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09章 神血之刺 - 天骄战纪

第1909章 神血之刺

唰! 青铜轮盘旋转,表面烙印的繁密血纹中泼洒出亿万血色神虹,浓稠犹如血腥长河在狂舞。 那恐怖的气息,涌动着的尽是属于帝宝的威能。 此宝是武煌的杀手锏,名唤“血狱神轮”,若是用在帝境人物手中,甚至能开启一方血狱世界,镇压万象,炼化万灵! 可大虚炼道塔毫不逊色。 此塔迎风见长,化作三十三丈高大,塔身如若青铜汁液浇筑,呈现出洪荒般的原始古老气息。 在它四周,激射一道道神光,激荡九天十地! 两件至宝争锋,令整个斗战场都动荡,毁灭般的气息肆虐,仅仅远远望着,都让人心惊肉跳,头皮发麻。 “神血之刺!” 片刻后,蓦地,武煌掌心一抓。 嗡! 一抹嫣红的九寸锋芒凝聚,隔空刺出,一闪而逝。 就见—— 远在数十丈之外的陆独步,躯体猛地一晃,眉宇间泛起痛苦之色。 原本被他掌控的大虚炼道塔,都隐隐有失控的征兆。 而此时,武煌早已破空杀来,身影诡异如一抹灰色闪电,倏然出现在陆独步身前。 狠狠一掌拍出! 砰的一声,陆独步尽管及时反应,以双臂格挡,可这一掌之威力却恐怖绝伦,一击之下,他双臂血肉筋骨都被震碎,整个人如遭神山撞击,狠狠倒飞出去。 他人还未坠地,唇中已咳血。 “不好!” 场中响起一阵惊呼,许多大人物都色变,噌地起身。 眼见武煌已趁势再度杀过去,就见陆独步蓦地发生一声长啸,身上倏然掠出一口飞剑。 唰! 飞剑轻轻一闪,武煌竟没能闪避开,肩膀位置被削掉一层肉,鲜血迸溅,白骨隐现。 “找死!” 武煌眸子寒冷,破杀上前,霸道无匹。 在其掌心,那一抹九寸的嫣红锋芒再度凝聚,爆射而出。 陆独步躯体一颤,脸色都煞白,瞳孔中尽是痛苦之色。 紧跟着,他被武煌一掌轰飞。 噗! 陆独步咳血,遭受重创。 所有人都不寒而栗,感到莫名的惊悚,全都看出,武煌施展的那一抹嫣红锋芒,才是导致陆独步遭受重创的关键所在! “可以了。” 观虚蓦地出声,袖袍一挥,大虚炼道塔爆绽出可怖的神辉,挡在了陆独步之前。 也挡住了武煌的攻伐。 武煌唇角掀起冷笑,当即止手,没有再继续攻伐。 他也清楚,在这斗战场上,根本不可能有机会杀死陆独步。 “那件宝物,根本不是属于你的力量。” 斗战场上,陆独步脸色煞白,眼神写着不甘。 “哼,败就是败了,还要提自己找借口吗,陆独步,别让我看不起你!” 武煌神色冷酷。 陆独步神色阴晴不定,道:“凭借外物获胜,不算什么,可若凭借外力获胜,就令人不齿了!” 说罢,他转身走下斗战场。 在场众人惊疑不定。 外物,自然指代的是类似大虚炼道塔一类的宝物。 可外力,又是指代的什么? 难道那一抹嫣红的锋芒中,有着不为人知的玄机? 可不管如何,陆独步终究还是败了。 至此,他已只能屈居第三名! 这个结果,让在场那些大人物都喟叹不已,因为谁也没想到,陆独步这样的绝世人物,怎可能会仅仅止步在第三名。 谢雨花、王图、苏慕寒等人则都神色凝重。 陆独步的惨败,充满了蹊跷,若真正比拼战力,他断不可能这么快就被击败。 原因只有一个,武煌掌握的杀手锏太过诡异和莫测! “澜道人,你们空玄神岛出了一个了不得的传人啊,啧啧,这手段可着实厉害。” 恒霄忽然开口。 澜道人脸色微变,道:“恒霄,你休要挑拨离间,这只是一场论道选拔而已,武煌可没有下狠手。” “好了,两位不必再说,我大虚道宗的传人,还输得起,我观虚也自不可能因为自家传人的落败,而心存不满。” 观虚沉声道。 澜道人神色稍缓,他心中最清楚武煌的来历,武煌敢肆无忌惮地得罪大虚道宗。 但他空玄神岛不敢。 观虚不会因为陆独步的落败而记恨空玄神岛,那自然是最好的。 恒霄笑了笑,心中则暗暗发狠,接下来,若在和武煌的对决中,金独一也这样败了,他绝对不会就此善罢甘休! 说不得,就会当场公布武煌的来历,哪怕因此会被神照古宗盯上,他也在所不惜! “一刻钟后,金独一对阵武煌。” 观虚宣布。 