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36章 金天玄月 - 天骄战纪

第1836章 金天玄月

林寻听完,神色淡然。 老妪并非恶人,她只是严格遵守着看护麻衣少年的职责,林寻可以理解。 哪怕被警告,他也并无什么怨气。 只是让林寻心中微有些不爽的是,什么叫替自己背黑锅?自己可从没提出过这种要求啊。 还有,什么叫得寸进尺? 他林寻大祸临头也好,自身难保也罢,可从没有任何打算将麻衣少年拖下水,替自己遮风挡雨的打算。 不过,这些林寻都已懒得解释。 以老妪的身份和境界,怕是也根本不可能相信这些解释。 归根到底,自己在她眼中,还不够分量罢了。 夜风习习。 迎客山上,林寻静默地等待着。 庭院中,柳清嫣独自坐在那,拿出古律灵埙,放在嫣红水润的唇边,轻轻吹奏出一阵苍茫、雄浑、旷远的音符。 事已如此。 她心中反而彻底平静起来,将生死看淡。 此地寂静,波澜不兴。 可迎客山上下,早已被不知多少眼睛盯着,之前金天奇等人被揍那一幕幕,以及午芸莲被杀的过程,早已引起不知多少震惊。 “没想到,那里竟住着这样一位狠人。” “杀了天音阁的人,又镇压一众金天氏族人,这份胆魄可是无人能及,可也因此,他怕是活不过今晚了。” “没看到吗,他分明是自知大祸临头,在等待赴死。” 各种议论声在暗中响起。 “师伯,我们去看看。” 山脚,头戴斗笠,麻衣赤足的青年僧人悟冥,带着一众地藏界传人,走出庭院大门。 “去吧,此子极有可能便是那异端,若如此,断不能让他被其他人杀死。” 盘膝坐在庭院门前的渡空老僧声音沙哑传音。 悟冥点了点头,一行人趁着夜色,朝山上行去,一时间,吸引了不知多少目光注意。 “这些来自玉禅寺的僧人怎么率先出动了?” “有古怪!” 不管议论声如何,悟冥一行人似浑然不觉,神色平静深沉。 …… “呵呵,竟没有把你们这些酒囊饭桶打死。” 山腰位置,布袍老者露出毫不掩饰的讥讽。 金天奇等人跪倒在地,神色阴晴不定,内心羞愤之极,也忐忑之极。 “老祖,是我等无能!” 金天奇叩首,咬牙道,“可是,那家伙明知我们是金天氏族人,可竟也一点都不客气,这分明是没有把我们放在眼中啊。” 布袍老者冷笑:“想煽动我为你们报仇雪耻?” 金天奇神色一滞,可他还是硬着头皮,道:“老祖,我等丢脸不要紧,可咱们金天氏的颜面……不能丢!” 砰! 金天奇躯体一颤,躯体筋骨骤然断裂,整个人都瘫软在地,浑身因为剧痛抽搐不已。 其他人皆骇然,愈发惶恐。 布袍老者冷冷道:“若不是因为你们太窝囊、太无能,焉可能发生这等事情?到了这时候,才知道宗族颜面不能丢,不觉得太晚了?” “老祖,他们虽说蠢了一些,可说的倒不错,我们金天氏的颜面在哪里丢的,就在哪里找回来便是。” 蓦地,一道清冷如冰的声音响起。 布袍老者身后,紧闭的庭院大门开启,走出一个身姿极其高挑,模样极其出彩的绝世美人。 其人风姿神秀,仙肌玉骨,风采超然! 金天玄月。 帝族金天氏年轻一代最耀眼的天之骄女,修道一百八十载,跻身诸天圣王榜第四十九! 在整个星空古道,都煊赫有名,被不知多少修道者推崇和爱慕。 看到她走出,金天奇等人神色都很复杂,他们对金天玄月可谓是又嫉妒又敬畏。 布袍老者神色罕见地缓和不少,道:“玄月,你已破境了?” 金天玄月点头,即便面对布袍老者,她依旧一副冷冰冰的样子:“启禀老祖,我已迈入绝巅圣王境中期,凝结出完整的‘道之领域’。” 布袍老者眸子一亮,赞叹道:“好!” “老祖,我去见一见那个禹玄。” 金天玄月声音清冷道,“趁机也试一试破境之后的力量,只是就看他是否有资格当我的磨刀石了。” 布袍老者含笑道:“去吧。” 在对待金天玄月和金天奇等人的态度上,俨然完全不同,判若云泥! 这让金天奇等人心中愈发嫉恨起来。 可同时也暗松一口气,有金天玄月出手,那姓禹的必死无疑,起码还能为他们挽回一些颜面。 金天玄月点了点头,便飘然而去,身影孑然。 当目睹金天玄月出现,迎客山上下,在这一刻全都震动,这位帝族金天氏的仙子人物,终于出现了! 