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六章 风暴之眼 - 天骄战纪

第一百八十六章 风暴之眼

风暴之眼! 当林寻走出密室时,脑海中兀自萦绕着这个名字。 经过近一个多小时的仔细查探,徐三七最终给出了这样一个答案。 林寻还记得刚才徐三七说出此话时,眉宇间那一抹难以掩饰的疑惑,显然,徐三七也无法肯定,这个查探结果是否正确。 林寻其实内心早已有了答案,他确定自己所凝聚出的灵力池虽然和传说中的第一品灵力池风暴之眼相似,但却是完全不一样的! 因为当修炼时运转【洞玄吞荒经】,不止是他的灵力池会产生出一股恐怖的旋转之力,同时在心脉四穴上覆盖的那一道全新灵力漩涡,也会随之产生出一股旋转之力。 两个完全不同的漩涡,一上一下,一个顺时针旋转,一个逆时针旋转,产生出一种独特而奇妙的变化。 全身的灵罡之力,会在两个漩涡之间不断被淬炼,像一上一下两个石磨盘在碾压谷物般,那种淬炼力量简直堪称惊世骇俗,恐怖至极! 而这种妙用,让林寻在修炼时,不止可以汲取到更为庞大的力量,也可以在磨炼出品相最为精纯的灵罡之气! 这才是此次晋级人罡境,凝聚出灵力池之后,所带给林寻的最大变化! 不过在刚才被徐三七查探时,林寻并未吐露这一点,因为牵扯到当年被挖走的一截“本源灵脉”的秘密,是断无法被其他人知道的。 晚霞如火,正是傍晚十分。 从密室走出之后,林寻径直朝39号营地走去。 刚刚突破人罡境界,全身上下的力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全新蜕变,林寻需要尽快熟悉这种全新的力量。 人罡境属于灵罡境中的第一个境界,抵达此境界,就等于是真正踏上了道途,和真武境修者完全不同起来。 这种全新的境界,全新的力量,若不尽早熟悉和掌控,反而会影响以后的修行。 …… 林寻离开后,徐三七又在那一座密室中独自≤≤,静坐了许久。 最终,他拿出一部由特殊灵材炼制而成的玉册,直接翻到了最后一个空白页上, 嗤! 他以指尖为笔,若利刃般在上边篆刻一行字:“林寻,十四岁,拥有第一品灵力池‘风暴之眼’。” 写完,徐三七却皱了皱眉,似乎有些不满意,禁不住轻声一叹,脑海中莫名其妙地想起了刚才查探林寻体内气海的情景。 当时,他以感知之力仔细查探,却是感知到了林寻气海中那一道独特的风暴漩涡灵力池。 只是当徐三七欲要往那灵力池更深处查探时,却心生一抹说不出的悸动,似乎在那灵力池深处,蕴藏着一股足以令他都感到忌惮的神秘力量。 这让徐三七感到吃惊,思来想去,最终却是放弃了进一步查探的打算。 他清楚,这是属于林寻一个人的秘密,哪怕这个秘密可能和化罡之湖的剧变有所关联,都没必要再继续查探。 事情已经发生了,再难挽回,即便证明一切都和林寻有关,又能怎么样? 林寻自己确定自己的灵力池不是“风暴之眼”,徐三七何尝又不知道? 只是…… 徐三七不打算把这一切泄露出去,林寻身上的特殊之处已经太多,光是在灵纹一道上的造诣,都足够惊世骇俗,若再被人知道他晋级时,拥有了一个神秘莫测的灵力池,那对林寻而言,反倒是一场灾难! 徐三七很清楚,一旦被帝国那些大人物注意到林寻,此子以后的命运,只怕都要不受他自己控制了! 只是让徐三七头疼的是,即便给林寻的灵力池评定为“风暴之眼”,依旧会引起许多人注意。 因为风暴之眼可同样是第一品灵力池,且颇为罕见,将近数百年岁月都没有出现过了。 “这小子可真是个怪胎,别人都是恨不得拥有一个顶尖优势,好让自己显得更出类拔萃,他倒好,浑身都是顶尖优势,还得让自己帮他费尽心思隐瞒,这世上谁见过这种人?” 最终,徐三七一声苦笑,摇头不再多想,收起了那一部玉册,起身离开了密室。 这个玉册很重要,记录着最后三十名学员的最终考核成绩,用不了多久,就会出现在帝国紫禁城中那些真正的顶尖大人物手中。 徐三七哪怕再不情愿,也必须公正对待此事,因为这是帝国的意志,是弑血营的意志,不容抗拒! 