是谁? 林寻声音愈发低沉:“听说,在天音阁中,属你最仇恨清嫣姑娘,不过从今天起,这都已不重要了。” 午芸莲浑身一个激灵,尖叫道:“你想做什么?” 话音还未落下,林寻一只手已搭在她的肩膀上:“别害怕,帮你解脱而已。” 哗啦~ 无声无息地,午芸莲肌体倏然枯萎,生机流逝,化作一捧灰烬飘洒一空! 做完这一切,林寻负手于背,眼眸幽邃,看向远处的夜。 他在等。 这一段时间来,他一直隐忍,一直低调,本以为解决了洪荒道庭强者后,便可让天音阁有所收敛。 可到现在,他才发现自己错了。 一味的忍让,根本无法解决问题,也无法帮柳清嫣解决被困的处境! 就如今夜,若不是有他在,柳清嫣怕是早已被帝族金天氏这些纨绔子弟迫害了。 “滚。” 林寻低头,瞥了一眼躺倒一地的金天奇等人。 这些吃了大亏,遭受了奇耻大辱的金天氏族人一个个露出怨毒仇恨之色,爬起身离开。 林寻没有理会。 他知道,帝族金天氏中,肯定有老怪物坐镇,并且已经注意到这一幕幕。 之所以不杀这些人,林寻表达的意思很清楚,凡事留一线,已经给你们帝族金天氏面子了。 若再不识趣,他不会再有任何客气! “哥们,你这可捅破天了。” 麻衣少年目睹了这一切,眸子中带着异色。 “捅破天?一艘扶摇船而已,还不至于这般夸张。” 林寻淡然道,“待会你最好少聒噪一些,否则牵连到你,你身边那位前辈怕是又要心疼了。” 麻衣少年神色一滞,没好气道:“你以为小爷我怕麻烦?” 林寻反问:“不怕麻烦,你为何从来只敢趴在墙头上,却不敢外出一步?” 麻衣少年沉默了,神色阴晴不定,内心似在进行挣扎。 “少主,莫要被此子话语影响心境,你的道途,和他不一样,不必如此为难自己。” 老妪忽然出现,安抚了麻衣少年一番。 而后,她眸子冰冷地瞥了林寻一眼,“你是个聪明人,想必已经察觉到大祸临头,自身难保。不过,你想要通过这种手段,将我家少主也拖下水的话,可别怪我不客气!” “拖他下水?” 林寻摇头哂笑,不再多言。 麻衣少年抬头,刚要说什么,就被老妪一把拎着衣襟,带进了院落。 与此同时,她那充斥淡漠、冷酷的声音在林寻耳畔响起:“年轻人,我家少主帮你背一次黑锅,已经够仁慈,再得寸进尺,就是不知天高地厚了。” 声音,透着高高在上的威慑力量!

上一篇   第1834章 接踵而来

下一篇   第1836章 金天玄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