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93章 武煌 - 天骄战纪

第1893章 武煌

一个绝巅圣王,却能在无声息之间,以道之领域将一尊全力突击的准帝困住! 这无疑太不可思议。 起码这一刻,枯瘦中年就被打了一个措手不及。 最让他心寒的是,困在这道之领域内,宛如身坠无垠大渊,浑身被恐怖的吞噬力量禁锢,以他准帝境的力量,竟任凭如何努力,都无法挣扎脱身! 枯瘦中年彻底慌了,心神骇然,这是一个绝巅圣王能够拥有的力量? 轰! 不等他多想,只觉眼前一黑,下一刻整个人就被狠狠镇压在地上,口鼻喷血。 视野重新变得清晰时,就见那道之领域的力量已不在,唯有那名叫金独一的年轻人立在身前,负手于背,俯视着他,眼神中带着一抹毫不掩饰的讥诮。 枯瘦中年呆住,感觉一阵说不出的荒谬。 准帝,超然于圣境之上,无限接近于帝境,别说杀寻常圣王,就是杀绝巅圣王也不在话下。 可现在,情况却反过来了,一个绝巅圣王,轻而易举就将他一个准帝镇压! 这若传出去,谁敢信? “现在,要不要说一下是谁让你来的?” 林寻开口了,声音淡然。 “休想!” 枯瘦中年怒喝。 咔嚓! 林寻一脚踏出,枯瘦中年躯体筋骨都开始龟裂爆碎,鲜血从破碎的肌体中汩汩流淌而出。 剧痛让他五官都扭曲起来。 “可惜,小银不在,否则何须这般麻烦。” 林寻喃喃了一声,眸子却愈发幽邃冷冽,“再问你一次,是谁让你来的?” 枯瘦中年神色狰狞,道:“小杂碎,有种便杀了我,以后这云州境内,必无你立足之地!” 砰! 林寻脚尖发力,干脆利落地震碎了枯瘦中年的心脉和元神。 临死,枯瘦中年都一脸的惊愕,似没想到,林寻竟这么有种,这么听话,直接就动手了…… “你死不瞑目,是不是后悔没多说两句遗言?可惜,我懒得再听下去,虽不知你是谁,但你死了,肯定会有人忍不住跳出来,到那时,我自然知道是谁派你来的。” 林寻说着,袖袍一挥。 哗啦~ 枯瘦中年的尸体化作飞灰,彻底湮灭。 做完这一切,林寻转身,朝庭院处行去。 砰! 随着他迈步,覆盖在这片区域的禁制力量犹如易碎的琉璃般,寸寸崩溃消散。 夜色如墨,四野无声。 林寻在庭院前伫足,静静等待着。 足足一炷香后,忽然,林寻一闪,消失原地。 与此同时,一道身影出现极远处,朝这边观望了片刻,就匆匆离去。 这是一名灰袍男子,行迹匆匆,他也根本没有注意到,在他离开时,林寻早已无声无息地缀在后边。 太虚城规模极大,这灰袍男子也极其警惕,绕着许多街市逡巡了多次后,这才拐进一片古老建筑林立的区域。 最终,他来到一座庭院前,闪身而入。 远远地,看见这一幕,林寻唇角露出一抹冷峭弧度。 他没有再查探,转身离开。 “朋友,冒昧打扰,敢问那一座庭院是何人所居住?” 路上,林寻拦住一名修道者,进行询问。 “哥们,这你都不知道?那是黑魇城榜首赫连齐的下榻之地。”那修道者一脸的鄙夷。 林寻笑了笑,没有计较对方的态度,道了声谢,便飘然而去。 “赫连齐……果然是这家伙……” 回去的路上,林寻已想明白,今日在争鸣楼内,赫连齐被自己一击镇压,可谓是丢进颜面,恼羞成怒之下,派人进行报复也在情理之中。 “等论道大比结束,你最好别让我抓到你。” 林寻心中杀机一闪。 与此同时,赫连齐所在的庭院中。 “少主,不好了,詹长老不见了!” 之前曾被林寻追踪一路的灰袍男子,进入庭院后,就慌里慌张进行禀报。 正在喝闷酒等待消息的赫连齐一怔:“不见了?” 灰袍男子点头:“属下怀疑……怀疑詹长老他……他……可能遭遇不测了……” 啪! 赫连齐手中酒杯坠地,他却似浑然不觉,只觉手脚冰冷,一个准帝境存在,竟无声无息地被人杀害了? 那金独一身边,莫非有高人坐镇? “你回来的时候,可察觉到是否有人跟踪你?” 赫连齐忽然意识到一件事。 灰袍男子摇头:“我故意绕着街区迂回了许久,一路上并未察觉到有什么不对劲的。” 赫连齐神色一阵阴晴不定,他内心都有些发憷,今晚的事情,那金独一究竟会否怀疑到自己身上? 