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46章 意外来客 - 天骄战纪

第1846章 意外来客

感悟许久,林寻忽然探手,在虚空轻轻一抓。 嗡! 厚重苍茫的土行灵力散发着昏黄的光泽,在虚空中凝聚,最终化作一颗晦涩浑浊的沙砾。 芝麻粒大小,极其渺小。 可给人的感觉,却犹如一股足以孕育出万物的本源母气,透发出惊人的巍峨气息。 林寻屈指一弹,这一颗沙尘倏尔幻化成一座巍峨大山,紧跟着又幻化成一块漂浮的陆地…… 最终,这一粒沙化作一个虚幻般的世界,苍茫而厚重,弥漫出雄浑无量的气息。 “一粒沙见一世界,众生万灵孕其中……” 林寻心中一动,将自己所掌握的众生愿力融入这一粒沙中。 顿时,神奇的一幕出现了。 那由沙砾所衍化出的世界中,竟涌现出众生之相,世间万灵栖居其中,浩瀚壮阔。 若说之前的沙砾世界,太过虚幻,那眼前这沙砾世界,就宛如真实存在的一般。 而林寻,就如一尊造物主,将这一方世界的一切奥妙尽收眼底,有俯瞰一界,遍观众生之势! 轰! 最终,这“沙砾世界”随着林寻心念转动,化作一方古朴、苍茫的土黄色大印。 悬浮虚空,演绎众生相。 这便是【大道黄庭经】中所记载的“众生之印”!是由黄土道体所掌控的天赋之力凝聚而成! “土者,厚德载物,九师兄竟将众生愿力融入黄土道体的神通之中,这般手段,堪称是化腐朽为神奇。” 林寻目光明亮,凝视着悬浮身前的“众生之印”,心头涌起一抹震撼。 此印之神妙,匪夷所思,而其威力更是远超想象的强大,以之对敌,就如携带一界之力和众生之威一起杀伐! 哗啦~ 林寻一挥袖,众生之印消散一空。 “青木道体掌控枯荣生死之天赋,黄土道体掌控‘众生之印’,这等于让我又掌控了两门神妙的战斗手段。” 林寻思忖,“以后抵达鸿蒙大世界,完全可以再换一个身份,以黄土道体来行走世间,到那时,谁又会猜到我便是林寻?谁又怎知我还曾是禹玄?” 林寻甚至想到,当自己以后再凝聚出“赤火道体”“白金道体”“黑水道体”时,等于将再多出三种可以随时改变身份的机会! “如此一来,鸿蒙大世界中,谁又能知道我……就是我?” 林寻黑眸幽邃,心中一阵轻松。 禹玄这个身份,现如今也已太引人注目,可没关系,以后随时可以再进行改变。 并且,就是帝境人物,怕是都无法看出一丝端倪! 毕竟,每一种道体,皆有自己的气息和韵味,这已经不是简单的“易容”可以媲美。 这一天,历经两个月苦修,林寻成功凝聚出黄土道体。 并且,其修为也随之再有精进,距离突破绝巅圣王境中期只有一步之遥。 也是这天,扶摇船抵达“明王星域”,一个星空古道“九大星域”中最靠近中央星域的地方。 梵土大世界。 明王星域最繁华的一个世界位面,和白帝大世界中的“金天大世界”一样,颇有有名。 抵达这里时,天音阁太上长老梁川等人,皆变得无比紧张,感到极大的压力。 原因就在于,这“梵土大世界”乃帝族孔氏的地盘! 而要知道,那洪荒道庭传人孔煜,就是来自这帝族孔氏中的一位纯血后裔。 若非逼不得已,梁川也不愿选择进入明王星域,实在是想要从他们所行驶的星空航道上抵达中央星域,就只能经过明王星域。 若是选择迂回绕开这片星域,起码要三年才能靠近那中央星域! 三年,扶摇船上的乘客谁能等得起? 并且,天音阁也根本耗不起,须知扶摇船飞渡星空,每天都要耗损掉海量的道晶! “这次事态特殊,绝不能在‘梵土大世界’停留,继续前行!” 最终,梁川咬牙做出决断。 原本按照计划,扶摇船是要在梵土大世界停留三天的,可眼下这种情况,他哪敢这么做? 万一被帝族孔氏找上门,一切都完了! 梁川的决定,得到了天音阁上下一致同意。 这件事,梁川也提前跟林寻说起,让后者做好准备,毕竟,帝族孔氏可是这“明王星域”的第一大势力。 一旦发生什么风波,曾杀了一众洪荒道庭传人的林寻,肯定会第一时间被盯上。 对此,林寻并未说什么。 帝族孔氏,终究不是洪荒道庭,两者是不一样的。 …… 与此同时,得知扶摇船不在梵土大世界停泊的消息后,有人率先急眼了。 