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38章 镇压一万年 - 天骄战纪

第1838章 镇压一万年

剑气如风、如雨、如瀑、如洪流。 偌大白帝城,剑气满乾坤! 连林寻都不得不承认,金天玄月所悟出的道之领域,堪称是惊艳神妙,恢弘大气,品相超凡。 换做一般同辈,怕是根本无力抵抗,最终落一个万剑穿身,暴毙而亡的下场。 只是,林寻却似对这一切视若无睹,他沿着干净整洁的宽敞街道,朝城头方向行去。 仪态悠闲。 四面八方,密匝匝的剑气发出撕裂耳膜的尖啸划破虚空而至,森森如潮,汹涌如海,铺天盖地。 只是,不等碰触林寻,便在十丈距离一寸寸消融。 千万剑气,此刻却仿似雪水般,无声无息地融化消弭,映衬得林寻宛如万法不侵。 他就这般漫步前行,剑雨如幕,重重堆积而来,势若摧枯拉朽。 可无论如何进攻,皆无法撼动林寻十丈之地! 几乎眨眼,林寻便已接近那一座巍峨城楼。 仰头望去,那一道伟岸虚影坐镇城楼之上,浑身剑意浩瀚,犹如传说中的剑道神祗。 这,就是太古白帝? 一个以剑证道,筑无上帝境的传奇人物? 旋即,林寻就收回目光,心中有些遗憾。 这一道虚影,仅仅只是一股气势,能够对修道者心境以威慑,但却没有属于一位帝境的真正威势。 简而言之,这就是一道影像,无非是具备了属于一位大帝的气势罢了。 不过即便如此,能够将一位太古大帝的气势融入自己的道之领域中,这等手段已堪称绝妙。 金天玄月第一次动容,美眸收缩,心神泛起圈圈涟漪。 她无法想象,这世上竟会有人,能够在她的“白帝城”内……闲庭信步! 这是否意味着,对方对道之领域力量的掌控,还要远远在她之上? 这怎可能? 金天玄月一向极其自负,对自身实力有着绝对自信,自小到大,还不曾遭遇过如此挫折。 一时间,她心境都产生动荡! 眼见林寻就要靠近那一座巍峨城楼,金天玄月猛地深吸一口气,动用自己最强杀手锏。 “我道如城,坚不可摧!” “我城如界,剑分生死!” 锵! 巍峨城楼上,悬挂着的一枚白帝剑印,倏尔化作一柄剑,长二尺三寸,宽四指,雪白剔透。 轰隆隆! 四面八方,无数剑雨洪流汇聚而来,全都融入这一柄剑中,让得此剑如若一轮大日,光芒愈发耀眼,威势愈发迫人。 整座白帝城,都被其散发出的恐怖剑意覆盖。 林寻止步,终于露出一抹凝重之色。 这一剑,让他也感到了一种扑面而至的压迫。 “斩!” 城楼之上,那一柄剑宛如抽空了白帝城所有力量,以一种缓慢、却无所不在般的威势,徐徐斩下。 一剑,横亘天地乾坤,覆盖整座白帝城,无可闪避! “此剑,值得我全力一击。” 林寻深吸一口气,身躯十丈之地,涌现出一方道之领域的雏形。 似炉非炉,似渊非渊。 晦涩深沉,莫可名状! 轰—— 这一瞬,林寻身影宛如化作黑洞,附近的建筑、街道、脚下的大地和头顶的星空,全都如遭恐怖力量牵引,纷纷龟裂爆碎。 当那一剑斩下时,偌大白帝城,尽数化作深沉若大虚的深渊。 这一剑,何等恐怖,何等耀眼? 可在这时候,却无声无息地坠入深渊,被吞没消失…… 白帝城,至此轰然爆碎。 迎客山之上,神辉爆绽,轰鸣如雷,动荡而混乱。 风姿神秀,仙肌玉骨的金天玄月,俏脸煞白,唇中淌出一缕嫣红的血渍,躯体都微微颤粟。 她一对美眸中尽是难以置信,怔在那。 她历经三十载参悟,于今朝凝结而成的“白帝城”,竟然就这般被破了…… 全场寂静,鸦雀无声。 迎客山上下,无不为之震颤。 金天玄月,仙子般的卓绝存在,一手“白帝城”何等神妙,可却没能困杀那禹玄! 这太出人意料! 老妪罕见地微微失神了一下,心中暗道,此子断不可能是无名之辈,就是不知道是来自哪个道统。 麻衣少年张大嘴巴,旋即倒吸凉气,他同样也被震慑了一把,心生惊艳。 山脚,渡空老僧眸子开阖间,神芒涌动,这异端比之在昆仑墟时,已完全不一样了。 山腰,布袍老者怔然不语,眉头紧锁。 金天玄月,金天氏年轻一代的骄傲,跟被他所看好,本以为她境界突破,凝聚“白帝城”,当可轻松镇压对手。 谁曾想,却竟是这样一个结果! 