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42章 诸天百草经 - 天骄战纪

第1842章 诸天百草经

对布袍老者而言,农夫男子的话就如一记记重锤,砸得他的心不断往下沉。 快要沉入谷底! 很明显,农夫男子并不打算就这般放过他。 这种命运受制于人,只能被动接受审判的滋味,让布袍老者心境都遭受到无比煎熬。 自证道成帝以来,他已经太久没有体会过这种滋味了。 谁也没注意到,在农夫男子袖口,一朵拇指大小的粉色蔷薇花悄然绽放。 与此同时,一把柔润婉转的声音在农夫男子心头响起: “十三师兄,太古时期,金天氏始祖白帝曾和雪崖师兄并肩战斗,这人既是白帝的后裔,成道不易,放他一马便可。” 农夫男子挠了挠头,在心中回答:“君桓……” 不等说完,就被那柔润如水的声音打断:“不要和我讲你的道理,我可没心情听。” 农夫男子心中苦笑。 “还有,莫要让你出现在此的消息泄露,我已经被那些老不死的东西盯上,你可不能再被盯上了。” 声音至此,彻底消失。 那一朵出现在农夫男子袖口的粉色蔷薇,也倏然凋零消弭。 农夫男子轻叹。 而后,他目光看向一副任凭宰割模样的布袍老者,道:“你有一个好祖宗。” 一句话,显得很突兀和莫名其妙。 可却让布袍老者眸子一亮。 果然,下一刻农夫男子就说道:“不过,死罪可免,活罪难逃。” 布袍老者毫不犹豫道:“无论什么补偿和惩罚,我皆愿承受!” 农夫男子拿出一颗灰扑扑的种子,道:“这是一颗锁心冥草种子,你发誓不泄露今日之事,然后吞下它便可。” 锁心冥草! 一种奇妙的神物,将誓言封印其中,便可栽种在修道者心境,一旦违背誓言,锁心冥草就会枯萎,化作一种独特的灰烬,腐蚀和玷污修道者的心境。 这种要求,太简单了,布袍老者毫不犹豫便立誓,而后将这一颗种子吞入体内。 农夫男子见此,点了点头,又说道:“我师弟那,也需要补偿。” 至于什么补偿,他没有说。 可布袍老者已再次应承下来,补偿?好说,哪怕林寻提出再过分的要求,他都可以答应下来! 见他如此痛快,农夫男子神色稍缓,道:“劝你以后行事,莫要让你家祖宗蒙羞。” 布袍老者一呆,脑海中情不自禁浮现一个想法,难道此人……竟还认得始祖? 而此时,农夫男子再次拿出一颗锁心冥草种子,递给了金天玄月。 金天玄月哪还不懂该怎么做?也效仿着立誓,吞下此物,只是神色颇有些暗淡。 心高气傲的她,今日遭受到的打击太多,也太沉重了。 做完这些,农夫男子一指远处:“你们可以离开了。” 布袍老者躬身行礼,道了声谢,便和金天玄月一起,转身就走,唯恐再留下来,农夫男子会改变主意。 “还有你。” 农夫男子看向远处的梁川,后者浑身一个激灵,差点都瘫在地上。 “心性如此之差,怪不得无缘证道帝境。” 农夫男子摇头。 最终,梁川也立下誓言,吞服锁心冥草种子,一点都没有抵触,反倒有一种死里逃生的庆幸。 农夫男子袖袍一挥,梁川就消失在了迎客山上。 “师弟,我没杀那老儿,你不会怪我吧?” 农夫男子黝黑的脸膛上露出不好意思之色。 任谁见到,怕都会以为他是个庄稼汉,根本不像一个刚杀过一个帝境,又迫使另一个帝境不得不低头认栽的恐怖存在。 “我心中已很痛快了,念头通达。” 林寻笑道。 “好一个念头通达。” 农夫男子也咧嘴笑起来,很高兴,忍不住又想讲一番道理了,可最终还是忍住。 初次相见,还是不要留给小师弟一个这样的古板印象最好。 “师弟你稍等,事情虽落幕,可有些事情还是要说一下的。” 农夫男子说着,身影凭空消失。 …… 庭院中。 麻衣少年很不解。 按照那农夫男子展现出的行事风格,是断不可能就这般轻易饶过布袍老者的。 可偏偏地,事情就这样结束了。 “这其中肯定另有隐情。” 正当麻衣少年思忖时,身边的老妪忽然道:“少主,您且待在此地别动。” 麻衣少年一呆,心中猛地发紧,难道那农夫男子还不打算放过婆婆? 刚想到这,他只觉眼前一花,就失去了感应。 与此同时,农夫男子出现在庭院中,目光看向老妪。 老妪已先一步开口:“道友也想让我这老太婆吞一颗锁芯冥草?” 