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76章 三师姐的如意道袍 - 天骄战纪

第1876章 三师姐的如意道袍

李玄微的话,看似调侃,实则也并非是假的。 须知,亘古以前,玄黄道庭的出现,也是因为一块诞生在未知之地中的混沌道宝—— 玄黄道碑! 若此次林寻有机会进入那古仙禁区,夺得诞生在其中的那一件混沌道宝,谁又敢说,林寻无法开创出一个不逊色于玄黄道庭的道统? “师兄,这件事我自会有心去做,可有一个难题需要解决。” 林寻沉吟道。 “是否担心自己身份暴露?” 李玄微一句话,就猜出了林寻的心思,让他都不禁讶然,点头道:“的确如此。” 李玄微笑了笑,袖袍一挥,一缕霞光涌现而出,在虚空中化作一副衣袍。 “这是‘如意道袍’,是咱们三师姐‘若素’亲手缝制的一件帝宝,穿在身上,哪怕你动用各种道法秘术,也无人能窥破和辨认,简而言之,此衣的妙用,便是可以在帝境的眼皮底下瞒天过海。” 帝宝! 如意道袍! 林寻倒吸一口凉气,忍不住道:“师兄,这宝贝……是不是太贵重了?” “那你可就得问三师姐了。” 李玄微笑眯眯道,“在方寸山,若素师姐是公认的温柔和贤惠,师兄弟们所穿的衣物,皆是她亲自缝制,等以后她若见了你,肯定也会为你亲手缝制衣袍的。” 三师姐,若素! 这排名,可极其之靠前,是师尊方寸山祖师收下的第三个传人,其底蕴注定是深不可测。 就像这如意道袍,一件衣服而已,都是真正的帝道宝物! 这让林寻都不禁心生憧憬,并且听李玄微的意思,若素师姐还不止缝制了这样一件道袍,方寸山每个传人都有…… “不过,到那时候,你可不能动用大道无量瓶、三千浮沉、大道无终塔这些宝物。” 李玄微叮嘱道。 林寻点头。 他心中也颇为振奋。 眼下,他虽用黄土道体遮掩身份,可这毕竟是来自葛玉璞师兄的传承,只要出现在“论道盛会”上,肯定会被人识破。 并且,他的一些战斗手段,早在昆仑墟时就暴露过,同样也很容易被人辨认出来。 可眼下,有了如意道袍后,就再不必担心这些! 这可是一件帝宝,能够瞒天过海,令帝境都察觉不出来! 哪怕就是他动用本尊出战,也都再无顾忌。 不过,谨慎起见,非紧要关头,林寻不会动用本尊。 李玄微道:“师弟,时间无多,我这一股意志力量已撑不了太久,我和小渔夫聊聊。” 林寻点头。 他转身避让一侧,立刻将如意道袍穿在身上。 哗啦~ 一股奇妙的宝光浸润在躯体内外,再看他如意道袍,已变成杏黄色,毫不起眼。 林寻露出一抹笑意,好宝贝! 没多久,李玄微和博崖子交谈完毕,笑着跟林寻挥了挥手:“师弟,他日再会。” 说罢,他身影化作一缕烟霞,消失不见。 那墙壁上,唯有大道无量瓶泛着莹润的光。 “小师叔,师尊已叮嘱过,在不暴露身份的情况下,全力配合你的行动。” 博崖子神色温和,和李玄微聊过之后,他宛如变了一个人似的,焕发出一种慑人的神采。 林寻无奈道:“博崖子,你还是叫我道友吧。” 说话时,他将大道无量瓶收起。 博崖子哑然,笑着点头。 “我此次前来璇玑道宗,还有另外一件事。” 林寻把打算前往帝族姜氏,将玄空师兄那那一枚发簪,交给姜星雀的事情说了出来。 博崖子道:“这件事,我倒是很清楚,毕竟是发生在玄空师叔身上的祸事,当年闹得可是极其轰动。” 说着,他将事情原委一一告之。 上古时候,方寸山第四十九传人玄空,在偶然的机会下,和帝族姜氏的纯血后裔姜星雀结识。 两人情投意合,已有了结为道侣的打算,这件事也得到了帝族姜氏的支持。 谁曾想,一场众帝道战的爆发,改变了这一切。 众帝道战中,方寸山数位传人遭受围攻,被一众恐怖人物击败。 也是在此战中,方寸山塌陷,“斜月三星”山碑被毁,没有陨落的方寸山传人,也从那时起,成了世间的一群鬼魂野鬼。 当时,玄空是方寸山最晚入门的传人,才只是绝巅圣王境修为,根本就不够资格参与到众帝道战中。 可同样的,玄空也遭遇到了打击,传闻是被一位来自佛宗的神秘人物困杀在“枉死城”内。 具体如何,博崖子也不清楚。 但随着玄空遇难,帝族姜氏也遭受到牵累,原因就在于,姜星雀和玄空关系密切…… 遭受无妄之灾的帝族姜氏,毫不犹豫将姜星雀视作了“宗族罪人”,关押囚禁了起来,直至如今,也不知是生是死。 得知这一切,林寻心头发闷,如被石块堵住,眸子阴冷可怕:“我玄空师兄都已遭难,那些敌人竟还不罢休,将矛头指向了姜星雀!” 