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40章 农夫三拳 - 天骄战纪

第1840章 农夫三拳

想怎么死? 一句话,四个字。 在此刻,却如一道惊雷,激荡在每个人心头,让他们错愕,差点不敢相信。 这是那肌体黝黑,宛如农夫的中年男子抵达后,说出的第一句话,声音沉闷寡淡,毫无气势可言。 可即便如此,还是让人感觉太突兀和荒谬。 布袍老者,名震星空的一尊大帝,号扶风剑帝,享誉世间三万载,手腕通天,剑气长存。 渡空老僧,地藏界一尊帝境佛主,修“光暗两禅身”,一身化二,相当于两位帝境存在! 搁在寻常,谁敢对他们不敬? 可现在,那貌不惊人的黝黑中年,却话语惊人! 问两位帝境存在想怎么死? 这简直太疯狂! 就连麻衣少年都倒吸凉气,心中暗叫乖乖个隆咚的,就是自己老爹在此,也都说不出这般霸气十足的话吧? 老妪目光涌动神芒,也都怔然。 “哈哈哈。” 布袍老者仰天大笑,衣袂鼓荡,须发飞扬,浑身气势贯冲九天十地,扶风剑帝之风采,于此刻展现无遗。 “多少年了,是我隐居太久不曾出世,竟让人小觑到这等地步?” 布袍老者眸光深沉,身影如神,无匹的剑意如若山崩海啸,铺满这片星空。 “小觑?” 农夫似的中年想了想,摇头道,“你错了,我从不小觑人,可你……真的让我无法高估。” 布袍老者笑容猛地敛去:“是吗?” 农夫中年认真回答:“是。” 布袍老者额头青筋隐现,胸口一阵发闷,农夫中年那认真的态度,看起来不像嘲笑,可却让人很难受。 你说他态度不好,可偏偏没有任何张扬,言辞沉闷平静,神态也很认真,这感觉都能把人气吐血。 “无须废话,手下见真章!” 蓦地,渡空老僧出手,两道身影,一个沐浴黑暗佛光,一个释放大无量光明。 轰! 天地间,佛音如雷,虚空紊乱。 帝境出手,何等可怕? 这一瞬,悟冥、金天玄月只觉浑身一轻,就被挪移出场中,根本就无力挣扎。 而在场中,就见一黑一白两尊高大无比的佛身影,挤满乾坤,口宣佛音,宛如要压塌天宇。 “咄!” 梵音禅唱,巨大如悬浮陆地的扶摇船,这一瞬忽然静止在星空中,而分布在附近周虚中的星辰,全都剧烈摇晃起来。 “咄!” 滚滚佛音,震荡轰鸣,就见黑暗渡空老僧举拳,轰杀而出,道光倾泻如天河。 而光明渡空老僧,则掌握一柄禅杖,横击而出。 一时间,天翻地覆,空间塌陷。 帝境之威,于此刻映现世间! “我只是要让你们选个死法,可没打算毁了此地。” 宛如农夫般的黝黑男子皱眉,声音沉闷。 也不见他动作,一株株青翠欲滴的古树,从虚空中扎根而起,枝叶繁茂,蔓延向四面八方的周虚,飘洒亿万道光。 眨眼间,扶摇船就被那一株株古树遮蔽,附近星空,也都被青翠欲滴的枝叶覆盖。 远远一望,宙宇中宛如忽然出现一片古森林,每一片叶子,都比星辰还要大! 与此同时,农夫中年蓦地踏步上前,一瞬间,打出三拳! 轰! 惊天动地的碰撞中,黑暗渡空老僧躯体一颤,漫天的黑暗佛光轰然溃散。 他唇中咳血,眉头紧锁,露出惊色。 农夫中年第一拳,势若犁庭扫穴,将他震伤。 铛! 第二拳,光明渡空老僧的禅杖,猛地产生哀鸣,产生龟裂的痕迹。 而他这一道禅身,直接被恐怖的拳劲轰退,每一步退出,身上的光明佛光就溃散一分。 当退出第九步,他浑身光明已变得暗淡无比,一张脸庞都泛起一阵乌青光泽。 这第二拳,势如山崩海啸,杀伐世间,无坚不摧! 轰! 当第三拳递出。 渡空老僧的两道禅身,皆齐齐色变,毫不犹豫汇聚在一起,并肩出手,施展大无上神通。 “大光明龙象印!” “大黑冥镇狱法!” 就见虚空中,宛如有远古神象踏破星空而来,星辰爆碎,光明无量,呼啸周虚。 同时,有一朵黑色莲花盛开在血色炼狱之上,花蕊中,激射出亿万佛光! 不夸张地说,若无农夫中年的力量防御,仅仅是这等帝境力量,都能将这方虚空打爆,令周虚沉沦,万物覆灭。 可即便如此,渡空老僧也没能挡住这第三拳。 轰! 远古神象,灰飞烟灭。 镇压血色炼狱的黑色莲花,在瞬间凋零枯萎。 而渡空老僧的两道禅身,则被拳劲狠狠镇压,砸在地上,令迎客山都猛地一震。 哗啦~ 他两具禅身倏尔融合为一,明显已支撑不住,一张老脸雪白惨淡,被死死压迫在地上,无力挣脱。 三拳! 分胜负! 