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82章 戮神灵针 - 天骄战纪

第1882章 戮神灵针

像古剑行,展现出的光芒也不弱于楚秋,十招之内,必击败一名对手! 在林寻击败冬流逝的同时,第三名对手,被他一剑轰飞出擂台。 对手重伤垂死。 他则毫发无损。 全场都为之动容! 在其他擂台上,也同样有一些表现抢眼的角色。 尤其是一个名叫“石隆”的老辈人物,不足片刻,就重创一位年轻一代的绝巅圣王,道行之雄厚,战力之凶悍,引发不知多少哗然声。 公开资料上显示,石隆已滞留在绝巅圣王境初期六百年,是一个只算二流势力的宗门长老。 这种老辈角色,也很容易被人忽略。 可现在,石隆的战力则让人大吃一惊! 如此一来,林寻击败冬流逝的一幕,虽也引起了一些侧目,可相较而言,还谈不上多轰动。 起码,大虚道宗的陶松亭是这般认为的。 这让被叫做“虞夫人”的青裳女子微微皱眉,可不等她开口,璇玑道宗弘宇已淡然道: “陶兄,我倒是对这金独一颇为看好,认为他必可以获得十连胜,通过这第一轮选拔。” “哦?” 陶松亭哂笑,“弘宇老弟,我还是那句话,万一这金独一没有做到呢?” 七大道统之间,彼此存在着无形竞争。 可这些年来,大虚道宗一直稳居云州第一道统的宝座,故而让陶松亭在面对弘宇等人时,也隐隐有一种高高在上的领袖姿态。 虞夫人欣赏金独一倒也罢了,弘宇竟在此刻也跟自己唱反调,这让陶松亭心中也有些不愉。 “呵呵,不如这样,我和陶兄你也对赌一次如何?若金独一在这第一轮选拔中被淘汰,我便将此物赠予陶兄。” 说着,弘宇掌心一翻,浮现出一块灰扑扑的宝玉,上边隐约有一缕缕血线浮现,气息晦涩。 帝血玉佩! 青裳女子等准帝境人物都露出异色,这是一块内蕴大帝宝血的宝贝,价值连城,足以让准帝都心动和眼红。 陶松亭也一怔,心中愈发不悦,你弘宇这是真要和我唱反调? 弘宇仿似没察觉到陶松亭的不悦,笑道:“若我赢了,陶兄就将发丝中的一枚簪子送我如何?” “可!” 陶松亭冷哼答应。 他赤袍如火,白发如雪,发丝中别着一枚墨色木簪,铭刻着缕缕道纹,古雅隽永。 这木簪,可是一样神妙的宝贝,名唤“瑞木簪”,佩戴身上,能够令心神澄净,六识清明。 在修炼时更能起到抵御外魔的妙用,是一件准境强者磨练心性的罕见宝贝。 只是陶松亭却没想到,弘宇这厮不止跟自己唱反调,还打起了瑞木簪的注意,这让他脸色都有些不好看。 因为这个赌注,让其他准帝境人物都不禁多看了弘宇一眼,这老家伙莫非知道一些金独一的底细? “弘宇兄,哪怕最后你就是赢了,这金独一你也不能跟我抢。” 一袭青裳的虞夫人巧笑倩兮,调侃道,“若不然,我可非跟你拼命不可。” 弘宇莞尔。 陶松亭则愈发看弘宇不舒服了。 这个小插曲,也让在座的准帝境强者,开始分出一些心神,留意起林寻那边的战斗。 而此时,第二个对手已登上擂台,和林寻厮杀在一起。 这是一名老辈人物,名叫王真阳,圆满境巅峰圣王,虽不曾踏足绝巅,可无论是道行,还是战斗手段,皆可以用老辣、精湛、可怕来形容。 同境界之中,是否踏足绝巅道途,就如一个在天上,一个地上,很难相提并论。 可王真阳展露出的斗战力量之强,完全出乎了许多人意料,甚至让人都动容。 原因就在于,王真阳对大道力量的掌控太精准了,俨然达到了出神入化,登峰造极的地步。 尤其是他一手凝结的道之领域“天衣无缝”,简直就犹如达到天网似的,疏而不漏,呈现出一种完满如一的态势。 林寻虽然很早就有取胜之法,可却迟迟没有动真格,原因就在于,在和王真阳切磋时,让他也获益匪浅,心生诸多感悟。 他甚至有些难以想象,一个不曾踏足绝巅的老辈人物,怎可能在对大道的掌控上,会达到这等神妙的地步。 一盏茶时间后。 王真阳苦笑摇头,主动认输:“小友完全可以一力降十会,破了我的道与法,却一直谦让至今,王某若再战下去,就是不知好歹了。” “前辈战斗造诣神妙,若是拥有绝巅之力,晚辈怕是都很难占到任何便宜。” 林寻拱手道。 提起绝巅二字,王真阳眸子中闪过一抹暗淡,叹了口气,转身而去。 