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86章 深藏不露金独一 - 天骄战纪

第1886章 深藏不露金独一

事实上,这一剑正是古剑行的杀招,将自身道之领域的奥秘,融于一剑之中! 林寻曾击杀过准帝孔殷,对方磨练八千年的“大千剑影”堪称是恐怖无边。 与之相比,古剑行这一剑,虽在威力上逊色不少,可论及气象,竟已完全不逊色“大千剑影”。 这让林寻都不得不感慨,这古剑行的确很优秀。 只可惜…… 对自己而言,好不够看。 就见林寻掌指一抓,一收。 犹如天外神虹般,降临世间的那一道火红剑气,被林寻直接抓在掌指间,五指收拢时,这无匹犀利的一抹剑气顿时被揉碎,化作火红的光雨从指缝中倾泻。 全场心中一震,感到匪夷所思。 这可是古剑行的绝杀一招,竟如纸糊般被揉碎了? 陶松亭眼皮也一阵剧跳,脸色微变。 “烬空流殇!” 擂台上,古剑行眸若锐利之之剑,毫不犹豫再度冲击,势力狂风扫落叶,剑出如火焰侵袭。 他威势愈发强盛,像一尊火中剑尊。 林寻的强大,已让他嗅到了威胁,哪还敢再犹豫? 唰!唰!唰! 须臾间,擂台上宛如覆盖上一层火焰天幕,天幕中流转的,尽是纵横交错的肆虐火红剑气。 如狂风般呼啸,如雷霆般霸道,如洪流般磅礴,如光影般迅疾…… 古剑行身影闪烁其中,肌体和发丝都涌动火焰道纹,威势之盛,冠盖全场。 无数倒吸凉气和艰难吞口水的声音,在场中此起彼伏地响起。 许多观战者眼睛都花了,心神摇曳。 之前,古剑行获得十连胜时,都没有动用出这等滔天的战力! 由此也可以看出,金独一的出现,已逼迫都古剑行动用真正的压箱底手段! “火烬剑幕!” 古剑行大喝。 猛地,擂台之上,纵横交错的火焰剑雨倏然一凝,化作一方瑰丽、浩瀚、火红如燃的道之领域。 这一次,林寻没有选择主动进入。 因为之前的对决中,从古剑行出的一次次攻击中,已让林寻了解到了对方所掌控的道之领域的力量。 是否再进入这“火烬剑幕”中,已没什么区别。 不过,对古剑行而言,催发道之领域,则可以让他将力量全都极尽释放出来。 “好一座剑之道域!” “这般气象,实属罕见。” 不少人都惊呼。 一些老怪物都坐不住。 眼见林寻的身影,就要被那火红、瑰丽的剑幕覆盖,就见他倏然挥拳,朝前递出。 拳劲沉凝如山岳,泛着黄土道光,却涌动着一股似炉非炉,似渊非渊的道之神韵。 砰! 沉闷的声音响起,那降临而下的“火烬剑幕”倏然停滞在半空中。 在一众吃惊目光注视下,“火烬剑幕”浮现出密密麻麻如若蛛网般的裂痕。 而后—— 轰隆! 这一座融尽古剑行道行的剑域,都没来得及释放威力,就轰然在擂台之上炸开。 漫天的火红光雨夹杂着惊天动地的爆鸣充斥擂台之上。 砰! 而古剑行身影一晃,踉跄坠地,七窍流血,脸颊苍白得可怕。 这一拳,毁掉的不止是他的道之领域,那拳劲透发之下,让他也遭受到严重内伤,五脏六腑像移位,气血都趋于紊乱。 演道场中,一片鸦雀无声,满座皆惊。 一拳,轰破一方堪称惊艳的道之领域! 而强横耀眼如古剑行,竟都被击成重伤! 一时间,所有人都有发懵的感觉。 之前,他们对古剑行出手,皆抱有极大的自信,认为在他的手下,那金独一注定将止步在九连胜。 可现在,残酷的现实就像一巴掌,狠狠打在他们脸上! 古剑行再耀眼,名气再响亮又如何? 还是不敌金独一! 一些之前曾为古剑行疯狂尖叫助威的女子,此刻都一副吃了死苍蝇般的表情,如丧考妣,无法接受这样一幕。 “好强!” 楚秋动容,心中震荡。 他可最清楚古剑行的强大,在参加此次论道选拔时,心中所在意的数个对手中,古剑行便是其中之一。 可现在,古剑行竟被一个横空杀出来的金独一重创,这同样也出乎了楚秋的意料。 “此子……可真是深藏不露啊……” 陶松亭都露出一抹复杂之色,他不得不承认,自己之前看走眼了,远远低估了那金独一的实力。 “说实话,连我都没想到。” 虞夫人露出一抹苦笑,她虽然一直很看好林寻,可当看见这样一幕时,也感到意外和震惊。 唯有弘宇很淡定,心中也很痛快,就好像无形中借助林寻的手,给了陶松亭一记耳光。 