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99章 焚烬之瞳 - 天骄战纪

第1899章 焚烬之瞳

恒霄的话落下,众人都不禁笑起来。 作弊? 哪可能! 在这云台之上,要么是一方道统的掌教,要么是一方古族的执牛耳者,若有人作弊,早被他们一眼勘破。 更何况,第二轮选拔发生在大虚炼道塔内,这可是大虚道宗的镇派至宝! 在这等情况下,澜道人竟说金独一作弊,这简直就是当面打大虚道宗的脸! 果然,观虚作为大虚道宗掌教,脸色顿时阴沉下来,冷冷盯着澜道人,道:“道友,你这是在质疑我大虚道宗弄虚作假吗?” 澜道人脸色一变,连忙道:“不敢不敢,实在是……这金独一表现太反常,以至于让我也不免有些失态。” 此话倒是得到不少大人物认同。 之前,谁能想到,在陆独步、武煌二人激烈争锋,即将角逐出第一名的时刻,竟会发生如此逆转? 金独一,以无可匹敌的姿态,抢在陆独步、武煌二人之前闯过第九层,成为第一个通过第二轮选拔的强者! 这样一个结果,之前无论是谁,都没能猜到。 太出人意料! …… 大虚炼道塔,第九层。 林寻一人孑然而立,双眸微微闭合,神色沉静空灵。 而在他体内,随着澎湃磅礴的武道源力涌入,心脏神宫内,赤火神胎产生宛如雷鸣般的强烈律动,一股沛然如海的生命气机也随之扩散,疯狂地喷发。 轰! 仅仅片刻,心脏神宫内响起宛如混沌初开般的声音,而在林寻头顶灵台之上,则浮现出一片赤红如燃的瑰丽光雨。 几乎同时,披在林寻身上的“如意道袍”流转出一股神妙气息,将这一切异象都完全遮掩。 从外界看去,只能看到一片火霞,而无法窥伺到正发生在林寻身上的奇妙异象。 最终,那一片赤红如燃的光雨凝聚,化作一道身披火袍的峻拔身影,通体缭绕晶莹璀璨的火焰,宛如掌控天火,沐浴火焰而生的神! 赤火道体! 火者,五行之一,先天阳精,八卦之离。 这是一尊由赤火神胎孕育而出的大道分身,其息如烈日,大而浩瀚,至阳至霸,肆意张扬。 这也是林寻修行至今,所凝聚出的第四尊大道分身。 轰! 随着林寻的精气神融入那赤火道体中,无数犹如潮水般的神妙感悟也随之涌上心头。 许久,赤袍林寻心中一动,微闭的眸倏然睁开。 这一瞬,一幕恐怖的景象在他那一对瞳孔中映现—— 天地间,万物寂灭,唯有一团火汹汹燃烧,天经地纬,日月星辰,皆被熔炼一空。 时间之痕、空间之迹皆焚烬不存。 那一团火,成为恒定的唯一和不朽! 这一幕惊世般的异象,在林寻瞳孔中幻化,最终化作两束火光,横扫而出。 轰! 第九层,名叫大虚秘境,是一片宛如虚无的昏暗天地,而此刻,随着林寻目光开阖,一对火焰光束出现,将整个天地都照亮! 就宛如整个世界都在焚化! 这便是赤火道体的天赋力量—— “焚烬之瞳!” 其核心奥秘就在于一个字,烬! 焚天灭地,化万物为烬。 这等天赋神通,也最是霸道和暴烈! 半响后,随着赤袍林寻收回力量,这片天地间的焚化力量也随之消失,一切恢复平静。 只是,林寻眸中却泛起一丝异色。 因为在施展“焚烬之瞳”时,竟在无意之间,唤醒了来自众妙道火的力量,让得众妙道火的一股气息也融入到这一门天赋神通之中,让焚烬之瞳的威力,一下子攀升到了一种无法想象的地步! 以林寻推断,原本“焚烬之瞳”的威力,就可以轻易击杀同辈中的顶尖人物。 而有了“众妙道火”气息的汇聚,在施展这门神通时,杀死准帝境人物都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得出这个推断时,林寻都一阵心惊,也愈发意识到了“大道黄庭经”的恐怖。 “青木道体,掌枯荣生死之力……” “黄土道体,掌众生之印……” “黑水道体,演绎弱水三千之妙……” “而这赤火道体,则以焚烬之瞳,行霸烈毁灭之道!” 林寻默默思忖,感受着赤火道体的奥秘,浑然都不知道,闯过第九层后,他已是这第二轮选拔的第一人。 或者说,从初开始进入大虚炼道塔,直至现在,他的心思也根本就没放在竞争名次上。 …… 第二轮选拔的第五刻钟。 一袭宽袖儒袍,宛如文弱书生般的陆独步,从大虚炼道塔内走出。 他唇角含笑,神采奕奕。 