当烟尘弥散,全场都被震撼在那。 扶摇船被遮天蔽日的古树遮盖,没有受到损伤,甚至连这座迎客山也完好无损。 可渡空老僧这位帝境佛主,却被三拳镇压,倒地不起! 一切,从发生到落幕,仅仅须臾间而已。 而自始至终,农夫中年只出了三拳! 帝境有多恐怖? 在修道者眼中,那就是至高无上般的存在,犹如无所不能,可以震烁诸天,威慑十方! 而渡空老僧,可不是一般的帝境存在,掌控“光暗两禅身”的他,真正战斗时,就宛如两尊帝境一起出手。 可即便如此,他还是败了。 败得一塌糊涂! 这样一幕,让林寻都睁大瞳孔,心神震撼。 严格而言,这一战,以他这样的修为,根本无法看出什么端倪,也无法感受到那帝境力量中蕴含的至高奥秘。 甚至,若非有农夫中年的力量保护,早在开战的那一刹,他就会被那恐怖的帝境力量抹杀当场。 可林寻很清楚,能如此轻易地镇压渡空老僧,根本不是一般的帝境人物可以办到! 悟冥等人浑身颤粟,心神已被震慑,彻底呆滞在那。 渡空佛主,在他们心中就宛如无敌般的至高存在,可现在却就被三拳镇压了! 金天玄月神色苍白,心神恍惚。 之前一幕,让她也遭受到无比的冲击。 麻衣少年揉了揉眼睛,失神喃喃:“婆婆,我老爹有没有他这般猛?” 老妪罕见地沉默了。 因为她心中也无法平静,惊涛骇浪汹涌。 同为帝境,才会更明白此境的力量何等恐怖,两位帝境对决,除非悬殊极大,否则几乎都不可能将对方杀死。 可现在,渡空却被三拳镇压! 这是否意味着,那农夫男子的力量,已不止是高出了一大截,而是完全凌驾于渡空之上? “身为佛修,动手时却无慈悲之意,不顾此地生灵之安危,怪不得你们地藏界传人,只能置身黑暗世界。” 农夫男子声音沉闷,平淡无奇,依旧一副庄稼汉的模样,可此时再看向他时,每个目光都已变得不同! “你是何人,为何星空古道上,从不曾听过有你这样一位大帝?” 地上,渡空老僧声音沙哑。 “我?” 农夫男子认真想了想,道,“种田的。” 噗! 渡空老僧气得直接吐血,种田的?种田的哪能拥有这等战力? 其他人也都错愕。 三拳便能镇压一位帝境的,会是一个种田的庄稼汉? 可林寻信了。 因为他知道,九师兄葛玉璞在修道之前,也只不过是山中一个资质愚钝的樵夫。 可葛玉璞师兄在修道之后,却能缔造出“大道黄庭经”,能在众帝道战中压迫得帝族孔氏的始祖“独天妖帝”都抬不起头! “这,又是哪位师兄?” 林寻思绪如飞。 “我从不骗人。” 仿似察觉到众人不相信,农夫男子神色认真地解释了一句,“只不过,以前我种的是田里的庄稼,现在种的是一些大道之物。” 众人愣愣,感觉很荒谬和怪异。 一个庄稼汉都能踏足至高帝境? 谁信啊! 被镇压在地的渡空老僧只觉胸口发堵,又吐出一口血,他感觉农夫男子分明就是在羞辱他! 连林寻心中都一阵感慨,这位师兄……真的是一位老实人啊…… 只不过老实人说实话的时候,往往容易让人伤心。 场中,唯有布袍老者一直沉默着,神色明灭不定,不发一语。 他没有动手,目睹了渡空老僧的惨状,让他也不敢再轻易动手。 一时间,进退维谷。 “你想怎么死?” 而此时,农夫男子也仿佛无视了布袍老者,目光看向被镇压地上的渡空老僧。 “杀了我,地藏界会因此而震动,道友若放我一马,以后我地藏界,决不会再和两位为敌。” 渡空老僧深吸一口气,沙哑出声。 一位帝境,在求饶! 这等场面,在场之人哪见过?一时间,心中皆翻滚不休,帝境人物原来也畏死? “不可能。” 农夫男子摇头,神色平静,不容置疑。 渡空老僧心中一沉。 在场其他人无不紧张起来,心都悬在嗓子眼。 “若如此,你们以后也注定在劫难逃!” 渡空声音沙哑。 蝼蚁尚且偷生,何况一位历经千辛万苦才证道为帝的存在? 声音还未落下,他躯体轰然化作无数黑色光影,划破虚空,冲向四面八方的周虚中。 —— (感谢劫尔,玉玲珑小玲子等童鞋的打赏和捧场! 有书友说,九师兄葛玉璞砍柴的,这位师兄种田的,金鱼忽然想到,主角应该是挖矿的吧…… 会不会有打鱼的师兄?不会,因为金鱼我不答应! 还有,金鱼我的婚期不远了,存稿都困难,真没力量加更,可有很贱地渴望月票,纠结,童鞋们请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