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72章 璇玑道宗的护道人 - 天骄战纪

第1872章 璇玑道宗的护道人

古老的殿宇中,宾主言笑晏晏,气氛融洽。 一炷香后,酒席结束,众人散去,殿宇中只剩下林寻、恒霄两人。 恒霄这才说道:“小友,关于那佘梓、佘灵的身份,还望不吝告之。” 林寻略一斟酌,道:“这件事牵扯极大,在金某说出后,还望前辈莫要再提起此事,否则,怕是会让璇玑道宗陷入麻烦中。” 恒霄神色顿时变得严肃起来,点了点头。 “若我判断不错,他们是来自神照古宗的传人。” 林寻此话一出,恒霄即便早有心理准备,还是浑身一僵,动容道:“怎……怎可能?” 空玄神岛,云州七大古老道统之一,排名虽在第四位,可其底蕴也是古老雄厚无比。 同在一州之地立足,恒霄又是璇玑道宗掌教,对空玄神岛的情况可谓了如指掌。 可他还是没想到,空玄神岛怎么和神照古宗牵连在一起。 须知,神照古总可是黑暗世界的三大巨头之一,其门中强者皆如黑暗中的刺客,行事无所不用其极,最是诡异和凶恶,令人闻风丧胆。 不止在鸿蒙世界,在整个星空古道上,但凡提起黑暗世界,没有谁不厌憎和敌视的! “小友,此事可确定?” 恒霄神色明灭不定。 林寻点头,这也没什么好隐瞒的。 见此,恒霄沉默片刻,沉声道:“怪不得以前都不知道,空玄神岛还有佘梓、佘灵这样的人物,原来他们都是神照古宗的传人。” “看来,空玄神岛内部,肯定发生了什么不为人知的大变故,才会去和神照古宗合作!” 说到这,恒霄拱手道:“小友,多谢提醒,若非你此次前来,我们怕都还蒙在鼓里。” 林寻笑了笑,道:“适逢其会,举手之劳而已,反倒是前辈你,最好还是不要将此事泄露,免得被那些见不得光的东西盯上。” 恒霄深吸一口气,点了点头。 “对了,小友此来,可有什么事情要我帮忙?” 恒霄问道。 林寻道:“我想见一见贵派的开派祖师博崖子前辈。” 恒霄一呆,打破脑袋也没想到,林寻竟会提出这样一个要求。 他摇头苦笑:“小友,你可真是给我提出一个天大难题,博崖子祖师,证道于上古时代,早在很久之前,就已离开宗门,杳无音讯,别说是我,就是我璇玑道宗那些老辈人物,至今也都不知道博崖子祖师是否还在人世。” 林寻也是一怔,沉吟道:“前辈,博崖子前辈当初离开时,是否留下过什么物品,比如书信、玉简、信函一类的?” 若换做其他人,恒霄早已动怒,祖师所留之物,也是随随便便谁都见到的? 可面对林寻,恒霄却只无法生气,他问道:“小友,能否告诉我原因?” 林寻耐心解释道:“我一个朋友,和博崖子前辈大有渊源,故而才会冒昧前来拜访。” 恒霄心中一震,这金独一的朋友,竟认得祖师博崖子? 他眼神变得异样,沉思片刻,道:“小友,你随我来。” 说着,起身朝大殿外行去。 神风道山连绵起伏,群山林立。 其中一座名唤“归藏”的山峰,自古至今便是璇玑道宗的禁地,只有宗门中掌握实权的高层大人物,才有机会进入。 归藏峰高千丈,孤峭险峻,寸草不生,宛如一把漆黑的巨剑,插入云霄。 通过一重重覆盖森严的禁阵,恒霄带着林寻,抵达归藏峰之前。 “小友,这便是博崖子祖师当年的证道之地,也是在此地,博崖子祖师一手开创了璇玑道宗的不朽基业。” 恒霄露出尊崇之色。 林寻仰头观望,归藏峰上下,料峭嶙峋,峰顶终年被大雾覆盖,显得很神秘,除此之外,倒也并无出奇之处。 “弟子恒霄,见过前辈。” 蓦地,恒霄神色肃穆,躬身朝归藏峰底部的一座洞府行礼。 “前来何事?” 一道苍老干涩的声音响起。 林寻这才吃惊发现,在那一座洞府前,竟盘膝坐着一道须发潦草,面容枯老如树皮似的老者。 他盘膝坐在一块岩石上,浑身上下的气息却宛如和归藏峰融合在一起,目光虽能看到他,可在神识中,却根本无法察觉到他的存在! 恒霄声音恭敬,将林寻的来意一一说出。 于此同时,恒霄传音告诉林寻:“这位前辈乃是我璇玑道宗的护道人,从我年少时拜入宗门修行时,这位前辈就一直坐镇于此,无数年了,他老人家一直不曾离开过此地一步。” 林寻当即抱拳:“金独一,见过前辈。” 