只是对于林寻的评价,徐三七描述的很精炼,除了一个风暴之眼灵力池,便再无其他过多赘述。 徐三七只希望,等以后林寻真正成长起来时,会明白自己的一片苦心,他这么做,只是想为帝国培养出真正的栋梁之才! …… 39号营地外。 当林寻返回时,意外发现,早已有一道绰约的白色倩影等候在那里。 白灵犀! 这个清丽出尘的美丽少女,才不过十三四岁的年纪,却已展现出远超世间的盖世风华。 这种人,注定是帝国未来的一位天骄之女,会像天穹大日般耀眼,受无数世人所瞩目。 虽说她如今才仅仅只是弑血营的一名学员,但她的智慧、美貌、力量以及拥有的天赋,早已冠绝众人,令一众学员心悦诚服。 夕阳如火,晚霞泛着潋滟的金色,将白灵犀浑身镀上一层圣洁空灵的光泽。 微风习习,拂动少女乌黑的发丝,白皙美丽的面庞一如往常般灵秀恬静,星眸明亮,仿佛从画中走出的仙子,不似人间能拥有。 如血夕阳。 白衣少女。 远处是金色的沙漠。 剪裁出一副静谧惊艳的画面。 林寻微微一怔,猛地就想起来,在化罡之湖中突破晋级之前,他曾答应过白灵犀的一场挑战。 “第几品?” 白灵犀转过身,星眸看向林寻,言简意赅,她等候在这里,就是为了确定一个结果。 “第一品。” 林寻想了想说道。 白灵犀沉默片刻,道:“坚持修炼的时间上,我不如你,在凝聚的灵力池品阶上,我胜你一筹。” 林寻顿时吃惊,这世上果真有比第一品还要强大的灵力池? “这一次挑战不分伯仲,我希望下次再见面时,你我之间真正可以分出一个高低。” 白灵犀认真说了一句,就转身而去。 她衣袂飘曳,行走于如血夕阳下,周身沐浴上一层虚幻的光泽。 “关于我的灵力池,不要告诉别人。” 只是林寻在弑血营中最后一次见到白灵犀,当天晚上这个性格令人难以琢磨的少女,就离开了弑血营。 让林寻皱眉的是,他至今不明白为何白灵犀会如此对待自己,着实有些奇怪。 不过白灵犀所凝聚出的灵力池品级之高,依旧还是令林寻感到吃惊不已。 “就当是你赢了吧。” 旋即,林寻就笑了笑,转身走进了营地。 在这一场挑战中,真的是不相伯仲? 起码林寻认为自己所凝聚出的灵力池,应该不会逊色于白灵犀的! 他之所以吃惊,只不过是终于敢确信一件事,那就是这世上的确是有比第一品还特殊的灵力池! 而对于这种挑战,林寻其实并不在意,白灵犀有白灵犀的路,林寻有林寻的路,想要现在就在道途上分出胜负,明显还言之过早。 …… 进入营地,林寻直接怔住。 就看见营地中央场地,摆着一大桌菜肴瓜果,地上是十多个酒缸。 菜肴丰盛无比,色香味俱全。 酒水明显是陈酿,芬香四溢。 此时,石禹、宁蒙、宫冥早已端坐酒桌旁。 当看见林寻时,宁蒙蹭地起身,大叫道:“好小子,让我们等你这么久,不行,得先罚你三碗酒!” 说着,宁蒙就拎着酒缸,哗啦啦倒了三大碗酒。 林寻登时一呆:“你们这是要做什么?” “先把酒喝了再说。”石禹笑眯眯说道。 “嘿嘿,喝酒喝酒。”宫冥也笑了。 林寻还没反应过来,宁蒙直接把酒碗塞了过来,叫道:“废话那么多做什么,赶紧喝!今天不醉不归!” 林寻一看这架势就知道不喝不行了,他倒也痛快,直接连干三碗酒,也不再问其他话,一屁股坐在酒桌前,笑道:“喝酒是吧,来,奉陪到底,谁动用灵力谁是孙子!” 这种反客为主的豪迈气势,顿时令石禹他们一阵不服气,怪叫着嚷嚷起来。 然后一群人直接就开干起来。 酒逢知己千杯少,四个才十几岁的少年,放开了胸怀,在这暮色中举杯痛饮起来。 一碗又一碗酒下肚,一缸又一缸酒见底。 长这么大,林寻还是头一遭如此喝酒,喝到后来只觉脑袋一阵肿胀晕眩,醉眼迷离了。 可心中,却说不出的痛快。 直至后来,他恍惚间发现,李独行也被宁蒙不知从哪里拖了过来,对方明显很不情愿,可宁蒙早已喝得酩酊大醉,哪里会这些,硬是连蒙带拐地把李独行留下,不断跟对方碰酒。 没多久,林寻就看见李独行身躯一阵摇晃,噗通一声趴在桌上睡着了,引得众人一阵哄笑。 那醉醺醺的笑声在夜色中扩散,喧嚣、热闹,美好。 —— ps:下一章可能会很晚。u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