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73章 小师叔! - 天骄战纪

第1873章 小师叔!

授业恩师! 寥寥四个字,却如一记惊雷。 恒霄当即就皱眉,不悦道:“小友,博崖子祖师一手缔造璇玑道宗,乃我派道统之始祖,焉可能还有其他师承?” 他感到很荒谬,甚至有些后悔带林寻前来此地。 可出乎他意料,那位坐镇此地无数岁月的护道人前辈,此刻却竟罕见地露出惊讶之色,直接站起身来! 他眸光灿灿,犹如照耀天宇的大日,浑身散发出滔天般的至高威势,旁边的恒霄浑身都紧绷,呼吸困难。 而林寻更是不好受,心境压抑,毛孔倒竖。 “此事,你是如何知道的?” 枯瘦老者声音低沉,一字一句,犹如惊雷般响彻林寻的心湖,仿似他只要敢说谎,就会有灭顶之灾降临。 这一刻,林寻出奇的平静,道:“前辈若想知道,不如让我见一见博崖子前辈,便一目了然。” 说出此话时,他也承受着无比压力。 而旁边的恒霄都已惊呆在那,博崖子祖师……竟真的另有师承? 枯瘦老者深深看了林寻一眼,周身气息倏然全都收敛,重新变得平淡无奇。 而后,他随口道:“我便是博崖子。” 一句话,轻飘飘的,可此时却让林寻和恒霄齐齐一怔,而后皆露出难以置信之色。 一个坐镇此地无数年的护道人,真实身份却竟是璇玑道宗的开派祖师? 被说林寻感到错愕,连恒霄都一阵发懵,失声道:“这怎可能,博崖子师祖的画像,至今还悬挂在宗门传承之地,前辈您……您可别开这种玩笑。” “那一幅画像是假的。” 枯瘦老者神色平淡。 “可宗门中所有典籍全都记载着,上古时,博崖子祖师欲证更高的道途,选择离开宗门,从那以后便杳无音讯……” 不等恒霄说完,枯瘦老者便打断,“典籍中记载的事情,难道全都一定是真的?” 恒霄愣住,伫足在那,神色怔怔。 今日之所见,太过匪夷所思,令他心境翻江倒海,一时间都有些无法消化,无法接受。 枯瘦老者见此,不禁轻声一叹,道:“恒霄,你是四千三百一十六你年冬天拜入宗门的,可对?” 恒霄下意识点头。 枯瘦老者道:“你师尊玉麟子,在你接任掌教时,没有告诉过你,自古至今,这归藏峰只有开派祖师博崖子一人可在此修行?” 恒霄眼神飘忽,思忖片刻,便再次点头。 枯瘦老者道:“你觉得,一个护道人的角色,可以破坏这个规矩吗” 说着,他随手一抛,一块淡紫色玉符掠出,“拿去看看吧。” 恒霄连忙接过,拿在手中一看,顿时如遭雷击般,失声道:“这,这是……开派祖师的璇玑道符!” 枯瘦老者不再多言。 可恒霄却噗通一声,跪倒在地:“不肖传人恒霄,拜见祖师!” 声音中,透着无比的激动。 他实在太意外了,根本就没想到,这次本是为了帮林寻一个忙而已,却哪曾想,竟让他发现了这归藏峰的一个惊世大秘密! 开派祖师,就活生生出现在面前! 并且恒霄敢确定,这一切都是真的,因为那璇玑道符,绝对做不了假! “您……真的是博崖子前辈?” 林寻此刻也忍不住问出声。 “起来吧。” 枯瘦老者袖袍一挥,跪在地上的恒霄直接被托起来。 枯瘦老者这才淡然道:“若是假的,焉可能识破你的谎言?不过,你一个年轻人,却竟知道我另有师承,这是谁告诉你的?若不说出,今日可就无法离开此地了。” 恒霄忍不住提醒道:“小友,你不是要见博崖子师祖?他老人家就在你面前。” 林寻深吸一口气,掌心一翻,多出一尊三寸高,通体洁白莹润如羊脂似的玉瓶。 他轻声道:“这件宝物,应该可以证明我的身份了。” 只是,枯瘦老者根本就没听进这句话,从看到那一口羊脂玉瓶的第一眼,他整个人都脸色大变,眸子中尽是难以置信,尘封已久的回忆也是如潮水般涌上心头。 一片蔚蓝的海洋之畔,雪白的沙滩上,一个渔夫家的儿子,肌肤晒得黝黑,坐在地上,认真说道:“你能教我修行吗?” 旁边,一个青年头枕在双臂上,懒洋洋躺在沙滩上,翘着二郎腿,唇中咬着一截青嫩的草茎。 闻言,他吐出唇中的青草,忍不住笑道:“哈哈,小家伙,你说你要修道?” “对!” “认真的?” “难道还骗你不成?” 渔夫的儿子才十一二岁年龄,被人质疑,顿时涨红了脸。 “哦哦哦,小渔夫你别生气哈。” 青年坐起身,笑眯眯揉了揉少年的脑袋,然后掌心一翻,浮现出一尊三寸高的羊脂玉瓶。 “喏,我给你一个考验,若你能用沙子将这口瓶子装满,等我下次再来时,就传授你修行之法。” 撂下这句话,青年便大步而去。 少年嗤笑:“这有何难?” 可接下来,少年傻眼了,任凭他如何努力,那小小不起眼的瓶子竟像无底洞似的,总也装不满。 他不肯放弃,咬牙坚持,每天吃了饭就跑来抓沙,填瓶子,一晃就是一个多月过去。 这一天,那青年再次返回,看见在夕阳下挥汗如雨的黝黑少年,略一沉默,发出一道轻叹。 可也就在此时,少年大叫:“我成功了!” 说着,他拿起那三寸高的羊脂玉瓶,倒扣在了沙滩上,瓶底朝天! 青年一呆,忍不住大笑:“还算机灵,知道在付出努力的同时,还懂得变通,穷则变,变则通,这就是修行!” 从这天起,少年才知道,原来那青年名叫李玄微,来自一个名叫方寸山的地方。 那一口羊脂玉瓶,叫大道无量瓶! 唯一让少年遗憾的是,青年只答应收他为记名弟子。 画面一变—— 当年的少年已成长为一名叱咤风云的准帝境人物,距离证道成帝,也已不远。 可在青年口中,依旧呼唤他“小渔夫”。 “小渔夫,以后的道路只能你自己走了,我要去一个地方,很遥远,以后也不知还能否回来。” 这天,青年找到了他,依旧和当年一样,笑眯眯的。 可他却看出,青年眉宇间有着一抹挥之不去的惆怅。 “师尊,你要去哪里?” 他忍不住问。 “这可不能告诉你,否则肯定会害了你。” 青年笑眯眯说罢,就身影一闪,扶摇而去。 这也是他最后一次见到师尊。 那一天,早已征战天下多年的他,却泪流满面,就像少年时辞别家乡父母,跟随师尊一起修行时一样,充满了不舍。 “师尊……” 各种往年回忆和画面涌上心头,枯瘦老者已忍不住颤声叫出来,眼眶都泛红。 纵然为帝,纵然已经在道途上历经无数岁月的浮沉,可在心中,他依旧是师尊眼中的小渔夫! “师尊……” 他神色恍惚,喃喃出声。 这一刻,恒霄吓了一跳,直接傻眼了,博崖子祖师怎会看到一口瓶子后,变得如此失态? 林寻也诧异,可很快就意识到,博崖子应当是想起了李玄微师兄! 许久,博崖子才从那种恍惚的情绪中恢复过来,他深呼吸几口气,勉强按捺住心中情绪。 而当目光看向林寻时,他神色已是变得缓和起来,道:“小友,这宝物……你是从哪里得来?” 声音中带着一丝期盼。 “这是师兄给我的。”林寻如实回答。 博崖子一怔,而后忍不住道:“敢问你师兄是……” “李玄微。” 这次,林寻用的是传音。 博崖子瞳孔扩张,呆呆半响,同样也以传音说道:“你……是方寸山传人?” 林寻点了点头:“李玄微师兄排名第十三,我排名第五十。” 他已确定博崖子的身份,自然也不必再隐瞒。 眼见林寻都说出师尊在师门的排名,博崖子心中最后一丝疑惑也彻底消除。 他深吸一口气,跪倒在地:“记名弟子博崖子,见过小师叔。” 轰! 旁边的恒霄只觉脑门像被雷劈,眼前都发晕,开派祖师他……他怎会在一个小辈面前行如此大礼? 还有,什么叫记名弟子? 什么叫小师叔? 恒霄只感觉自己都快要疯掉,从进入归藏峰之后,遇到的一件件事情都那般不可思议,那般震撼人心,简直就像做梦…… 林寻也吓了一跳,博崖子可是璇玑道宗的开派祖师,一位早在上古时代就证道为帝的恐怖存在。 现在,竟以晚辈之礼节,向自己行跪礼,这让林寻哪能不惊? “前辈快起,晚辈可当不起这等礼数。” 林寻几乎下意识地去扶博崖子。 可却根本就扶不动! 就见博崖子认真道:“小师叔,无论年岁多少,无论道行深浅,您既是师尊之师弟,自然也是我博崖子之师叔,我向您行礼,本就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顿了顿,他继续道:“还有,小师叔莫要再称我前辈,也莫要再以晚辈自称,我虽是记名弟子,可师门礼节和规矩可不能乱。” 言辞认真而严肃。 林寻哑口无言,一阵苦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