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八章 作威作福 - 天骄战纪

第一百八十八章 作威作福

这是一艘帝国制式中级战舰,名威扬,长一百三十六丈,通体覆盖灵纹图阵,宛如一座空中堡垒,可容纳三千人。 威扬战舰布置着七十二门名为“熔焱”的灵纹战炮,威力之强,足可以瞬息轰杀一名灵海境强者! 在整个帝国中,能够调动这等中级战舰的人,也只有那些真正掌握大权的上层大人物。 “妈的,老子还以为又有一场硬仗要打,谁想到原来是帝国御林军的狗腿子。”雪金似乎一眼认出那威扬战舰的来历,不禁有些悻悻地咒骂了一声。 林寻皱眉,御林军?这可是帝国紫禁城的精锐力量,是帝国皇室麾下最忠诚的军队。 这种身份特殊的力量为何会出现在这里?又为何又要拦截他们? 轰隆~~ 破旧的宝船在雪金的操纵下,降落在地面。 同一时刻,远处那一艘威扬战舰也徐徐降落,从中走出一名身穿军装的中年,大声喊道:“谁是林寻,速速出来!” 声音如雷,隆隆作响。 “哟嗬,原来是找这小子的,怪不得口气敢这么嚣张。”雪金吹了一声口哨,一脸的戏谑。 船舱中,林寻怔然,居然是找自己的? 〖℉长〖℉风〖℉文〖℉ “既然是找你的,你不妨出去看一看也好。”老人温和笑了笑。 林寻点头,独自打开舱门,走了出去。 “在下便是林寻,不知是哪位朋友找我?”林寻看着那立在远处威扬战舰之下的军装中年,心中则有些奇怪,他可不记得自己和帝国御林军有什么瓜葛。 “哈哈哈,林寻,我们又见面了!”蓦地,一阵得意的大笑声响起,从那威扬战舰上走下一个华服锦袍的少年。 这少年面颊狭长,肤色略带苍白,赫然是辛文斌! 在刚进入弑血营时,辛文斌就和林寻交恶,视林寻为仇敌,三番两次挑衅林寻。 但最终在第一个月度考核时,辛文斌就不幸惨败,被淘汰出局。 若不是此刻看见辛文斌,林寻都差点忘记了这号人。 “我还当是谁,原来是辛公子,辛公子等候在此,莫非是来为我送行的?”林寻神色不动,笑着说了一句。 他还记得辛文斌的父亲据说是紫禁城御林军中的一位大都统,只是没想到,凭辛文斌的身份,竟能够调用一艘威扬战舰,故而才会在第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哼!少装模作样,你应该清楚你我之间的恩怨,我可没心思和你瞎扯淡。”辛文斌冷哼,目光傲慢扫视林寻。 “这么说,辛公子你是来报仇的?”林寻挑眉道。 “报仇?哈哈,你还真看得起你自己!” 辛文斌大笑,“对付你的话,根本就不用调动威扬战舰,你可别自作多情。” 林寻也笑了:“的确,威扬战舰乃帝国之重器,仅仅对付我的话,可就显得太隆重,不过若是没有这威扬战舰,仅凭你一个人的话,恐怕你今天也不敢一个人站在我面前吧?” 辛文斌脸色有些难看,正待反驳,就听一道低沉浑厚的声音响起 “文斌你退下。” 这声音充斥着一股难言的威严,似可以直抵灵魂深处,令人心悸。 而林寻听到这个声音,唇角的笑意顿时笑容,一对深邃黑眸中泛起一抹冰冷。 他认得这个声音! 果然,很快就有一个高冠古服,大袖翩翩的雍容男子从威扬战舰中走出,他眼眸开阖间,冷芒涌动,摄魂夺魄。 他宛如一位王者,掌御山河,睥睨四方,伴随他到来,天地气氛一下子死寂无比,连风声都静止,似乎在畏惧。 辛如铁! 当初他独自进入弑血营,以强硬态度带走老莫,令徐三七都只能保持沉默! 这一下,林寻终于明白,辛文斌的资格或许不够调用一艘威扬战舰,但辛如铁绝对可以。 而看他们两者之间的关系,让林寻心中也终于意识到一件事,传闻中辛文斌的父亲乃是紫禁城御林军中的一位大都统,或许这位大都统就是眼前的辛如铁了! “弑血营训练已经结束,林寻,跟我走一趟吧。” 辛如铁目光朝林寻看来,如冷电般慑人,令林寻感受到一股难言的恐怖压迫力量。 他脸色微微一变,这家伙竟还没有放弃把自己带走的想法! “这是你的主意?”林寻深吸一口气问道。 “这是帝国的意志。” 辛文斌淡漠道,“莫大师已经等待你很久了,他希望你能够尽早和他见一面。” 林寻冷笑:“可在我看来,这一切似乎和帝国的意志无关,也根本不是老莫的意愿,仅仅只是你父子两人的报复行为罢了!” 