通过第九层后,体内积累的武道源力,让他对道之领域“浮生如梦”的掌控彻底臻至圆满地步! 这可以说是一个意外之喜。 走出大虚炼道塔,陆独步已做好了迎接万众瞩目的准备。 可让他感到意外的是,预料中的赞叹、哗然、震惊和欢呼,竟完全都没有。 所有人的神色都带着一种说不出的异样,似震惊,也似恍惚。 气氛也显得很寂静。 “难道是因为没有猜测到自己会如此快通过第二轮选拔,以至于没能立刻反应过来?” 陆独步心中疑惑。 对于此次闯关,他可谓信心十足,就如他的名字,注定将独步群雄,一骑绝尘! 只是,眼下众人的反应,却让他有些无法理解,就是再震惊……也不该是这般表情吧? 就在陆独步刚欲说什么时,忽然注意到一道目光从背后望来。 他扭头,就看到武煌那轩昂高大的身影,从大虚炼道塔内走了出来,一袭黑袍猎猎作响,浑身散发出慑人的威势。 这一瞬,当注意到陆独步的目光,武煌唇角勾勒出一抹讥诮般的弧度,神色玩味。 陆独步眉头一皱,心中涌起一抹不好的预感。 “独步,过来吧。” 便在此时,远处的观虚长声一叹,打破了场中的寂静氛围。 陆独步躯体一僵,艰难转头,目光看向观虚,道:“掌教,这第二轮选拔的第一名莫非……” 观虚点了点头。 陆独步只觉脑袋嗡的一声,如遭雷击! 这第一名,竟不是自己? 这就像一记晴天霹雳,太突然,让信心满满,踌躇满志等待万众赞叹的陆独步,心境都差点失控。 这怎可能? 自己若不是第一,谁又会是第一? 作为云州境内年轻一代最耀眼的一名千古奇才,陆独步看似谦逊的外表下,实则有着一副铮铮傲骨。 可他却根本没想到,仅仅在第二轮选拔时,自己本就志在必得的第一名,竟就这样不翼而飞了! “哈哈哈哈……陆独步,是不是很意外,很憋得慌?” 一阵张扬的大笑响彻,显得那般刺耳。 陆独步扭头望去,就见武煌长发飞扬,仰天大笑,笑容中毫不掩饰对自己的嘲讽。 陆独步神色阴晴不定,原来是这家伙! 一股浓烈的不甘和愤怒涌上心头,让陆独步禁不住悄然攥紧了拢在袖子中的双手。 “武煌,这只是第二轮选拔,第三轮选拔时,我会让你笑都笑不出来!”陆独步一字一顿,声音像从牙缝中挤出。 “唔,奉陪到底便是。” 武煌咧嘴,露出一口雪白牙齿,志得意满,说完,他忍不住又大笑起来。 此次闯关的对手中,唯有陆独步让他颇为重视。 而眼下,对方已被自己超越,这让武煌心中焉能不痛快? 他的性格向来如此,张扬直接,从不遮掩。 “呵,年轻人,是不是高兴太早了?老夫劝你还是搞清楚状况,再高兴也不迟。” 观虚有些看不下去了,忍不住冷然出声。 武煌一怔,看向全场众人,却发现每一个看向自己的目光,都带着微妙之色。 没有预料中的赞赏、叹服和震撼,反倒都带着若有若无的怜悯…… 也在此时,空玄神岛的澜道人忍不住道:“武煌,第一个通关的另有他人……” 不等说完,武煌已脸色骤变,断然道:“不可能!” 三个字,透着惊怒和难以置信。 陆独步初开始也一怔,旋即神色就变得古怪,原来这第一,不是武煌这家伙! 这一刻,陆独步真想问一句,武煌啊武煌,你倒是笑啊! 与此同时,众人看向武煌的目光愈发怜悯了,这让武煌浑身都一阵不自在,心中的得意和痛快,全都被惊疑取代。 “究竟谁是第一?” 他忍不住道。 陆独步心中也涌起好奇。 “是金独一。” 澜道人长叹,脸色发青,他最排斥和抵触林寻,可在此刻却不得不说出林寻是第一的事实,这让他心中别提多憋闷了。 “不可能!” 武煌和陆独步几乎同时叫出声,皆一副活见鬼的模样。 金独一? 他们之前也的确重视过此人,可根本就没把对方当做争夺第一名的人选! “有何不可能?” 恒霄微微一笑,淡然道,“在场诸位可都一清二楚地看在眼底,你们两个年轻人……还是冷静一下最好,免得再闹出什么笑话。” 一番话,轻描淡写,却令陆独步和武煌神色都有些发僵,他们目光看向在场其他人,却发现没有一个反驳恒霄的话。 这个事实,令他们心中皆齐齐一沉! —— (终于忙完了婚事,今天稍稍恢复了一些力气,接下来,金鱼会先把欠下的补出来,然后就开始筹备爆更的事情! 另,今晚有第二更,会有些晚,但肯定会更!)

上一篇   1898章 作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