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55章 血伞、青衣、大妖异 - 天骄战纪

第1855章 血伞、青衣、大妖异

林寻在前来地下黑市前,看似是在临安城中闲逛,实则早已将所要出售的各种宝物的价值,进行过打探。 白发老者报出的价格,看似已接近一千万道道晶,堪称是一笔惊人的巨富。 实则依照林寻自己盘算,哪怕按照九成的行情,自己这些宝物起码在一千八百万道晶! 和白发老者所报的九百多万道晶,几乎差了一倍! 由此看出,这老东西是有多心黑。 而此时,那燕夫人还一脸惊叹地感慨:“九百多万道晶,在咱们临安城地下黑市,绝对称得上是千年来数一数二的大买卖。” 黑袍中年也一脸的感慨,旋即露出为难之色,道: “道友,若你满意这个价格,我雾隐斋倒也能吃下这批货,可却需要一段时间来筹集道晶,不如,我们先给你三百万道晶,剩下的道晶每隔一个月便还你一百万,如何?” 见此,林寻心中一阵好笑,这些混账东西,真把自己当做肥羊宰了? 还分批付灵晶,若自己真答应,对方绝对敢不认账! “各位,不用演戏了,你们既然没诚意,那这笔买卖不做也罢。” 说着,林寻就要收起这些宝物。 “且慢!” 黑袍中年脸色一沉,森然道,“道友,你这些赃物可牵扯到不少古老道统,若一旦曝光,怕是会对你很不利啊。” 声音中,透着浓浓的威胁。 林寻挑眉道:“雾隐斋就是这么做买卖的?若如此,岂不是让天下人寒心?” 燕夫人忍不住噗嗤笑起来:“道友,这地下黑市的一切事情,本就见不得光,天下人寒心,与我们可无关,反倒是你这些赃物……若是被我们捅出去,道友你怕是要自身难保!” 白发老者面无表情道:“趁此机会,送道友一句话,这地下黑市的规矩很简单,那就是……我雾隐斋说什么,就是什么。” 林寻笑起来,这情形很有意思,一个大圣,两个真圣,竟一副有恃无恐的姿态,在威胁自己一个绝巅圣王。 “各位不担心,吃不下的东西会噎死自己?” 林寻淡然开口。 黑袍中年他们彼此对视一眼,都不禁笑了。 “道友,看得出来,你对自己的实力极其自信,可这里是雾隐斋的地盘,这场交易你不答应也得答应。” 黑袍中年说着,屈指一弹。 铛! 在他身前案牍上,一块阵盘嗡鸣发声。 顿时间,覆盖在这一座大殿中的重重禁阵在一瞬就被运转,一时间风雷大作,水火迸发。 繁密的道纹阵图,将身处大殿中央的林寻完全淹没。 “可惜了,这样一个大卖家可不好遇呢。” 燕夫人娇笑出声。 “我更在意的是这些宝物。” 白发老者眼神火热,透着无尽贪婪,“有了这些宝物,我何愁无法踏足大圣境?” 黑袍中年也笑起来:“我也没想到,这次竟逮住一条大鱼,这机会可不多见,换做寻常人,我都懒得下手。” 可他的笑容却在这一刻猛地凝固,眼珠都差点凸出来,一脸的难以置信。 “头儿,你说这些宝物我们怎么分?是否需要向‘鹤老’通报一声?毕竟,这临安城地下黑市,如今由他老人家负责。” 燕夫人语声娇媚。 “分赃的事情,我们三个就行了,鹤老若知道,肯定会骂我们坏了规矩。” 白发老者沉声道。 “头儿?” 燕夫人刚要说什么,猛地就注意到黑袍中年神色不对劲,扭头一看,浑身也猛地一颤,露出惊色。 “嗯?” 几乎同时,白发老者的瞳孔也是一缩。 就见那重重禁制覆盖中,一道身影轻飘飘地走出,如履平地,浑身毫发无损。 这怎可能? 三人齐齐悚然,须知这大殿覆盖的禁阵,乃是由一位道纹宗师花费数年时间布下,威力之强,足可以灭杀绝巅大圣! 难道…… 对方的修为比绝巅大圣更厉害? 一想到这,黑袍中年他们齐齐色变,手脚一阵冰凉。 “我是来做买卖的,可你们却打算杀人夺宝,雾隐斋……也太不讲究了吧。” 林寻眼神幽邃。 从踏入这座大殿,他就察觉到了那些禁阵力量,不过以他的道纹造诣,哪会在意这些? 可笑的是,这些蠢货还把这些禁阵当做杀手锏了。 “道友,我等之前只是一场试探,现在你已经得到我们雾隐斋的认可,有资格和我们做买卖了。” 黑袍中年深吸一口气,挤出一个僵硬的笑容。 “是啊。” 燕夫人也连忙点头。 “怕他做什么,鹤老还坐镇在此,他若真的够强大,怎么迟迟不敢动手?” 白发老者冷哼。 噗! 林寻抬手,在虚空中轻轻一拍。 白发老者的躯体刹那间失去所有生机,化作灰烬,纷纷飘洒。 青木道体,枯荣生死之力! 黑袍中年和燕夫人只觉头皮发麻,惊得魂儿都差点冒出来,噗通噗通齐齐跪倒。 “道友还请息怒,我等刚才有眼无珠,还望高抬贵手!” 燕夫人颤声哀求。 黑袍中年更是哆嗦道:“道友,你不是要做交易吗,为弥补过错,我们决定以行价收了这批宝物!” 林寻神色淡然:“抱歉,我现在已经没心情和你们雾隐斋做交易。” 袖袍一挥。 轰! 黑袍中年这样一位大圣境人物,也和那白发老者一样,瞬间灰飞烟灭! 燕夫人吓得唇中发出一声尖叫,直接瘫软在地,一对雪白丰腴的大腿都暴露在冰冷的地面上,成熟而妩媚的脸庞上尽是惊恐。 “道友,做买卖当以和为贵,他们之前冒犯了你,如今已付出惨重代价,不如就此收手如何?” 一道沙哑的声音忽然响起。 伴随声音,一个宛如侏儒般,须发赤红的小老头,突然出现在大殿中。 “鹤老救命,救命!” 燕夫人如快要溺死之人抓住了一根稻草,激动叫起来。 侏儒老头没理会她,只是将目光看向林寻。 林寻神色淡然,道:“之前发生的事情,你都看在眼底?” 侏儒老头轻叹:“我也是刚来。” “这么巧?” 林寻唇泛讥诮。 侏儒老头苦笑,道:“道友还记得谢三吧,是他通知老夫的。” 林寻若有所思:“原来如此。” 他还记得,在前来的路上,谢三专门提醒过自己,让自己心中不要再有任何善意。 并且在引领自己前来时,还欲言又止,显然他早已清楚自己会遭遇什么,只是当时却没有说出来。 唯独让林寻意外的是,这谢三竟去找这侏儒老头了,难道他也不忍自己被宰? 若如此,这家伙倒也良心未泯。 想到这,林寻神色缓和不少,道:“既如此,此事到此为止。” 侏儒老者暗松一口气,道:“道友,小老前来时,我雾隐斋一位大人物也在,特意叮嘱,希望能够和道友见一面,当面表达歉意。” 林寻似笑非笑:“该不会又是针对我的杀局吧?” 侏儒老者一脸的苦笑:“道友法力高强,深不可测,我雾隐斋哪还敢得罪您这等尊贵客人。” “她呢?” 林寻一指瘫软地上的燕夫人。 侏儒老者眸子中闪过一抹寒芒:“道友放心,在您离开之前,小老必给您一个交代。” 燕夫人顿时傻眼,浑身都激灵灵打了个寒颤,别看这位“鹤老”宛如侏儒似的不起眼,可却是一个心狠手辣的狠人,一旦被他惩治,不死也得脱层皮! 一想到这,燕夫人吓得两股颤颤,失魂落魄。 “道友,请。” 侏儒老头笑着拱手。 林寻点了点头。 这一座位于临安城中的地下黑市就宛如一个小世界,在中央位置,坐落着一座漆黑的古老殿宇。 殿宇前,一道修长的身影孑然而立。 一袭青色裙裳,一头泛着永夜光泽的墨色长发,雪白修长的手指间,撑着一柄血伞。 伞盖和伞柄皆宛如在血液中浸泡过,红的刺眼。 青裙、黑发、血伞,以及背后那黑色殿宇,勾勒出一幅瑰丽妖异的画面。 远远地,当看到这一幕时,林寻瞳孔也是微微一凝,感到一种惊心动魄的妖异之感。 侏儒老者这时候露出一抹恭敬之色,以一种近乎虔诚的口吻说道:“小姐,贵客来了。” “你退下吧。” 黑色宫殿前,撑起一柄血伞的青裙女子出声,声音阴柔中带着一抹独特的磁性,犹如黑暗中沉睡的神灵在梦呓。 侏儒老者恭恭敬敬行了一个大礼,这才悄然退下。 “小女子青婴,见过公子,关于之前的事情,让我颇感惭愧,愿略尽心意,给予公子一些补偿。” 青裙女子轻声开口,在她雪白的手指间,红如胭脂的血伞,弥漫着一股神秘的晦涩力量,将她的容颜遮挡,若隐若现,只能看到一对如黑曜石般明净深邃的眸。 “补偿就不必了。” 林寻摇头,以他如今的眼力和修为,竟都无法看透这青裙女子的修为,这让他心中也不禁凛然。 其实通过刚才那侏儒老者的态度,就让他意识到,这浑身散发着妖异、神秘气息的女子,身份注定极其非凡! 只是,她见自己真的就仅仅只是为了道歉? 8)

上一篇   第1854章 弄虚作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