他这时候必须咬死这一点,绝对不能被对方带走了,否则按照徐三七教官的说法,他这辈子都可能彻底失去自由! “放肆!你竟敢诋毁帝国意志,简直罪该万死!”旁边的辛文斌厉声大喝,目光中尽是不屑。 辛如铁却是笑了笑,以一种高高在上漠然态度说道:“小家伙,识时务者为俊杰,你是个聪明人,应该清楚今天已再没有人能够救你,与其抵抗,不如乖乖跟我走。” 林寻冷冷道:“若我不答应呢?” 辛文斌大怒出声:“父亲,这小杂碎敬酒不吃吃罚酒,不用再跟他废话了,直接将他抓走不就得了?” 显然,他已恨不得要教训教训林寻了。 辛如铁似乎被说动,一步步朝林寻走去,每一步跨出,就有一股恐怖的威压弥漫而开,令天地色变。 林寻刹那间如被人禁锢身躯,竟无法再动弹一丝! “聪明人犯糊涂,只会遭受更多的痛苦,年轻人,在我眼中你虽已晋级人罡境界,可依旧如蝼蚁般渺小,我可以告诉你,今天无论是谁来了,都难以再改变你被带走的结局!” 说到最后一个字时,辛如铁倏然止步,眸子里神芒流窜,抬手朝虚空中轻轻一抓。 轰隆~ 一只莹白如玉的可怖掌印凝聚,灵光刺眼,将空气碾碎,震荡虚空,恰似一张天罗地网降临,朝林寻整个人覆盖而下。 逃无可逃,避无可避! 但林寻此刻却显得出奇的平静,他只是看着远处的辛如铁,唇角带着一抹若有若无的不屑。 “聪明和糊涂,有时候自己也难分清楚,比如现在,你要带走这小家伙,起码也得问一问老朽的态度才对。” 忽然,一道慈祥温和的声音响起。 几乎在声音响起的同时,林寻只觉压迫在身上的力量倏然消失,浑身轻松。 而眼前那尽在咫尺的一只莹白掌印,此刻也如不堪一击的烟雾,猛地爆碎化为光雨,消散无踪。 就连天地间那肃杀可怖的威压也被终结,恢复以往平静。 当这一道声音落下时,辛如铁脸色已是凝重无比,浑身一颤,竟是宛如遭受可怖的攻击,身躯不受控制地朝后倒退。 一步,两步,三步…… 直至倒退了十步,他这才稳住身影,只是脸色已变得苍白,额头青筋爆绽,最终经忍不住咳出一口血来。 而造成这一切的,仅仅只是一道声音! 很难想象,这究竟该拥有何等恐怖滔天的修为,才能够办到这一步,简直若言出法随的神灵! 林寻虽知道那位老人肯定不会坐视自己不管,可看到这样惊世骇俗的一幕,心中兀自震撼不已。 “父亲!” 辛文斌发出尖叫,冲上前来,可在他身前却宛如有一道无形墙壁,将他身躯狠狠震退回来,发出惨叫踉跄倒地。 “不要过来!” 辛如铁大喝,神色前所未有的凝重,眉宇间更残留着一抹难以言喻的惊惧。 他目光看向了林寻身后那一艘破旧宝船,深吸一口气,道:“鄙人辛如铁,现如今担当紫禁城御林军大都统一职,敢问阁下乃是何人,为何要阻挠于我?” 无人应答,无人理会。 这是一种直接的无视,仿佛认为辛如铁根本就不够资格与之交谈。 这让辛如铁脸色难看之极,同时内心也忌惮到了极致,他已报出了自己的身份,对方依旧敢无视,那么只有一种情况,那就是自己的身份在对方眼中根本就不够看! 气氛死寂,场中局势陡然变幻,让辛如铁父子二人皆都心惊胆颤。 就在这时,林寻忽然迈步上前,来到辛文斌身前,一巴掌抽在对方脸上,打得对方口鼻喷血,惨叫不已。 “你做什么!” 辛如铁脸上铁青,怒发冲冠。 “你没看出来吗,我在狐假虎威,仗势欺人,不趁此机会出一口气,难道还要等以后?” 林寻笑吟吟说着,然后一脚狠狠踹在辛文斌身上,后者嗷呜一声惨叫,整个人蜷缩地上,像发了羊羔疯似的抽搐不已。 “你……” 辛如铁还从没见过如此胆大妄为的少年人,当着别人父亲的面打儿子?简直太可恶! “是不是认为我很无耻?可是和你们父子相比,我这根本不算什么,毕竟,我可调用不了一艘威扬战舰,也没有一个强横的老子给我撑腰,只能借此机会作威作福一下,撒一撒野,出一出气。” 林寻一边笑着开口,一边狠狠踹着辛文斌,毫不留情,砰砰砰血水四溅,骨头不知断裂多少根,硬生生把对方给踹得晕死过去。 辛如铁又惊又怒,气急攻心,几欲疯掉,若不是他敏锐察觉到那一股恐怖的气息一直牢牢锁定自己,他直恨不得一巴掌就直接杀了林寻! 简直欺人太甚!! ps:520祝有情人开心幸福,单身狗也不必沮丧,金鱼和你们同在~今晚,最不可辜负的唯有一事,记得吃狗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