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九章 白玉书简 - 天骄战纪

第一百八十九章 白玉书简

林寻最终放弃了再殴打辛文斌的念头,没办法,再打下去,非出人命不可。 这时候可不是跟辛如铁闹翻的时候。 他转过身,就看见了辛如铁那铁青而气急败坏的脸颊。 这位堂堂的紫禁城御林军大都统,堪称是一位赫赫有名的铁腕权势人物,威名极大,却根本就没想到,在这弑血沙漠之外,竟会碰到如此一个狐假虎威,胆大包天的少年。 当着他的面,把他的儿子打得晕死过去,这件事若传回紫禁城,非沦为一个天大的笑柄不可! 辛如铁心中恨得几欲发狂,但神色上却并未表露出什么。 他清楚,只要那位破旧宝船上的强者在,自己再恨也根本奈何不得眼前这少年。 不过,以后总归是有机会的! “我们得离开了。” 忽然老人那慈祥温和的声音响起。 林寻心中一叹,知道他去殴打辛文斌已经是那位老人能够容忍的极限,若是自己想去对付辛如铁,老人必然是不会再保持默许态度的。 若有可能,林寻真的很想在这一刻彻底铲除了辛如铁父子,可惜,现在已无法办到了。 这就是狐假虎威的局限,他可以仗势欺人,但却有限度,敌人的生死,也根本不是他说了算。 “上次你抓走了老莫,以后我会让你亲自把老莫再送回来。”林寻深吸一口气,神色平静地看了辛如铁一眼,就转身而去。 “小东西,你自己都承认是狐假虎威了,我倒是想知道,没有了依仗的时候,你又能活得了几天!” 目送林寻背影离开,辛如铁在心中喃喃说道,透着无比的恨意。 …… “小子,你还是太嫩了,狐假虎威不是你这么做的。” 刚踏上那一艘破旧的宝船,雪金就叹了口气,一副看不起林寻的模样。 林寻顿时一怔:“那该怎么做?” 雪金粗犷微醺的脸膛上浮现一抹傲意,道:“你瞧好了!” 说着,在他的操纵下,这艘破旧的宝船发出如野兽嘶吼般的轰鸣,倏然腾空而起。 轰! 然后,它就如离弦之箭,调转方向,以一种有去无回般的狂放姿态,狠狠冲向了远处的威扬战舰。 林寻吃惊,难道他要驾驭宝船一头撞过去? 雪金此刻喝的醉醺醺的泛红脸膛上尽是疯狂,不断大声怪笑。 轰隆一声巨响,这艘明显破旧不堪的宝船,竟是像一柄尖锥似的,狠狠凿开威扬战舰那坚硬无比的表面,一穿而过! 而那威扬战舰上,则留下一个触目惊心的窟窿,满地的狼藉,以及一阵尖叫惶恐的声音。 船舱中,林寻身躯踉跄摇摆,差点跌坐在那,可这一切都无法消除内心的震惊。 这雪金也太生猛了! 那可是帝国中级威扬战舰,防御之强,连灵海境强者都难以撼动一丝,可雪金倒好,竟驾驭着一艘破旧的宝船,从威扬战舰中碾压了过去! “哈哈哈哈,小家伙,看到了吧,这才是仗势欺人的典范,你那些小伎俩,一点都不解恨。” 雪金一阵大笑,拎着就凭猛喝了几口,一副志得意满的模样。 林寻苦笑,只能自认不如。 那威扬战舰被破开一个窟窿,必然也破坏了其上的灵纹图阵,想要修复,只怕要耗费巨量的财力物力。 最关键的是,这战舰可隶属于帝国军方,被如此破坏,得罪的可不仅仅只是辛如铁父子。 林寻自认自己胆子已经够大,可是和雪金一比,就是小巫见大巫了。 当然,林寻也很清楚,雪金敢这么做,可不仅仅只是狐假虎威那么简单,而是他显然根本就不担心这么做会面临的报复! 这才是问题的关键。 唯独让林寻惊叹的是,雪金驾驭的这艘破旧宝船,居然在撞破威扬战舰之后,竟没有受到一点破坏,明显不像表面看起来那般简单。 …… 辛如铁彻底呆住,不敢置信。 一艘陈旧的宝船,竟敢如此肆无忌惮的破坏帝国威扬战舰? 看着被打晕过去的儿子,被破开一个窟窿的威扬战舰,以及战舰上传来的尖叫惊慌声音。 辛如铁心中涌起一股前所未有的无力感,那艘破旧宝船的主人究竟是谁?为何敢如此肆意妄为? 哗啦~ 一片风沙席卷而来,倏然化为徐三七那瘦削如枪的身影。 他看了看那触目惊心的场景,已大致清楚了一切,心中原本的焦急消退,被一抹快意取代。 “带走林寻的是谁?” 辛如铁问道,声音沉重中透着一抹低沉。 “还记得上次你带走老莫时,我曾跟你说过的那个人吗?”。 徐三七反问。 辛如铁一愣,猛地想起来什么,脸色骤变:“是黑曜圣堂那位一直追随在暗夜女王身边的赶车人?” 