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60章 杀戮起 - 天骄战纪

第1860章 杀戮起

“老祖,查探出来了,那一座雅室内是一男一女,此刻已经离开。” 一名男子匆匆禀报。 烈焰老祖眉头一皱,杀机腾腾:“这一对狗男女倒是聪明,不过他们就像这般离开,门都没有!” “老祖,其他师兄弟都已在暗中盯上他们。” 那男子飞快道。 去。” 烈焰老祖深吸一口气,做出决断,转身离开静室。 几乎同时。 拍卖场其他一些雅室中,陆续有大人物接到消息。 “长老,要不要阻拦?” “师尊,那一男一女模样陌生,无法辨认来历。” “伯父,这次可有不少人都盯上了那一男一女,我们是否也跟上?” …… 最终,这些雅室中的大人物几乎不约而同地做出相似的决断—— “跟上他们,摸一摸他们的底细,见机行事!” 拍卖场中,气氛依旧喧嚣热闹,大多数修道者都没有注意到,随着林寻和金天玄月的离开,也顺势掀起了暗中汹涌的洪流! 拍卖台上,得知消息的蒲兰芝心中一叹,这种事情又要发生了,只希望那一男一女能安然离开吧。 稳了稳心神,蒲兰芝不再多想,道:“接下来,拍卖第三十六件宝物……” 东莱宝阁外。 甫一走出,林寻瞬间就察觉到,附近区域中,有着一道道目光在暗中锁定自己。 与此同时,在身后不远处,同样有修道者跟着自己的步伐走出。 “公子,看来这次有不少人都盯上了咱们。” 金天玄月低声传音,她眸子中有不易察觉的杀机一闪而逝。 她眼下虽是侍道者,可别忘了,她同样也是一位跻身诸天圣王榜第四十九名的绝世天骄! 就是在这鸿蒙大世界的同辈中,也堪称是顶尖巅峰层次的存在。 “嗯,走吧。” 林寻不动声色,负手朝远处城门方向行去。 一路上,他和金天玄月并未全速行动,犹如浑然没有察觉到暗中盯梢的一道道目光似的。 “启禀家主,那禹玄和其女伴走出了东莱宝阁,正朝城门方向行去,似是要离开!” 邢氏宗族,消息第一时间传来,被邢氏家主邢流水知道。 “公子,是否要行动?” 邢流水连忙请示孔煜。 “废话!走!” 孔煜噌地起身,大步朝外行去,在他身后,一众帝族孔氏和洪荒道庭的强者追随。 他已等待数天,早已迫不及待。 邢流水也不敢怠慢,召集族中大人物们一起行动。 一时间,这临安城内,暗流涌动,风雨欲来! 地下黑市。 侏儒老者身影凭空浮现在那黑色宫殿前,低头恭声道:“小姐,刚刚传来消息,禹玄和其女伴将要离开临安城。” “哦?”黑色宫殿中,传出一道阴柔独特的声音。 “据听风楼的消息说,禹玄此次要离开,怕是会遭遇极大的凶险,明面上已知的势力,便有洪荒道庭传人孔煜一行人,以及邢氏家主邢流水在内的一众高层大人物。” 侏儒老者飞快道,“除此,青州境内一些大势力的强者,也在暗中盯上了禹玄二人。” “邢流水配合孔煜一起行动,倒是可以理解,青州境内那些大人物们又是怎么回事?” 黑色宫殿中,青婴雪白的玉手握着一柄绯色长矛,正在擦拭那妖异锋锐的矛尖。 “这禹玄在拍卖会上表现有些惹眼,陆续花费超乎想象的高价拍下了两样宝物,这才引起了不少麻烦。” 侏儒老者如实回答,他虽没有在现场,可却对拍卖会上发生的事情竟了如指掌。 “原来如此,归根究底,无非是‘人为财死,鸟为食亡’。” 青婴声音中带着讥诮,更有蔑视。 这世上之事,从来就如此,亘古以来就发生着,屡见不鲜。 黑色殿宇大门开启,青婴一袭青裙,撑着一把血伞,身影若缥缈的一抹烟雾般走出。 她眸子望向远处,淡然道:“我要走了,临走前,倒是想和这位禹玄公子再做一笔买卖。” …… 城外,天高云阔,极远处便是茫茫群山,散发着莽荒般原始的气息。 林寻和金天玄月一路并未遭遇什么阻拦,顺利走出了城门。 不远处,是一座古传送阵。 像这样的传送阵,遍布青州境内的每一座城市中,每隔一个时辰便会开启一次。 每次可传送上百位修道者进行挪移,只不过使用传送阵的费用极其之昂贵。 最少都需要十万道晶。 而想要前往一些距离遥远的城市,甚至需要进行多次挪移,那花费的道晶数目,就无法估量了。 故而一般情况下,若无紧急事情,没有谁会选择以古传送阵出行。 只是和以往不一样的是。 