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47章 帝威之重 - 天骄战纪

第1847章 帝威之重

扶摇船寂静,所有人神色各异。 船上乘客都早已清楚,当初那些洪荒道庭强者,正是被禹玄所杀,可如今的禹玄,却被天音阁奉为座上宾,地位超然。 孔霖说天音阁包庇和纵容禹玄,倒也不假。 眼下,帝族孔氏一行人降临,这附近星空又归属于“明王星域”,等若就是在帝族孔氏的地盘上。 如此一来,禹玄……怕是要遭难了! “呵呵,很好!” 孔煜笑了,只是那笑容格外冰冷。 谁都看出,他已震怒! 梁川深吸一口气,道:“孔煜公子,此事另有隐情,并非是你想象那般,不如且前往我天音阁大殿做客,容老夫略作解释如何?” “算了吧。” 孔煜声音冷漠,“怪不得扶摇船不在梵土大世界停泊,若不是孔某追上来,怕就让你们蒙混过去了!” 梁川等人心中都是一颤,苦涩又无奈。 “呵呵,一个小小天音阁,竟帮助他人欺负到我们孔氏头上了,各位是嫌活得不耐烦了?” 孔煜身后,白袍中年笑容阴冷。 “少主,你只要一句话,我帮你把这些混账都宰了。” 绿袍老者面无表情出声,一句话,杀机萦绕,令船上观望的修道者都呼吸一窒,神色骤变。 “孔煜公子,我等可对天发誓,绝无欺辱孔氏之心。” 梁川连忙解释。 他堂堂一位准帝,此刻却一副低头示弱,无助焦急的模样,让不少人看得心中喟叹不已。 天音阁太上长老又如何? 在这帝族孔氏面前,也终究太不堪了! 孔煜冷冷道:“柳清嫣那贱人呢?” 旁边的孔霖连忙道:“就在船上,被那禹玄一直看护着,若不是如此,我早就将那贱人擒下了。” 啪! 孔煜一巴掌抽在孔霖脸上,眸子森然,“贱人也是你能叫的?” 孔霖傻眼,捂着红肿的脸膛噤若寒蝉。 孔煜则将目光看向梁川等人,声音冷酷: “去将禹玄杀了,将柳清嫣那贱人带过来,我可以给你们天音阁一个解释的机会,记住,是解释的机会,能否保全你们的性命,就看你们接下来的表现了!” 一席话,透着不容违逆的味道,让梁川等人无不色变。 杀禹玄? 他们哪敢! 梁川情不自禁想起了那一天,那宛如农夫般的男子,以三拳之势镇压渡空老僧的一幕。 也想起扶风剑帝这位帝族金天氏的老古董,都只能低头的场景。 可这些…… 梁川却根本不敢说出一个字! 那一颗锁心冥草的种子,早已种在他的心境,敢说出一个字,立刻便会心境崩坏,身陨道消! “梁川师伯……” 在场那些天音阁大人物皆齐齐将目光看向梁川,带着惊恐和祈求之色。 梁川神色变幻不定。 修行至今,他第一次感受到如此煎熬、挣扎和无奈。 夹缝中苟活的蝼蚁,也不过如此! 他神色凄凉,嘴唇嗫喏颤抖了数次,最终发出一声长叹。 “孔煜公子,恕难从命!” 寥寥八字,犹如耗尽了他全身所有力气,透着无尽的萧索。 远处观望的众人见此,无不心有戚戚然,强大如准帝梁川,都被逼迫到这般地步,让谁能不动容? 人群远处,目睹这一幕的林寻终于做出决断。 梁川原本可以将一切都推到他头上的,可梁川并没有这么做,哪怕是被帝族孔氏威胁,最终还是选择了拒绝。 就冲这一点,已经得到林寻认可。 他悄然上前行去。 而此时,孔霖睁大眼睛,一副难以置信的模样:“老东西,你竟敢不识抬举!” 孔煜则脸色一沉,怒极而笑:“为了一个禹玄,你们天音阁连命也不要了,好,很好!” 说到最后,他已无法按捺内心的愤怒和杀机,“今日,你们天音阁别想有一个活着离开!” “少主,交给我们吧。” 白袍中年笑了笑,和那绿袍老者一起,朝前行去。 气氛剑拔弩张。 所有人呼吸都感到困难。 梁川等一众天音阁大人物则无不神色惨淡,到最后,他们终究还是不可避免地遭受到了牵累。 可他们……又有什么办法? 洪荒道庭他们得罪不起,帝族金天氏他们得罪不起,禹玄……他们同样得罪不起! 自始至终,他们都只能隐忍、低头,可到头来,终究还是没能逃过这一劫…… 轰! 白袍中年和绿袍老者倏然动手,凭空挪移,直接向梁川扑杀而去,一身准帝境修为,在此刻诠释得淋漓尽致。 擒贼先擒王,杀了梁川,其他人不过土鸡瓦狗! 