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92章 夜袭 - 天骄战纪

第1892章 夜袭

怎么高估都不过分…… 谢雨花眸子一凝,道:“这么说,我倒是愈发想见识一下这金独一的能耐了呢……” …… “呵,这赫连齐真以为在第一轮成了榜首,就可以得意张狂了?现在好了,被人只手镇压。” 大虚道宗,另一座山峰上,一个青衣童子笑嘻嘻开口。 他模样像极了幼小童子,可却背负着一口巨剑,眼神中偶尔会闪过摄人心魄的冷芒。 王图! 摩天剑门当代核心真传换第一人,一个修“往生补天经”的旷世奇才,容如稚童,实则是一个战斗极其凶悍的剑道圣王。 旁边,一些摩天剑门的核心传人,皆立在一侧,神色间带着敬畏。 王图笑嘻嘻翻看着刚收到的消息,道:“这金独一也挺有意思,在同辈争锋中能够九十九连胜……他一定很寂寞吧?” 那些摩天剑门核心传人面面相觑。 “唔,若是碰到我,保证他不寂寞。” 王图白嫩的小手抚摸着下巴,笑得天真无邪。 只是,他背后那一柄巨剑,却时时刻刻提醒着世人,这宛如童子的家伙并不简单。 …… “一个散修,却有如此气魄,这么说,第一轮十大榜首中,最应该关注的不是苏慕寒,而是这金独一?” 陆独步露出讶然之色。 他身影瘦削,穿着大袖儒袍,宛如一个文弱书生,唯有一对眸明亮深邃。 整个云州境内,怕是没有几个不知道陆独步之名的。 他自幼便展露峥嵘,在道途之上勇猛精进,一路扶摇之上,凭生征战无数,从无败绩! 有好事者认为,以陆独步之才,绝对可以称作是云州境内年轻一代第一绝巅圣王! 只是,世人恐怕都不会想到,名震云州的陆独步,看起来竟会像一个文弱清秀的书生。 “师兄,你最应该关注的既不是苏慕寒,也不是金独一,而是在云州论道大比结束时,以第几名的身份,前往中土道州参加由六大道庭一起举办的‘论道盛会’。” 旁边,一名美丽女子眸光似水,声音婉柔悦耳,看向陆独步的眼神带着丝丝缕缕的崇慕。 陆独步哑然,笑道:“师妹你可太看起我了,这次云州论道大比,怕是会涌现出许许多多的厉害人物。” “可他们注定无法和师兄相比。” 美丽女子认真道。 陆独步苦笑:“你啊,一叶障目,不见泰山。” “谁让叶子那般好看,我还见什么泰山。” 美丽女子吃吃笑道。 陆独步一怔,顿时明白过来,师妹她这是把自己比作“叶子”了啊…… 他心中触动,笑道:“罢了,就不管他什么苏慕寒、金独一了,师妹如此看得起我,我肯定也不能让你失望。” …… “这击败赫连齐的金独一,就是当初击败你们二人的那家伙?” 另一座山峰上,一名黑袍青年随意而坐,浑身萦绕着一缕缕灰色雾霭,整个人宛如和夜色融合在一起。 他肤色白皙如玉,五官如刀凿斧刻般棱角分明,一对瞳泛着一缕缕混沌似的灰暗光泽。 随意坐在那,就如黑暗中的主宰,有着一股令人心悸的幽寂气息。 旁边的佘灵、佘梓皆恭顺点头,感慨呼吸都有些压抑。 因为这黑袍青年,名叫武煌! 一个神照古宗帝境老古董的关门弟子,一个不世出的旷世妖孽,更是一个名副其实的“帝之使徒”! 在他面前,佘灵、佘梓这些“神谕使者”全都只能低头。 早在绝巅圣王境初期修为时,武煌便曾以一己之力,刺杀过一名准帝境人物! “这件事,我知道了,找到机会的话,我会亲手废了他,帮你们二人报仇。” 武煌说完,就不再关注此事。 佘灵和佘梓对视一眼,皆露出感激之色,齐齐道:“多谢帝使!” …… 关于林寻和赫连齐这一战的消息,在这一夜出现在了许许多多修道者手中。 包括七大道统的传人,也都被惊动。 就如谢雨花、王图、陆独步等等。 只是相对于其他人的震惊,像陆独步这些古老道统的核心传人,都显得相对很淡定。 像璇玑道宗的姜蘅、姬乾他们,在得知这些消息时,都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他们和林寻接触很多,也最清楚林寻的实力有多可怕。 若连一个赫连齐都打不过,那才叫笑话。 “玄月姑娘呢?” 忽然有人问道。 “哦,她得知金兄抵达大虚城,第一时间就离开了。” 有人带着艳羡道。 