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75章 古仙禁区的混沌道宝 - 天骄战纪

第1875章 古仙禁区的混沌道宝

“师尊,这些年您去了哪里,为何偌大星空古道上,都再也打探不到您的消息,您是不是遇到了什么棘手的事情?” 博崖子一口气问出许多问题。 李玄微无奈道:“小渔夫,你如今可都是帝境人物了,怎么还这般失态,你啊,先冷静冷静,容我和师弟聊一聊。” 博崖子连连点头。 他此刻的心态确实有些失控。 “师弟,你此来璇玑道宗,是否是想要打探咱们方寸山的一些事情?” 李玄微目光看向林寻,神色温和。 林寻诧异:“师兄早已料到了?” 李玄微哂笑:“我可没有未卜先知的能力,你眼下看到的,只是我当年留下的一个后手,我都没想过,你会这么快就找到这里。” 按照李玄微的说法,这一幅石刻画像,就是他的一股意志力量,是他当年离开时所留。 只要用大道无量瓶的力量,就能让着一股意志力量觉醒,从而和他的本尊产生一丝独特的联系。 “师兄,既然您都已知道我的来意,可否为我解惑?” 林寻问道。 李玄微轻叹:“师弟,不是我不告诉你,而是以你如今的道行,知道这些陈年往事,反而有害无益。” 林寻唇角抽搐,这样的答复,他已听过不止一次。 葛玉璞师兄这么说过,玄空师兄也这么说过,就连朴真师兄也都有意无意地避开和自己聊这些话题。 李玄微说道:“不过,眼下倒的确有一件事需要师弟你出手帮忙,并且也只能由你来出手。” 林寻一怔,精神一振:“何事?” 这些年来,他受到的来自方寸山的恩惠太多,却一直连方寸山如今的状况都不了解,更别提帮什么忙了。 “参加六大道庭举办的‘论道盛会’。” 李玄微此话一出,让林寻一阵意外。 紧接着,李玄微便说出其中缘由。 此次六大道庭举办的“论道盛会”,最终其实是为了夺取一件诞生在未知之地的“混沌道宝”。 只有能参与到论道盛会,并跻身前一百之列,这一百人便会被送往‘古仙禁区’! 古仙禁区,鸿蒙八大禁区之一,亘古延存至今,是一片凶险无比的未知之地。 无数年来,不知多少自恃修为通天的大人物前往其中探寻,可无一例外,要么陨落其中,要么空手而归。 而按照李玄微的说法,前不久的时候,古仙禁区内产生惊天异变,疑似有古宝出世,令那片禁区内的秩序规则力量都产生变故。 也因为此次惊天变故,让六大道庭窥伺到一线生机,经过多次推演,最终得出一个惊人的结论—— 古仙禁区诞生的那一件古宝,极可能是一件“混沌道宝”! 何谓混沌道宝? 林寻很快就明白了。 被视作玄黄道庭镇派至宝的“玄黄道碑”,就是一件混沌道宝! 林寻清楚记得,扶摇剑帝曾说过,最初时候,玄黄道庭的开派祖师,历经艰险跋涉,抵达一片未知之地,从中发现了诞生于混沌本源中的一块道碑。 正是凭借此道碑,让玄黄道庭开派祖师一举悟道,开创出了玄黄道庭这样一个不朽般的古老道统。 这块道碑,就是“玄黄道碑”。 那一片诞生“玄黄道碑”的未知之地,如今已是玄黄道庭的盘踞之地,名青芒神山,被世人所熟知。 也就是说,一块玄黄道碑,成就了一个名震星空的古老道统,如今更是名列六大道庭中,威慑天下! 这就是“混沌道宝”的神妙之处。 而如今,在那古仙禁区中诞生的一件古宝,便极可能是和“玄黄道碑”一样的混沌道宝,这如何不让人疯狂? 哪怕就是六大道庭、十大战族这些庞然大物,都坐不住了。 因为若能获得这样一件宝物,那么好处之大,绝对超乎想象! 如今的玄黄道庭,就是最好的证明! 可让所有人都意外的是,古仙禁区虽产生惊天变故,可里边充斥的恐怖规则力量,却依旧不是谁都能靠近的。 后来,六大道庭做出推断,若想进入古仙禁区夺宝,必须联手,以各自最强手段,在古仙禁区笼罩的壁障中,破开一条路径。 只是,这样一条路径会极其不稳定,帝境人物一旦踏足,必会瞬间就塌陷。 也就是说,哪怕破开一条路径,也承受不住帝境以上的力量! 为了稳妥起见,也为了能够从古仙宝地中将那一件混沌道宝带回。 