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81章 你爷爷 - 天骄战纪

第1881章 你爷爷

自始至终,林寻就显得很平静。 可他的话语却显得太直接,一副赶时间的架势。 若搁在战斗之前,他这种姿态肯定会被认为狂妄,不知道冬流逝的可怕。 可现在,谁还敢这么想? 轻描淡写之间,重创八尊堪比绝巅圣王的战偶,这是随随便便谁都能办到的? 一时间,原本一些不看好林寻的观战者,都开始留意起这个名叫金独一的年轻人。 而冬流逝的脸色已是阴沉难看起来。 “从没人敢如此小觑我,你会为自己的狂妄付出代价的!” 冰冷的声音中,他袖袍一挥,一具紫色人形战偶浮现而出。 这人形战偶,犹如紫色的神玉打磨而成,通体上下弥散神辉光雨,散发出惊天的凶厉气息。 本命战偶! 不少人露出异色。 唰! 瞬间,冬流逝身影掠入那紫色战偶中,完全融合在了一起。 肉眼可见,他浑身如若紫色神金,覆盖上一层柔软晶莹的甲片,而在他掌中,紫色光芒凝聚出一杆刺目的战矛。 通体上下,只露出一对冰冷的眸。 此时的冬流逝,浑身散发滔天紫色神辉,宛如一轮紫色大日在燃烧,气息恐怖。 林寻还是头一次见到“本命战偶”,第一时间就察觉到,融合本命战偶力量后,冬流逝周身气息竟强大了一大截,修为虽依旧是绝巅圣王境后期,可竟隐约有一种大圆满的迹象! “杀!” 冬流逝怒吼,像一尊紫色的神祗,挥动战矛,在虚空中狠狠劈杀而下,凶猛霸道。 那紫色的战矛,锋芒耀眼,掀起如潮般的法则力量。 许多人瞳孔都是一凝。 却见林寻不闪不避,身若巍峨之山,上与天通,下与地接,竟给人一种亘古不移,无可撼动之苍茫感。 这是黄土道体的气息! 当冬流逝持战矛杀来,林寻只抬手,依旧一指按出。 铛! 紫色战矛剧烈颤抖,如遭雷击。 冬流逝只觉一股沛然莫御般的苍茫雄浑力量撞来,躯体直接凌空倒飞出去,握着战矛的臂膀都因剧痛而麻木,体内气血翻滚。 但凡关注到这一幕的强者,无不呆滞在那。 冬流逝那般强盛、耀眼,动用的战斗手段又是那般的惊天动地,气象不凡。 可每一次,都好像雷声大雨点小,被那金独一轻而易举便破开,给人造成了极其强烈的视觉反差。 只有一些眼力老辣之辈意识到,不是冬流逝不强,而是这金独一……分明要更厉害! “杀!” 冬流逝眼神燃烧着火焰,狂怒交加,他身影如电,带起漫天的紫色霞光,再度暴杀而来。 可无论他攻势如何强大,总被林寻举手投足之间破解! 给人的感觉,就如一头凶兽试图去撼动一座太古神山,可每一次都被碰得头破血流,踉跄而退。 许多人倒吸凉气。 尤其是一些在冬流逝身上押下重注的修道者,脸都绿了,冬流逝十连胜,才能让他们从赌注中获得极其丰厚的报酬。 若输了…… 那注定要赔得底儿朝天! “战偶幻界!” 终于,冬流逝也意识到局势危险,毫不犹豫施展出自己的道之领域。 轰! 白茫茫的光,交织幻化成一方领域世界,林寻眸子一亮,没有闪避,反倒主动冲进了这道之领域。 “这金独一疯了吗?被困道之领域,他可就彻底完蛋了!” 不少人眼珠子差点掉出来,都不敢相信,这世上谁会如此不要命,别人唯恐躲之不及的道之领域,他反倒主动送上门去…… 就连冬流逝也微微一愣,是无知限制了自己想象,还是这家伙着急送死投胎? 旋即,他就露出狞笑,懒得再想,抓住机会,全力运转道之领域的力量! “金独一啊金独一,今日不打得你叫爷爷,算我输!” 冬流逝大吼。 轰! 道之领域内,浮现出万千傀儡战偶,形形色色,皆不相同。 有凶禽神兽,也有各种气息独特的战偶强者,如剑修、刀修、佛修、魔修…… 每一尊战偶,皆宛如真正活过来,就宛如征伐战场上的一支浩荡大军,前方凶禽神兽开道,后方诸天修道者压阵。 煞是壮观。 林寻都有一种大开眼界的感觉。 在他的感应中,冬流逝的“傀儡幻界”威力甚至都不如佘灵的“不归冥路”。 可却自有一种森罗万象,光怪陆离的神韵,融合了诸多神妙的大道创意于其中。 林寻毫不怀疑,若给冬流逝时间,这“傀儡幻界”所蕴含的奥秘只会越来越强。 这就像万丈高楼平地起,冬流逝已在道之领域的参悟上打下了雄厚的根基,以后注定能获得超凡成就。 