她浑浊的眸中涌动着一缕缕玄光,整个人气势都随之一变。 农夫男子声音沉闷:“你这般漂亮,哪是什么老太婆,这种伪装,瞒不过我的。” 老妪一呆,一个老实人,也会在意别人漂亮与否? 不过,当再次开口时,她模样已悄然变化,由一个老态龙钟的老妪,化作一个绝世如仙的大美人。 一袭青裙,乌黑的秀发头盘云髻,肌体水润白皙,一对眸宛如天上皎皎明月,一对红唇轻抿,勾勒出完美的弧形。 光洁的眉心之地,点着一抹嫣红朱砂。 她立在那,青裙飘曳,霞光流转,身影如幻。 “既然被道友看穿,我自也再无掩饰的必要。” 青裙女子开口,声音都清脆犹如玉佩叮咚,天籁似的悦耳。 这,是一位风华绝代的女帝! 可农夫男子却似视若无睹,毫无反应,道:“既然你来自玄家,自然不需要锁心冥草。” 他神色认真:只是想告诉你,我家小师弟,一不求人背黑锅,二不求将人拖下水,三不会得寸进尺,四不会不知天高地厚,你可以视他弱小,但以后的成就,只会在你之上。” 说罢,他转身而去。 青裙女子呆住。 她本来如临大敌,甚至已做好若对方敢提出让自己吞下锁心冥草,便全力出手的准备。 可却万万没想到,对方此来,仅仅只是为了说这样一番话! 一时间,她胸口都一阵发闷。 报复! 这看似老实的庄稼汉,实则早目睹了今日发生在迎客山上的一幕幕,知道自己曾对那年轻人毫不客气的警告。 他此来,就是为那年轻人出气的! 青裙女子暗自咬牙,成就在我之上?也不看姑奶奶活了多少岁月,见了多少帝境兴衰! 她的确有些恼火。 同为帝境,却被人这般进行训斥,这滋味……真的很不爽。 而此时,农夫男子黝黑的脸庞上露出一抹高兴笑容,他自认这次做的,已经可以让师弟满意了。 这也算当师兄的应该有的担当吧? …… “师弟,我俗名太过粗鄙,自拜入师门,师尊便赐我法号‘朴真’,排行第十三。” 再次见到林寻时,农夫男子自报来历, “我入门前,的确是一个田里的庄稼汉,大字不认识一个,后来得到师尊点化,才踏上了修道之路。” “我和九师兄葛玉璞不一样,他是真愚钝,木头一样,我则是太老实了,不会说假话,不过师尊说天生万灵,各有不同,老实人也有老实人的好。” “我最擅长种田,进入师门后,就帮着照料和栽培各种灵物。” “后来,我游历天下,尝遍各种灵谷、灵植、灵药之物,终于找到了自己要求索的道途。” 说着,自称朴真的农夫男子,拿出一块玉简,递给林寻: “师弟,这是我亲自编撰的‘诸天百草经’,其中汇总着星空古道上诸多世界内生长的灵物,并非什么修炼法门,也谈不上多宝贵,你且收下,以后若遇到辨认不出的灵药灵草,便可拿出来看一看。” 林寻翻开一看,半响后不禁倒吸凉气。 这“诸天百草经”内所记载的灵物种类,简直浩如烟海,不计其数,每一种灵物,皆有专门的详细记载。 如名称、形状、用途、生长之地……还配有一幅幅栩栩如生的图谱。 这等经书,对世间炼丹师而言,完全堪称是可遇不可求的无上宝经,价值不可估量! 即便是如林寻这般的修道者,翻阅此经,也可以深刻了解到天地灵物的本质奥秘,对修行有着莫大裨益。 须知,天生万物,道孕其中,大道的玄机,实则就藏在这诸天万象、万事、万物之中! 而修道者感悟天地,求索道途,感悟的就是天地间所存在的事与物。 “多谢师兄传经授道。” 林寻认真行礼。 朴真连忙摆手:“你我师兄弟,莫要如此见外。” 他抬头看了看远处虚空,轻叹道道:“时间不多了,我再呆下去,必被人所警觉。” “师弟,大道漫漫,我可很期待你证道成帝那一天。” 声音中,带着笑意和期待。 “师兄要去哪里?” 林寻忍不住问。 朴真咧嘴笑道:“去做孤魂野鬼该去的地方。” 说罢,他扛着那锈迹斑驳的出头,朝前行去,一步迈出,人已经在星空周虚之上。 “师弟,后会有期!” 朴真憨厚的笑声,在林寻心头响起,许久才消失。 “师兄,后会有期。” 林寻仰头,喃喃出声。 —— ps:感谢夏至小姐姐、黄连坪等等同学的打赏和捧场! 目前就差300票冲进前三名,老铁们,求火力助攻~~

下一篇   第1843章 华典之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