六大道庭一致做出决定,召开一场论道盛会,选拔出一批最顶尖的圣王境存在,作为进入古仙禁地古仙禁地的人选。 这么做,也可以避免道统之间争夺宝物,引发大规模厮杀,那样的话,哪个道统势力也经不起折腾。 反倒是进行一场“论道盛会”,彼此公平竞争,最终一起联手将这些强者送往古仙禁地中进行夺宝,反倒是最稳妥的做法。 了解了这些,林寻也不禁动容。 他这才知道,自己之前所了解的消息很片面,根本就不知道,这六大道庭所举办的“论道盛会”背后,目的实则是为了一件混沌道宝! “师弟,古仙禁区亘古以来,便被视作鸿蒙八大禁区之一,这世上极少有人真正了解过其中的凶险,但‘君桓师妹’则是一个例外。” 说到这,李玄微唇角微翘,泛起笑意。 林寻则如遭雷击似的,道:“君桓师妹?该不会……就是那个喜欢穿着粉色蔷薇衣袍,作态扭捏,不男不女的家伙吧?” 他对君桓的印象着实太深刻了。 当年从天曲界前往大禹界时,林寻偶遇了君桓,对方刚以一己之力,杀了骨鸟流寇团的一群人。 对方明明一副男子做派,可衣服上却缀满粉色的蔷薇云纹,一头乌黑长发被一枚发簪斜插,有着一张已经完全用“漂亮”二字来形容的俊美脸庞。 他生着一对带着天然风流味道的丹凤眼,肌体白皙如羊脂,体态修长,连声音都带着一股独特的柔媚磁性。 任谁看到这样一个堪称漂亮、出彩的男子,都注定会凭生惊艳之感。 偏偏地,一袭粉袍,别着发簪的他给人的感觉还很不俗,有一种旷达、风流的神韵。 林寻当时与之接触时,浑身都不自在,感觉说不出的别扭,不过也因此让他对君桓的印象无比深刻。 现在听了李玄微的话,他第一时间就想起了这家伙。 “呃,不男不女?” 李玄微神色古怪,“师弟,你是不是对你君桓师姐有什么误会?” “师兄,真的是他?” 林寻错愕。 李玄微点头:“对,君桓师妹最喜欢粉色的东西,你说的那……男人应该就是她所假扮。” 林寻顿时一阵苦笑。 原来,她竟是自己的师姐…… 可当时自己对待她的态度,可谈不上多好了…… “可她为何见了我,还不跟我相认?” 林寻忍不住道。 李玄微指了指天:“这些年来,她闯祸太多了,被一些老东西给盯上,一旦与你相认,怕是会牵连到你,她也算是用心良苦了。” 林寻叹息:“原来如此。” 君桓,一个像极了男子的名字,却原来是自己的师姐! “刹那道成空,剑道最风流,我和君桓皆是以剑证道,可她的剑所杀之敌,可比我多太多了……” 李玄微感慨,“对了,以后再见到她,你可要老实本分一些,君桓的性格就如她的剑道,看似柔情如水,实则杀人于无形,惹恼了她,我这当师兄的都帮不上你的忙。” 林寻一阵心虚,当初他还以为君桓是个不男不女的变态,态度就显得很冷淡和排斥。 也不知君桓师姐是否因此记仇? “君桓师妹当初就曾前往古仙禁地,在其中经历了一些匪夷所思的事情,也差点就无法活着离开。” 李玄微道,“回来时,她第一时间就说,古仙禁区内,必藏有一桩不曾出世的无上造化。” 说着,李玄微一弹指,一副神秘的山岳图案浮现,化作一个烙印,涌入林寻脑海。 顿时,林寻脑海中就浮现出一座茫茫无垠似的原始大山,呈现出毁灭、残缺、莽荒般的恐怖气息。 一座山的幻象而已,却像能压迫在心境上,让林寻都有一种呼吸都困难的压抑感。 “这就是古仙禁地中的一座原始灵山,按照君桓师妹的说法,此山名唤不周,其上充斥着毁灭本源力量,灾祸诸多,但同样的,那一桩不曾出世的无上造化,就极可能藏于其中。” 李玄微的声音在林寻耳畔响起,“这些皆是君桓师妹当年做出的推断,而现在已经可以断定,这一桩无上造化,很可能就是如今六大道庭盯上的那一件‘混沌道宝’。” “不周山……” 林寻默默念了一遍,道,“师兄,你是说,若进入古仙禁区,只要找到这座不周山,就有极大机会夺得那一件混沌道宝?” 李玄微含笑点头:“正是如此,若师弟你能夺得此宝,以后就是开宗立派,说不准这世上就会多出第二个堪比玄黄道庭的道统。” b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