很久以前,他本是一名冠盖一方的绝世天骄,有着足够的资格踏足绝巅,却因在破境时被敌人偷袭,以至于错失了绝巅道途! 谈不上多恨,只是每每想起,心中就不免会有遗憾。 这就是一步错,步步错! 大道求索,从来就如此无情和残酷。 “小友,可愿听一个道途失意人说一句?” 走下擂台的王真阳突然转身。 林寻点了点头。 “记住,大道争锋,绝不能退让一步!” 王真阳一字一顿,斩钉截铁。 说罢,他转身而去。 林寻心中触动,遥遥朝王真阳的背影拱了拱手。 只可惜,大多数人都不理解其中缘由,只看到王真阳认输,不少人都哄笑起来。 认为他一个老辈人物,还不自知,参与到这等选拔中,本就有失风度,如今还败了,这便是自找苦吃? 这就是世人的看法。 你心中的失意、落寞和苦涩,看热闹的人才懒得关心。 可林寻却心中一种说不出的感觉,这王真阳……哪怕不曾踏足绝巅道途,可他以后的道途,绝对不会就此止步! 事实上,八千年后,当被奉为“真阳帝君”的王真阳谈起这一场当年往事时,也带着一种说不出的感慨。 因为也是在那天,他深刻意识到,那个以“金独一”身份出现的年轻人,以后之成就,注定超乎想象。 果然,在后来的岁月中,被他一语成谶! …… 第三场对决,林寻的对手是一名俏丽女子,生着一对清澈无邪的大眼睛,偏偏身段却火爆诱人,酥胸高耸,肌体雪白,甫一出场就吸引了不知多少目光注意。 “公子,奴家第一次参加这样的盛会,心中可很紧张呢,待会您可得手下留情哦。” 她一副可楚楚动人的模样,声音像婉转的黄莺清啼,让一些观战者的心都酥了。 林寻哦了一声,道:“好啊。” 女子眸子明亮,笑容醉人:“公子可真是一个大好人,那奴家可就要动手咯。” 她身影闪烁,像一抹梦幻的烟霞,一掌拍向林寻。 轰! 虚空像冻结的冰雪,猛地炸开,承受不住这等战力的霸道气息,仔细看,这寥寥一掌,竟给人一种“冰封千里,万物崩殂”的酷寒。 这分明是将“道之领域”的奥义融入了这一掌之中! 不少人都神驰目眩,咂舌不已。 林寻见此,看也不看,同样一掌拍出。 两者碰撞,那犹如裹挟一方冰雪世界降临的掌力,就像雪融于水似的,在林寻掌力之下彻底消散。 砰! 而那俏丽女子的身影,则如断了线的风筝,被狠狠拍飞出擂台,口鼻喷血,披头散发,雪白诱人的躯体都因剧痛而抽搐起来。 全场错愕。 倒吸凉气声此起彼伏。 那等一个诱人的妩媚小佳人,这金独一竟下得去手? 并且还这般狠辣,毫无怜惜! 当然,最令人震撼的是,林寻这一掌,不止重伤了此女,还将她一击镇压,彻底输掉这一战! 这是谁也没想到的。 “你好狠!” 擂台外,女子披头散发,原本清澈无邪的大眼睛中,已写满了怨毒和恨意,牙齿都快咬碎。 “是你太阴损了。” 擂台上,林寻翻开掌指,露出一枚细若牛毛,几近透明的神针,泛着迷离虚幻的光泽。 “若我没看错,这宝贝应该名叫‘戮神灵针’,浸染着灾难毁灭气息,一旦被刺中,短时间内或许不会死去,可不出三个月,元神必会被腐蚀,化作灰烬,暴毙而亡。” 林寻黑眸幽邃,冷冷开口,“之前你动手时,将此物藏于发梢,无声无息地刺出,若不是我早有防备,怕就要中招。” 一席话,让在场不少人色变,这才意识到,为何金独一下手会如此之狠,原来这看起来清纯妩媚的女子,手段竟这般阴损和恶毒! 考核席上,陶松亭、弘宇等人也都意外,看向那女子的目光都变了。 戮神灵针! 这等歹毒的宝物,只有黑暗世界中才有人专门炼制! “你给我等着!” 女子见自己的手段被揭破,神色都铁青起来,她目光冰冷地扫了林寻一眼,转身匆匆而去。 “这女人用的应该是黑暗世界的手段,不过,应该不是专门针对自己的……” 林寻目送此女离开,做出了一个判断。 这女人要么是来自黑暗世界,只不过却没想到,她隐藏极好的杀手锏,被自己给识破并揭穿。 要么就是不知从哪里买来的“戮神灵针”。 —— (婚纱照到金鱼手中了,7月1号会发布在微信公众号上给大家看一下~ 金鱼的微信公众号是“xiaojinyu233”,打开微信,搜索“公众号”,输入xiaojinyu233,就能添加关注~)

上一篇   第1881章 你爷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