他心脏都不禁砰砰剧烈跳动,想起刚才那一道慈祥声音以及声音中充斥的可怖力量,心中竟感到一丝庆幸! 因为他可是很清楚,若是那位真正要对付自己的话,自己只怕早已成为了地上一具死尸! 这世上有很多赶车人,可是能够在黑曜圣堂中追随暗夜女王身边的赶车人却只有一个! “原来是他……可怎么会是他……难道那林寻和黑曜圣堂还有着某种联系?” 辛如铁喃喃,心绪起伏,无法平静。 “我劝你最好熄了报复林寻的打算,否则即便黑曜圣堂不管,我也不会善罢甘休!” 徐三七冷冷撂下这句话,就转身而去。 辛如铁脸色一沉:“你前来这里的目的,该不会也是来阻止我的吧?” “不错。” 徐三七的声音从远处传来。 “他已经不是你弑血营的学员!” 辛如铁厉声大喝。 “只要他拥有弑血徽章,这辈子就是弑血营的人!” 徐三七的声音还没落下,身影已彻底消失不见。 “可恨!” 辛如铁咬牙,脸色变幻不定。 许久,他深吸一口气,神色重新变得决然,拎着晕死过去的辛文斌,走向威扬战舰。 熟悉辛如铁的人都知道,他决不会就此善罢甘休! …… 船舱中。 “狐假虎威只是逞一时之快,却会给自己惹来诸多麻烦,你为何要这么做。” 老人慈祥看着林寻,一对若汪洋般深不可测的眸子里透着一丝令人难以琢磨的味道。 “我没想那么多,就想出一口气。” 林寻想了想,说道,“这次若不是您在,我肯定早被他们抓走,那样的话势必就会受到许多无法预估的羞辱和折磨,既然如此,我得提前先出一口气才行。” 老人似乎有些意外,半响才若有所思道:“你似乎从来不忌惮做出这些事情之后引起的祸患。” 林寻摇头:“我不是肆无忌惮的人,只会做自己认为应该做的事情。” 老人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 他拿出一个精致的白玉书简,递给林寻:“这是夏至那小姑娘给你的。” 林寻心中一震,深吸一口气,拿在手中翻看起来。 让他遗憾的是,书简上只有很简单的一段话——“我很好,只是一个人偶尔会孤单,要记住我说的那句话,在我回来找你之前,你必须活着。” 寥寥一段话,平淡无奇,就像日常里的交谈,也没什么强烈的感情色彩,但却让林寻怔在那里。 恍惚间,他仿佛看见,穿着一袭黑色风衣的小女孩,正扬起美丽恬静的小脸,认真地看着自己。 许久,林寻才默默收起了这个白玉书简,小心翼翼收起来,宛如在藏起一块瑰宝。 “你不怀疑这是假的?”老人问道。 林寻深吸一口气,努力摒弃掉脑海中的纷乱思绪,笑道:“不会有假,我知道。” “那么你应该也猜到,起码现在,你依旧无法和她见面。”老人温声说道。 林寻略带艰难地点了点头,嗯了一声。 “你有没有想说的?”老人似乎有些不忍心。 林寻笑了笑,道:“我现在只想知道,前辈你要把我带到哪里去。” 从踏上这艘破旧宝船开始,林寻就知道,自己接下来即将踏上的道路,注定又不可能由自己掌控了。 他厌恶这种感觉,但却不得不接受。 因为夏至还在对方手中,哪怕不是被绑架,也从来没有因此胁迫过他,但依旧让林寻心中难以对此释怀。 出乎林寻意料的是,老人给了他意想不到的答案——“西南行省省会,烟霞城。” 之所以意想不到是因为,在林寻的计划中,他原本就是打算前往那里的! 因为在弑血营时,小珂教官曾给过他一块通过府试考核的凭证,这让林寻离开时,第一个念头就是去西南行省参加省试考核。 通过省试,他就可以去紫禁城参加国试,若顺利的话就可以进入青鹿学院。 林寻相信,只要自己能够进入青鹿学院,就有足够大的把握查出一些有价值的事情。 例如他出生时所拥有的天赋属性“大渊吞穹”究竟有什么名堂,在十四年前,整个帝国中是否曾出现过和这种天赋属性有关的事情,只要能查到,就能顺藤摸瓜查出当年挖走他本源灵脉的一些真相出来! 同样,他还可以搜集到有关黑曜圣堂的消息,去查探老莫的下落…… 这就是青鹿学院的特殊之处,那里是帝国最一等的学院,汇聚着天下最杰出的人才,藏龙卧虎,强者云集,拥有着超乎想象的资源和力量。 只要进入青鹿学院,无论想要得到什么,都比自己一个人去摸索要更容易! —— ps:感谢兄弟富贵三宝的打赏捧场,另外,新的篇章要开启,先铺垫一下。 第一百八十九章白玉书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