今天的城外,没有了往日的热闹和喧嚣,显得很清冷。 那一座古传送阵更是被封印起来,虽无人看守,可也无人能够将其启动。 原因很简单,启动传送阵是需要特殊“阵盘”的,这种阵盘往往掌握在每一个城市的第一大势力手中。 像在这临安城,阵盘就掌握在邢家。 目睹这一幕,林寻唇角微翘,道:“看来,邢家的人似乎也参与了进来,我很好奇,他们究竟是要图谋什么,又是为何盯上了我。” 金天玄月也很疑惑。 从他们进城到现在,可从不曾招惹邢家。 “两位道友请留步。” 忽然,城门方向,冲来一群身影,为首的是一名英伟男子,华袍着身,浑身散发着慑人的气息。 “何事?” 林寻眸光深沉,如有所思。 “我等来自青州伏魔观,想要请两位前往做客。” 英伟男子目光闪动。 “非亲非故,为何要去你们宗门做客?” 林寻忍不住笑了,这理由……简直太蹩脚。 英伟男子沉声道:“道友,你应该也注意到,这一路上有不少人已盯上了你们,我等也是不愿看你们遭难,才会特意前来,邀请你们做客,如此……或许便能化险为夷。” 林寻眼神变得冷淡:“听我一声劝,收起内心的贪婪,乖乖地从我面前消失,否则,怕是都不知自己怎么死的。” 英伟男子一行人脸色都变得难看起来。 林寻则没有再理会他们,和金天玄月一起,飘然朝远处掠去。 “道友,你们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了?” 英伟男子大喝。 金天玄月霍然转身,手指一划,一道刺目无匹的剑气斩出。 轰! 虚空爆碎,无匹的剑气落下,在英伟男子等人身前,凿开一道深不可测的巨大鸿沟,烟尘弥散。 英伟男子等人手脚冰冷,神色煞白。 刚才他们都来不及反应! 若是这一剑落在他们身上,怕也都来不及去抵挡! 一想到这,他们浑身都控制不住地哆嗦起来。 而此时,金天玄月早已转身,亦步亦趋地跟上了林寻的身影,那高挑绰约的身影,落在那些人眼中,已充满凌厉神秘的色彩。 附近区域中,不知多少人在暗中察觉到了这一幕,都不禁色变,倒吸凉气,终于意识到,这一男一女可并非善茬! “一群蠢货,那禹玄岂是你们这些货色能够对付的?真是不自量力,活得不耐烦了。” 一道嗤笑响起,孔煜一行人出现,阵势浩大。 足有数十人之众,其中仅仅是绝巅圣王,都有十多人,准帝境人物也有两个。 像邢氏家主邢流水,也是一尊圆满境绝巅圣王,可此时完全就是一副唯孔煜马首是瞻的模样。 看见这一幕,那些从东莱宝阁中跟出来的一些强者,皆惊得眼珠子差点掉出来。 好恐怖的阵势! “追!” 孔煜已懒得理会那些人,他眸子中泛着冰冷刻骨的恨意,快要按捺不住沸腾的杀机。 轰隆! 这片虚空震荡,一行人挪移虚空,就见神霞流转,遁光如雨,场面极其震撼。 “老天,那禹玄究竟是谁,怎会惹出这样的杀劫?” 那些追踪林寻的修道者皆傻眼,心神被震慑。 临安城,只是青州境内一个渡口城市,寻常时候,根本就见不到这么多恐怖人物。 尤其是,其中还有两位准帝坐镇! “他叫禹玄?这该死的东西,怎会惹出这么大麻烦。” 烈焰老祖也出现了,带着一群男女,注意到了孔煜一行人的行动,神色变得阴晴不定。 “老祖,我们怕是没机会了。” 一名男子艰难地吞了吞口水,被吓到了。 其他人也都心神忐忑。 “你们留在这里,我去看看。” 烈焰老祖深吸一口气,咬牙道,“不说浑水摸鱼,起码也要看着这混账是怎么被杀死的!” 说着,他身影一闪,已破空而去。 与此同时,在这城门附近,也有一些自恃艺高人胆大的大人物,和烈焰老祖一样,不动声色地追了上去。 禹玄! 一个极其陌生的名字,起码在这青州境内,根本就没听说过有这么一号人。 可现在却因为他的出现,引发了如此惊人的一场追杀,这让所有人都意识到,这禹玄来历怕是不简单! “他们来了。” 与此同时,在距离临安城极远处的茫茫群山中,一座山峰之巅。 林寻和金天玄月并肩而立,衣衫飘曳,附近云海缥缈,映衬得两人宛若谪仙似的。

上一篇   第1859章 断刃之灵

下一篇   第1861章 大千剑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