只是,当听到冬流逝那句“不打得你叫爷爷,算我输”时,林寻顿时露出似笑非笑之色。 这家伙,欠揍! 不再迟疑,林寻开始动手。 他浑身释放出雄浑、苍茫的黄土道光,掌指如捏古印,冲进了傀儡大军中。 砰砰砰…… 成百上千的傀儡战偶,此刻犹如被神山从天上镇压,须臾之间,就被砸碎了一片又一片。 就像用石块砸死一群又一群的蚂蚁,那摧枯拉朽的一幕,看得冬流逝瞠目结舌。 这可是自己道之领域啊! 在此地,自己就如无上主宰,可怎么现在就像大军入境,正在以犁庭扫穴之势,在摧毁自己的国度? 冬流逝差点疯掉。 而道之领域力量遭受冲击,则让他也遭受反噬,咳血连连,身影都如筛糠般颤抖,手脚冰冷。 “你究竟是谁?” 冬流逝怒吼,他已拼尽了所有力量,可在那完全无法用常理形容的金独一面前,却显得那般无力。 轰! 这时,林寻已击溃最后一批战偶大军,气定神闲地从唇中轻轻吐出三个字: “你爷爷。” 三个字,像一场最犀利的报复,冬流逝只觉心神一阵摇晃,发出“啊——噗——!”的声音,直接咳血。 “还要打吗,孙儿?”林寻笑问。 冬流逝眼睛都红了,嘶吼道:“金独一,你欺人太甚!” 他也不知动用什么秘法,竟让濒临崩溃的道之领域重新稳定,涌现出无数的傀儡战偶。 可仅仅须臾间后。 这些傀儡战偶又被击溃一空。 “你……你……”冬流逝此刻已不是震怒,而是彻底慌了,感到惊恐。 他知道,自己这次碰到了硬茬! “再不认输,我打得你亲口叫爷爷。” 林寻悠悠开口。 冬流逝脸色一阵变幻不定,急怒攻心,又感到莫名恐慌,最终,他深吸一口气,道:“我认输。” 一股羞耻无比的滋味也随之涌上心头。 这让林寻都微微一怔:“这么痛快,不拼了?” 冬流逝脸都黑了,咬牙切齿:“输给你,还有机会继续参加第一轮选拔,若是重伤,我哪还有机会继续参加选拔?” 林寻这才明白,冬流逝并非是不敢拼命,而是为了继续参赛,不愿拼的重伤! “聪明人啊。”林寻感慨。 “哼!” 冬流逝撤掉道之领域,在一众错愕、吃惊的目光注视下,匆匆跳下了擂台。 “这……” 许多人发怔,冬流逝这是主动认输了? 那金独一究竟用了什么方法,竟在冬流逝的道之领域中,还逼迫得冬流逝主动认输? 而那些在冬流逝身上下重注的强者,一个个胸口发闷,难过得也快要咳血。 只感觉自己押注的道晶在这一刻都不翼而飞了…… 欲哭无泪。 “坑爹啊!” 有人哀嚎。 擂台上,林寻神色云淡风轻,他正在琢磨和消化一些感悟,冬流逝的“傀儡幻界”,让他也受到一些启发。 “确实很有意思。” 此时的考核席位上,来自云星神教的青裳女子眸子一亮。 在林寻第一次报名参加选拔时,她就感觉,这名叫金独一的散修虽不显山不露水,却有着一种独特的恬淡气势。 如今亲眼见到他战斗,青裳女子顿时意识到,自己并没有看错,这金独一确实是一个值得自己另眼看待的角色。 “各位,别忘了我说的话出,这金独一我云星神教可是很感兴趣。” 青裳女子开口。 其他准帝境老怪物皆哂笑。 有人说道:“虞夫人,还是等第一轮选拔之后,再做决断吧,这金独一虽不凡,可是否能够获得十连胜,还很难说。” 大虚道宗的陶松亭含笑道:“不错,相较而言,眼下这十八座擂台上,楚秋、古剑行、卓凤影这些年轻一辈的绝世人物,表现得可是最抢眼。” 凌风演道场宛如一个小世界,极其之大,仅仅是观战席上的修道者,都有数十万人。 而在十八座擂台上,同时进行着十八场对决,林寻和冬流逝的对决,只是其中之一而已,吸引的也只是场中一小部分修道者的关注。 场中绝大多数观战者,皆都被楚秋、古剑行、卓凤影等等这些绝世人物吸引。 毕竟,这些人在参与论道选拔之前,就是名震一方的耀眼人物,所受到的关注,远远不是一个名不见传的“金独一”所能媲美。 就像林寻在击败冬流逝的时候,楚秋已经势如破竹般,在极短的时间内击溃了三位对手! 风头之盛,吸引了全场绝大多数人瞩目!

上一篇   第1880章 傀儡幻界

下一篇   第1882章 戮神灵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