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87章 无人可及 - 天骄战纪

第1887章 无人可及

一个人,若连挑战强者的勇气都没有,那注定一辈子都是个窝囊废。 同样,一个修道者若无勇气争锋,想要在大道之上更进一步,简直就是痴心妄想! 眼下,参战者情绪高昂,热血贲张,这一幕自然也让许多人心生不少感触。 强者,本当如此! 林寻对此也很满意,他不在意胜负,在意的是能够见识和体验到多少道之领域的力量。 接下来的时间中,十八座擂台上上演了一场又一场激烈的对决。 有的势均力敌,精彩纷呈。 有的摧枯拉朽,震撼人心。 有的险象环生,扣人心弦。 有的…… 唯独林寻擂台上,一直呈现出一种风格。 那就是无论什么对手,无论是什么身份,无论掌握什么大道力量,在最后,总会被击败。 要么主动认输,要么被打得认输。 而林寻自始至终,都一副沉凝如山,岿然从容的姿态。 给人的感觉,就是一句话: 稳得可怕! 时间流逝,两个时辰后。 尚且坚持在擂台上一直不曾被击败的强者,只剩下了林寻、楚秋、卓凤影、石隆四人。 也就是说,从这第一轮选拔开始到现在,四人自踏上擂台,就宛如擂主般,击溃一个个敌人,坚持到了如今! 其中,楚秋的表现在所有人意料中,因为谁都清楚,天芒神山的楚秋是一个何等卓绝的耀眼人物。 卓凤影是一个气质冷冽如雪,姿容出众的女子,一袭紫衣,齐耳短发,腮凝新荔,鼻腻鹅脂。 她来自云州境内一个古老族群—— 金鹤古族。 她所掌握的“枪道”凌厉如风,虚幻如梦,端的是出神入化,至今还不曾有人能将她击败。 和楚秋一样,卓凤影的表现,让人并不奇怪。 石隆则是一位老辈绝巅人物,滞留绝巅圣境初期已经六百年岁月,并且他的身份,这是云州境内一个二流势力的长老。 可他在第一轮选拔中的表现,则让人大吃一惊。 甚至有绝巅圣王后期的强者,都被他击败! 也是在那时,石隆的真正修为暴露出来,原来,这位老辈人物早已是一尊绝巅圣王后期的存在! 不过,随着林寻宛如一匹黑马般横空杀出,则一下子掩盖住了石隆的光芒。 不管如何,石隆也算是云州境内的一号大人物,可林寻就不一样了,在此之前,谁也没听说过云州境内有“金独一”这样一个角色。 更没想到,连高凌天、古剑行都会被他一一击败! 斗战到此时。 楚秋已获得二十七连胜,鬓角微湿,脸色泛白,身上有着一些血淋淋的伤口,除此,并未遭受重创。 卓凤影获得二十四连胜,相较而言,她伤势更重一些,脸色苍白透明,气息微喘,眉宇间带着一丝疲惫。 石隆获得二十一连胜,他的处境更不容乐观,一条左臂都被打爆,浑身上下浴血,伤痕累累。 谁都看出,石隆已坚持不了太久。 林寻获得二十三连胜,也唯独他直至如今,依旧是纤尘不染,毫发无损,神色都没有变化过,淡然如旧。 这让无数人都感到吃惊,须知,林寻曾和古剑行激战,也曾和高凌天厮杀,相较而言,体力消耗应该更大才对。 可偏偏地,他却是唯一一个不曾负伤的! “这金独一可真是强大得不讲道理……” 陶松亭都彻底被惊到,发出感慨,这时候,他想不服都不行。 “陶兄,你可不能跟我抢,这金独一是我第一个看中的,迟早会成为我云星神教的传人。” 虞夫人警惕道。 旁边一些准帝人物,原本也都心动,产生拉拢金独一的想法,若能将这样一个散修收入自家势力中,那自然更好。 可听了虞夫人的话,令他们都不禁苦笑。 只是弘宇清楚,就是虞夫人……怕都难以达成所愿! 时间一点一滴流逝。 在此期间,也有一些强者脱颖而出,在其他一些擂台上获得十连胜,但大多都选择止手,没有再战下去。 只是,这些获得十连胜的强者,虽引起不少轰动,可相较而言,却无法和林寻、楚秋他们媲美。 又过了一盏茶时间。 石隆在和第二十四位对手激战时,主动认输,因为他的伤势已严重之极,且体力都濒临干涸。 他的认输,反倒让许多观战者长松了口气,皆心生敬佩。 一位老辈人物,能够征战到此刻,已经是了不得的壮举! 石窟认输没多久,另一座擂台上,卓凤影在击败第二十九位对手之后,主动让出了擂台。 