无数人振奋,就如目睹一位传奇行走世间,太稀罕了,也太难得。 显然,她此行,是要为帝族金天氏挽回颜面! 迎客山上,所有目光全都汇聚向同一个地方—— 林寻伫足之地! 暗流涌动,杀机弥漫而来。 可出乎所有人意料,有人抢在了悟冥一行人和金天玄月之前抵达。 唰! 虚空泛起涟漪,一道瘦削身影凭空浮现,白发如雪,容如少年,赫然是天音阁太上长老梁川。 这可是一尊准帝! 看到这一幕的许多修道者呼吸都一窒,那禹玄要遭殃了! 天音阁、帝族金天氏、玉禅寺……三大势力的力量纠集一起,于夜色中杀来,谁能挡得住? 这等力量,都足以让人绝望! 梁川神色阴沉如水,看向伫足庭院前的林寻,道:“于峻、午芸莲他们……皆是被你所杀?” 林寻淡然点头。 梁川眸子中寒芒涌动,道:“金天氏族人也是被你所伤?” 林寻再次点头,神色波澜不惊,没什么好隐瞒的了。 梁川深吸一口气,神色铁青:“若我没猜错,洪荒道庭强者的死,也和你有关吧?” 林寻又一次点头,道:“你们天音阁护不住自己门下弟子,那只能由我代劳了。” 一句话,带着讽刺。 而听到此语,暗中关注这一切的强者,无不哗然。 前些日子,洪荒道庭强者的死,可是在扶摇船上掀起了滔天风浪! 当所有人都怀疑那麻衣少年和老妪便是幕后凶手时,谁能想到,真正的凶手,竟另有其人? 禹玄! 这个从来被忽略的帝族禹氏强者,在今夜给了他们太多的震撼和意外! 梁川已是怒发冲冠,气得眸子中直欲喷火。 这些日子,洪荒道庭强者的死,令他们天音阁也遭受到影响,人心惶惶,而现在,帝族金天氏强者又遭受重伤,可以预见,他们天音阁肯定又要遭受冲击。 这一切,竟都是同一人做的! 最让梁川无法忍受的是,这禹玄竟还下狠手,杀害了于峻、午芸莲等天音阁强者! “孽障,受死吧!” 梁川怒吼。 可就在他打算动手时,一道清冷、高挑的绝美身影凭空出现,道:“此人,由我金天氏来杀。” 一句话,让暴怒中的梁川猛地一怔,而后清醒,神色阴晴不定。 最终,他还是强忍着心中沸腾的杀机,道:“是我天音阁办事不利,惊扰玄月姑娘了。” 金天玄月声音冷淡:“不怪天音阁,只怪一群废物坏了金天氏的名声,这个耻辱,自当由我来洗涮。” 声音飘荡夜空下,如剑刺骨。 林寻挑眉,看了此女一眼,便将目光挪移,看向远处不知何时走来的悟冥一行人。 “你们呢,也要动手?” 林寻问。 悟冥神色沉凝而平静,双手合十道:“道友若跟我们走一遭,今日或可免于一死。” 金天玄月冷冷道:“你们地藏界要和我抢人?” 地藏界! 但凡关注这一幕的修道者,无不心中一震,色变不已。 这才知道这群自称来自玉禅寺的僧人,竟是来自黑暗三大巨头之一的地藏界! 与此同时,远在半山腰的布袍老者皱了皱眉。 盘膝坐在山脚的渡空老僧睁开了眼睛。 可最终,两位帝境存在皆没有任何动作。 悟冥没有理会金天玄月,只是将目光盯着林寻。 林寻沉默片刻,忽然笑了,道:“你们身边的老家伙不出手,却让你们一起前来,既然如此,禹某便陪你们玩玩。” 说着,他身上气息倏然一变,青色道光流转,万古万古青霄,横压周虚! 他衣衫猎猎,黑眸如电,扫视金天玄月和悟冥:“不必再浪费时间,你们一起上吧。” 好大的口气! 暗中关注这一幕的强者无不惊讶,这家伙是真不怕死,还是根本不知道什么叫天高地厚? 金天玄月都不禁皱眉,人生第一次,她被人如此小觑。 轰! 而悟冥更直接,蓦地一拳打出,如佛陀探手,镇压人间。 一瞬,梵音如雷,掌力遮天,恐怖的黑色佛光,将虚空都碾碎开,轰鸣不断。 地藏界至高传承—— 掌中佛国! 看似是一掌,实则已充盈“道之领域”的奥义。 林寻黑眸幽邃,同样一掌按出。 轰! 这掌印似炉非炉,似渊非渊,枯荣浮沉,九鼎环绕,有镇压乾坤,吞没十方之势。 这是帝族禹氏的“九鼎战印”,传承自“九鼎镇世经”,被林寻以自身道之领域的力量运转!

上一篇   第1835章 不再隐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