金天玄月,这可是太古帝族金天氏的纯血后裔,身份之尊贵,搁在鸿蒙世界,都堪称是顶尖骄子。 可在那金独一面前,竟宛如侍女般谦卑恭顺,这让人如何不感慨? …… 大虚城。 夜色如墨,返回自己住处时,林寻意外发现,一袭白衣,犹如仙子似的金天玄月,竟早已等候在那里。 “公子。” 当看见林寻,金天玄月露出惊喜之色,露出一抹足以令众生颠倒的灿烂笑容。 “你早已等候在这了?” 林寻笑问。 金天玄月道:“我也是刚到。” “走吧,进去说话。” 林寻哪会看不出,金天玄月早已等候多时? 他心中也颇为感触,这个帝族金天氏的一代骄女,何等的孤傲和冷清,可对待自己时,如今已变得宛如小家碧玉似的温婉可人。 “公子,我此来时,恒霄前辈嘱托我,将这些消息交给您。” 在庭院中落座后,金天玄月就拿出一个玉简,双手递给林寻。 玉简中,记载着此次七大道统中,将会参与到第二轮选拔的弟子名单,其中重点标注了一些绝世人物。 比如大虚道宗的陆独步、云星神教的谢雨花、摩天剑门的王图、空玄神岛的武煌、迦南禅宗的元和等等。 甚至,上边详细记载着这些绝世人物的性格、修为、以及过往经历,可见在这一份资料的收集上,恒霄这位璇玑道宗掌教也是花费了不少心思。 “玄月,等你回去时,替我向恒霄掌教道谢。” 林寻收下玉简,叮嘱道。 金天玄月点了点头。 接下来,她很自然地拿出茶具,开始为林寻烹茶,道:“公子,恒霄前辈说,让您多关注一下空玄神岛的武煌,说此人来历很不简单,并且这次参加云州论道大比,极可能会替佘灵、佘梓二人报仇。” 林寻黑眸微眯,顿时了然。 这武煌,应该也是神照古宗之人! 饮了金天玄月亲手烹的灵茶,两人又聊了一阵,她便起身告辞。 林寻将她送到门前,目送她那一抹绰约倩影渐渐远去,这才收回目光,淡然道:“鬼鬼祟祟,躲躲藏藏,再不出来,可别怪金某不客气。” 声音落下,四野寂静,无人应答。 林寻屈指一弹。 铮! 一缕剑气倏然掠出,斩向远处街道的夜色阴影中。 哗啦~ 就见那夜色阴影中倏然掠出一道身影,避开这一缕剑气,讶然道:“竟能识破老夫的行踪,好敏锐的神识。” 这是一名枯瘦如竹的中年,灰发盘髻,眼窝深陷。 他周身气息虽内敛之极,可依旧让林寻一瞬就辨认出,这是一位准帝境存在! 枯瘦中年说话时,袖袍一挥,顿时间这一片区域天旋地转,被一层禁制力量覆盖,隔绝外界。 林寻心中古怪,原本他也打算这么做的,却没想到,这老家伙竟提前这么做了。 “看来,今日我怕是无路可退了,动手之前,能否让我知道,是谁让你来的?” 林寻问。 “你束手就擒,我就告诉你。” 枯瘦中年神色悠悠,朝林寻走来,每一步迈出,他周身内敛的气势就释放出一分。 直至迈出九步,他浑身上下尽是森森黑雾,属于准帝境的恐怖气息,犹如潮水般扩散而开。 林寻却似浑然不觉,道:“看来,只能先动手,再聊天了。” 枯瘦中年有些意外,皱眉道:“看你如此镇定,莫非以为在这大虚城中,还有人能救你?” “感觉很奇怪?” 林寻笑了,“你若束手就擒,我立刻就告诉你。” 枯瘦中年嗤地笑出来:“装神弄鬼!” 唰! 他身影倏然消失原地,下一刻已出现在林寻身前,探出右手,枯瘦的五指犹如五把锋利无匹的剑刃,缠绕着恐怖的准帝法则力量,朝林寻的咽喉狠狠抓去。 快得不可思议,也凌厉霸道了极致! 狮子搏兔,尚用全力,这枯瘦中年明显也知道,不能耽搁时间,故而甫一动手,便全力而动。 他自信别说是一个金独一,就是七大道统中的核心传人,也注定挡不住自己这一击! 只是可惜,林寻并不是真正的金独一。 就在枯瘦中年五指抓来时,一座犹如炉鼎,又像大渊的道之领域,倏然涌现而出。 哧啦! 枯瘦中年这全力一击,就像打在了混沌中,落空了。 让他更吃惊的是,他整个躯体如坠大渊,被一股恐怖的吞噬力量狠狠裹挟着,朝无垠深处下坠,似是要将他拖拽到地狱深处…… 不好! 枯瘦中年脸色大变,万没想到,自己这等修为,竟会在不知觉间就被困了。 这是何等道之领域? 8)

上一篇   第1891章 镇压!

下一篇   第1893章 武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