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56章 暗中窥探的目光 - 天骄战纪

第1856章 暗中窥探的目光

黑色宫殿前,血伞如盖,伞下青裙绰约,如墨发丝飘曳。 “补偿是必须补偿的,公子之前所出手的宝物,我雾隐斋会以外界行价全收了。” 自称青婴的女子声音阴柔磁性,说着,她雪白晶莹的手指一翻,浮现出一块紫色玉牌。 “并且以后公子只要手持此物,在和我雾隐斋交易时,所有宝物皆可按九成行价。” 嗖! 紫色玉牌化作一抹流光,凭空出现在林寻身前。 玉牌巴掌大小,莹润剔透,其上紫色云雾缭绕,幻化出雾隐二字。 略一思忖,林寻便将此物接下,道:“多谢了。” 而后,林寻告辞离去。 青婴没有拒绝,目送他身影渐渐消失。 鲜红如火的血伞下,一张若隐若现的脸庞上,浮现出一抹思忖之色。 无声无息地,宛如侏儒的老者出现,恭恭敬敬道:“小姐。” “那位公子已经离开了?” “是。” “燕夫人呢?” “还请小姐您指示。” “不按规矩来的下场,你不懂?” 侏儒老者顿时满头冷汗,道:“小的明白了。” 青婴转身,一袭青裙飘曳,她撑着血伞走进了那黑色殿宇。 “一刻钟内,我要那位公子的所有资料。” 阴柔的声音,飘荡在虚空,而她人已消失不见。 侏儒老者这才如释重负般,擦了擦额头冷汗。 作为临安城雾隐楼的负责人,侏儒老者就宛如这地下黑市的主宰,生杀予夺,权柄滔天。 寻常的大圣人物都不被他放在眼中! 可在青婴面前,他却显得那般的卑微和恭顺,根本就不敢有任何一丝的不敬。 也只有他最清楚,青婴小姐在雾隐楼的地位,是何等之超然和崇高! “燕夫人,别怪我无情,我只是奉命行事……” 侏儒老者心中一叹,转身离开。 不到一刻钟。 侏儒老者再次出现在黑色殿宇前。 “小姐,消息已打探到了。” 他恭声开口。 殿宇大门无声息开启,大殿中,雾霭弥漫,一道青色绰约身影独坐在其中,那一柄血伞无声无息地悬浮在她上空。 “此人名禹玄,是昨天乘坐紫蘅星域天音阁的‘扶摇船’抵达临安城,小的抓了一名扶摇船上的乘客,略一盘问,发现了一些蹊跷。” 说着,侏儒老者拿出一个玉简,躬身递出去。 玉简中,详细记载着林寻从登上扶摇船后所做的一切事情。 如充当柳清嫣护卫、斩杀洪荒道庭一众强者、被地藏界渡厄佛主悟冥一行人盯上、镇压金天氏子弟…… 看到这,青婴眸子中都不禁泛起一抹异彩,似隐约猜到什么。 再看下去,却让她微微一怔。 那一夜,地藏界悟冥一行人、金天玄月一起出手,被禹玄一一击败之后,扶风剑帝亲自出手…… 可后来,禹玄却没死,反倒是地藏界悟冥一行人消失,扶风剑帝表态,庇护禹玄,更让金天玄月伴随禹玄身边充当侍道者! 一切,都显得那般反常。 “那一晚究竟发生了什么?” 青婴陷入沉思。 许久,她问道:“可还有其他消息?” 侏儒老者连忙道:“听说洪荒道庭的孔煜带人杀上扶摇船,也被扶风剑帝亲手镇压……” “这孔煜还真够蠢的,一位成名三万载的剑道大帝,岂会忌惮他的来历?” 青婴声音中流露出一抹不屑。 旋即,她说道:“鹤老,你觉得这星空古道上,谁敢在明知是洪荒道庭传人的情况下,还毫不客气地将他们杀死?” 侏儒老者一呆。 不等回答,青婴就自顾自道:“很久以前或许有,但在当世十万年间,除了黑暗世界那些不要命的狠茬子,几乎无人敢这么做。” 侏儒老者深以为然。 洪荒道庭,只一个名字都能震慑诸天,出身此道统的传人,走到哪不是被人毕恭毕敬地对待? 青婴声音阴柔带着一丝独特的磁性,“不过,六年前的时候,在昆仑墟内,却有人这么做了,并且杀的不止是洪荒道庭传人,六大道庭、十大战族中,折损在此人手中的传人可不知有多少个。” “林寻!”侏儒老者几乎脱口而出。 “不错,正是他。” 青婴道,“鹤老,你不觉得这禹玄和林寻的行事风格有些相似吗?” 侏儒老者倒吸凉气:“小姐,您是怀疑刚才那人就是林寻?” “这世上,莫名其妙地杀出一个天不怕地不怕的林寻,已经让整个星空古道都感到震惊,像这种人,世上还会出现第二个吗?” 