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43章 华典之死 - 天骄战纪

第1843章 华典之死

随着农夫男子朴真的离开,迎客山上下覆盖的无形力量随之消弭,那将整个扶摇船笼罩的一株株古树,也是随之幻化消失。 一切,都恢复到以往的平静中。 对扶摇船上的绝大多数乘客而言,根本就没有察觉到,之前曾有一场场凶险无比的惊世之战爆发。 他们也都不可能知道,若不是农夫男子有心保护,他们和所乘坐的扶摇船,早已化作周虚中的尘埃! 但还是有很多消息传出。 迎客山上下,还住着其他诸多乘客,在最初时候,谁都看到林寻曾击杀天音阁传人午芸莲,镇压金天奇等帝族金天氏强者。 也曾引起地藏界传人悟冥禅主、金天氏绝世骄女金天玄月一起出手…… 只是在战斗最后,无论是悟冥,还是金天玄月,却皆被林寻强势击溃! 甚至,许多人都看到在最后时刻,扶风剑帝出现! 当时,不知多少人为此扼腕叹息,认为林寻此次必死,而这星空古道上则将永远失去一个惊艳群伦的绝巅圣王。 至于扶风剑帝出现之后的事情,便再无人能够看到。 直至此刻扶摇船上恢复以往平静,迎客山上下所有修道者都松了口气,紧跟着就开始关注这一战的结果。 旋即,令他们皆感到难以置信的一幕出现了—— 那禹玄……没死! “这怎么可能?” 许多人都差点抓狂,这家伙怎可能没死? 这太出人意料。 在接下来的时间里,人们陆续发现了许多蹊跷,比如,原本居住在山脚庭院中的地藏界一行人,竟全都消失不见了。 就宛如人间蒸发似的。 “扶摇船在星空中航行,除非有帝境人物带路,否则以他们地藏传人的力量,断不敢离开扶摇船!” “这岂不是意味着,他们……极可能已遭难了?” 不知多少修道者暗自心惊,感到震颤,若猜测是真,那又是谁杀了他们? 同时,帝族金天氏也很反常,无论是扶风剑帝,还是金天玄月,皆闭门不出,对之前发生的事情,只字不提。 这让人们又是一阵惊愕和困惑。 禹玄,镇压了金天奇等人,击败了金天玄月,扶风剑帝就这般忍气吞声了? 一位帝境啊! 哪可能就这般罢手? 一个又一个疑惑,涌上那些修道者心头,到最后,皆化作同一个疑惑,扶风剑帝出现后,究竟发生了什么? 为何禹玄活着? 为何地藏传人不见了? 又为何帝族金天氏对此一言不发,沉默以对? 这些消息很快就在扶摇船上传开,一时间也引起了不知多少的哗然和疑惑。 禹玄! 这来自帝族禹氏的一位强者,一跃成为了最受瞩目的角色。 人们震惊于他所展现出的逆天战力,可同样也无比困惑,他究竟是凭什么手段,在这一场凶险无比的风波中活下来的? “看一看天音阁的反应就知道了,禹玄可不止杀了午芸莲,死在他手中的更有于峻等一众天音阁大人物,若天音阁都选择隐忍,那就证明,此事绝对不正常!” 许多人做出如此推断,纷纷开始关注天音阁的动静。 他们不敢去问帝族金天氏,也没胆子去问林寻事情的缘由,想要知道事情真相,只能去关注天音阁的动静。 …… 一座恢弘大殿内。 一众大人物汇聚,之前曾看守在庄韵致身边的萧云空、欧阳沛,也都来了。 包括庄韵致也都在。 但无论是谁,神色皆无比阴沉和难看。 太上长老梁川坐在上首,神色麻木,声音沙哑道:“这些日子,我们扶摇船上发生了很多事,也造成了许多的动荡。” 一句话,勾起了众人的回忆。 最初,洪荒道庭一行人全都被杀害,引起动荡。 紧跟着,为了追凶的太上长老华典,跪倒在了那位老妪身前,掀起不知多少哗然。 而就在今天,金天奇等帝族金天氏强者被打,于峻和午芸莲等人被杀,更像一道惊雷,让天音阁陷入混乱。 这打击太多,也太重! 而现在,谁都清楚,这些事情,皆出自一人之手—— 禹玄! 一个来自帝族禹氏,之前几乎被人忽略的角色。 可现在,一想到这个名字,便让人恨得咬牙切齿,几欲发狂。 唯有庄韵致神色很复杂。 在扶摇船路过大禹界的时候,是她亲自将林寻接上扶摇船,也是她安排禹玄在柳清嫣身边,充当护卫。 当时,她只是想借禹玄那帝族禹氏的身份,让其他人心存顾忌,不敢轻易对柳清嫣下狠手。 