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44章 帝境一重关 无执! - 天骄战纪

第1844章 帝境一重关 无执!

准帝华典被杀! 扶风剑帝和天音阁太上长老梁川皆亲自表态,庇护禹玄! 每一个得知此事的修道者,都一副瞠目结舌的模样,宛如听说了一件这天下最离奇的事情。 禹玄这个引起诸多风波,被视作罪魁祸首的家伙,非但活着,并且还活得比任何人预料的都要好! 起码从今以后,这扶摇船上,将再无人敢对他不利! “当时,究竟发生了什么?为何会让扶摇剑帝、梁川长老都一反常态?” “这禹玄身上,肯定有着不为人知的秘密!” 一时间,议论纷纷。 …… 与此同时,林寻也一脸无奈。 柳清嫣在得知了外界传出的各种消息后,就像魔怔了一样,发呆了许久之后,开始问各种问题。 一副好奇宝宝的模样。 能解释的,林寻全都解释了,可关于十三师兄朴真,和当晚发生的事情,却无法跟柳清嫣细说。 柳清嫣明显不甘心,开始旁敲侧击,就差撒娇撒泼撒野了。 可林寻也只能无奈地含糊其辞,守口如瓶。 眼下,他的身份还是禹玄,哪怕暴露了许多力量,引起了不少怀疑,可起码还没人知道他的真实身份。 最终,柳清嫣也没问出所以然。 不过她看向林寻的目光已变得不一样起来,一副迟早有一天,我一定要搞清楚你的秘密的神色,让林寻浑身都一阵不自在。 自这天开始,林寻的生活变得无比平静。 除了修炼,就是琢磨抵达鸿蒙大世界后的事情。 偶尔,他也会外出,可无论他出现在哪里,一路上皆会遇到许许多多带着异样的目光。 有敬畏、有好奇,也有疑惑和不解。 那滋味,搞得他感觉自己就像个另类。 就连自称名叫玄九胤的麻衣少年,都会趴在墙头上,叽里咕噜地抛出许多疑惑,比如—— “哥们,你究竟是哪个大佬的传人?” “哥们,那位喜欢讲道理的前辈,真的是你师兄?” “哥们,你可不能怪我见死不救,我是真有心无力,不过话说回来,你就不能跟我透透底,你究竟是不是帝族禹氏的后裔?” “哥们……” 林寻自然不可能回答,干脆就留在庭院里,不再外出,全副身心地修炼。 在这期间,庄韵致也曾来过,告诉林寻,洪荒道庭那边,终究还是一个不小的麻烦。 当抵达鸿蒙大世界后,洪荒道庭传人孔煜,肯定不会善罢甘休。 对此,林寻没多说什么。 这孔煜不止是洪荒道庭传人,还是帝族孔氏的纯血后裔,身份极其不简单。 可林寻根本不在意。 须知,孔煜的始祖“独天妖帝”,被九师兄葛玉璞镇压了不知多少岁月! 如今,“独天妖帝”的元神都被镇在大道无终塔内,不出十年,就会被彻底炼化掉! 在这等情况下,林寻哪可能在意来自孔煜的威胁? 扶风剑帝也曾来过,态度很温和,自始至终没有将林寻当做一个小辈看待。 他是打算对林寻进行一些补偿。 十三师兄朴真虽饶过他一次,但却提出,需要对林寻进行补偿。 扶风剑帝根本不敢不当回事。 可对此,林寻却摇头,说他不需要什么补偿。 这让扶风剑帝都一阵无奈。 不补偿? 这哪行! 这一段时间里,关于补偿的问题,都快成了扶风剑帝的一个心病,补偿是必须补偿的,可该补偿什么,他却拿捏不准。 比如最初时候,他去击杀华典,去表明对林寻的维护态度,实则就已经开始在补偿林寻。 可很显然,这些远远不够! “究竟该补偿什么,功法?人家怕是根本就不稀罕,宝物?有那样一位帝境师兄在,此子手中哪可能少得了宝物?” 庭院中,扶风剑帝很纠结。 “老祖,那禹玄的师兄早已离去,为何您却对补偿之事如此纠结?” 金天玄月很不解。 自家老祖,那可是震烁星空的扶风剑帝,或许不是那农夫男子的对手,可毕竟是一位真正的帝境! 眼下,农夫男子都已离去,关于补偿,何须如此认真和慎重? “丫头,你不懂。” 扶风剑帝轻叹,“帝境之路,关隘重重,远非你想象那般简单,我证道为帝三万年,可直至如今,也只不过碰触到‘无我相,无天地相’的门槛。” “这只是帝境之路的第一道关隘,名‘无执’,亘古以来,世上但凡踏足帝境者,有过半之人,皆被阻挡在这第一道关隘前。” 听到这,金天玄月都呆住。 证道为帝三万年,仅仅只碰触到帝境第一个关隘的门槛? 