这也就意味着,此次云州论道大比的第一、第二名,也将会在这一场对决中分出结果! “金兄,你可要小心武煌手中那件宝物,其内充斥莫测的诡异力量,能够对神魂造成极大的伤害,防不胜防。” 陆独步忽然传音,提醒林寻。 林寻一怔,道:“多谢了。” 之前的战斗,他同样看在眼中,很清楚那青铜轮盘虽可怕,但更值得警惕的是那一抹嫣红的九寸锋芒。 不过,林寻却没想到,陆独步竟会主动提醒自己。 “虽然这么提醒有些无事献殷勤的嫌疑,可之前和武煌的这一战,我心中着实有些不甘,金兄无须多想。” 陆独步声音苦涩。 林寻点了点头。 不甘! 这才正常。 一刻钟后,林寻起身,走上了斗战场,神色从容,沉静自若。 武煌身影一闪,凭空出现在斗战场另一侧。 随着两人入场,全场的目光也都是被吸引了过去。 金独一,一个宛如黑马般不断缔造各种奇迹的年轻人,一个直至此时都让人看不透的绝世人物。 他和武煌,究竟谁能夺得云州论道大比的第一头衔? 此刻,恒霄和金天玄月也都屏息凝神。 不是对林寻信心不足,而是武煌的强大,令两人不得不在意这一场战斗。 “金独一,我保证,这一战你会输得很惨,除非你主动认输,否则,我不会停手!” 武煌神色冷酷,语气淡漠冷峭,带着慑人的肃杀之意。 许多人心中一紧,这还是论道选拔以来,武煌第一次如此针对一个人,并且毫不掩饰自己的杀机。 林寻笑着哦了一声。 寥寥一个哦字,却给人一种奇妙的轻蔑感觉,仿似都懒得用言辞去打击对方。 武煌遥遥一指林寻,在脖子前比划了一下,这等若是无声的挑衅了。 轰! 下一刻,他身影倏然消失原地,与此同时,血狱神轮腾空而起,在嗡鸣声中疯狂旋转,泼洒亿万血色光雨。 林寻身影顿时被血光淹没,如置身狂风暴雨中的一叶稻草,仿似随时都会覆没。 “杀!” 可怕的是,武煌身影蓦地出现,挥拳杀伐,血色拳劲犹如从天而降的雷霆,至刚至霸。 “滚。” 却见重重血色光影中,明明都已快要被覆没的林寻,却露出一抹讥诮冷冽之色。 随着他一掌按出。 轰! 附近血色光雨轰然炸开,化作灰烬飘洒,而武煌破杀而至的一拳,也是寸寸爆开。 而后,武煌整个人像苍蝇般被狠狠拍飞了出去。 全场侧目,不少人都露出错愕之色,遭受帝宝压制之下,赤手空拳的金独一,竟一举击溃武煌的攻伐! “还真是出人意料啊……” 恒霄都不禁咂舌,祖师爷这位小师叔也太变态了吧。 “哼!” 武煌目光闪烁,开阖间有诡异的神芒流窜而出,慑人无比。 嗡! 随着他心念一动,血狱神轮大放光明,疯狂旋转着,从虚空中朝林寻镇杀而去。 而武煌的身影则再度消失在原地,就宛如凭空蒸发似的,场外众人都再无法捕捉到他的踪迹。 唯有那炽盛血腥的神轮,轰隆隆碾压而下。 根本就无法躲避,斗战场虽大,可此时完全被血狱神轮的力量覆盖,四面八方的虚空,都无法承受其威,随之爆鸣塌陷。 而此时,林寻依旧赤手空拳! 这让所有人心中都紧张起来,有细心人这才猛地意识到,在这些天的论道选拔中,无论遇到何等对手,这金独一自始至终都不曾动用过任何外物。 是他没有趁手的宝贝吗? 不可能! 一个如此惊采绝艳的绝世人物,焉可能连一件宝物都没有? 不等众人反应—— 铛! 一记穿金裂石般的刺耳碰撞声猛地响彻,激荡九天十地,所有人浑身都一哆嗦,耳膜刺痛,周身气血都翻滚起来。 那些大人物都只觉心神悸动,瞳孔一凝。 就见斗战场中的林寻,竟是迎冲而起,一拳和那镇杀而下的血狱神轮碰撞在一起,迸溅起无尽神辉! 那神勇盖世般的睥睨姿态,令全场都被震撼。 那可是帝宝! 可此时,却被林寻一拳硬撼,抵挡在了虚空之上! 这样一幕,也是完全超出了所有人想象。 可也在此时,原本消失不见的武煌倏然出现在林寻身后,举拳轰杀。 他的出现,无声无息。 这一拳,同样无声无息! 根本就没有散发出任何气息波动,仿似一切的力量全都凝练到了这一拳之内,显得诡异无比。 所有目睹这一幕的强者,无不脸色骤变。 武煌这一击挑选的时机之准,简直妙到巅峰! —— 第二更稍晚~

上一篇   第1908章 焚烬之威

下一篇   第1910章 弑血之门