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74章 再见李玄微 - 天骄战纪

第1874章 再见李玄微

何止林寻,恒霄都都有一种脑袋空白的感觉。 堂堂璇玑道宗开派祖师,一位早在上古时代就名震天下的帝境人物,一个只要现身,就会引发整个云州境内大轰动的传奇人物。 却在此刻,宛如后辈晚生,叩首行礼在一个年轻人身前! 任谁见到这样一幕,怕都会抓狂不可。 可博崖子却浑然没有一点的抵触,神态和言辞皆那般自然,都给人一种堂堂正正,天经地义的感觉! 天、地、君、亲、师。 师者为尊! 虽然,林寻这是他师尊的师弟,可辈分上,依旧是他的长辈! 沉默许久,林寻才勉强接受这个事实,道:“博崖子,起来吧。” 博崖子这才起身,他瞥了一眼旁边的恒霄,道:“你且留在此地,不得离开。” 正处于震惊中的恒霄一个激灵,连忙点头。 “小师叔,请进来一叙。” 博崖子做出一个“请”的动作,当先朝归藏峰之下的洞府中行去。 林寻紧随其后。 目送两人身影消失,恒霄这才回过神似的,猛地一拍额头,喃喃道:“小师叔?这金独一究竟是什么来头?” …… 洞府内,另有乾坤,空间极大,四壁悬挂青铜灯,中央位置,则是一个蒲团。 博崖子道:“小师叔,这便是我闭关之地,有些简陋,还望莫要见怪。” “前辈……算了,还是叫你博崖子,你既认我这个……小师叔,能否听我一语?” 林寻一阵无奈,话都说的很别扭。 “小师叔但讲无妨。” 博崖子一副洗耳恭听的模样。 林寻唇角不易察觉地抽搐了一下,这才说道:“在师门辈分上,我确实比你高出一些,可我眼下并非用的真正身份,你……也不必再以师叔称呼,如何?” 博崖子并非食古不化之辈,点了点头,道:“道友,还请入座交谈。” 林寻这才感觉轻松不少,席地而坐。 博崖子袖袍一挥,一张案牍出现,其上搁置一茶壶和两只茶盏。 “小……道友,能否跟我讲一讲师尊的事情?” 博崖子一边斟茶,一边问。 林寻想了想,就将自己的情况如实相告。 得知林寻也没见过李玄微,博崖子略一沉默,就怅然道:“也对,我曾听师尊说过,方寸山收徒,全凭机缘,并且门中传人,皆散落诸天各地,彼此之间,大多时候是只知其名,不见其人,如今看来,果然是真的。” 林寻深以为然。 这些年来,他也只见过四十九师兄玄空鬼王、九师兄葛玉璞、十一师兄朴真,十三师兄李玄微。 其他像掌控斗战圣法的那位师兄,以及不知排名的雪崖师兄,他也仅仅是只知其名,不见其人。 除了这些,像葛玉璞师兄提到过的,那些陨落在众帝道战中的数位师兄弟,以后也注定根本不可能再见面。 很快,林寻说起了自己当年离开昆仑墟时的事情。 离开昆仑墟时,他曾进入一片神秘的星空,可在路途上,却遭遇到了一尊又一尊帝境人物的拦截。 当时,正是李玄微的一缕意志力量从“三千浮沉”中出现,帮自己击退一众帝境人物! 也因此,才让他有惊无险地离开,在那一片死寂的星空中煎熬了整整六年时间,才抵达星空古道“天曲界”。 得知此事,博崖子眸子中都焕发出异彩,露出崇慕之色:“师尊他从不会让人失望的,哪怕只是一缕意志力量,也不是那些帝境人物能够抗衡的!” 林寻想起那时候的场景,也深有感触。 确实,十三师兄李玄微的风采,简直堪称无敌! “道友,我虽不知师尊的下落,可我相信,师尊一定还活着,而不仅仅只留下一缕意志力量。” 博崖子认真说道。 林寻点头道:“我也是如此想的,才会前来璇玑道宗,向你打探关于他的下落。” 李玄微这等旷世人物,怎可能会死? 甚至在林寻心中,无论是李玄微,还是当年所见的玄空鬼王、葛玉璞师兄等人,看似都已陨落了,但林寻总感觉,他们纵然是陨落,也断不可能就这样悄无声息地离开! 或许,这种感觉很幼稚,可林寻宁可相信这种感觉。 旋即林寻就意识到一件事,道:“博崖子,你刚才说,你也不知道李玄微师兄的下落?” 博崖子摇头:“上次一别,直至如今,我都已再不曾见过师尊,连他的音讯也没听说过。” 林寻心中一阵失望。 