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06章 前三! - 天骄战纪

第1906章 前三!

梵火如海,散发出恐怖无边的净化气息,仿似能涤荡乾坤,镇杀万邪! “净世梵火!自上古时代至今,迦南禅宗中竟再度有人修炼出了这等无上佛火!” 一位大人物噌地起身,神色间尽是震撼。 净世梵火! 被视作佛道“四大神焰”之一,上古时代,迦南禅宗中的一位佛道帝主,曾凭此火,一举焚化一方魔域,令诸天皆震。 只是谁也没想到,这等威能旷世的神焰,竟会在时隔无垠岁月后,再度出现,被冷修枷在斗战场上演绎出来! 轰! 宛如透明的梵火散发无量大光明,呼啸如龙,侵袭肆虐。 伫足其中的冷修枷,就如一尊怒世之佛! 林寻瞳孔微眯,脚下步伐并未停止,唯独在他体内,精气神倏然运转而开。 身如巍巍乎之山,神如苍茫之厚土。 而在其周身穴窍中,有着无数璀璨、锋利的太玄剑气于此刻嗡鸣冲出,横空而现。 每一缕剑气,皆闪烁着晶莹圆满般的光泽,烙印大道奥义,出现虚空中,就犹如一片剑之雨幕,遮天蔽日! 十方剑雨! 这是林寻前不久才从太玄剑经中参悟凝练出的又一杀招。 剑雨如幕,汇聚三十六万剑气,覆盖十方之地,演绎太玄杀伐之道。 而今,这一招被林寻以黄土道体施展,那等威力简直堪称恐怖。 嗡嗡嗡! 就见剑吟如潮,激荡九天十地,剑雨如幕,纵横交错,密匝匝一起席卷掠出,上可伐九天,下可诛九冥。 这样一幕景象,让全场都露出震撼之色。 这是何等剑道? 轰隆! 斗战场上,如雨剑气肆虐,和净世梵火对撞在一起,一时间剑气流转,火光飞窜,隆隆作响,令整座斗战场都猛地摇晃起来。 太可怕! 之前,苏慕寒和林寻对决时的最后一击,已堪称变态,可和此时的战斗一比,顿时就显得暗淡起来。 并且,在场众人月是第一次见到林寻施展剑道之力,也是第一次意识到,原来这一匹横空杀出的黑马,竟还在剑道上拥有如此恐怖的造诣。 这也让人感到不可思议。 当烟尘弥散,火焰和剑气皆褪去,就见斗战场上,冷修枷身影宛如泥塑般,僵硬在那,不敢稍有一丝动作。 他瞳孔扩张,光洁的额头上布满冷汗,一张脸庞都泛着苍白之色。 因为在他身影四周,,有着一道道剔透晶莹的锋利剑气,稳稳停在那,每一缕剑锋距离肌肤皆只有一寸之地! 仔细看,冷修枷肌肤上都泛起一层鸡皮疙瘩! 而在远处,林寻负手而立,孑然出尘。 见到这一幕,全场寂静,无不为之震颤。 净世梵火,竟都没能挡住来自金独一的杀伐! 任谁都清楚,这最后时刻若不是金独一及时收手,冷修枷极可能早已被乱剑穿透,暴毙而亡。 “原来,这才是金兄真正的杀伐手段……” 死寂般的气氛中,冷修枷轻轻开口,神色间写满感慨,有怅然,也有惊悸和钦佩。 “我输了。” 随着冷修枷认输,那覆盖在他周身一寸之地的无数太玄剑气,倏然化作一片光雨,掠入林寻体内消失不见。 “承让了。” 林寻说罢,便转身离开。 目睹他再一次以胜利的姿态走下斗战场,在场那些大人物都露出复杂之色。 这金独一……未免隐藏的太深了! 之前,谁能料到他竟还掌握有如此恐怖凌厉的剑道? 剑气如雨,化幕而临! 想一想刚才那一幕,就令人不寒而栗,头皮发麻。 实在是,那等剑气不止数目庞大,且所蕴含的力量也超乎想象的可怕。 “至此,这金独一已稳居前三,这个结果……谁之前又能想到?” 有大人物感慨。 其他人也都如此。 至于冷修枷,在此刻也只能黯然收场。 他再强,再惊艳,可终究还是止步在前三之前。 “这家伙,是个大敌。” 陆独步神色凝重。 最初听说林寻名字时,他只是留意了一下,并无多少重视。 直至第二轮选拔中,被林寻超过,他才开始重视起这个来自凌风战区的黑马人物。 而在第三轮选拔开始到现在,随着林寻击败赫连齐、兰云柯、苏慕寒、冷修枷…… 随着一次次目睹林寻获胜的细节,陆独步内心也开始感到一种宛如实质的压力。 这个对手,不止是稳得可怕,并且还藏有诸多杀伐手段! “佘灵和佘梓输的真不冤啊……” 武煌灰褐色的瞳孔闪烁不已,林寻的一次次获胜,同样也让他感到动容,意识到此次云州论道大比,遇到了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劲敌。 “一个云州论道前三算什么,我家公子真正在乎的,是汇聚诸天上下一众绝世妖孽的‘论道盛会’……” 金天玄月心中喃喃,与有荣焉。 唯有她最清楚林寻的底细。 没多久,第二场对决拉开帷幕。 陆独步对阵滕宜辰。 滕宜辰,太古金藤族后裔,七大道统之一凤霞灵山核心传人,一个掌控罕见天赋的奇男子。 之前的战绩,也堪称是耀眼之极。 可在和陆独步对决中,滕宜辰明显要逊色了一些,纵然拼尽一切手段,最终也还是无法扭转颓势,被当场击败。 不过,他所展现出的力量和手段,也是让在场众人都吃惊不已。 第三场。 武煌对阵谢雨花。 这一场对决,也一下子成为了目前为止,最受关注的一战。 原因很简单,交战双方皆太不凡了。 武煌的强大,早已通过一次次战斗证明了自己,就宛如同境无敌,一路碾压而胜。 谢雨花的表现同样惊艳绝伦,可圈可点,再加上她是目前为止,唯一一个有机会杀入前三的女子,自然格外受到关注。 事实上,当这一场对决开始后,的确没有让在场众人失望。 武煌和谢雨花,俨然如同针尖对麦芒,展露出的手段和力量,无不堪称是世间拔尖,冠盖群伦。 别说是那些年轻一辈强者,就连在场那些大人物都看得心旌摇曳,神驰目眩,惊呼连连。 场中的气氛,完全被两者的对决给牵引。 唯有林寻显得相对淡定一些,他也看得津津有味,甚至偶尔也会被惊艳到。 随着时间推移,武煌和谢雨花的战况也愈发激烈,完全就是一派难解难分,势均力敌的架势。 让人都无法看出,甚至无法推断最终究竟谁能够获胜。 “若要分出结果,只能出奇制胜,而出奇制胜不外乎两种情况,一是施展某种压箱底的秘法,二是祭出某种可充当杀手锏的秘宝……” 林寻沉吟,进行揣测。 也就在他心中刚冒出这些想法,斗战场中嗡的一声,就见武煌掌中,倏然多出一个青铜轮盘,表面浮现出诸般血色道纹,散发出古老、诡异的血腥气息。 在场众人心中无不一寒。 这青铜轮盘的气息,太过诡异和血腥,远远望着,都让人心惊肉跳,毛骨悚然。 尤其是那些大人物,更是瞳孔一缩,齐齐得出一个判断—— 帝宝! 无疑,此宝和赫连齐曾祭出的“镇魇魔戟”一样,皆是属于帝境范畴的无上之物,拥有鬼神莫测之威能。 嗡~~ 就见随着那青铜轮盘飞旋,附近虚空都扭曲塌陷,映现出一道血腥门户,倏然朝谢雨花覆盖而去。 谢雨花如临大敌,近乎全力以赴,与之对抗。 可仅仅几个呼吸间,她俏脸就煞白,行动滞涩,完全被压制。 原因就在于,那青铜轮盘旋转时,释放出的血腥力量,形成一种诡异的域界力量,能够产生可怕的腐蚀威能,让她的战斗手段都被牵扯,有束手束脚,如陷泥沼的被动之感。 最终,她还是败了,场中也因此响起了不知多少惋惜的叹息。 谁都看出,谢雨花和武煌的战力应当是不分伯仲的,最终败就败在了武煌手中那件至宝上。 而见到这一幕,云星神教的掌教心都在滴血,苦涩喃喃:“早知如此,就也该将镇派重宝交给谢雨花来使用的……” 是的,他也看出,谢雨花的败,就在于缺少一件可以和那青铜轮盘对抗的帝宝! “胜负无所谓了,只要能参与到论道盛会就好,到时候,若有机会的话,我倒是希望再与你一战。” 斗战场上,谢雨花清眸如梦幻,淡然平静,撂下这句话,她便转身而去。 武煌唇角掀起一抹冷笑,没有多说什么。 至此,云州论道大比的前三名额已选出来,分别是林寻、陆独步、武煌三人! 陆独步、武煌能够夺得如此名次,尚在众人意料中。 唯独林寻所扮的金独一,竟能杀出重围,跻身前三,则出乎了大多数人意料。 这样一匹黑马,历经第一、第二轮选拔,直至现在,没有一次败绩不说,并且成绩还一直名列前茅,这就太让人震撼了。 尤其是空玄神岛的澜道人,一副吃了死苍蝇般的难受模样。 反观恒霄,则喜笑颜开,毫不掩饰自己对林寻的欣赏和支持。 不过,最终究竟谁排第一,谁又只能排在第二、第三位,仍旧需要进行选拔。 —— 月票名次一下子掉到第九了,童鞋们看看手中有没有免费的保底月票,支持一下金鱼哈~ 另外,补更肯定有的,请给婚后的金鱼一些恢复和努力的时间…… 8)

上一篇   第1905章 婆娑梵火

下一篇   第1907章 大梦为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