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48章 峰回路转 佳人为侍 - 天骄战纪

第1848章 峰回路转 佳人为侍

“请前辈饶命!” 地上,孔煜兀自在叩首,头磕得砰砰作响。 他内心已被惊恐淹没! 帝境存在,或许无法让他太忌惮,可若是一位来自金天氏的帝境,那就完全不一样了。 “请前辈饶命!” 其他跟随孔煜而来的帝族孔氏强者,也无不惶恐跪地,颤声求饶。 偌大扶摇船上,死寂一片。 梁川他们心中都很复杂,他们天音阁同样有帝境人物坐镇,可很显然,根本无法和扶风剑帝相提并论。 若非如此,一个孔煜而已,哪可能将他们逼迫到这般地步? “小友,这些人是生是死,只要你一句话。” 而此时,扶风剑帝则将目光看向人群中的林寻,声音都变得温和不少。 人们这才注意到,这一段时间来在扶摇船上引起无尽风波的禹玄,竟就在现场。 一时间,所有目光都看了过去。 短暂的沉默后,林寻道:“全凭前辈做决定便可。” 扶风剑帝点了点头。 “你们之前擅自动手,饶不得。” 他目光看向被镇压在地的白袍中年和绿袍老者,轻飘飘一句话,吓得这两位准帝亡魂大冒,再顾不得其他,哀声求饶。 可这一刻的扶风剑帝,却已懒得废话,袖袍一挥。 轰隆! 恐怖的帝境力量扩散而出。 就见白袍中年和绿袍老者都来不及抵抗,躯体就化作劫烬飘洒,形神俱灭! 一阵倒吸凉气的声音响起。 对在场大多数修道者而言,准帝境存在已经是只能仰望般的存在,可在帝境面前,准帝完全就沦为了弹指间灰飞烟灭般的角色。 这就是差距,一山更比一山高! “滚。” 扶风剑帝又瞥了一眼孔煜等人,唇中吐出一个字。 跪倒在地的孔煜牙齿都格格作响,早已吓得六神无主,当听到此话时,顿时露出狂喜感激之色。 “多谢前辈,多谢前辈!” 他连连叩首,而后忙不迭爬起来,和那些帝族孔氏的强者一起,灰溜溜冲上五色宝船离开,惶惶如丧家之犬! 所有看到这一幕的修道者,都一时震撼无言。 侥幸死里逃生的梁川等人,更是神色恍惚,宛如做梦似的。 这一场突兀的风波,就此落幕。 没多久,扶摇船继续在星空中航行。 …… 五色宝船上。 直至逃到极远处,孔煜才从那种惊恐、绝望的情绪中渐渐回过神,神色变得无比难看。 “孔霖,我需要一个交代。” 孔煜的声音像从牙缝中挤出,透着无尽恨意。 孔霖此刻瘫软跪倒在地,闻言,哀嚎道:“少爷,我是真没想到,那扶风剑帝竟会掺合这等事情,按道理说,面对咱们帝族孔氏和洪荒道庭,就是帝境也会顾忌,担心惹祸上身的。” “按道理说?” 孔煜气得眼珠都红了,一根根发丝都炸起来,“你他妈不知道这星空古道上,帝境存在是没有一个讲道理的?” 砰! 他一脚狠狠踹过去,孔霖整个人都倒飞出去,狠狠砸在大殿墙壁上,发出痛苦的闷哼。 而此时,孔煜一肚子的怒火和恨意犹如彻底被点燃,疯狂一样冲上去,对着孔霖一阵暴打。 “你知不知道,你这次差点害死我?” “老子就没见过你这种蠢货!” 最终,伴随着沉闷的响声,孔霖活生生被打死,身躯炸开,血肉模糊。 孔煜神色铁青狰狞,犹自不解气一般,恶狠狠地吐了口吐沫,骂道:“废物,全他妈废物!” 这一次挫折,对他的刺激太大了。 “少爷,可要返回宗族求援?” 一名老仆悄无声息地出现。 “不!” 孔煜毫不犹豫拒绝,他神色阴沉,“你信不信,我遭受到这等奇耻大辱,回宗族后,只会被人幸灾乐祸地看笑话?” 老仆沉默。 孔煜深吸一口气,声音冰冷,“那扶风剑帝说的不错,这次就是我死了,宗族也断不可能因为我,而去和扶风剑帝撕破脸!” 他内心发闷,愤恨又无奈。 归根究底,这次出手的扶风剑帝,太过强大了。 “去鸿蒙大世界!” 孔煜做出决断,咬牙切齿道,“我奈何不得扶风剑帝,也不敢招惹那禹玄,可这家伙终究是杀死了洪荒道庭的人,我就不信,洪荒道庭会无动于衷!” 老仆默默点头。 …… 与此同时,在扶摇船上。 “这次多亏了前辈相助。” 庭院前,飞瀑流泉,青松翠柏,一方石桌前,林寻和扶风剑帝对坐,正在品茗交谈。 扶风剑帝笑了笑,道:“举手之劳罢了,小友信不信,那孔煜回去之后,根本不敢跟他的族人提起此事。” 