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80章 傀儡幻界 - 天骄战纪

第1880章 傀儡幻界

偌大凌风演道场中,所有人都停下手中动作,正襟危坐,目光齐齐看向了同一个地方。 演道场中央,虚空中,一袭赤袍,白发如雪的老者凭虚而立。 陶松亭! 云州第一道统大虚道宗中的一位准帝境长老。 同时,他也是此次凌风演道场第一轮选拔的主事。 随着钟声落下,赤袍老者陶松亭这才淡然开口:“今日,是我们云州论道大比第一轮选拔拉开帷幕的日子。” “选拔规矩很简单,场中十八座擂台,同时进行一对一切磋,任何人皆有争夺擂主的机会。” “只要能一鼓作气,在擂台上坚持十场战斗而不败,便等于拥有了进入第二轮选拔的资格。” “记住,擂台之上只分胜负,不分生死,破坏规矩者,不止要被取消资格,且严惩不贷!” 声音如雷霆般,激荡在演道场中。 十连战! 也必须是十连胜,才才有资格进入第二轮选拔! 听到这样苛刻的选拔规矩,不少人都倒吸凉气。 须知,这可是同境之间的争锋,敢于参与进来的强者,为了获胜还不拼了命战斗? 诚然,在绝巅圣王眼中,寻常圣王根本不值一晒。 可在这等情况下,获胜或许谈不上困难,可想要持续作战市场,获得十连胜,注定困难之极! 并且,一些顶尖人物之间,万一相互看不顺眼,彼此挑战对方,想要获得十连胜就更不容易了。 这并非夸张,像天芒神山传人楚秋,和玄冥部族的少族长古剑行,第一天抵达凌风城,就剑拔弩张。 可想而知,在接下来的论道选拔中,两者之间极可能会产生对战! 听到这样的选拔规矩,在参战区等候的一众参战者也都一个个神色各异。 有的不以为然,有的露出凝色,有的陷入深思,有的则露出忧色…… 林寻倒是没多大反应。 自始至终,他都一副热闹是他们的,和我无关的姿态,心神空灵而平静。 对他而言,若不是为了掩饰身份,原本是有机会可以直接进入第二轮选拔的。 同样,他也并非是小觑其他人,而是早已养成无敌信念! “这样也不错,争取能多见识一些道之领域,以此来锤炼道行,完善己身……” 这一刻,林寻心态都已发生转变,完全将这一次论道选拔当做了一次修行。 为的是尽可能地完善自身的道之领域! “现在,选拔开始!” 场中响起陶松亭的声音。 话音还未落下。 嗖! 一道绚烂的身影就凭空一闪,掠上一座擂台,悠悠开口:“我楚秋在此,哪个道友愿意上来第一个挑战?” 他银发披散,银袍猎猎,身影如枪,威势睥睨,甫一出场,就引起了不少轰动。 天芒神山楚秋,这可是一位圆满境绝巅圣王,早有威望,名震一方。 也有人的目光看向了玄冥部族少族长古剑行。 因为谁都清楚,古剑行第一天抵达时,就曾对楚秋发起挑战! 可出乎所有人意料,一袭绿袍,气息凌厉无匹的古剑行,却并未发起挑战,而是身影一闪,占据了另外一个擂台。 “楚秋,等你十连胜,我可以等你来挑战。” 古剑行冷淡开口。 “哦,那就希望你最好先别被人打趴下。” 楚秋针锋相对。 见此,不少人都感慨,聪明人啊,知道这第一轮选拔干系重大,不能意气用事。 擂台只有十八座,几乎是几个眨眼的功夫,就被占住。 出场的有像楚秋、古剑行这样的年轻一代绝世人物,也有老一辈的枭雄和硬茬。 “钱空儿,我来与你一战!” “呵呵,有意思,什么阿猫阿狗都敢第一个跳出来抢擂台了吗?给我滚!” “朋友,第一个跳出来的可不见得能守住擂台。” …… 一时间,场中许多强者掠出,前往那一座座擂台上进行挑战,每一个皆气势汹汹。 整个演道场的气氛也是宛如被点燃般,彻底沸腾了,到处都是呼喊声,助威声,兴奋的议论声。 就连楚秋、古剑行,也遇到了对手。 参赛区中,汇聚了上千的圣王境强者,而擂台则只有十八座,并且哪怕就是落败,也有机会再次进行挑战。 这也让得竞争无比激烈,须知,选拔的时间只有三天! 三天内,上千的圣王境强者,只能在十八座擂台上竞争,若不抓紧时间,怕是根本就没机会登上擂台。 林寻观望了片刻,也展开行动,直接抓住机会,选择了一个被绝巅圣王霸占的擂台。 