青婴声音幽幽,“或许会出现,但……绝对不可能是一个帝族禹氏的强者。” 鹤老眸子中泛起异色:“小姐,传闻这林寻手中掌握着一桩成帝成祖的造化,要不我们……” “不。” 青婴打断道,“这只是我的一些猜测,我之前曾以秘法观察这禹玄,察觉到他虽然进行过伪装,可真实模样却并非是林寻,这其中肯定另有玄机。” 鹤老怔了怔,道:“小姐可有什么打算?” “静观其变就是。” 青婴淡然道没有我的命令,不得将今日之事泄露出去。” 鹤老心中一颤,连忙应承下来。 “禹玄……” 青婴心中喃喃,“没想到此次前来临安城,倒是让我发现了你这样一个神秘人物,以后只要你还和雾隐斋交易,咱们注定还有相见之日……” …… 离开地下黑市后。 林寻径直朝所寄宿的客栈行去。 在他身上,如今已多出两千四百万颗道晶,比他预估的收益还要多出六百万左右的数目。 林寻清楚,这或许就是那青婴口中所谓的“补偿”。 一想到这个神秘、妖异、惊艳的女人,林寻脑海中就浮现出一把血伞,一袭青裙。 旋即,林寻便摇了摇头。 等拍卖会结束后,他就会立刻临安城,以后怕是没多少机会再见到对方。 “嗯?” 当抵达客栈大门前,林寻忽然顿足。 神识中,瞬间捕捉到两道目光正在暗中窥探自己。 一个锦衣男子,正站在一个地摊前挑拣东西,一个在数百丈外,是一名衣着朴素,荆钗布衣的女子,正在一座茶肆中饮茶。 林寻没有停留,步伐自若地进入客栈。 房间中,金天玄月正在烹茶,十指纤细莹白,动作如行云流水,赏心悦目。 “玄月,我好像被人盯上了。” 林寻走进房间,便坐在一侧,拿起桌上茶盏饮了一口。 “啊?” 金天玄月白皙绝美的脸蛋上晕上一抹绯红,细密如小扑扇似的睫毛微颤。 “你怎么了?” 林寻一怔,这是什么反应。 金天玄月指了指林寻手中的茶盏:“公子,这杯茶我刚才饮过了。” 林寻躯体一僵,脸上也一阵尴尬,道:“这个……是我没注意到,你不要介意。” 金天玄月嗯了一声,转移话题道:“公子您刚才说,我们被盯上了?” 林寻点头,皱眉道:“不错,我们才刚抵达临安城,又不曾招惹什么人,却有人在我返回时,暗中盯梢,这就奇怪了。” “要不要我去查一查?” 金天玄月神色也变得认真起来。 “暂时不要打草惊蛇。” 林寻沉吟,“等拍卖会结束,我们便离开,到那时候,再看他们是否会有下一步行动。” 金天玄月点了点头。 …… 与此同时,邢氏宗族。 作为临安城第一大势力,邢家占地规模极大,宛如一个小洞天福地,其内假山流水,亭台楼榭,处处彰显着仙家气象。 “此次事情若办成,我孔煜以后保证不会亏待你们。” 一座大殿中,孔煜大马金刀地坐在上首位置,神色间尽是倨傲。 在大殿四周,坐满了邢家大人物,有男有女,实力最弱的都有真圣境修为。 “请公子放心,在这临安城,还没有我们邢家办不到的事情。” 一个身穿紫袍,相貌威严的男子恭声开口。 他就是邢家家主邢流水,一位圆满境绝巅圣王,更是青云州排名第三的紫云剑宗中的一位长老,权柄滔天。 在整个青州境,也算一号大人物。 可此时,在面对孔煜时,他却显得极其谦卑。 “若只借助你们邢家的力量,怕是根本拿不下那禹玄。” 孔煜面无表情道,“不过你们也可以放心,等真正动手时,我这边会一起出手。” 邢流水拱手道:“全凭公子吩咐。” 孔煜嗯了一声,很满意邢流水的态度。 “这禹玄肯定不会在临安城逗留太久,当其离开之日,便是我们动手之时。” 孔煜做出决断,“在此之前,你们邢家务必将此人盯紧了,若敢坏了本公子大事……呵呵,那可就别怪本公子翻脸不认人了!” 说罢,他起身,扬长而去。 自始至终,邢流水等一众大人物都一副乖乖听命的姿态,哪怕被孔煜毫不客气地威胁,也不敢有任何一丝的不满。 原因很简单,孔煜背后站着的是洪荒道庭,一个足可以在弹指间,便踏平整个邢氏宗族的庞然大物! 三天后,临安城,东莱宝阁。 被无数修道者所期待的一场“拍卖会”如期拉开帷幕。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