是帝族孔氏后裔孔霖。 数月前,林寻杀死那些洪荒道庭强者的那天晚上,孔霖就曾怒气冲冲地闯入天音阁大殿内,大发雷霆,就差指着华典的鼻子破空大骂。 最终,华典等天音阁大人物也只能捏鼻子认了,敢怒不敢言。 原因就在于,孔霖是孔煜身边最亲近的一名侍从,身份和地位皆非其他人可比。 不过,这一段时间里,孔霖一直很低调,他早察觉到扶摇船上气氛不对劲,哪怕清楚杀死那些洪荒道庭强者的凶手就是禹玄,也只能隐忍,不敢吭声。 一是忌惮扶风剑帝,二则是担心惹恼了禹玄,将他也杀了。 原本,孔霖打算等抵达“梵土大世界”后,便立刻联络帝族孔氏的强者,杀上扶摇船,找禹玄算账。 哪曾想,梁川竟下令,不允许扶摇船在梵土大世界停留了! “你们天音阁疯了不成?快给我停船!” 孔霖气急败坏,阴沉着脸,目眦欲裂,他已顾不得其他,冲入了天音阁议事大殿。 梁川面无表情,道:“抱歉,事态特殊,恕难从命。” 孔霖气得浑身哆嗦,指着梁川:“老东西,你不敢得罪那禹玄,我理解,可你真打算因为这禹玄,得罪我帝族孔氏、以及洪荒道庭?” 声音中,尽是威胁。 大殿内不少天音阁大人物皆色变,这种在夹缝中生存的滋味,让他们又是憋屈又是无奈。 他们的确不敢得罪禹玄,可又哪敢得罪帝族孔氏和洪荒道庭? 一时间,所有目光都看向梁川。 就见梁川脸色猛地一沉,厉声喝斥:“哼,你一个在孔煜公子身边跑腿的角色,有什么资格代表帝族孔氏?又是谁给你的勇气代表洪荒道庭?” 声如炸雷,激荡大殿。 孔霖一呆,震怒道:“老东西,你……” 轰! 猛地,扶摇船产生一阵剧烈摇晃,紧跟着,船上许许多多修道者都被惊动。 梁川他们都脸色微变,在星空古道上航行,最担心的就是碰到一些天灾人祸。 “走,去看看。” 一行人冲出大殿。 很快,他们就看见,一艘形似孔雀的五彩宝船,挡在了扶摇船前方,那五彩宝船之上,悬着一杆绘制着“孔”字的战旗,猎猎作响。 “帝族孔氏的五色宝船!” 有人惊呼。 梁川他们则心中一沉,如遭雷击,他们最不愿看到的事情,竟还是要发生了…… “五色宝船?呵呵,看起来,帝族孔氏来者不善啊。” 庭院墙头上,麻衣少年笑嘻嘻地看着这一幕。 “帝族孔氏……” 另一座庭院前,一袭布袍的扶风剑帝微微皱眉,陷入沉吟。 “前辈,真的是孔氏的人来了吗?” 柳清嫣俏脸微白,露出惊色。 “你呆在这里不要动,我去看看。” 林寻说着,身影已凭空消失。 帝族孔氏的五色宝船出现,将扶摇船逼停,而后,一行人从五色宝船上掠出,冲上扶摇船。 为首的,是一名身穿彩衣,头戴明王冠,面若美玉的青年,龙行虎步,威势极其不凡。 身后追随着一个白袍中年,一个绿袍老者,每一个皆散发出一股恐怖慑人的威势。 这赫然是两位准帝境存在! 如此一来,就愈发衬托得那彩衣青年身份不凡。 原本躁动哗然的扶摇船上,都是在这一刻变得寂静起来,每个人脸上都写满吃惊和忌惮。 而当梁川他们看到这彩袍青年时,眼前都一阵发黑,心脏不受控制地狠狠抽搐起来。 孔煜! 谁也没想到,这个帝族孔氏年轻一辈的耀眼人物,一个名气斐然的洪荒道庭传人,没有出现在鸿蒙大世界,却偏偏出现在这里! 一时间,梁川他们都懵了,完全就是猝不及防。 “少爷!” 就在这寂静中,一道悲恸的嗥叫响起,就见孔霖一副激动欲狂的模样,冲了过去,眼泪都差点流出来。 “怎么回事?” 孔煜顿时眉头一皱。 他之所以等候在此,就是想迫切擒下那柳清嫣,好好出一口心中的恶气。 当初被柳清嫣拒绝,可是让他心中颇为羞怒,早已记恨在心,否则,以他的身份,也不会提前等候在这里。 “少爷,这些天音阁的家伙欺人太甚,非但眼睁睁看着您身边那些洪荒道庭的强者被杀,并且还包庇和纵容凶手,若不是您及时出现,他们都不打算放过我!” 孔霖神色扭曲,咬牙切齿出声,一番话透着冲天的怨气。 梁川他们的心彻底沉入谷底,只觉手脚都一阵冰凉。

上一篇   第1845章 黄土道体

下一篇   第1847章 帝威之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