擂台上,古剑行神色也无比复杂,有震惊,有不解,有惘然。 他没有大意,也没有轻敌。 他只是没想到,此次选择的这个对手,会隐藏的如此之深,实力又会如此可怕! 哪怕他拼尽全力,都无法撼动! “原来,在你面前,我的剑道真的就像言辞那般苍白无力……” 他苦涩出声。 起身,扭头离开。 已经不必再战,再战也注定要落败。 他身影萧瑟,走下擂台,所有看到这一幕的观战者,皆不禁心生喟叹。 古剑行,一个何其耀眼的剑道奇才,原本他早已通过十连胜,拥有进入第二轮选拔的资格,获得了不知多少赞誉和名声。 可现在,随着他败在金独一面前,一切的赞美和名声,全都化作了乌有。 这一刻的他,就像一块成就了金独一的垫脚石! 再耀眼,再厉害,可只要被人提起时,金独一便是一座绕不开的大山! 而经此一战,古剑行也已再没有机会继续挑战下去,也注定不可能去和楚秋对决。 不过,尽管如此,古剑行也可以进入第二轮选拔,这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随着古剑行离开,场中寂静的气氛也随之被打破,哗然沸腾声四起,所有的目光,都汇聚在林寻身上。 金独一! 一个来历神秘的散修,却在今日的论道选拔中,宛如一匹横空杀出的黑马。 冬流逝、王真阳、高凌天……一个个被人们看好的强者,皆被他一一击败。 而在他取得十连胜的这一战,更是一举击败古剑行! 这在之前,是谁也没有预料到的。 也因此,此刻当目光再看向擂台上的林寻时,所有目光都已带上震惊的情绪。 这也让人们愈发断定,这金独一,肯定不是云州境内的修道者,极可能是来自星空其他世界的绝世人物。 否则,以展现出的战力,怕是早就名扬四海,而不可能直至现在,才被人们关注到。 有人算了算时间,从出战时的无人问津,到现在技惊四座,才不过一炷香时间而已,金独一的名字,已轰动全场! 崛起速度之快,势头之猛,足以令人瞠目结舌。 考核席上,弘宇微微一笑:“这金独一……还真是让人大开眼界啊。” 陶松亭唇角抽搐了一下,抬手取下“瑞木簪”,丢给了弘宇,道:“你赢了。” 弘宇连忙道:“我也是瞎猜的,只是没想到侥幸猜中了,陶兄可别介意。” 陶松亭没好气道:“行了,输了就是输了,别以为我输不起。” 虞夫人抿嘴而笑。 其他准帝大人物都暗自感慨,这金独一……确实是一匹让他们都感到意外的黑马! 古剑行的名气越大,就衬托得战胜他的金独一愈发不凡,这就是沦为垫脚石的悲剧。 “咦,金独一十连胜后,并未离开擂台,他这是要继续接受挑战吗?” 有人吃惊发现,林寻还伫足在擂台上。 一时间,许多目光也都看过去。 “连古剑行都不是他的对手,谁还敢冒然挑战?” 很多正在参战区等待的强者,心中都一阵苦涩。 楚秋、卓凤影等人霸占擂台,都已让他们感到压力。 如今古剑行刚走,又冒出一个比古剑行更强的金独一,这让他们胸口都一阵发闷。 “这也不见得,正如陶松亭前辈所言,人力有穷时,这金独一连续征战十场,体力消耗焉可能会不严重?” 也有人不服,“若能抓住这个机会,说不准就能将他击败!” 果然,仿似应验此人的话,没多久,就有修道者上前挑战。 可须臾间而已,就被擂台上的林寻击败。 “诸位!” 有人咬牙,大吼道,“失败了,无非是重新再战便是,若连战斗的勇气都没有,还参加什么论道选拔?谈什么大道求索?” 一席话,就如一把烈火,让那些观望的参战者一个个心头激荡。 “不错,败了,就站起来继续战,若因为畏惧而不战,什么时候能有出头之日?” “上!” 一时间,许多参战者冲出,心怀激荡,目光坚定。 倒也并非是被人三言两语就蛊惑,而是选拔的规则很清楚,哪怕被打败,还有机会去挑战其他人。 这就等于给了他们诸多可以争取的机会! 一时间,不知是林寻所在的擂台,楚秋、卓凤影等人所在的雷霆,也都被许多参战者盯上。 而演道场中的观战者见此,也都振奋起来,满怀期待。 “这才像是真正的强者所为。” 陶松亭、虞夫人等人见此,无不暗暗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