这是一名金袍青年,手执青铜战矛,英武逼人,一对眸泛着幽蓝的光泽。 “金独一,绝巅圣王中期修为,散修。” 当看见林寻的一眼,金袍青年就说出林寻底细,唇角勾起一抹冷峭的弧度,“老弟,劝你还是放弃吧,你不是我对手。” 显然,这金袍青年曾研究过参赛的每个强者的资料,故而一眼就认出林寻。 “这金独一确实太冒失了,怕是要败。” 场中一些观战者将目光看过来,认出金袍青年,乃是金甲战宗的第一传人冬流逝,一个战力卓绝的绝巅圣王境中期强者,更是一个精通傀儡一道的机关大宗师。 机关一道,也是大道的一种,借傀儡之物求索天地道途。 一些强横的机关宗师,甚至能炼制出足以和自身境界媲美的战偶,战力不可思议的强大。 冬流逝,就是这样一位机关宗师,曾凭借十八尊傀儡战偶,硬生生杀死了一位修为比他高出一个层次的对手! “哈哈,我听说可有很多人在冬流逝身上下注,确信他必可以十连胜,这金独一不开眼,竟选择冬流逝为对手,肯定要玩完。” 议论纷纷中,林寻也认出了冬流逝的身份,他淡然道:“时间宝贵,还是直接动手吧。” 冬流逝轻叹:“就知道你不甘心认输,罢了,我就成全你一次,让你输的心服口服。” 话音还未落下,轰隆一阵响声,擂台之上,涌现出八尊傀儡战偶,每一尊战偶,皆呈现出凶禽神兽的模样,活灵活现,显露出滔天的凶威。 场中不少人都被惊动。 “这就是机关宗师的手段?果真是巧夺造化!” “个都有绝巅圣王层次的力量,这未免也太强了吧?” 场中响起一阵吃惊的声音。 “金甲战宗倒是舍得下血本,据我所知,这每一尊战偶炼制起来可极其不容易,所耗费的神料价值,都要在千万颗道晶以上。” 考核席位上,陶松亭开口,“这样的八尊战偶,就相当于拿八千万道晶在战斗,想输都难。” 璇玑道宗的弘宇笑而不语。 想砸钱砸赢金独一,可能吗? “去!” 擂台上,冬流逝唇中轻吐一个字。 八尊战偶暴冲而出,每一个皆涌动着绚烂的道光,就宛如一头头真正的绝世凶物出现。 轰! 一头火红的凶禽战偶拍打翅膀,倾泻漫天的火焰道光,有焚天煮海之威。 另一侧,金灿灿犹如黄金浇筑的凶兽发出嘶吼,音波扩散,将虚空都震碎。 除此,尚有银色的贪狼兽,青色的吞云兽……一起出动,皆掌控独特的战斗秘法,声势惊人。 那等阵势,看得不少人都心颤不已。 傀儡之道,能被御用到这般出神入化的地步,这可罕见之极。 而那金独一该如何对抗? 就见林寻神色不悲不喜,古井不波,踏步上前,随手在虚空中划出一道道指力。 每一道指力,皆轻描淡写,不含一丝烟火气息,看起来也极其不起眼。 不少人甚至都露出失望之色。 可下一刻,惊人的一幕就出现。 砰! 率先冲杀向林寻的火焰凶禽,突然在虚空中猛地一颤,头颅位置,被指力刺破一个窟窿。 那庞大的身躯上覆盖的火焰,都呈现溃散的趋势。 冬流逝唇角的冷峭之色凝固,瞳孔收缩,一指而已,就重创他的一尊战偶,这让他都感到意外。 紧跟着就是肉疼,这战偶战力虽恐怖之极,可炼制起来也是无比困难,遭此重创,想要修复,起码得花费相当于上百万道晶的神料。 只是,还不等冬流逝反应,就听一阵砰砰砰的声音响起。 那冲向林寻的傀儡战偶,无论是黄金凶兽,还是白银贪婪,亦或者是青色吞云兽。 一个个皆如遭雷击般,躯体横七竖八地跌落,就像下饺子似的。 在它们头颅位置,皆有着一道被指力洞穿的窟窿! “这……” “那傀儡战偶看起来很强,怎么中看不中用啊?” 注意到这一幕的观战者,无不瞪大眼睛,被这样一幕惊到。 冬流逝只觉心都在淌血,脸色都黑如锅底,每一个傀儡战偶负伤,就像一座座道晶堆积的大山哗啦啦倾塌流逝了一样…… 让他都猝不及防,完全就没想到。 搁在寻常,以他八尊战偶的力量,足可以困住一尊绝巅圣王中期存在了! 可很显然,这次的对手完全不一样! 而此时,林寻则淡然出声:“不是要让我输的心服口服么?要不,你直接动用道之领域吧?” 8)

下一篇   第1881章 你爷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