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65章 于无声处破境 - 天骄战纪

第1865章 于无声处破境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林寻和金天玄月并未着急赶路,一路或穿行在茫茫山河之间。 或游走城池之中。 完全是一种游历的放松心态。 鸿蒙世界极其浩瀚,每一个州境皆各有自己的风貌,千姿百态,光怪陆离。 如在“冥州”游历时,这一州之地域,比青州都要大上数倍,境内修道者大多是“冥修”。 以锤炼神魂,御用精魄之力出名。 这冥州也被称作世间最像“冥界”的地方,分布在其中的城市,皆呈现出一种鬼气森森的景象。 搁在世俗凡人眼中,这地方确实很吓人,那些修道者祭炼的宝物,以及修炼的功法,都呈现出凶神恶煞、鬼怪丛生的异象。 也是抵达冥州,林寻才知道,这一方州境内,有着一个被称作“森罗冥地”的未知之地,被视作禁区,哪怕是帝境人物进入其中,也是九死一生。 传闻中,亘古以前,冥州第一道统“黄泉道宗”的镇派传承“冥神道经”,就是从未知之地“森罗冥地”流传出来。 无论传闻真假,森罗冥地确实是一个极其有名的未知之地,被称作“鸿蒙。 如在“星州”游历时,则又是另外一番景象。 这一片州境内,有着一个个巨大无比的沟壑,甚至一些城市都是修建在沟壑深处。 传闻,很久以前,曾有两位无上通天人物激战于此,挥手间,便斩落漫天星辰! 那些星辰陨石砸在大地上,就形成了一个个巨大无比的沟壑。 有意思的是,这些星辰陨石中,蕴含着各种千奇百怪的神料和矿石,无垠岁月以来,不知多少修道者前来探寻。 也因此,星州又被称作“矿州”,盛产各种神材,也因此涌现出了一大批杰出的炼器大宗师。 …… 总而言之,青州、冥州、星州……每一个州境,皆浩瀚广袤之极,有着各自的风貌和修行文明。 林寻和金天玄月一路行走,也是大开眼界,对鸿蒙世界的认知也是愈发深刻起来。 路途中,两人也是挥金如土,购买了许许多多稀奇古怪的特产。 如盛产在冥州的“鬼灵犀木偶”,将青蚨灵虫的精魄炼制其中,两个修道者只要各自手持一个,以独特秘法催动时,无论两人身在何地,距离多遥远,皆可以产生一股独特联系,感应到对方的存在。 如“蜃魂珠”,若要将此珠埋在任何一个地方,无论前往哪里,皆可以时时刻刻观测到这个地方所发生的一幕幕事情。 就宛如随时随刻能够看到的“海市蜃楼”。 如盛产在星州的“佩玉精”,是一种诞生在玉髓中的小生灵,三寸大小,通体雪白,生着一对像小锤似的手臂,可以辨认天下各种玉质宝物。 除了鬼灵犀木偶、蜃魂珠、佩玉精……还有其他一些稀罕玩意。 像可以帮助炼器师掌控火焰温度的“火精”。 像能够幻化出各种美梦,让修道者沉浸在梦境世界体悟众生百态的“南梁玉枕”…… 太多了,数不胜数。 修道者的世界,除了杀戮和修行,也衍生出了各种文明和物品,涉及到修行生活的方方面面。 也因此让整个修行世界变得缤纷多彩,璀璨辉煌。 不过,这些稀罕玩意的价值都极其昂贵,一路上光是买这些宝贝,林寻身上的道晶就如流水般哗啦啦涌出去。 像一对珍品鬼灵犀木偶,都价值十万道晶,而一块“南梁玉枕”的价格更是离谱,足足一百九十万道晶,并且还常常都购买不到。 …… 一路游历,不知觉间,已是两个月时间过去。 这一天,林寻和金天玄月抵达“雪州”,在一个名叫“千流”的城市中停留。 雪州,顾名思义,这是一个常年冰雪覆盖的世界,山河万物,皆银装素裹,大雪飘扬。 那城池建筑的材料,都是由玄冰浇筑,晶莹剔透,美轮美奂。 “公子,这是市面上能够买到的,所有关于雪州的典籍。” 一座客栈中,金天玄月返回时,带来了一大堆玉简。 林寻拿在手中,一一翻阅。 每抵达一个地方,他便会搜集这个地方的典籍,研究此地的历史、文明、地理……等等知识。 读万卷书,行万里路。 不读书,即便去观瞻一些名胜古迹,也根本不了解这些古迹的来历和典故,以及其中蕴藏的意义。 