连詹长老出手就遭难了,若是金独一要对付自己…… 一想到这,赫连齐心中愈发沉重。 许久,他才深呼吸一口气,道:“此事,暂且到此为止,等论道大比落幕时,我再找这金独一算账!” …… 返回住处后,林寻便像没事人一样,开始静修打坐。 也是从这天起,林寻不再外出,或静修,或研读【诸天百草经】,或揣摩武道。 而在大虚城内,随着第二轮选拔时间的临近,也是变得越来越热闹,到处都是修道者的身影。 不夸张地说,这一段时间以来,整个云州境内的目光,都已开始关注在这里。 “十大榜首,肯定有极大希望通过第二轮选拔,至于其他人,就不好说了。” “更值得关注的是七大道统的核心传人,那些个绝世人物,一个个可都是惊采绝艳之辈!” “据说,这第二轮选拔,将会在‘大虚炼道塔’内进行,此塔可是大虚道宗的镇派之宝。” “何止是镇派之宝那般简单,很早就有传闻,说这‘大虚炼道塔’乃是大虚道宗开派祖师从一片‘未知之地’中获得的宝物,来历极其惊人!” ……街道小巷上,茶肆酒楼中,到处都在议论和第二轮论道有关的事情。 而就在这议论声中,第二轮选拔拉开帷幕的日子来临了。 这天,天刚蒙蒙亮,大虚道宗的长老陶松亭就来了,将林寻他们这些来自凌风城战区的强者召集起来。 “今天便是第二轮选拔开始的日子,选拔地点在我大虚道宗的‘仙武峰’之巅。” 陶松亭说着,就带着林寻一行人,径直离开了大虚城,前往距离此城极远处的“大虚神山”。 与此同时,像苏慕寒、兰云柯、游天星、赫连齐这些来自其他参战区的强者,也都陆续被接引着,展开行动。 大虚神山,被誉为云州境内一等一的名山福地。 此山绵绵起伏,横亘天地间,苍茫雄浑。 能够清楚看见,滚滚神曦从天垂落,万千瑞光倾泻而下,映衬得那一片山峦犹如沐浴神圣气息中,亘古不朽。 只看这般气象,林寻就判断出,璇玑道宗所在的神风道山,都要少稍逊色一些。 这大虚道宗,也无愧是云州第一道统。 一行人在陶松亭的带领下,顺利进入山门,又飞遁了片刻,才终于抵达一座神秀盎然、巍峨壮丽的山峰前。 显然,这就是陶松亭所说的“仙武峰”。 仙武峰之巅,竟是以神铁玉石修建了一座空中玉台,足有万丈范围,在云海中若隐若现,犹如仙人栖居之地。 当林寻他们抵达时,七大道统参加第二轮选拔的传人,早已都汇聚在那巨大的玉台上。 分别是:大虚道宗、云星神教、璇玑道宗、空玄神岛、迦南禅宗、一元剑楼、凤霞灵山。 在陶松亭的带引下,林寻一行人被安排在了玉台上的一侧区域中。 “你们站在这里,莫要走动,待会我大虚道宗掌教自会宣布第二轮选拔的事宜。” 陶松亭神色肃然地叮嘱了一句,就转身离开。 “金兄你看,那就是大虚道宗当代第一人陆独步,一个名满云州的传奇人物!” 高凌天眼神明亮,带着跃跃欲试的战意。 顺着他目光看去,就见大虚道宗传人所在的区域中,一个身穿大袖儒袍,宛如文弱书生似的男子伫足在那。 他看起来很温和平静,可附近大虚道宗传人皆拥簇在他身后,映衬得他宛如众星拱月似的,显得极其出众。 “气机内蕴,神与意通,此人分明已有了破境而上的征兆,看来,他为了参加论道大比,压制了破境的力量。” 林寻一眼就看出陆独步的不凡,心中也不得不承认,盛名之下无虚士,这陆独步确实很不一般。 “金兄你看,那就是云星神教的谢雨花,还有摩天剑门的王图、璇玑道宗的雪空哲……” 高凌天的眸子愈发明亮了,一副见到传说中人物的模样,声音中都带着一丝兴奋。 林寻顺着目光看去,一一辨认出了那些名气惊人的绝世人物。 谢雨花如梦似幻的气质,王图宛如童子般的模样,皆给林寻带来了深刻的印象。 而当目光看向空玄神岛传人所在的地方时,林寻目光第一时间就落在一个黑袍青年身上。 此人身影极其高大轩昂,气度慵懒,浑身缭绕着一缕缕灰暗的雾霭,白皙的肌肤宛如美玉似的,一张脸庞孤峭冷峻。 在他身边,佘梓、佘灵等人都变得暗淡起来,就犹如一群绿叶,沦为了陪衬。 武煌! 林寻脑海中第一时间浮现出一个名字。 8)

上一篇   第1892章 夜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