她没有输,只是因为体力已支撑不住她再战斗下去。 临离开时,她目光看了看兀自在战斗的楚秋,又看了看远处直至此刻也不曾负伤的林寻,心中涌起一抹不甘。 最终,她摇了摇头,轻叹一声,转身而去。 至此,获得十连胜后,还坚持在擂台上持续战斗的强者,只剩下了楚秋和林寻二人! 楚秋已获胜三十三场。 林寻也已获胜二十七场。 直至此刻,全场观战者心中的震撼,已根本无法用语言来形容。 实在是没想到,第一轮选拔而已,竟会上演如此激荡人心,堪称惊世骇俗的一幕。 楚秋,强大得名不虚传。 金独一,则出乎意料的让人难以置信。 “到最后,两者谁会先败下阵?” 所有人都在紧张关注。 就连陶松亭、虞夫人、弘宇他们也都将心神落在属于两者的擂台上。 …… “这家伙……究竟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斗战到此时,楚秋也已感到精疲力尽,可让他不甘的是,在另外一座擂台上的林寻,竟一直不曾负伤! 而对比起来,此刻的他已是负伤累累,这无疑太打击人了。 “我就不信了!” 楚秋眼睛都泛红,咬着牙关,在坚持着。 这就是无形的竞争,以楚秋之心气,哪可能甘心被他人超越? 第三十四场。 第三十五场。 ……让观战者皆震撼的是,眼看已是油尽灯枯状态的楚秋,竟陆续又击败了两个对手。 那不屈、顽强、坚韧的斗战姿态,令不知多少强者为之震颤。 “楚秋!” “楚秋!” “楚秋!” 不知是谁,发出了助威般的大吼,一下子点燃了观战者内心的情绪,皆跟着大叫起来,为他助威。 远远观望这一切的古剑行暗自攥紧了拳头。 早已在另一座擂台上获得十连胜,但并未继续再战斗下去的高凌天则不禁懊恼,早知如此,是否也该坚持一下? 盘膝坐地正在养伤的卓凤影,心绪一阵复杂,楚秋的表现,让她想不服气都难。 只是,哪怕有震天的助威声响起,楚秋还是坚持不住了。 人力有穷时! 斗战到此刻,楚秋已爆发拼尽了所有的潜能,榨干了一切的力量,在第三十七场战斗没有开始前,他只觉一阵天旋地转,意识到自己真的不能再战了…… 他强忍着疲惫,转身走下擂台。 当目光不经意看见,远处擂台上兀自在斗战的林寻时,他心中都涌起一种挫败、无力、郁闷的感觉。 这家伙……究竟是哪里冒出来的啊…… 目睹楚秋的身影一步步走下,全场的助威声也戛然而止,每个人都流露出复杂情绪。 楚秋,终究还是比那金独一早一步离开了…… 这让人莫名感到失落。 而当人们注意到,在另一座擂台上对决的林寻时,都又是一阵无语和惊愕。 因为到现在,他居然还没有负伤! 连衣衫都没有碎裂一块! 许多人脑海中都不禁冒出同一个念头,这家伙体内难道是个无底洞吗,否则,体力怎会如此强盛? “楚秋虽主动让出擂台,可不代表就不如这金独一!” 有人大叫。 “不错,楚秋连胜三十六场,金独一才赢了三十场,差距依旧很大,就看他能否破了楚秋的成绩了。” 许多人也都点头。 可让所有人都感到不可思议的是,接下来的时间中,被他们紧紧盯着的金独一,依旧和之前一样,击败一个又一个挑战者…… 没有负伤。 也没有露出任何吃力的迹象! 直至后来,全场的声音都消失,目光全都汇聚在林寻身上,看着他像不可撼动的大山般,在擂台上征伐…… 第三十四场,胜。 第三十五场。胜。 第三十六场,胜! 当林寻开始和第三十七个对手战斗时,全场所有观战者心中压抑许久的情绪,在这一刻爆发,彻底轰动。 因为这已经代表,他打破了楚秋在擂台上所取得的战绩! “没想到,这匹黑马还能取楚秋而代之,这是否意味着,第一轮选拔中,他已经可以称作是当之无愧的第一名?” 陶松亭唏嘘。 “不,只能算是凌风城论道选拔的第一名。” 虞夫人深吸一口气,认真纠正。 云州第一轮论道选拔,不止在凌风城中进行,在云州境内的其他许多区域中,也都在进行着。 可即便如此,虞夫人一句话,已等若认可了林寻在这“凌风演道场”中所取得的成绩。 起码目前而言,已堪称是无人可及! b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