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章 传灵光幕 - 天骄战纪

第一百九十章 传灵光幕

只是让林寻唯独没想到的是,老人要带他前往的,原来也是西南行省省会之地烟霞城! “对于整个帝国的修者而言,无论是上层门阀子弟,还是来自底层的贫寒子弟,国试考核相对来说是最公正公平的选拔人才制度。” 老人似乎看出林寻的疑惑,耐心解释。 “抓住这等机会,贫寒者可以鱼跃龙门,扶摇而上,从而摆脱出身贫寒的枷锁。同样,在考核中也可以从贵胄子弟中选拔出真正的栋梁之才,而非只知花天酒地,不学无术的纨绔。” “当你有朝一日能够进入青鹿学院时,所具备的心智和力量,或许才有去了解一些真相。” 林寻心中一凛:“前辈,敢问是什么真相?” 老人笑了笑,沧桑的眸子里有着一抹讳莫如深的味道:“你想要得到什么真相,真相就是什么。” 林寻怔了怔,陷入沉思。 他心绪有些不平静,难道这位老人已经知道了一些什么? 林寻忽然想起,当初在东临城时,老人曾说过,那位暗夜女王曾前往三千大山深处,欲要寻觅一位故人的下落。 可当他们抵达时,那位故人所居住的地方早已毁灭一空,没有留下任何一丝线索。 当时林寻就怀疑,他们要找到的的地方自己曾生活过的矿山牢狱,但心中却不敢肯定。 而现在,听了老人那一句耐人寻味的话,让林寻不免产生联想,隐约感觉眼前这位老人似乎知道了一些什么。 同样,林寻依旧无法确信。 他不能去询问,因为矿山牢狱这个地方牵扯到的东西太多,不止是鹿先生,还有林寻自己的身世和仇人! 老人不再言语,拿出一个雪白的手帕,动作轻柔认真地擦拭着一个形似古剑,却只有三寸大小,通体古朴的黑色挂坠。 老人慈祥苍老的面容上尽是专注、庄肃、认真,不知觉就吸引了林寻的目光。 林寻并不知道,这个剑形黑色挂坠,还有一个在千年前惊动天下的名字“永夜叹息”! 这是一套灵纹战装的名字。 千年来,已经很少很少有人知道。 …… 三天后。 烟霞城。 作为帝国西南行省的省会城市,烟霞城堪称是繁华鼎盛,汇聚着数百万人口,规模之庞大,人烟之稠密,远非东临城这种边陲城市可比。 夜晚。 烟霞城一座偏僻陈旧小院中,林寻看着打扫干净,焕然一新的房间,这才感到像一个家的样子。 当天傍晚的时,老人便离开,留下了这一座早已给林寻准备好的住处,没有仆人,也没有婢女,林寻只能自己亲手先把这座小院彻底打扫一遍。 这座小院不大,但胜在清静,能够在寸土寸金的烟霞城中拥有这样一个不花钱的住处,已经让林寻很满意。 只是林寻不得不面临一个现实问题,光有地方住还远远不够,他日常修行所需的资源,以及生活起居所需的物资都亟待解决。 离开弑血营之后,可没有人再免费供应这一切。 林寻早已清点好自己的家当,二百枚金币,一柄碧波战刀,两瓶冷凝丹,以及一些杂七杂八的灵材。 除此之外,再无他物。 搁在以往,这一笔财富或许足够林寻维系数月的开销,可对如今已拥有人罡境修为的林寻而言,想要维系修行和生活所需,这点财富根本就是杯水车薪。 换而言之,在抵达烟霞城之后,林寻又要面临一个极其现实的问题赚钱! “省试考核将在九月份开始,也就是说,自己还要在烟霞城中生活将近半年的时间……” 林寻在心中默默思忖片刻,就长身而起,打算先出门一趟,熟悉一下烟霞城的环境。 “唔,小子你等等。” 忽然,墙角处响起一道惫懒的声音。 仔细看去,一个魁梧的身影正躺在那,他相貌粗犷,脸颊泛红,醉眼惺忪,敞露出坚硬如精钢般的胸膛,一副潦倒醉鬼的模样。 这人自然是雪金,在送林寻抵达这里后,他也被留下来,按照老人的说法,在省试考核结束之前,雪金将会照料林寻的起居。 按照道理而言,这样的安排自然是极好的,只是林寻现在已对此不抱任何想法。 雪金这家伙从进入这座小院,就自顾自地喝酒、睡觉,别说让他照顾林寻的起居,不给林寻添麻烦就是幸事了。 “有事?”林寻问道。 “嘿嘿,记得回来时候帮我带一缸酒,越烈越好,我记得这烟霞城有一种极其出名的烈酒,好像叫‘烧魂’什么的,唔,应该是这个名字吧……” 雪金嘀嘀咕咕说了大半天,一副醉鬼说梦话的模样。 “好吧,不过老金你自己悠着点,喝醉了可千万别跑出去惹事。”林寻略带无奈的说道。 上次雪金疯狂起来,连帝国威扬战舰都敢撞,让林寻不得不担心,这家伙一旦耍酒疯会不会把这座院子给拆了。 “别婆婆妈妈像个娘们似的,赶紧去,老子醉了三十年,可没办过糊涂事。”雪金不耐烦嚷嚷。 林寻叹了口气,摇头走出庭院。 …… 夜色中的烟霞城,犹如一座不夜城,灯火璀璨,如一条火龙般,照亮了半边夜空。 稠密如蛛网的宽敞街道上,各种建筑鳞次栉比,即便是夜晚,依旧是一派车水马龙,行人如织的热闹景象。 很繁华! 时隔一年,再度回到城市中,让林寻微微有些不适应。 弑血营中的一切枯燥、平静,每天除了训练、厮杀、血战,就是修炼和考核。 而如今行走在这繁华如流水的街头,看着来来往往的行人,听着空气中嘈杂热闹的各种声音,林寻都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很快,林寻就摇了摇头,摒弃杂念。 他先去一家杂货铺购买了一些柴米油盐、灵谷灵蔬一类的生活用品,又扭头进入一家专门贩卖灵材的商行购买了一些成品灵墨和灵材,仅仅做这些事情,就花掉了二十个金币。 很快,他又花费五十金币购买了六十颗一瓶的“青玉蕴罡丹”,价格虽然昂贵之极,但却是修炼时离不开的东西。 当跑遍了整整七天街道,好不容易从一个不出名的酒馆中购买到一缸“烧魂”酒时,林寻身上的财富已花费掉一半左右,只剩下一百零几个金币。 这也让林寻也不禁微微有些肉疼,彻底认识到了烟霞城的物价何其之高。 做完这一切,林寻不知不觉间,已来到了烟霞城中心地段,这里矗立着一座座高可参天的华丽建筑,汇聚着各种名气极大的商会、商行、以及各种娱乐场所,如青楼、酒馆、角斗场等等等等。 像这种地方,也根本不是寻常修者能够消费得起的,只看街道上来来往往的行人打扮就知道,一个个都是非富即贵。 林寻现在可没心思瞎逛,正准备离开,忽然目光就被远处一座恢弘建筑吸引。 这座建筑古色古香,高有百丈,屹立在那,犹如一座巍峨山峦般。 此时在那建筑表面,浮现着一道巨大无比的光幕,光幕中正有一个神态一丝不苟,面容姣好的美丽女子正在播报消息。 “据可靠消息,三天前大都督府中传出消息,柳武钧大都督将在九月份的省试考核中亲自担任主考官,此消息一出,引起巨大震动。” “昨天,帝国西疆前线战场发来捷报,铁血军历经长达半个月的鏖战,成功击破巫蛮一族的三万精锐大军!” “今日清晨,帝国神工院宣布,新一代小型紫英战舰即将在不久之后推出,据可靠消息分析,新一代的紫英战舰的威力将打破以往记录,成为帝国又一战争利器。” 美丽女子端庄得有些面无表情,古井不波道,“下边将播报修行方面的消息,今天最引人瞩目的消息无疑是……” 林寻仰起头,静静看着光幕。 这一道光幕名为“传灵光幕”,归根究底,其实是一座大型幻影灵阵,光效很简单,就是传播消息。 但这传灵光幕的造价却极其之昂贵,属于奢侈玩意,每运转一天,就要耗费上万金币。 这种巨额代价别说是一般势力,连一些顶尖势力都难以维系,也只有帝国官方才有如此大手笔,能够维系一座“传灵光幕”的正常运转。 林寻以前也曾听说过,在帝国三十四个行省的省会城市中,各自拥有着这样一座“传灵光幕”,能够彼此互通消息,在第一时间把发生在帝国各处的大事传播开来。 当时觉得很神奇,可当自己亲眼看见这一幕时,林寻就释然了,身为一个灵纹师,他自然明白这座“传灵光幕”的本质奥秘。 很快,林寻眼瞳一眯,被一道消息所吸引 “据传,青枫郡洞天境大修者姚拓海的女婿连飞,日前突破人罡境时,顺利凝聚出二品灵力池,被誉为青枫郡又一天才人物,在当地引起巨大轰动,据分析,连飞此次也将参与到九月份的省试考核……” ps:思绪有些卡,第二更可能会很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