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39章 他说,想怎么死? - 天骄战纪

第1839章 他说,想怎么死?

迎客山上,气氛压抑。 一切来自外界的神识感应,全都被切断隔绝。 对于渡空老僧的插手,布袍老者并不意外,他只是有些不解。 “一个蝼蚁般的东西,也值得你一位帝境佛主出动?” 布袍老者声音淡漠。 这很不正常。 地藏界乃黑暗三大巨头之一,被整个星空古道所排斥。 像渡空这样的帝境佛主,非至关重要的事情,也根本不敢轻易出现在星空古道,否则,必会被一些通天人物盯上。 渡空老僧神色平静:“此子乃一个十恶不赦的异端,这些年里,曾杀了我地藏界不少传人。” 顿了顿,他继续道:“道友也看到了,此子之战力,几乎已经可以在绝巅圣王境中称无敌。就是派出一般的准帝境强者,恐怕也很难将此子击杀。” 一番话,令悟冥、金天玄月皆心中翻滚。 他们之前曾一一和林寻交战,自然清楚这个对手的力量是何等恐怖,他们甚至都怀疑,对方自始至终都还不曾动用全部战力! “异端?” 布袍老者冷哼,“真实的原因恐怕不止如此吧?” 渡空老僧皱眉。 不等他开口,布袍老者已神色淡漠道:“你想要带走此子也可以,一万年后,本座保证不阻拦你。” 言外之意就是,这一次,这禹玄必须被镇压一万年,哪怕你地藏界插手,也不行! 渡空老僧轻声一叹,道:“道友,何必呢?” 他身影一闪,竟以一化二! 场中,再度出现一个渡空老僧,两者模样如出一辙,只不过一个身披麻衣,气息晦涩昏暗。 一个身穿白色僧衣,宝相庄严,浑身流淌大光明、大圆满的味道。 “光暗两禅身!” 布袍老者瞳孔一凝。 这是地藏界最为神妙可怖的一门无上传承,两具禅身,一者修地藏黑暗道,一者修地藏光明道。 光暗互转,善恶相分,可佛光普照,可行走黑暗,极其神妙。 最可怕的是,在对战时,光明、黑暗两具禅身,皆拥有着同样的境界,同样的战力,与之对决,就如以一对二! “道友,若是对决,我地藏界无惧生死,还请三思。” 两个渡空老僧同时开口,一个面容慈悲,一个面容冷酷,给人一种极其震撼的视觉冲击。 “为了一只蝼蚁,却不惜威胁本座,看起来,此子身上必有不简单之处,对否?” 布袍老者眸子中宛如有万剑涌动,弥散出恐怖的锋芒。 金天玄月、悟冥皆心中发紧。 谁也没想到,为了一个禹玄,两位帝境存在竟是互不相让,剑拔弩张! 至于林寻,自始至终都被无视了。 就仿佛一只待宰羊羔,谁都想抢着将他宰割! 这等一幕,让林寻心中都不禁涌起一股无名怒火。 已经很久,他不曾再体会过这种滋味了。 两位帝境,高高在上,一个要镇压他一万年,一个视他为异端,要将他带走! 并且,还为此而进行争抢! “他们这是把自己当做什么了……任凭宰割的猎物?” 林寻黑眸愈发地幽邃,忽然道:“他日我若为帝,必也让诸位体会一下这种滋味。” 声音很平静。 神色也平静得毫无一丝波澜。 可其中的味道却那般决然、坚定和不容置疑! 悟冥、金天玄月都是一怔,旋即心中涌起一种荒谬之感,这家伙还以为自己这次能活命? 布袍老者唇角扯了扯,道:“自知穷途末路却又不甘心的牢骚吗,幼稚。” 这世上,每个人临死时,总会不甘心地怒吼、发誓、诅咒……这无疑很可笑。 没人会当真! 渡空老僧摇了摇头,没有理会。 “哥们,我玄九胤生平从未服气过任何人,这次你若死了,以后我帮你实现这个心愿!” 庭院中,心中早已憋闷得快要炸开的麻衣少年,猛地发出一声大喝,眼睛都发红,躯体都颤粟。 老妪一怔,记忆中,她这还是第一次看到麻衣少年如此气愤决绝的神色。 以前的他,吊儿郎当,没心没肺,无法无天,虽然修为进境神速,可一直却像长不大的孩子。 可现在…… 好像真不一样了。 布袍老者皱了皱眉,姓玄!难道是那个古族的后裔? 渡空老僧神色漠然,若不是碍于那老妪在,他会毫不犹豫将这样一个口出狂言的年轻人抹杀。 玄九胤。 林寻在心中默念,原来这小子姓玄…… “你既叫我哥们,那我便告诉你,我不会死,你再诅咒我,小心我揍你。” 深呼吸一口气,林寻淡然出声。 