哪曾想…… 禹玄的身份,分别没起到什么作用,甚至她这位柳清嫣的师尊,都被禁足了! 原本,庄韵致已心灰意冷。 可让她万没想到的是,禹玄的身份没什么用,可他的战力,却起到了不可思议的破坏力。 洪荒道庭强者,他杀的。 金天奇等人,他镇压的。 连于峻和午芸莲等人,也都被他毫不客气地灭掉。 这一系列事情,让庄韵致都感觉像做梦一样,那般震撼,又那般的不真实。 可无论如何,她根本兴不起仇视禹玄的念头,因为她清楚,禹玄大可以不必这么做。 一切,都是为了她的弟子柳清嫣! “梁川师伯,您已出手,为何却饶了那禹玄?现在外边可都在传,禹玄还活着!” 欧阳沛神色铁青,愤然出声,他的徒弟展炳,和午芸莲一样被杀害了,这让他心如刀绞。 “是啊,这一切的祸患,可都是这禹玄引起的,似这等十恶不赦之辈,焉还能让他活着?” 在场其他人也咬牙切齿地出声。 梁川心中苦涩,神色变幻不定。 杀禹玄? 地藏界渡空老僧都死了,扶风剑帝都低头了,谁敢杀? 可这些事情,他不敢说,也不能说,只能烂在肚子里。 “各位,归根究底,禹玄也是为了清嫣好,若非你们处处针对清嫣,哪可能会发生这些祸事?” 梁川轻叹一声,道,“召集你们前来,就是想告诉你们,从今日起,无论是谁,皆不得再视禹玄为敌,谁若敢私下去报复,我保证第一时间将他诛了!” 说到最后,他神色间杀机毕露。 大殿死寂,所有人都呆住,差点不敢相信自己耳朵。 禹玄可是罪魁祸首,怎么……现在梁川太上长老却似铁了心要去维护他? “梁川,你简直是混账!” 猛地,一道愤怒无比的咆哮声响起,就见华典的身影破空而来,气势汹汹。 他神色狰狞得可怕,目眦欲裂,“发生这么多事情,你不去报仇,反倒去维护那姓禹的杂碎,你……简直是猪油抹了心,丧心病狂!” 他怒吼如雷,激荡大殿,杀气弥漫,令许多人呼吸都一窒。 一尊准帝发飙,那威势何等可怕? “华典师兄,你之前一直在闭关,根本不清楚事情的真相,若你信得过我,就听我的,绝对不会出错。” 梁川深吸一口气,神色严肃开口,他知道,华典之所以愤怒,便在于其外孙女午芸莲,被那禹玄杀了。 “你竟还劝我?” 华典气得须发怒张,浑身哆嗦,“你这个怂包、废物,你不杀那杂碎,我去!” 梁川心中发紧,色变道:“师兄,你可千万别做蠢事,若你这般做了,咱们天音阁所有人都要遭受牵累!” 可华典已听不进去,冷冰冰撂下一句:“等我回来,再找你算账。”就转身要走。 可甫一转身,他眼前就一花,被一道身影挡住。 那是一个布袍老者,面庞清癯,神色带着一种说不出的淡漠。 梁川心中咯噔一声,双腿都发软,暗呼要糟。 “谁敢拦我,滚!” 而此时,盛怒之下的华典,早已毫不犹豫出手。 轰! 他一掌拍出。 可下一刻,他整个人却被一只手攥住脖子拎起来! 华典大惊,从怒火中彻底清醒。 与此同时,布袍老者淡漠出声:“天音阁怎么就出了这样一个蠢货,不如,我帮你们解决如何?” “不……” 梁川刚要劝阻,就听轰的一声。 华典这样一位准帝境存在,躯体瞬间爆碎,而后化作灰烬扑簌簌飘洒一地。 梁川眼前一阵发黑,失魂落魄。 大殿其他人,也在此刻完全被震慑,一个个吓得瘫软在地,神色煞白而惊恐。 弹指杀准帝! 他们一瞬间就猜出了布袍老者的身份。 只是,他们却根本没想到,为何扶风剑帝竟会出现在此,阻挠华典长老去杀禹玄。 这太匪夷所思。 须知,那禹玄可得罪了帝族金天氏不少人啊! “从今日起,扶摇船上,谁敢和禹玄小友过不去,便是和我帝族金天氏过不去。” 布袍老者同样没有解释,撂下这句话,他身影便凭空消失不见。 大殿内,死一般的寂静。 所有人都有崩溃的感觉,梁川长老一反常态,去维护那禹玄,这本就让人无法接受。 而现在,连扶风剑帝都站出来,明确表达对禹玄的维护态度! 唯有梁川明白,扶风剑帝……不得不如此。 也就在这天,扶风剑帝这一句话,犹如风暴般扩散到扶摇船上,被每一个修道者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