毋庸置疑,这枯瘦老者必是一位深藏不露的高人! “年轻人,你说你朋友认得博崖子?” 枯瘦老者眼眸一直闭合着,神色如岩石般毫无波动,声音干涩。 更让人吃惊的是,他竟是直接口称“博崖子”之名! “不错。” 林寻点头,李玄微师兄……当然也算自己的朋友。 “哼!” 枯瘦老者睁开眸,那一瞬,就如混沌开辟似的,一对目光而已,却映现出世事浮沉,宙宇更迭的恐怖异象。 而被目光盯上的林寻,只觉浑身发紧,呼吸都困难,心头不禁震荡,这老者肯定是一尊帝境存在! “年纪轻轻,口气却很大,博崖子在十三万四千九百三十六年前离开,他性情冷僻孤傲,一生所交之友,屈指可数,可为何我从不听说过,博崖子还有其他朋友?” 枯瘦老者言辞冷淡,“更何况,博崖子的朋友,可都是上古时代的人物,哪可能和你这样一个年轻人相交?” 一番话,带着直抵人心的质问。 恒霄脸色也微变,没想到这位前辈对待林寻的态度上,竟会如此之不客气。 却见林寻平静道:“我也并非自夸,修行这些年,上古时代的人物,我见多了,早在成圣之前,便曾和一众准帝为友,曾和帝境交谈,若以年岁来判断事情,只能说,前辈有些偏颇了。” 恒霄心都悬起来,没想到林寻一个年轻人,言辞和态度竟比这位前辈还要不客气! 最让他惊愕的,是林寻话中的含义。 在成圣之前,就和准帝为友,和帝境交谈!? 怎么听都怎么显得匪夷所思呢…… 枯瘦老者也微微一怔,道:“你说我偏颇?” 林寻也不废话,掌心一翻,一种种宝物浮现而出,流光溢彩,显露出不同的异象。 这些,皆是当年他在弑血战场桑林地时,以大道无咎灯救过的那些恐怖生灵所赠。 有白骨仙凰所赠的一截真羽。 有背负断剑的白骨巨人所赠的一柄七寸青色剑鞘。 有白骨狐狸所赠的一串青玉铃铛。 有白骨大蛇所赠的一颗晶莹獠牙。 有白骨老鼋所赠的一块白玉龟甲…… 各种各样。 青阳刀帝当年,也曾被困桑林地,离开时赠予了林寻一块令牌,也是凭借这块令牌,才让林寻在大禹界时,得到了禹青阳的帮助。 而眼下,林寻就是拿出这些宝物,证明给那枯瘦老者看! 就见此时枯瘦老者瞳孔中绽放神芒,在那些宝物上一一扫过。 “仙凰一族的本命真羽,巨阙族的青冥剑鞘,九窍神狐一族的荧惑铃铛,玄翼天蛇一脉的本命之齿,大虚龙鼋一族的天运真甲……这些的确都是各族之信物,宝贵无比,轻易不会授受于人。” 枯瘦老者说到这,神色已带上一抹异色,似意外,又似惊讶。 而旁边的恒霄已是倒吸凉气。 仙凰一族,是和真龙一脉同等级别的存在,神秘莫测,传闻栖居在遥远不知在何地的“仙凰之山”。 巨阙族,星空十大战族之一,盘踞鸿蒙世界中土道州! 九窍神狐一族…… 这每一个族群,在上古时代,皆是煊赫无比的存在,他们族中的信物,一般人也根本不可能得到! 再看向林寻时,恒霄的目光都变得不一样了。 最初时候,他以为对方来自帝族金天氏,可后来才知道,对方是姓金,而非是姓金天。 后来,得知对方要见开派祖师时,更是让他惊诧。 而此时,当看到那一个个代表着各族的宝贵信物,他都不禁怀疑,这金独一……究竟是什么来历? 哗啦~ 林寻收起这些信物:“现在,前辈是否相信了?” 枯瘦老者沉默片刻,道:“这些并不能证明,你那朋友就和博崖子大有渊源,若你能给我一个足够的理由相信,我自会告诉你,当年博崖子离开时去了哪里。” 林寻挑眉,有些犹豫。 他若说,博崖子就是自己师兄随手收下的一个记名弟子,这枯瘦老者……怕是非暴怒杀人不可…… 而恒霄也都愣住,原来这位前辈竟知道开派祖师的下落? 可为何他以前从不提起此事? 枯瘦老者神色冷淡,声音干涩:“年轻人,我再问你,此来寻找博崖子,又是为了什么?” 态度虽依旧很不近人情,可这句话却让林寻心中一动。 他斟酌道:“晚辈此来,是想跟博崖子前辈请教一件事情。” “何事?”枯瘦老者问。 林寻深吸一口气,目光看着枯瘦老者,认真道:“我想知道博崖子前辈的授业恩师的下落。” —— (大家端午快乐!)

上一篇   第1871章 帝之使徒

下一篇   第1873章 小师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