一句话,让玄九胤都瞪大眼睛,这家伙怎么临死还嘴硬! 悟冥、金天玄月也都摇头不已。 不会死? 哪可能! 布袍老者忽然笑了:“你我对峙,让这蝼蚁苟活了一些时间,不如先将他镇压,你我再对峙如何?” 渡空老僧道:“也好。” 说话时,他蓦地探手。 轰! 天翻地覆,至高般的帝道法则力量扩散,化作黑暗牢狱,倏然笼罩向林寻。 可仿似早已料到会如此,几乎同时,布袍老者屈指一弹,一抹剑气破空而去,无视空间阻隔,剑意如山,镇压而下。 两位帝境出手,轻描淡写,可内蕴的力量和威势,却恐怖得无法想象。 若仅仅是杀死林寻,断不会如此麻烦,只需散发出的帝境威压,都能将林寻镇杀当场。 不过,无论是布袍老者,还是渡空老僧,皆不会在此刻对林寻下狠手。前者是为了镇压林寻。 后者则担心林寻被杀,其身上的那一场“成帝成祖”造化就会暴露,引起布袍老者的觊觎。 无论是谁,都已看出,林寻在劫难逃! 老妪心中犹豫许久,最终一叹,放弃了出手的打算。 她一个人而已,哪怕此刻救下林寻,也难以挡住两位帝境的杀伐。 只是,这一刻的林寻却罕见的平静。 通天秘境内,身影绰约的曦,不知何时已悄然走出通天之门…… “咦。” 可曦似察觉到什么,蓦地顿足。 几乎同时,这迎客山猛地一颤。 咚! 像遭受到恐怖无边的冲击,一道沉闷的声音响起。 就见—— 那笼罩向林寻的黑暗牢笼,如若纸糊般,轰然碎裂消散。 两个渡空老僧齐齐瞳孔一凝。 喀嚓! 镇压向林寻的一剑,在虚空中崩碎,光雨飘洒,化作虚无。 布袍老者衣衫猎猎,瞳孔迸射神芒。 “这……” 远处庭院中,老妪脸色微变。 还有帝境人物? 须知,这迎客山上下,早已被渡空老僧和布袍老者的气息覆盖,一般人别说靠近,都无法感应到迎客山的存在。 可此时,迎客山上下覆盖的力量,被人以及其简单、粗暴的方式轰开。 并且,那力量之恐怖,令得渡空老僧和布袍老者的攻击,全都被摧枯拉朽般冲毁! 全场寂静。 悟冥、金天玄月等人都不禁呆住,谁也没想到,在这等时候竟会发生这等逆转。 林寻都是一怔,曦没有出现,可这一场杀劫却被人化解! 而后,所有人视野中,忽然多出一道身影,他穿着一对草鞋,扛着一柄锈迹斑驳的锄头,肌体黝黑,宛如庄稼汉似的。 没有人看出,他是从哪里来,也没有人察觉到,他是如何来的。 就仿佛,很早之前,他就已经站在那! 站在林寻的身前! 林寻只觉呼吸一窒,一道背影而已,可给他的感觉,却宛如一道撑开天地的脊梁,巍峨无量! 与此同时,渡空老僧和布袍老者皆露出一抹凝色。 这农夫般的中年男子,看起码那般不起眼,可也让他们无法看透! 甚至在之前,以他们的道行,在这中年男子出现时,竟都没能察觉到一丝征兆! “道友不请自来,莫非也是为了此子?” 渡空老僧开口,袖袍翻滚,声如洪钟,神色罕见的庄肃和凝重。 “这还用猜吗?” 布袍老者漠然出声,“此子之前那般淡定,怕是早已清楚,会有人前来相助。” 一句话,令场中气氛愈发压抑。 悟冥和金天玄月心中都掀起惊涛骇浪,原本,他们都以为禹玄只是帝族禹氏一个传人,孤身一人,必死无疑。 谁曾想,他竟也有帮手! 并且,还是一位深藏不露的恐怖存在。 “这家伙……隐藏的太深了……” 庭院中,麻衣少年苦笑,感觉自己之前就像个傻子,完全就是瞎操心。 不过,他心中却有一种说不出的轻松。 起码,这哥们暂时不会死了! 老妪看着麻衣少年眉梢间的喜色,心中则有些复杂,怪不得那年轻人从不畏惧自己,原来真的是底气十足啊。 黝黑男子站在那,就如站在庄稼地里的农夫,毫无威势可言,并且显得很沉闷,无论谁说话,他都不理会。 唯独扭头,看了林寻一眼,露出一个憨厚笑容,似在说,别担心,有我在。 林寻隐约已猜出什么,眸子变得明亮起来。 只是不等他开口,黝黑男子已转过头,看向渡空老僧和布袍老者,脸膛上的笑容也已消失。 在其唇中,则轻轻吐出四个字: “想怎么死?” —— (今天第一更提前,先给大家解解馋,童鞋们,继续求保底月票!)

下一篇   第1840章 农夫三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