林寻挑眉,讶然道:“这是为何?” 扶风剑帝笑着解惑:“似孔氏这样的太古帝族,根本不缺孔煜这般的年轻人,若孔氏知道这孔煜惹怒了我,反倒会重罚孔煜,并非是不敢得罪我,而是不愿因为一个小角色,就来得罪我。” “小角色……” 林寻心中感慨,那孔煜可也是一位绝巅圣王,可到了扶风剑帝口中,反倒成了一个不值一晒的小角色。 “不杀此子,只因为他不仅仅只是孔氏后裔,还是洪荒道庭的一名真传弟子。” 扶风剑帝道,“六大道庭中,唯独洪荒道庭最护短,孔煜若死,洪荒道庭不敢拿我怎么样,却会因此仇视小友你。” 林寻摇头:“我都已杀了那么多洪荒道庭的人,仇恨早已结下,早不在意这些。” 扶风剑帝哑然,道:“看来,是我多此一举了。” 两人又寒暄了片刻,扶风剑帝临走时,忽然道:“小友,能否看在我的面子上,让玄月那丫头追随在你身边修行一段时间?” 林寻心中暗道,果然,扶风剑帝这次出手的真正原因,怕就是为了此事。 并且,这个人情他还不得不认。 一时间,他都有些无奈,道:“前辈,我能否斗胆问一句,您为何要这么做?” 扶风剑帝想了想,认真回答:“很简单,为了给玄月这丫头谋机缘,她不缺功法,也不缺修行资源,唯独欠缺的,是在世事浮沉中磨炼己身,谋取心境和道途上的真正蜕变。” 林寻琢磨片刻,道:“可跟在我身边,只会更危险,万一她若是遭遇什么不测……” 扶风剑帝笑道:“那便是她命薄,我金天氏断不会因此而责怪小友。” 说到这,他心中自嘲,他们……又哪有资格去责怪这样一个年轻人? 林寻道:“我可以答应前辈,但前提是,以后无论做什么事情,皆必须听我的安排。” 扶风剑帝没有任何迟疑,爽快答应。 …… “玄月,老祖我可以如实告诉你,我这么做,就是在赌,赌以你的资质和才情,以后追随在这禹玄身边,注定可以强势崛起,就是谋求证道为帝之机,也大有可能。” 当扶风剑帝返回后,第一时间找到了金天玄月,进行交谈,神色严肃。 金天玄月怔怔,如天上星辰似的眸含着一抹如雾般的困惑:“老祖,您为何人?” 扶风剑帝眸子涌动神芒,“等以后你就明白了,若你相信老祖,就跟着此子。” 金天玄月沉默许久,最终嗯了一声。 扶风剑帝心中泛起怜惜:“丫头,若你感觉委屈,老祖我……不会勉强的。” 金天玄月深吸一口气,扬起一张绝美如仙的脸庞,如星辰般的眸子里涌起一抹坚定:“老祖,我知道你是为我好。” 扶风剑帝顿感欣慰。 帝族金天氏延存至今,号称太古帝族,威震诸天,可唯独扶风剑帝清楚,宗族如今的状况,已是一代不如一代。 幸好,在金天玄月身上,让扶风剑帝看到了一种可能,一种可以重现太古白帝之威的可能! “欲证出神入化之帝境,自当走与世不同之路,距离当世十万年之变局……已经不远了……” 扶风剑帝眸光深邃,按照玄黄道庭很早之前作出的那个推测,不出千年,这星空古道,这诸天上下,注定将产生大变局! 变局,意味着破旧立新,谁若能抓住机会,或许就能在下一个十万年中称尊! 太古落幕,上古崛起。 上古落幕,当世兴盛。 若当世落幕…… 谁将主宰下一个十万年的大世浮沉? …… “婆婆,这扶风剑帝究竟是想做什么?” 另一座庭院,麻衣少年很不解。 “他应该是从那禹玄的身份上看出了一些什么。” 老妪随口道。 “唉,我原本也打算顺水推舟,送那哥们一个人情,谁曾想却被那扶风剑帝抢先了一步。” 麻衣少年轻叹。 老妪道:“少主,您大可不必如此,这禹玄的身份注定不简单,与之结交,是福是祸,还很难料,依我看,扶风剑帝就是在赌,欲从这禹玄身上为那名叫金天玄月的小姑娘谋一场造化。” “赌?” 麻衣少年仔细琢磨片刻,嬉皮笑脸道,“婆婆,我们要不要也赌一把?比如……让我也去充当那哥们的侍道者?我的‘降心之路’说不准就在他身边给解决了。” 老妪顿时炸毛,一下子紧张起来。 —— ps:十年寒窗无人问,一朝成名天下知! 祝明天高考的童鞋金榜题名!

上一篇   第1847章 帝威之重

下一篇   第1849章 鸿蒙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