梁川自不会坐以待毙。 而混迹在人群中的林寻也已准备出手。 可就在此时—— 一道瘦削的身影突兀出现,袖袍一挥。 砰!砰! 伴随着两道沉闷的声音,白袍中年和绿袍老者尚在半途,躯体就被一股无形恐怖的力量镇压,齐齐砸落在地。 “谁?” 白袍中年脸色骤变。 “帝境!” 绿袍老者发出低声的嘶吼,透着惊怒。 远处观战的众人也都浑身一个激灵,脑袋发懵,两位帝族孔氏的准帝,竟被轻而易举镇压了? 这一切都发生太快,令人措手不及。 不过当看到那出手之人的模样时,顿时都反应过来。 梁川等人原本都已做好赴死一战的打算,可在这一刻,也都愣了一下,旋即全都露出狂喜之色。 因为他们看清楚了那出手之人,心中的焦灼和惊恐在这一刻全都一扫而空。 本打算出手的林寻也怔了怔,感到很意外。 因为那出手相助的,一袭布袍,面容清癯,赫然正是扶风剑帝! 须知,这件事可是和他一点关系都没有,他完全可以充当一个冷眼旁观的过客。 并且,这里毕竟是帝族孔氏的地盘,任谁要与之对抗,怕都得掂量掂量后果,计较一下利弊。 可扶风剑帝,还是出人意料地出手了! 这才是所有人都没想到的。 “扫兴,竟被他抢先了一步,看来这人情还真是不好送啊……” 没有人注意到,来自玄家的麻衣少年,在此刻也暗自嘀咕了一句。 也没有人注意到,在扶风剑帝出手前,一名老妪悄无声息地立在了迎客山庭院之外。 当看见扶风剑帝出现时,老妪唇角也不易察觉地抽搐了一下,似有些气恼被对方抢先了一部。 而此时,孔煜也呆住。 一位帝境! 打破脑袋他也没想到,这扶摇船上,竟还有这样一位无上人物存在。 至于跟随他一起前来的那些帝族孔氏强者,都傻眼了。 一位帝境,简直宛如天上神明,哪怕他们出身孔氏这等太古大族,心中也是毫无底气! “我等帝族孔氏后裔,之前不知前辈在此,若有得罪之处,还望前辈高抬贵手。” 地上,白袍中年大汗淋漓,颤声开口。 之前的他,倨傲自负,目无余子,可此时,却和那绿袍老者一起,被镇压在地上,瑟瑟发抖。 这便是帝境之威! 哪怕扶风剑帝曾在农夫男子身前低头,可毕竟是一位真正的帝境,一个足以令世人颤粟和仰望的通天存在。 “本座曾说过,这扶摇船上,谁和禹玄小友过不去,便是和我金天氏过不去。” 扶风剑帝淡然开口,一句话,如若惊雷般,震得孔煜他们脑袋发懵。 帝族金天氏! 这可是一个完全不逊色于他们孔氏的庞然大物。 更让他们没想到的是,金天氏竟态度鲜明地为那禹玄撑腰! 孔煜这一刻都有了杀了孔霖的心思,如此重要的消息,这混账之前竟一点风声都没透露! 可最终,他还是忍住,深吸一口气,道:“晚辈孔煜,不知这禹玄乃是前辈相护之人,还望前辈见谅。” 说着,他躬身低头。 所有目睹这一幕的修道者,无不心生震撼,这就是帝境!大道这等境界,尊贵如孔煜也得低头! 扶风剑帝声音冷淡:“一个小辈,行事却敢如此跋扈骄纵,信不信本座便是此时杀了你,你家长辈心中就是不痛快,也不会因此和本座撕破脸?” 孔煜浑身一哆嗦,背脊衣衫都被冷汗浇透。 他哪敢不信? 帝族孔氏年轻一代,似他这等后裔一抓一大把,他孔煜就是死了,宗族那些大人物还能去和金天氏一位帝境撕破脸? 不可能的! 深呼吸一口气,孔煜道:“前辈,晚辈之所以如此,便在于那禹玄杀了洪荒道庭的一些传人……” 不等说完,就被扶风剑帝冷冷打断:“年轻人,拿洪荒道庭吓唬本座吗?” 砰! 声音还没落下,孔煜躯体猛地被一股恐怖的力量压迫,跪倒在地,狼狈耻辱之极。 “晚辈不敢,还望前辈饶命!” 孔煜叩头,他魂儿都差点惊出来,彻底恐惧了,意识到自己犯下一个大错。 在扶风剑帝这等人物眼中,哪可能在意他一个小辈的威胁? 远处观望的众人在这一刻都不禁倒吸凉气。 谁也没想到,扶风剑帝竟会如此维护那禹玄,为此,甚至都不在意孔煜这些帝族孔氏的强者! 至于天音阁梁川等人,反倒是在阴差阴错之下,沾了那禹玄的光,侥幸避开了一场杀劫。

上一篇   第1846章 意外来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