他此来璇玑道宗,就是为了通过博崖子,来寻觅李玄微的下落,如此,才能推断出,那些方寸山传人,如今都在哪里。 可现在看来,似乎已经行不通了。 “当初朴真师兄离开的太仓促,并且似乎也不想跟自己多说方寸山的事情……” 林寻思忖,他还记得,葛玉璞师兄当初也只说,李玄微师兄收了博崖子为记名弟子,告诉自己,可以尝试从博崖子那打探一些消息。 但可惜,博崖子也无法给自己答案。 “道友,请饮茶。” 博崖子将一杯茶递给林寻。 林寻说了声谢,这才双手接过,随口道:“对了,这些年你为何要隐姓埋名,以护道人的角色坐镇于此?” 博崖子叹了口气,道:“这件事,其实和我的身份有关。” 说着,他道出其中缘由。 上古时代,众帝道战落幕之后,离开璇玑道宗,前往众帝战场探寻消息的博崖子,忽然遭到两位帝境人物的联手打击。 最终,博崖子重伤而逃。 后来博崖子才知道,这两位帝境人物分别来自“盘武道庭”和“乾坤道庭”。 而原因,则是因为对方不知从哪里得知,他乃是方寸山传人! “当时,我只是听说,师尊的一些同门陨落在了众帝战场,想要将他们的尸骨收集起来,入土为安,哪曾想,却发生这等事情。” 博崖子提起此事,眉宇间浮现起一抹阴霾和恨意。 “还好,我当时隐匿身份,对方也仅仅只是怀疑,我是方寸山传人,根本没想到,我就是璇玑道宗的开派祖师,这才让璇玑道宗幸免于难。” “不过如此一来,我便不能再抛头露面,只能编织谎言,说我云游四方去了,否则的话,万一被对方发现,只会毁掉璇玑道宗。” 至此,林寻方才恍然大悟。 旋即他皱眉道:“盘武道庭和乾坤道庭这两大道统,视方寸山为敌?” 博崖子点头:“不错,当年的众帝道战,我虽不曾参与,可也听说过,但凡参与这一场大战的势力,几乎皆视方寸山为敌。” “具体究竟有多少势力,我也不敢肯定,但其中必然有盘武道庭、乾坤道庭、洪荒道庭,以及帝族孔氏这些庞然大物。” 林寻都不禁心惊。 他这是第一次听说,方寸山的对手是谁,也第一次知道,六大道庭中,起码有三个视方寸山为敌! “当年的众帝道战中,究竟发生了什么?” 林寻心中无法平静,愈发感觉,这其中藏着不为人知的隐情! 想一想,博崖子可是一尊帝境存在,连他也对众帝道战一知半解,可想而知,这一战所藏隐情何等之大! “对了。” 博崖子忽然想起一事,起身走到一侧石壁前,石壁上,绘制着一副图案,一名青年手持三寸羊脂瓶,伫足云海之中,含笑而立。 青年模样俊朗,潇洒自若,宛如闲云野鹤,眉梢和唇角,挂着一抹令人心安的笑意。 这就是李玄微的画像! 林寻也不禁好奇走过去,打量着这一幅图案。 “道友你看这里,师尊手中托着的大道无量瓶。” 博崖子说道。 林寻仔细凝视,顿时就发现一些不一样的地方,图案中的大道无量瓶,虽然是画出来的,可却显得很虚幻和缥缈。 “师兄,得罪了。” 林寻探手朝那图案中大道无量瓶摸了过去。 博崖子刚要阻止,但最终还是忍住,眼前这位可是师尊的师弟,这么做,也不算不敬。 当指尖碰触到图案中的大道无量瓶,却犹如摸空了一样,就像穿过一层光影。 林寻心中一动,将自己的大道无量瓶拿出,朝图案中按去,顿时,一虚一实两个大道无量瓶融合在一起。 嗡! 一缕瑰丽的光雨飘洒,将林寻整个人都震得倒退出数步。 博崖子瞳孔一凝。 就见图案中,云海之上,手托大道无量瓶,含笑而立的李玄微,竟犹如活过来般,浑身流淌出一层如梦似幻的道光。 “小师弟。” 图案中,李玄微眸子随意舒展了一下身躯,带着笑意出声,“昆仑墟之外一别,咱们又见面啦。” 声音清朗。 林寻浑身都是一震,差点不敢相信自己眼睛。 “唔,小渔夫也在。” 李玄微眨了眨眼,笑得很欢畅。 博崖子已是脸色大变,激动失声:“师尊!真的是你吗?” 李玄微眼神中泛起感慨之色,道:“这幅意志画像本就是我所留,你小子莫非还以为有假?” 博崖子已呆滞在那,唇角颤抖,这……竟真的是师尊李玄微! —— 双倍月票最后一天,名次被超越了,童鞋们,求月票~~~

上一篇   第1873章 小师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