顿了顿,他深吸一口气,道:“这帝族姜氏也太冷酷无情,仅仅因为这样一个原因,就视姜星雀为罪人,何其可笑!” 博崖子长叹,道:“帝族姜氏乃太古炎帝后裔,据我所知,他们这么做,也实属被逼无奈。” “当年的众帝道战落幕后,为了彻底剿灭方寸山的影响力,盘武、乾坤、洪荒三大道庭,联合其他一些大势力一起,满天下的搜捕和擒杀和方寸山有关的势力。” “当时帝族姜氏若不这么做,其族群势必会遭遇不可想象的重创。那姜星雀虽被视作罪人囚禁起来,可毕竟也算保住了一命,这个结果已经很不错了。” 林寻一怔,这才明白,自己有些误会帝族姜氏了。 “只不过,这些都是上古时候的陈年旧事,现在的帝族姜氏中,也只有一些老古董知道这些秘辛,不过他们可不会将这些事情说出来,以免消息泄露出去,再惹出什么风波。” 博崖子道一来,也让如今的帝族姜氏中,皆只知道姜星雀是宗族的千古罪人,却不知其中缘由,以至于皆视姜星雀为耻辱,不愿提起和她有关的事情。” 林寻心中一叹。 也对,上古时代,起码都是十万年前的事情了,岁月浮沉之下,谁又会关心一个女人沦为宗族罪人的原因? 恐怕,就是想知道这些原因,帝族姜氏那些老古董也不会说出来。 毕竟,如今的天下,盘武、洪荒、乾坤三大道庭的势力,依旧堪称是世间最强之列! “这么说,我现在若去帝族姜氏,极可能根本就见不到姜星雀?” 林寻沉吟。 博崖子想了想,道:“若只是见一面,或许还是能办到的,不过想将她救出,却是几乎不可能的事情,帝族姜氏在上古时,虽元气大伤,可毕竟是太古帝族,底蕴犹在,否则,当年也不可能在那么多大势力的压迫下,还能保住姜星雀的命。” 林寻目光深沉:“若是能够见一面,那也是可以的。” 博崖子深吸一口气,道:“小师叔,给我一段时间准备,我来为你安排此事。” 这一次,林寻没有计较“小师叔”的称呼,他认真行礼,道:“那就有劳了。” …… 洞府外,恒霄已彻底恢复冷静。 再次见到祖师博崖子,让他心中充满了欢喜,踌躇满志,认为有祖师坐镇,以后璇玑道宗就是成为云州第一道统,也是指日可待。 同时,他又对林寻的身份感到震惊。 让开派祖师能尊称一声小师叔,这金独一的来历未免也太吓人! 就在恒霄心绪如飞时,林寻和博崖子从洞府中走出。 “师祖!金前辈!” 恒霄连忙上前见礼,恭敬无比。 林寻唇角抽搐了一下,恒霄可是旋即道宗的掌教,一位云州境内呼风唤雨的大人物,现在……也都一副如见长辈的谦卑模样,让林寻一时都不知说什么为好。 博崖子似明白林寻心思,将恒霄叫到一边,密谈了一番,这才笑着朝林寻道:“道友,恒霄那不会泄露今日之事,你尽管以金独一的身份行事便可。” 林寻这才如释重负,点了点头。 “另外,关于参加论道盛会的事情,恒霄这会为道友提供各种所需的资料,有什么事情,也尽可以由他来出面。” 博崖子叮嘱。 林寻自然没有意见,没多久便和恒霄一起离开。 这天起,林寻被视作璇玑道宗最尊贵的客人,住在了一座名为“玉漱峰”的洞天福地内。 这让璇玑道宗上下许多人都大吃一惊,玉漱峰洞天福地,那可是掌教的修行之地。 如今,竟暂时让给了金独一这个来自帝族金天氏的客人,这待遇之高,实属罕见。 不过,因为是恒霄亲自安排,也无人敢提出异议。 金天玄月也是一阵意外,她很清楚,仅仅凭一块白帝令,断不可能会享受这等特殊的待遇。 这其中,肯定另有玄机! 不过她早已习惯了林寻的种种不可思议之处,很识趣地没有多问。 而当得知林寻也决定,参加一个月后就将在云州内拉开帷幕的“论道大比”时,金天玄月心中也一阵激动,产生无比的期待。 —— (以下字数免费: 昨天,在兄弟姐妹们的支持下,天骄一举夺得双倍月票第一,在此,金鱼无比感谢大家。 连金鱼我也没想到,昨天到现在,会有那么多童鞋来纵横支持金鱼,也带给金鱼意想不到的满满感动。 尤其要感谢夏至童鞋,一人可当百万师! 也要感谢书友3052、刀哥、卿欲离、陈伟泰、柠檬、旦旦、凤姐、劫尔、笑笑、冤宝兔、高山流水等等童鞋的大力捧场! 打赏和投票的名单太多了,金鱼不一一列举! 等金鱼婚后,必会努力爆更来感谢大家! 还是那句话,君以国士待我,我必以国士报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