庭院前,林寻凭虚而立,纤尘不染,超然绝俗,浑身流转着濛濛青色道光。 和之前不一样,这时候再看向他时,所有人的目光、心思都完全变得不同。 这样一个堪称绝世的狠角色,真的是来自帝族禹氏? “不如,你们一起上?” 林寻出声,打破了场中寂静,目光看向金天玄月和悟冥,神色不悲不喜。 悟冥浑身战意汹涌。 金天玄月则深吸一口气,神色清冷道:“败了就是败了,我还不至于为了获胜,去和他人联手。” 她自有傲骨! 林寻笑了笑,没有强求。 这一战,其实根本没必要打,那些老怪物,也注定不可能看着自己杀了悟冥,亦或者是金天玄月。 仿似要应验林寻的推测,下一刻,场中就响起一道温和的声音:“玄月,你表现得很不错,真正的强者,并非不败,而是失败后,是否能再站起来。” 伴随声音,布袍老者的身影凭空浮现。 “见过老祖。” 金天玄月眼神复杂。 她知道,当老祖出现时,这一切都将落幕,而那个破了自己“白帝城”的男子…… 注定将为此付出代价。 正如金天奇所言,金天氏的颜面,不能丢! 全场寂静。 无数关注这一切的强者,全都在这一刻感到快要窒息,一切的感知也随之被切断,再看不到场中的一幕幕。 可他们知道,那是“扶风剑帝”即将出手! “今夜之后,怕是再见不到这禹玄了……” 不知多少人心中叹息,为林寻感到可惜。 一个能击败金天玄月的绝世人物,还没能去攀登帝境之路,却就将夭折于此,无疑是一场遗憾。 麻衣少年心中发紧,忍不住将目光看向身边的老妪。 老妪心中也是一叹,但还是摇了摇头。 这场风波中,他们只是过客,掺合不得! “或许,经此一事也可以让少主知道,这世上再耀眼的妖孽,再逆天的奇才,也注定有夭折、陨落的时候……” 老妪心中喃喃。 麻衣少年猛地攥紧双拳,神色平静得可怕,一字一顿道:“婆婆,这件事……让我心中很不痛快!” 他没有求老妪出手。 他心中真的很不痛快,如块垒堵住胸腔。 “打了小的,来了老的,就知道会如此。” 寂静压抑的氛围中,林寻露出一抹讥诮之色,并无任何惊慌。 伫足在远处的梁川,一尊准帝境存在,在布袍老者出现后,就躯体发僵,心生惊惧。 可他却万没想到,林寻一个绝巅圣王,却竟敢在这等时候,当着一位大帝的面,说出这等话! 一时间,他心中都不禁苦涩想到,或许……真的是自己老了吧…… “星空古道向来残酷,任凭你天赋再高,可在绝对的力量面前,也不过一只蝼蚁罢了。” 布袍老者淡然出声,“本座不杀你,但活罪难逃,镇压你一万年,以作惩罚。” 镇压一万年! 这简直比杀了林寻更残忍。 大道求索,一步错,步步错,错失的或许是时间,实则,是一次次在道途上攀登求索的机会! 就好比在以前时候,林寻若被镇压,哪可能有机会前往绝巅之域,哪可能有机会去九域战场? 又哪可能前往昆仑墟? 不入绝巅之域,无法证道绝巅道途。 不入九域战场,无法证道绝巅圣境。 不入昆仑墟,哪可能获得方寸山之主所留的授业传承? 可想而知,若被镇压一万年,林寻将错失多少类似的机会! 布袍老者这等惩罚,太无情! 林寻心中都不禁愠怒,目光看向布袍老分量还是不够,大发慈悲放了一群畜生,换来的却是这样的报复。” 说到这,他自嘲一笑,声音低沉,眸子幽邃得可怕:“也怪我心存侥幸……早知如此,就该全杀了……” 布袍老者皱眉,可不等开口,一位枯瘦老僧凭空出现,正是地藏界的渡空。 “道友,不如将此子交给我地藏界,他日必有报答。” 渡空声音沙哑。 又一位帝境! 并且也是为这禹玄而来! 梁川浑身哆嗦,双脚都发软,浑身被冷汗浸透。 场中气氛也是在这一刻压抑到极致。 金天玄月、悟冥等人,皆静默而立,无论结果如何,在他们心中,林寻都已在劫难逃。 庭院中,麻衣少年抿着唇,眸子死死盯着这一幕幕,今日所见,给他心境造成无比的冲击,胸口憋闷的快炸开。 他甚至想到,若无婆婆在身边,自己若遇到这等情况,是否也只有死路一条? 老妪见此,心有不忍,犹豫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