那这帝境之路又该何等之艰涩? 扶风剑帝声音低沉:“像那渡空老僧,别看掌控‘光暗两禅身’,也修炼有地藏佛祖传承的‘身化万千’之法,可在帝境道途上,也和我差不多的层次。” “至于那姓玄少年身边的老妪,或许要稍微厉害一些,但最多也只在这帝境一重天境内。” “可那农夫男子,不一样。” 说到这,扶风剑帝眸子中闪过一抹不易察觉的震撼,陷入了沉默。 等待许久,也不见答复,金天玄月忍不住道:“老祖,难道他已跨过了这帝境第一道关隘?” 扶风剑帝摇头:“跨过帝境第一重关隘者,也断不可能三拳就把渡空老僧轻松镇压。” 一句话,让金天玄月倒吸凉气:“难道他的境界还要更高?” 扶风剑帝道:“对,更高,至于高到了何等地步,以我的境界也无法看透。” 说到这,扶风剑帝心中就一阵喟叹。 当初他之所以主动低头认输,就在于此,根本没办法对抗,否则必死! 帝境存在看起来风光,实则在同为此境的“同道”眼中,此境……却难之有难! 如果说帝境是一座艰险无比的山峰,那么他扶风剑帝,这三万年来只不过一直在山脚徘徊。 而那农夫男子,怕是已登上此山之上,至于是在哪个位置,则是扶风剑帝无法望到的。 金天玄月问道:“老祖,可即便那人再强,不也最终没有太为难咱们吗?” “你不懂。” 扶风剑帝道,“我敢肯定,当时他已有必杀我的念头,可却在最后又改变了主意,若我推测不错,必然是因为咱们的始祖。” 金天玄月一愣,她的确清楚记得,那农夫男子曾说“你有个好祖宗”这句话。 “该不会……对方还认得始祖?” 金天玄月一副震惊的模样。 金天氏始祖,便是太古白帝,一位堪称无上的通天人物,一位亲手缔造了白帝城的传奇! 在他面前,扶风剑帝也仅仅只是金天氏第十六代后裔罢了,辈分相差极大。 “即便不认识,也必是看在始祖的面子上。” 扶风剑帝道,“在这等情况下,我焉可能不把对方的话放在心上?” 说到这,看着端坐自己面前,风姿神秀,仙肌玉肤的金天玄月,扶风剑帝忽然心中一动。 “玄月,你曾和这禹玄交手,认为他实力如何?” 金天玄月沉吟道:“只能用深不可测来形容,我怀疑,他都可以跻身在诸天圣王榜前三十的行列中。他现在还只是绝巅圣王境初期,以后修为若再提升,其实力只会更可怕!” 说到这,她幽幽一叹:“虽然,我被他击败,可却不得不承认,他在绝巅圣王境的造诣,要稳压我一筹。” 扶风剑帝沉默片刻,道:“玄月,有时候祸事,也可以变成一桩机缘,眼下就如此,你……可愿争取一下?” 金天玄月一怔,道:“请老祖赐教。” …… 就在当天,原本已渐渐归于平静的扶摇船,再度因为一则消息掀起无数哗然—— “金天氏绝代仙子金天玄月,欲追随禹玄身边修行,为此不惜苦苦等候在禹玄门前!” 消息一出,所有人都懵了。 帝族金天氏,何等庞然大物,放眼星空古道上都是一等一的古老大族,曾走出过多位帝境人物! 而金天玄月,便是当代最耀眼的一颗明星,像她此次出行,身边甚至有扶风剑帝相随,为其保驾护航。 可现在,她竟欲追随林寻身边,充当一个“侍道者”! 这太惊人! “玄月仙子她……她怎可以这样……” 不知多少一直推崇和爱慕的的修道者为此心碎。 “这禹玄还真是洪福齐天!” 也有许多艳羡、嫉妒的声音响起。 金天玄月,不止姿色出众,宛如广寒仙子,其出身也是尊贵无比,若能得到她另眼青睐,都已足以让人受宠若惊。 可现在,她竟主动要追随那禹玄身边修行,这让谁一时能接受得了? “不,我不答应!” 一些人更是大叫,咬牙切齿,认为禹玄根本不配金天玄月这么做。 很快,就有许多人不客气地进行打击:“没看到吗,扶风剑帝前辈都没拒绝,你又算什么东西?又什么资格不答应?” 总之,金天玄月这一举动,引起了太多哗然,无数人为之咂舌,难以相信。 可让所有人都错愕的是—— 禹玄竟拒绝了! 据说,连庭院大门都没打开,让金天玄月这位绝世佳人孤零零一个人伫足门外…… —— (感谢“旦旦家里”等等童鞋的打赏捧场!继续求保底月票~)

上一篇   第1843章 华典之死

下一篇   第1845章 黄土道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