那样的话,就是走再多地方,也只是走马观花,看个热闹,而无法对自身阅历产生任何帮助。 鸿蒙世界是星空第一大界,也被视作“万道起源之地”,若能尽可能地了解此界的各种消息,对林寻以后的修行,注定会起到不可估量的裨益。 所谓修行,也是如此。 见天地,见众生,见自己! 辨识天地万物,感悟其中的大道之妙,体味众生百态,感悟世事浮沉之本质。 如此,才能印证己身,让自己在大道之路上走得更远! 而修行到了林寻这等地步,勤修苦练的同时,想要突破境界,更重要的是一场心境和感悟的蜕变! 隐世修行,入世历练。 最本质的目的,其实皆是为了在道途上走得更远。 林寻在翻阅雪州典籍时,金天玄月也没闲着,她已经习惯了和林寻相处,随手拎起茶壶,取一把刚收集的“清霜雪水”,开始烹茶。 半响后。 清冽幽幽的茶香四溢,林寻舒展了一下身躯,接过金天玄月递过来的一杯灵茶,轻轻咂了一口,感慨道:“不得不说,这一段时间,是我过的最安静轻松的时光。” 金天玄月抿嘴而笑,虽经过“众生灵相”易容,可那小家碧玉般的清秀神韵,另有一番别致风情。 她心中也颇为感慨,在登上扶摇船时,她可根本没想过,会是以这样一个奇特的方式,伴随在林寻身边游历鸿蒙世界。 在这一段日子里,让她也几乎忘却了各种烦恼和事情,身心静谧,行走天地间,淡看天下事,领略各地之风情,体味世事之多姿。 “走吧。” 饮过茶,林寻悠悠起身,朝客栈外行去。 金天玄月点了点头,起身追上去,正走着,忽然她心中一颤。 一瞬注意到,林寻走在前方的背影,宛如产生一种奇妙的变化,看似闲散前行,可给她的感觉,却像和天地相融,和万物契合! 他明明就在前边走着,可在神识中,却竟无法捕捉和反应到,就宛如大道,无形无质、不可琢磨,却有无所不在! 客栈外,地面以玄冰铺砌,光滑可鉴,街道上行人川流不息,鹅毛似的雪花纷纷扬扬。 林寻负手于背,行走街道上,看起来那般寻常和不起眼,完全没有任何吸引人的地方。 就仿佛,他和这天地、这众生契合在了一起,虽寻常,可他就在那,如大道无形。 “公子,您破境了?” 路上,金天玄月终于没忍不住,问出声来。 林寻随口嗯了一声,黑眸深邃,行走风雪中,心中空灵静谧。 游历世间两个月余,一路上的所见所感,所悟所得,在刚才的时候,皆化作一种破境的力量,让他的修为顺势而上,臻至绝巅圣王境中期! 自始至终,他浑然没有刻意强求,完全就是自然而然发生。 就仿佛茶杯中的水,满了的时候自然就溢出来。 他看似负手前行,实则体内的精气神和力量全都在产生着一种惊人的蜕变。 只是无论是金天玄月,还是街道上的行人,皆无法窥伺到这种境界突破时的壮阔奇观。 即便如此,还是让金天玄月震撼莫名。 她修行至今,见过不知多少破境时的景象,也在典籍中见过许许多多关于破境时的描述。 可唯独还是头一次见到,在无声无息之间,自然而然产生破境之变的! 太寻常,太自然,就如大象无形,给人的感觉,反倒有一种说不出的震撼冲击力。 一时间,金天玄月心中都触动,产生一些感悟,想起这一段时间的经历,她心境中也是涌现出诸般念头。 最终,她凝视着远处林寻的背影,在这大学纷飞的繁华街道上,无声地笑了。 她隐约已悟出一些什么,可又说不清楚。 可她清楚,自己好像……也快破境了呢…… 直至走出城外,林寻忽然顿足,道:“境界已破,已经无须再游历,我们立刻前往云州。” 金天玄月自然没有意见。 城外不远处,有着一座传送古阵,是通往云州境内。 此时,正有不少修道者交纳灵晶后,走入其中。 林寻和金天玄月一起,交纳了一笔不菲的灵晶后,刚要走进那传送古阵。 忽然似有所感般,林寻扭头,看向远处城门。 城门前,立着一老一小,老者老态龙钟,须发如银,手中挥动着一把羽扇。 小的是一个黑衣少年,黑发黑瞳,面容清秀,嘴角轻抿,勾出一抹孤僻冷峻的弧度。 察觉到林寻的目光,老者似有些意外,旋即含笑点头,声音温醇如春风,道:“恭贺小友破境。” 8)

下一篇   第1866章 神风道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