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41章 讲道理的师兄 - 天骄战纪

第1841章 讲道理的师兄

亿万身影,密密麻麻,冲向四面八方,让人根本分不清楚,究竟哪个才是渡空老僧。 事实上,在场很多人都没想到,被镇压在地的渡空老僧,竟还有挣扎的余力。 可农夫男子却想到了。 “这便是地藏佛祖所传承下来的身化万千之法?可看起来道友你只掌握了一些皮毛而已。” 沉闷的声音中,农夫男子微微仰头。 哗啦~ 覆盖这片宙宇虚空中的无数参天大树,枝桠摇曳,每一片大如星辰的叶子,都流淌出绚烂的道光。 一时间,天地茫茫,完全被道光淹没。 在那道光覆盖下,渡空老僧所化的亿万身影,犹如被火烧的蝗虫似的,一大片一大片地焚化消弭。 “真要赶尽杀绝?” 渡空老僧惊怒的声音响彻,透着不安。 “对。” 农夫男子很老实地回答。 轰! 就见天地四野,全都是流转翻滚的道光,一株株古树,就犹如一株株传说中的大道妙树,散发出的神辉力量,磅礴无量。 仅仅几个呼吸间。 渡空老僧所化的亿万身影,皆被焚化,抹除当场! 死了? 不少人艰难地吞了吞口水,神色震撼。 这可是一尊帝境啊! 可看起来,那农夫男子杀起来完全不费吹灰之力! “还没死。” 农夫男子说着,在一众疑惑目光注视下,忽然探手一抓。 远处的悟冥以及十多个地藏传人,都没来得及反应,躯体全都化作灰烬,被抹杀当场。 “你好狠!” 虚空中,响起渡空老僧愤怒不甘的叫声,戛然而止。 农夫男子这才说道:“我可没这位老和尚狠,这些地藏传人实则早已被他动用秘法夺舍杀害,我杀的,只不过是这老和尚的化身。” 众人悚然一惊。 之前,他们都以为渡空老僧身化万千逃遁,谁敢想象,他竟还无声息之间,杀了悟冥等人,占据其躯壳? 这太恐怖! “婆婆,这地藏界之人都这般无情冷酷吗……” 麻衣少年都被吓了一跳。 “黑暗三大巨头之一势力,自然和寻常修道者不一样。” 老妪声音低沉。 她更震惊的是农夫男子的手段。 三拳镇压渡空老僧,而后又摧枯拉朽般击破渡空老僧的亿万化身。 一尊帝境存在,都没有任何挣扎,便被诛了! 这让她都感到心颤,浑身发寒,这农夫男子,究竟是来自哪里? 为何以往从不曾听闻,星空古道上还有这样一号了不得的存在? 场中寂静,气氛压抑无比。 农夫男子站在林寻身前,目光看向了布袍老者。 不等开口,布袍老者已深吸一口气,低头拱手,道: “鄙人金天泓,帝族金天氏第十六代后裔,道友功参造化,神妙莫测,鄙人远远不及,还望道友能够手下留情。” 声音透着浓浓的苦涩。 帝境又如何? 在绝对的力量面前,也只能低头! 这一刻,金天玄月俏脸煞白,她风姿神秀,为帝族金天氏年轻一代最耀眼的天骄。 可在之前,却在正面交锋中,被林寻直接镇压。 而被她奉若神明,高高在上的老祖,一位名震星空的剑帝,却也在此时为局势所迫,低头折腰! 一系列的打击,让她都有崩溃的感觉。 什么骄傲,什么自负,什么引以为豪的身份,在这一刻全都破碎。 即便是老妪见到布袍老者低头,都不禁动容,心有戚戚然。 帝境,震烁诸天,被无数人仰望。 可谁又能知道,帝境也是会畏惧、会低头、会陨落的! 就如此时此刻,渡空老僧被诛,扶风剑帝低头! “我这人除了不说谎,还喜欢较真。” 农夫男子声音沉闷,“若我认为是错的,即便你跪地叩首,我也不会放过。” 布袍老者心中一沉。 就见农夫男子道:“你刚才说,金天氏颜面不能丢,所以便要镇压我师弟一万年,那我问你,我师弟遭受这般羞辱,我这当师兄的若不帮他,颜面又往哪里搁?” 师弟! 一个称呼,却宛如石破天惊! 布袍老者浑身都是一震,难以置信,一个蝼蚁般的角色,怎可能是这样一位恐怖帝境的师弟? 老妪和麻衣少年对视一眼,皆看到对方眸子中的震惊。 他们本以为,农夫男子会是林寻的师门长辈,哪曾想,两者竟会是师兄弟! 一直立在远处,无人关注的天音阁太上长老梁川,直接就傻眼了。 今天发生的一幕幕,对他而言简直就像一场场噩梦! 一个禹氏族人,怎么就成了一位帝境的师弟? 若早知如此,天音阁早就将他当祖宗般供奉起来了,哪还敢有一丝一毫的怠慢? 也是这时候,梁川才明白,为何对方敢那般肆无忌惮地杀死那些洪荒道庭强者了。 看看他那位师兄,都敢眼睛不眨地杀死帝境存在,有这样一个师兄在,还有什么是他不敢的? “怪不得,怪不得……”梁川嘴唇哆嗦,意识恍惚。 唯有林寻笑了。 果然,是自己的师兄,也难怪曦没有现身。 “我愿为此付出代价。” 布袍老者声音愈发苦涩,头颅低垂。 农夫男子道:“我再问你,我师弟若是蝼蚁,我这当师兄的,又算什么?” 之前,布袍老者一口一个蝼蚁,充满高高在上的不屑和蔑视,视林寻为任凭宰割的猎物。 可此时,面对农夫男子的问话,他却神色惨淡,哑口无言,还能怎么解释? 农夫男子再次说道:“年轻人之间争锋,我师弟已手下留情,没有杀人,可为了一个所谓的宗族颜面,就让你一个帝境人物亲自出手,是不是太欺负人了?” 布袍老者躯体都发僵,嘴唇蠕动,可最终还是轻叹一声,无言以对。 “境界高,就可以视人为蝼蚁,予取予夺。出身尊贵,就可以看不起人,肆意践踏。” 农夫男子说到这,想了想,这才说道,“这的确是亘古以来天天都在发生的事情,世人也几乎都习之以常。” 他神色认真、罕见地庄肃这里,这是不对的,众生无贵贱,强弱无高低,唯如此,方知众生之意,方有敬畏之心!” 林寻都不禁怔住。 众生无贵贱,强弱无高低! 这应该就是师兄他所立下的大道宏愿吧? “一个种田的,却能说出这番话,这难道就是他能够在帝境中拥有这等造诣的原因?” 老妪若有所思。 帝境,修的是心境,玄乎其玄,一个人能取得成就的高低,和所秉持的信念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农夫男子给人的感觉,朴实无华,毫不起眼,可他所拥有的心境和力量,却堪称是惊艳之极! 布袍老者已抿嘴不语。 他已认栽,只等一个结果。 农夫男子轻叹,道:“你们不喜讲道理,也不愿听人讲道理,可道理……本就是大道之理啊!若不讲道理,还求什么道?” 林寻心中一震,道理,大道之理? 这种对大道的阐述,让林寻都有一种振聋发聩之感。 “师兄,什么道理最大?”他忍不住问。 农夫男子憨厚一笑,举起一只拳头:“我苦思冥想很多年,到最后才发现,道理就在这里。” “拳头?”林寻一呆。 “对,谁的拳头大,谁的道理就大。” 农夫男子神色认真,并不是开玩笑,“无论大道之争,还是道统之争,终究离不开打架,既然要打架,谁的拳头大,谁就能获胜。在道统之争中获胜了,你的道理就可以成为天下人的道理。” 林寻道:“既如此,为何师兄你还要跟人讲道理?” 农夫男子摇头:“师弟,遇到可以讲道理的人,就用不上拳头,拳头是用来对付不讲道理的人的,就像那老和尚,说动手就动手,那我就只能用拳头跟他讲讲道理。” 林寻目光看向那布袍老者,道:“师兄,你打算如何和他讲道理?” 农夫男子道:“师弟,你觉得呢?” 这一刻,所有的目光都看向林寻,尤其是布袍老者和金天玄月,都不禁紧张起来。 连老妪和麻衣少年都好奇,林寻会给出什么样的答案。 谁都知道,林寻这个答案,将对布袍男子的生死产生影响! 却见林寻不假思索道:“要不,镇压他一万年?” 布袍老者脸色骤变,实则内心已微微松了口气。 一万年? 对一位帝境强者而言,还无法产生什么严重影响。 可此时,农夫男子却摇头,批评林寻:“师弟,你怎么比我还老实,老实人可最容易吃亏的。” 林寻错愕,唇角不易察觉地抽搐了一下,终于体会到了老实人说话能噎死人的威力。 “他和你不一样,帝境之路,不在于被困时间之长短,而你眼下最缺的便是时间。” 农夫男子认真说道,“故而,他对你的惩罚太重,而你对他的惩罚则太轻,这就叫不公平。” 林寻原本以为,这位师兄是一位沉默寡言的秉性,谁曾想,讲起道理来,却这般认真和话多。 不过,这种行事的秉性,却令林寻生不出任何厌憎,反倒心中有一种说不出的熨帖和踏实。 师兄虽非君子,但对待自己这位师弟时,却有君子醇厚之风!

上一篇   第1840章 农夫三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